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天官賜福 » 48.玲瓏骰只為一人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天官賜福 - 48.玲瓏骰只為一人安字體大小: A+
     

    ?見狀,謝憐不由自主伸出手去,想要摸摸它,道:「這是怎麼了……」

    花城卻微一側身,避開他的手,還在刀柄上狠狠拍了一掌,道:「沒怎麼。別理它。」

    令諸天仙神聞風喪膽的詛咒之刃彎刀厄命被他一掌打得一響,抖得更厲害了。這時,謝憐又聽風信在通靈陣里道:「花城為什麼能在仙京用縮地千里?!這門到底要怎麼才能打開?!」

    師青玄道:「南陽將軍!我我我!我大概知道怎麼開,之前我跟太子殿下出公務的時候吃了花城這招不少苦,你先拿兩個骰子在門口丟一下,再打開門試試看。」

    謝憐想起來了,方才,他可不正是無意間在大殿里擲了兩個骰子玩兒嗎?他和師青玄在地龍洞和野人精前奪命狂奔的狼狽仍歷歷在目,若是真讓他們也打開了門,不知又要遇到多少危機,忙道:「且住!千萬別!小心啊!」

    然而,他的聲音並沒有傳進通靈陣里。恐怕是在仙京時沒空及時補充法力,現下法力枯竭,只能聽,不能說了。而且就算能說,大概也已經遲了,風信似乎二話不說就照師青玄所說的做了,從何得知的呢?因為下一刻,風信在通靈陣里就突破然破口大罵了起來。他一激動就罵人,一罵人就格外不堪入耳,為凈視聽在此不做轉述。眾神官可都密切關注著這事呢,忙問道:「將軍,你怎麼啦!」

    慕情的聲音傳來,也是極為愕然:「這什麼地方???」看來他也和風信一道進了門。師青玄道:「你們小心啊!擲出來的點數不同到的地方也就不同,你們擲出了幾??」

    慕情道:「他丟了個四!」

    謝憐聽風信罵聲里還帶著一絲極難覺察的慌亂和恐懼,擔心他們遇到了極危險的境地。他聲音傳不進通靈陣里,卻想起這個法術的主人就在眼前,顧不得別的,忙問道:「三郎,骰子擲出四點后打開門看到的是什麼?」

    花城道:「隨機。擲骰子的人覺得什麼地方最恐怖,打開門就會到什麼地方。」

    話音剛落,只聽慕情冷冷地道:「讓你搶著丟,丟出個女浴來!給我我來!」

    聽到「女浴」,謝憐一把捂住了臉。

    風信慣來是對女人敬而遠之的,談之色變,猶如洪水猛獸,對他來說,女浴堂,果真就是世界上最恐怖的地方了,比什麼虎穴龍潭都深不可測。聽上去慕情成功搶到了骰子,謝憐鬆了一口氣,然而,不出片刻,兩人又是一陣怒叫。師青玄崩潰地道:「兩位將軍,你們這次看到的是什麼東西啊?」

    那邊卻無人應答,只傳來「咕咚咕咚」的一陣奇怪聲音,彷彿兩人都沉進了水裡。眾人屏息凝神,半晌,風信突然呸了好幾口,彷彿破出了水面,在吐什麼東西,大喝道:「黑沼巨鱷!」

    原來,兩人前腳才落荒而逃逃出熱氣騰騰的女澡堂,慕情丟了這一把,後腳便一腳踩進了沼澤迷地。泥沼瞬間沒過了腰,淹過了口,勉力衝出后,又有數十條奇長無比的鱷魚精團團圍了上來。這些鱷魚精條條長逾四丈,常年食人,都修出了人手人腿,划動起來,畫面令人窒息,看得兩人噁心不已,半身陷在沼澤里一身黑泥地狂打鱷怪,打來打去,風信無法忍受地道:「還是我來,把骰子給我!你不也沒有丟對!」

    慕情卻是從來不肯認輸的,轟出一道白光,道:「鱷怪好,鱷怪哪有女浴傷風敗俗,誰知道你還會再擲出個什麼。給我!」

    風信怒道:「他媽的,我剛才不是已經給你了?!骰子呢?!」

    兩人完全忘記了神識都還連著通靈陣呢,都嫌棄是對方手氣不好,又開始砰砰乓乓對打起來,骰子也不知丟哪裡去了。眾神官在通靈陣里聽他們即時對罵,看熱鬧不嫌事大,精彩精彩,太精彩了,兩位將軍終於撕破臉皮不端著了,忍笑忍得要瘋,有的甚至在自己的神殿里便狂捶起了寶座,恨不得到親臨現場去吶喊助威。

    雖然風信與慕情運氣似乎都不太好,但他們都是武神之尊,這些山野精怪什麼的頂多只會給他們添一些麻煩,使他們無法追擊,倒也不算是大危機。謝憐只盼著他們早些放棄、早些解脫,同時略感慶幸,方才的點數丟得妙,沒丟出妖怪,一丟就丟出了花城,邊走邊道:「那骰子我方才丟出了一個兩點,是不是只要投出兩點,就能見到你?」

