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天官賜福 » 46.恚南陽拳打刁玄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天官賜福 - 46.恚南陽拳打刁玄真字體大小: A+
     

    ?此為防盜章,晉江V章購買率>50%后可立即閱讀最新內容~

    好巧,謝憐也覺得真是太巧了,怎麼會剛好砸了慕情,又拆了風信,教旁人來看,簡直就像是他在蓄意報復。可事實如此,他就是那種,在一千杯酒里選一杯下毒、無論怎麼選都絕對會選到毒酒的人。但人家心裡怎麼想,你也沒辦法,謝憐也只能道:「各位的金殿和其他損失我會儘力補救,還望能給我一點時間。」

    雖說是用拂塵尾巴想也知道,慕情肯定還想繼續吹涼風,但畢竟他的金殿又沒受損,砸到他的鐘還被他劈了,再咄咄逼人就顯得難看了,有失身份,於是,他也隱了不語。謝憐一看,爛攤子都自己走了,便趕緊的也跑了。

    他尚是認認真真地在思索該上拿去弄來這八百八十八萬功德,第二日,靈文便請他去了一趟靈文寶殿。

    靈文是司人事的神官,掌人事亨通、平步青雲,整座寶殿從地面到穹頂堆滿了公文和捲軸,那景象十分震撼,使人驚恐萬狀。謝憐一路走來,每個從靈文殿出來的神官都托著過人高的公文,面無人色,不是一臉崩潰就是一臉麻木。進了大殿,靈文轉身,開門見山:「殿下,帝君有事相求,你可願助他一臂之力?」

    天界有許多位真君、元君,但能稱帝君的,只有一位。這位若是想做什麼事,那可是從來用不著求別人的。因此,謝憐怔了怔,才道:「何事?」

    靈文遞給他一隻捲軸,道:「近來北方有一批大信徒頻頻祈福,想來很不太平。」

    所謂大信徒,一般指三類人:第一類,有錢人,出錢燒香做法事、修建宮觀廟宇;第二類,能向旁人宣法講道的傳道者;第三類,身心徹底貫徹信念者。其中以第一類最多,越是有錢人越是敬畏神鬼之事,而天底下有錢人如過江之鯽;第三類最少,因為如果真能做到這一步,那麼這個人境界一定很高,離飛升也不遠了。這裡所說的,明顯就是第一類人。

    靈文道:「帝君目下顧不上北方,若你願意代替他去一趟,屆時無論這批大信徒還願時供奉功德幾何,盡數奉於你壇上。你看如何?」

    謝憐雙手接過捲軸,道:「多謝。」

    這分明是君吾在幫他的忙,卻反過來問他願不願意幫自己的忙,謝憐哪裡看不出來,但也找不到更能表達心中所思的言辭來代替這二字了。靈文道:「我只負責辦事,要謝便等帝君回來你再自己向他道謝吧。對了,你可需要我給你借什麼法寶?」

    謝憐道:「不必了。便是給了我法寶,我下去就沒法力了,也不能用啊。」

    謝憐被打下去兩次,法力盡失。在天界還好說,天界乃諸天仙宮薈萃之地,靈氣充沛,源源不絕,信手拈來便可化為己用,一旦回到人間,那他可就傻了,要想鬥法,只能湊合著找人借點來用,多有不便。

    靈文思忖片刻,道:「那最好還是借幾名武官來助你一臂之力。」

    現任的武神們不是不認識自己就是不待見自己,這點謝憐還是清楚的,他道:「也不必了。你借不來人的。」

    靈文卻自有考量,道:「我且試試。」

    試不試都沒差,謝憐既不贊同也不反對,由她去試。於是,靈文便進了通靈陣,朗聲道:「諸位,帝君北方有要務,急需用人。哪位武神殿下能從殿里撥兩名武官過來?」

    話音剛落,慕情的聲音就輕飄飄地冒了出來:「聽說帝君現下不在北方,怕是給太子殿下借的吧。」

    謝憐心想:「你是一天到晚都守在通靈陣里嗎……」

    靈文跟他想到一塊兒去了,心中直想把妨礙她辦事的慕情一巴掌拍出陣外,口上笑道:「玄真,我這兩天怎麼老是在陣里看到你,看來最近你是偷得浮生半日閑了?恭喜恭喜。」

    慕情淡淡地道:「手傷了,在養傷。」

    諸位神官心道:「你那手往日劈山斷海也不在話下,劈個傻鍾還能怎麼你了?」

    靈文本想先騙兩個過來幹活再說,豈止慕情一猜便知,偏生還說出來,這下肯定找不著人了。果然,半晌無人影響,謝憐也不覺有甚,對她道:「你看,我說過借不來人的。」

    靈文道:「玄真要是沒說話,可以借到的。」

    謝憐笑道:「你那話說得猶抱琵琶半遮面,霧裡看花美三分,人家以為是給帝君辦事,當然叫得來,但若來了發現是跟我共事,只怕要鬧了,又如何能同心協力。我反正一個人慣了,也沒見缺胳膊少腿,就這樣吧。有勞你了,我這便去了。」

