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天官賜福 » 47.劫仙宮三語嚇諸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天官賜福 - 47.劫仙宮三語嚇諸神字體大小: A+
     

    ?銀光亂閃,不及思索,謝憐第一個反應便是以手遮擋,那手腕上纏著若邪,情況危急時會自動迎擊。然而,那些銀蝶卻根本沒有襲向他,而是繞過了他,撲向他身後剛剛還扭打作一團的那兩人。

    風信和慕情早就吃過這死靈蝶的大虧,深知它們的厲害,怎會大意?幾乎是瞬間便一齊舉起了手,喝道:「盾開!」

    成千上萬隻銀蝶朝他們撲去,拍翅如疾風,在兩人面前被一道無形的壁擋住,暴雨一般打得砰砰作響,撞出激烈的白光,猶如火星四射。原來,他們在身前展開了兩面法盾。但這些死靈蝶即便被法盾擋住,也勢不可擋,並且無窮無盡,如飛蛾撲火,瘋狂已極,即便開了法盾,兩人也被這陣炮火般的蝶雨打得隱隱有後退之勢。

    一時大意被佔了先機,不開盾要被死靈蝶近身,開了盾又抽不出手取兵器,風信與慕情都是暗自叫苦,咬牙支撐。風信一眼瞥見謝憐還低頭站在前方,立即喝道:「殿下當心不要站在那裡,快到盾後來!」

    誰知,謝憐一回頭,毫髮無傷,皺眉道:「啊?」

    兩人定睛一看,幾乎當場要飛出一口凌霄血。只見謝憐手心托著一隻死靈蝶,臉上表情還有點懵。方才那陣蝶風刮過時,有一隻飛得格外慢,跟不上大隊,在謝憐面前撲翅浮沉了幾下。謝憐心想這隻小銀蝶是不是就快飛不動了,便忍不住用手掌虛虛地托在它下方,那隻銀蝶便在他手心上歡快地亂拍,不走了。見狀,風信額頭青筋暴起,道:「不要用手碰那玩意兒!!!」

    正在此時,謝憐忽然覺得有人一把抓住他手腕,用力一拉。他整個人便被拉進了大門后的一片漆黑里。

    然而,雖然身處黑暗之中,他卻沒有絲毫的不安或警惕。這黑暗似乎是一層溫柔的鎧甲,非但沒有危機,反而令人莫名安心下來。

    雖然黑暗背後那人尚未現身,可銀蝶已至,來人究竟是誰,還會不知嗎?慕情不可置信地道:「你好大的膽子,帝君尚在,居然敢上仙京來搗亂,未免太猖狂了!」

    一個聲音笑道:「彼此彼此,你們上天庭在我的地盤不也挺猖狂的嗎?」

    即便是早就料到抓著自己的人是誰了,在咫尺之處聽到這個熟悉的聲音,謝憐依舊是心中一震。風通道:「花城,把人放下!」

    花城嗤道:「那要看你們有沒有這個本事了。」

    話音落地,那扇大門隨即重重關上!

    謝憐感覺花城一隻手緊緊攥著他,一陣疾行。四周黑黝黝的,耳邊都是那黑靴銀鏈上叮叮的清響,腳下高低起伏不平,果真不是坦蕩明亮的仙京大街,而是一片荒野山谷。花城必然是用縮地千里把仙樂宮的大門連接到了這座山谷里。可若是把仙京的某個地方用縮地術和另外的地方相連,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事,不知他是如何辦到的?謝憐正想開口,突然一聲暴喝炸開在耳邊:「殿下!你在哪裡?!」

    這一聲怒喝正是風信。聲音雖在耳邊,人卻不在眼前。他這一聲,是在通靈陣里吼的。謝憐被他吼得耳膜隱隱作痛,許多神官也都被炸出來了,膽戰心驚地道:「怎麼了南陽將軍!出什麼事兒了嗎?」

    慕情也進了通靈陣,道:「出事了!靈文何在,快通報帝君,謝憐跑了!」

    他平素說話都是輕輕柔柔、斯斯文文的,此時卻帶了一絲氣急敗壞。靈文道:「什麼?我去仙樂宮看看!」

    有神官驚道:「三……太子殿下跑了?他不是在仙樂宮禁足嗎?!」

    師青玄也進通靈陣了,道:「我剛才明明還瞧見仙樂宮外面一大堆中天庭的小武神都在看著,只能進不能出的,怎麼會跑了?」

    風信又道:「不是跑了,是被人劫走了!殿下你還聽不聽得到我們說話?你現在在哪兒?!」

    一聽說是被劫走的,眾人更驚:「這裡可是仙京,誰人這麼囂張!」

    一時之間,人人都要高聲說話,人人都要求個回答。靈文去查看情況,風信和慕情在陣內高聲喊話,找能騰出手的武神官出來一道追擊,查謝憐此刻的方位。君吾禁了謝憐的足,人卻沒了,這不是平白的多惹口舌?無論如何先趕緊地找回來。師青玄又散了好幾波功德。通靈陣內人仰馬翻七嘴八舌,亂得謝憐完全沒法插口,他深吸一口氣正準備也大吼一聲讓這群人鎮定,花城卻忽然轉身,探了兩根手指過來。冷冰冰的指節輕輕搭在他太陽穴上,花城笑道:「哈哈,許久不見了,各位好啊?」