    剛說完,立刻發覺這個問法聽上去有點怪,聽起來彷彿他十分想見花城,微覺不妥。花城卻道:「不是。」

    謝憐感覺到了一絲尷尬,搔了搔臉頰,道:「哦,原來不是。那我弄錯了。」

    花城走在他前方,道:「如果你想見我,不管丟出幾點,你都能見到我。」

    聞言,謝憐喉間一動,連要說的話也忘了。

    他還來不及細細咀嚼這句話是幾個意思,忽聽通靈陣內一人沉聲道:「我來!」

    這人說了這一句之後,不多時,一道炫目白光劃過天際,一聲驚天動地的金石裂響,花城與謝憐二人的去路,被擋住了。

    待那道白光漸漸冷卻,漸漸淡去,謝憐終於看清,這從天外飛來,擋在他們面前的,是一把劍。

    這把劍修長纖細,斜斜插入地面,劍身仍在兀自震顫。劍猶如黑玉鍛造而成,深沉森然,光滑勝鏡,若是有人靠近,能在劍身上照出自己清晰的倒影,唯有劍心一道細細的銀白,貫穿了大半個劍身。

    劍的名字,就叫做「芳心」。

    一個身影落在這把劍前方,道:「這是你的劍。」

    芳心國師死後,其佩劍被永安國太子存留下來。將這把芳心劍擲出,攔截了二人去路的,正是郎千秋。

    看來,風信和慕情失敗了,但是,郎千秋成功擲出了正確的點數。真不知該說,這究竟是他的幸運,抑或是謝憐的不幸了。唯一可以說的是,這兩位雖然同貴為太子殿下,但郎千秋的運氣,從來都比謝憐好得多。

    花城負手而立,面不改色,只有身形微微一動。而他一動,謝憐便立即舉手攔住了他,低聲道:「我來。」

    山谷的正中,郎千秋擋在路上,手裡拖著他那柄重劍,道:「我只想全力以赴,與你一戰。無論結果如何,即便是我給你打死,也絕不需要你償還什麼。我也不需要你向帝君請求自貶。我的劍術是你教的,你未必就不能勝我,為何不願與我一戰?」

    不必郎千秋說,謝憐也知道,他自然是一定會全力以赴的。可是,他若全力以赴,謝憐也不得不認真應對。如此下來,任何結果都不會是謝憐想看到的。但若是不與他一戰,他也絕不會善罷甘休。

    良久,謝憐緩緩一點頭,道:「好。」

    他走了幾步,來到那把劍前,將它從亂石之中拔起,輕聲道:「這是你自找的。」

    幾百年後,芳心終於重新回到了主人的手中。

    它在謝憐手上發出低沉的嗡鳴。不遠處,花城的眸光也被這不絕於耳的劍吟激得雪亮。

    長劍在手,謝憐將它一揮,劍尖斜指地面,冷冷地道:「這一戰,無論後果如何,你不要後悔。」

    郎千秋大聲道:「絕不後悔!」

    他頭皮彷彿要炸開一般,雙手握住重劍的劍柄,全神貫注,屏息凝神,目光緊緊鎖定芳心那黑玉一般的劍鋒,絲毫也不敢大意。

    謝憐抖動劍身,一個箭步衝上前去。郎千秋目光一凝,正欲迎擊,突然四肢猛地一僵,彷彿被什麼東西五花大綁,重重摔到了地上

    他低頭一看,這才發現,他真的被五花大綁了。不知什麼時候,一條雪白的白綾已經如毒蛇一般繞著他的身體纏了無數圈!

    郎千秋自少蒙芳心國師教導劍術,對國師抱有深深的敬畏之心,即便後來鎏金宴血流成河,這份敬畏也不曾減淡,是以謝憐一握劍,他便一心一意盯著對方所有動作,全沒注意到,居然有一條白綾,早就鬼鬼祟祟繞到了他身後,趁著他全力迎擊的一刻突發偷襲。怎麼會有這種可恥的事???

    而見若邪得手,謝憐緊繃的表情和心情,都在一瞬間鬆懈了。

    他一下子丟開芳心,長舒一口氣,心道:「好險,好險。」

    郎千秋躺在地上掙扎不止,誰知這白綾邪門的很,越是掙扎縛得越緊。他怒道:「國師,你這是幹什麼!快放開我我們來決一死戰!」

    謝憐抹了額頭一把汗,道:「我們剛才就在決一死戰,現在纏在你身上的是我的法寶之一。你已經輸了。」

    「……」郎千秋道,「這怎麼能算?我說要決一死戰,當然是要用劍來決一死戰!是男人就用劍,用白綾偷襲算什麼?如此卑鄙!」

    他是當真覺得劍為百兵之祖,並沒多想,但聽上去就像是歧視用白綾當法寶的男性神官。但別說罵謝憐不像男人了,女裝他都穿過了,開口閉口就是我不舉,哪會在意這個?

    謝憐在他邊上蹲下來,道:「這是你事先考慮不周,你又沒說一定要用劍,讓我鑽了空子,你找誰說理去?」

    頓了頓,他認真地道:「是的,我偷襲,偷襲又如何,我得手了;是的,我卑鄙,卑鄙又如何,我贏了。如果你的對手不是我,而是別人,你現在已經死了。」

    花城站在二人不遠處,無聲地笑了,抱臂望向別處。郎千秋則驚呆了。

    此人還是永安國國師時,對他的教導,從來都是什麼光明磊落、一往無前、全力以赴,他怎麼也想不到,有一天,居然會從這位昔日的老師口裡聽到「是的我偷襲,偷襲又如何,我得手了;是的我卑鄙,卑鄙又如何,我贏了」這種話,整個人聽得一愣一愣的。

    謝憐說完,站起身來,道:「你自己好好想一下吧,下一次,就不要這樣著了別人的道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
    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