    靈文也無法了,一拱手,道:「好罷。預祝殿下此去一帆風順。天官賜福。」

    謝憐回道:「百無禁忌!」揮揮手,瀟洒離去。

    三日後,人間,北方。

    大路邊有一間茶點小鋪,鋪面不大,夥計簡單,但貴在景好。有山有水,有人有城。都有,不多;不多,正好。身在景中,若是在此相逢,必成妙憶。店中茶博士清閑極了,沒客時,便搬張凳子坐在門口,看山看水,看人看城,看得樂呵呵,看到遠遠路上走來了一名白衣道人,滿身風塵,彷彿走了很久。行得近了,與小店擦肩而過,忽然定住,又慢吞吞地倒退回來,一扶斗笠,抬頭看了一眼酒招,笑道:「『相逢小店』,名字有趣。」

    這人雖然略有倦色,神色卻是笑眯眯的,看得人兩個嘴角也忍不住往上彎。他又問:「勞駕,請問與君山是在這附近嗎?」

    茶博士給他指了方向,道:「是在這一帶。」

    這人吐了口氣,總算是沒把魂兒一起吐出來,心道:「終於到了。」

    正是謝憐。

    他那日離開仙京,原本是定好了下凡地點,要落在與君山附近的。誰知他瀟洒地離去,瀟洒地往下跳時,袖子被一片瀟洒的雲掛了一下,是的,被雲掛了一下,他也不知道到底怎麼掛上的,反正萬丈高空打了個滾,滾下來就不知道自己在哪兒了。徒步三天後,終於來到了原定落地地點,一時之間,感慨萬千。

    進了店,謝憐撿了靠窗的一張桌,要了茶水和點心,好不容易坐定,忽聽屋外傳來一陣哭哭啼啼、敲鑼打鼓之聲。

    他朝大街上望去,只見一群男女老少簇擁著一頂大紅花轎,從大路上走過。

    這一隊隊伍,透露著十足的古怪之氣。乍一看,像是送親隊伍,但細一看,這些人臉上的神情,有嚴肅,有哀戚,有憤怒,有恐懼,唯獨沒有喜悅,無論如何,也不像是在辦喜事的模樣,偏偏又都穿紅戴花,吹吹打打。這情形,當真是詭異極了。那茶博士手提銅壺,高高懸起,點了一點,也看到了這一幕,但只搖了搖頭,這便下去了。

    謝憐目送那奇怪的隊伍遠去,定定思索片刻,正要拿出靈文給的捲軸再看一次,忽覺一件耀眼的事物一閃而過。

    他一抬頭,一隻銀色蝴蝶從他眼前飛過。

    那隻銀蝶晶瑩剔透,在空中飛過,留下璀璨的痕迹。謝憐忍不住向它伸出了手。這隻銀蝶有靈性得很,不但不驚,反而停留在他指尖,雙翼閃閃,美極幽極,在陽光之下,彷彿觸手即碎的夢幻泡影,不一會兒,便飛走了。

    謝憐對它揮了揮手,算是告別,再回頭,他這一桌上,就多坐了兩個人。

    桌有四方,這兩人一左一右,各佔一方,兩邊都是十八九歲的少年,左邊的更高,眉目頗為深邃明俊,目光之中帶一股桀驁不馴。右邊的極白,清秀且斯文,只是神色有些過於清冷淡漠了,彷彿心裡不大痛快的樣子。事實上,兩人臉色都不太好看。

    謝憐眨了眨眼,道:「兩位是?」

    左邊道:「南風。」

    右邊道:「扶搖。」

    謝憐心道:「我又不是問你們名字……」

    這時,靈文忽然傳音過來了。她道:「殿下,中天庭有兩位小武官願意前來協助,他們已經下去找你了,這會兒也該到了罷。」

    所謂的中天庭,自然是和上天庭相對的。天界的神官們,可以簡單粗暴分為兩類:飛升了的,和沒飛升的。上天庭,全都是憑自己飛升的神官,整個天界里不過百位,極其金貴,而中天庭里的,則是被「點將」點上來的,嚴格來說,其實全稱應該叫做「同神官」,但大家叫的時候,往往會省略掉這個「同」字。

    那麼,有上天庭和中天庭,有沒有下天庭?