    他這二指輕輕一搭,便通過謝憐,搭進了上天庭的通靈陣。這泰然自若的一句,不光在他身旁的謝憐聽到了,所有在上天庭通靈陣內手忙腳亂的神官們也聽到了,並且在聽到之後,瞬間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

    眾人心中,一片無聲的咆哮。

    難怪如此囂張,原來是這位啊!

    花城又道:「不知道你們有沒有想我,反正我一點也沒有想你們。」

    「……」

    這邊天界可有不少神官每天都在想他,但是一聽他說沒想他們,都是暗暗念誦天官賜福百無禁忌謝謝謝謝今後請繼續不要想我們。這時,花城嘻嘻地道:「不過,我近來閑得很,要是有人也很閑,想跟我切磋一下,那是非常歡迎的。」

    「……」

    這個情形下,他說這話,意思再明顯不過了。

    「你們誰要是夠膽敢追上來,我就去找這個人挑戰。」

    這挑戰,接了必輸無疑,不接顏面掃地。豈非就是赤|裸|裸的威脅??

    方才一聽說謝憐居然跑了或是被劫走了,通靈陣內簡直沸騰了一般,都極為關心,還有幾個武神官原本已經主動響應準備加入追擊的,花城三句話說完,頃刻全部消失了。要是君吾知道了發命令下來委派誰去正面追擊,那是沒辦法,可眼下事情才剛發生,自然誰都不想主動往身上攬事,給花城記住,於是一邊假裝自己不在,一邊豎起耳朵密切關注事態發展,心內驚濤駭浪不斷,血雨探花居然跑到上天庭來劫人了,劫的還是那位三界笑柄——這到底是有深仇大恨還是有什麼玩意兒???

    那邊陷入了沉默,只有風信怒聲連連,而這邊花城說完就移開了那兩根手指,對謝憐道:「別理他們。」

    謝憐脫口道:「三郎……」

    花城卻放開了他的手,道:「這裡離仙京不遠,快走。」

    他聲音低低的,聽不出情緒。而他放開謝憐手腕的動作極快,幾乎像是甩開了。謝憐一下子想起他們第一次見面時碰他卻被甩開手的那一幕,當場便怔住了。

    他本想問花城,為何會忽然出現。雖然沒細想,但模糊覺得也許是來救他的,所以方才那一聲三郎喊的時候心裡隱隱有點高興。可花城這麼一丟手,謝憐才猛地反應過來了:他可是前不久才把極樂坊給燒了逃出鬼市的,為什麼會覺得花城是來救他的?難道不更有可能是來找他問罪問責、討債算賬的嗎?

    那地師去鬼界卧底,被花城抓住了一通關押拷問是不假,但這事原本就是到別人那裡去卧底的人理虧。而他潛入鬼市,在極樂坊挖地三尺到處找人還放了一把火。雖然最終大半個極樂坊燒起來是因為師青玄帶了風加了把火,但最初兵器庫的第一把火還是他起的,不然說不定別人根本想不到要放火,怎麼說也是他要負主要責任。

    兩人一前一後行著,謝憐越想越理虧,越想越歉疚,忍不住道:「三郎,對不起。」

    花城卻是忽然腳下一頓,須臾,道:「你為何要對我說對不起?」

    謝憐道:「我去鬼市,原是為查地師失蹤之事,之前沒對你說實話。你盛情款待,我卻燒了你的極樂坊。我心裡當真好生過意不去。」

    花城沒說話。謝憐也知道他一句「好生過意不去」沒有多大分量,輕咳一聲,道:「不過我估計馬上就要被貶了,下來之後我一定想辦法看要怎麼給你賠罪……」

    花城卻道:「為什麼你要給我賠罪?」

    他像是再也聽不下去了,猛地轉過身來,道:「你忘了我一刀震傷了你一條手臂嗎?是我傷了你不是你傷了我,你幹什麼要給我賠罪?」

    謝憐根本沒覺得右手怎麼痛,現在更是幾乎完全忘了這手還受過傷了,怔了怔才想起來,道:「你說右手?這是我自己上去迎擊的,本來就怨不得你啊?」

    花城定定望著他,左眼裡的眸光異常明亮。而謝憐忽然覺得,他好像在發抖。

    再過片刻,他卻發現,不是花城在發抖,而是花城腰間的彎刀厄命在發抖。

    那銀色的彎刀懸在紅衣之上,顫抖不止。那隻銀線勾勒而成的眼睛也是。若它長在一個孩子臉上,那這個孩子,此時此刻,肯定就是在哇哇大哭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
    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