    沒有。

    其實,在謝憐第一次飛升的時候,還真是有的。那時候,分的還是上天庭和下天庭。但後來,大家發現了一個問題:自我介紹的時候,開口說「我是來自下天庭的某某某」,真是難聽。有一個「下」字,就覺得特別低人一等,須知,他們其中絕不乏天賦過人、法力強盛的佼佼者,離真正的神官只是差了一道天劫,說不定哪天就等來了呢?於是有人便提議改一個字,變成「我是來自中天庭的某某某」,這就好聽多了。雖然其實都是一個意思。總之,改了之後,謝憐好一陣都沒習慣。

    謝憐看這兩位小武官,臉色一個比一個難看,全然不像是「願意前來協助」的模樣,忍不住問:「靈文啊,我看他們不像是要來助我行事,更像是要來取我狗頭。你莫要是把人家誑過來的。」

    可惜,他這句似乎是沒傳出去,耳邊也聽不到靈文的聲音了。想來是下了仙京太遠太久,法力都耗幹了。謝憐無法,對兩位小武官先笑了一笑,道:「南風和扶搖是么?你們願意前來相助,我先謝過。」

    兩人都只點了一點頭,頗有架勢,看來必是出自聲名顯赫的武神座下。謝憐讓茶博士多加了兩個杯,端起茶,颳了刮茶葉,順口問了一句:「你們是哪位殿下座下的?」

    南風道:「南陽殿。」

    扶搖道:「玄真殿。」

    「……」

    這可真是令人悚然了。

    謝憐一口茶吞了下去,道:「你們家將軍讓你們過來么?」

    兩人皆道:「我們家將軍不知道我過來。」

    謝憐想了想,又道:「那,你們知道我是誰嗎?」

    若這兩名小武官稀里糊塗便被靈文騙過來了,幫了他忙,回去還要被自家將軍罵,這可就不值當了。

    南風道:「你是太子殿下。」

    扶搖道:「你是人間正道,你是世界中心。」

    謝憐噎了一下,不確定地問南風:「他剛才是不是翻了個白眼?」

    南風道:「是的。讓他滾。」

    南陽和玄真關係不好。這並非什麼秘密,謝憐聽說這事時並不怎麼吃驚,因為風信和慕情以前關係就不怎麼樣,只是那時他為主他們為從,太子說你們不要吵架啊,你們要做好朋友,大家便忍著沒翻臉,實在不快最多拿話刺一刺對方,混到如今,可再用不著假惺惺了。所以,就連兩位神官在東南和西南的民間信徒都不大瞧得上對方,南陽殿和玄真殿更是常年相互仇視。面前這兩位,就是典型的例子。扶搖冷笑道:「靈文真君說自願的就可以來,憑什麼讓我滾回去。」

    「自願」二字,用他這個表情說出來,實在沒有說服力。謝憐道:「我確認一下。你們真是自願的嗎?不願意千萬不要勉強啊。」

    兩人皆道:「我自願。」

    看著那兩張喪氣沉沉的臉,謝憐心道,你們想說的其實是「我自殺」吧。

    「總而言之——」

    謝憐道:「先談正事。這次到北方來是做什麼的你們都知道了罷,那我就不從頭講起了……」

    兩人皆道:「不知道。」

    「……」

    謝憐無法,只得拿出捲軸,道:「那我還是給你們從頭講起好了。」

    話說多年以前,與君山有下一對新人成婚。

    這對新人恩愛非常,那新郎等著送親的隊伍前來,可等了許久,也不見新娘到來。新郎心中著急,便找去了新娘的娘家,結果岳父岳母告訴他,新娘子早就出發了。兩家人報了官,四處找,始終不見,便是給山中猛獸吃了,好歹也能剩個胳膊腿兒什麼的,哪有憑空消失的道理?於是難免有人懷疑,是新娘自己不願意嫁,串通了送親隊伍跑了。誰知,過了幾年,再一對新人成婚,噩夢重現。

    新娘子又沒了。但是,這一次卻不是什麼都沒剩下。眾人在一條小路上,找到了一隻什麼東西沒吃完的腳。

    那道人手一抖,驚疑不定地望他,謝憐微笑道:「喝了也沒用,不是嗎?」

    那道人聞言臉色一變,另一隻手抽出腰間鐵劍向他迎面刺來。謝憐立定不動,舉手一彈,「鐺」的一聲,輕輕彈開了劍鋒。那道人見他依然緊握著自己那隻手,咬牙猛地一抽。謝憐只覺那條手臂忽然一癟,彷彿漏氣的球兒一般徹底癟了下去,從他掌中哧溜掙脫。那道人一掙脫出來,便向門口逃去。謝憐也不著急,在這種無外界阻撓之力的地方,這道人便是再逃出十丈,若邪也能把他拖回來。誰知,他剛剛抬了抬手腕,一道銳利至極的破風之聲便從他身邊穿過。

    那聲音猶如有人從他身後射出了一支利箭,直接把那道人穿腹而過,釘在了門上。謝憐定睛一瞧,那竟是一根竹筷。

    他回頭一看,三郎好整以暇地從桌邊站起,與他擦肩而過,把竹筷拔了出來,在他面前晃了兩下,道:「髒了。待會兒丟。」

    而那道人受此重創,竟是完全沒有呼痛之聲,無聲無息地倚著門慢慢滑了下來。從他腹中汩汩流出的,不是鮮血,而是清水。

    正是他方才喝下去的那碗水。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