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天官賜福 » 34.神武殿太子見太子 3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天官賜福 - 34.神武殿太子見太子 3字體大小: A+
     

    ?此為防盜章,晉江V章購買率>50%后可立即閱讀最新內容~小螢忙道:「因為我是偷偷跟來的……」小彭頭立馬道:「你為什麼要偷偷跟上來?你是不是心虛?你是不是鬼新郎假扮的?」

    此言一出,小螢四周霎時空出了一大片,她手忙腳亂地擺手,道:「不是……不是,我是小螢,我是真的!」她對謝憐道:「公子,我們才見過的!我給你上胭脂,給你梳妝打扮過的……」

    謝憐:「……」

    眾人都盯過來看他,有人開始竊竊私語,他零星聽見了「喜好」「異於常人」「不敢相信」等字眼,咳了兩聲,道:「這,任務需求。任務需求。南風扶搖,你們……」

    他一轉頭,這才發覺,南風與扶搖也一直目光詭異地盯著他,而且腳下很克制地與他拉開了一點距離。

    謝憐被他們這種目光看得渾身毛毛,道:「……你們有沒有什麼想說的。」

    他哪裡知道,姑娘家的點妝筆是何等鬼斧神工,直教他修眉化秀眉,面若敷玉粉,胭脂點絳唇。若是不開口,那就是個溫柔婉轉的美貌大姑娘。導致這兩人看著他就心頭巨震,難以置信,懷疑人生,渾身不自在。臉還是那張臉,但已經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跟什麼人說話了。扶搖問南風:「你有什麼想說的。」

    南風馬上搖頭:「我沒什麼想說的。」

    「……」謝憐道,「你們還是說點什麼罷。」

    這時,人群中道:「咦?這是間明光廟?」「這山裡居然還有一間明光廟?稀奇了,我還從沒見過。」

    眾人紛紛看起了稀奇。謝憐卻忽道:「對,明光廟。」

    南風聽出他語氣有異,道:「怎麼了?」

    謝憐道:「北方明明是明光將軍的地盤,他香火又不是不旺,法力也不是不強,但是,為什麼與君山山下卻只有南陽廟?」

    那官老爺向神武大帝祈福,倒是很好理解,因為神武大帝乃千年第一武神,地位高於明光將軍,自然是越往上頭求越保險。可明光將軍與南陽將軍地位平等,相差無幾,真要論起來,這位明光將軍可是有九千宮觀的,比南陽還多一千,實在想不出來,為何非要捨近求遠。他又道:「照理說,就算與君山裡的這一間明光廟被那鬼新郎鳩佔鵲巢,旁人找不到它,但明明可以再建一間明光廟,為什麼卻要建別的武神廟?」

    扶搖了悟,道:「一定還有別的原因。」

    謝憐道:「是,一定有別的原因,讓與君山一帶的人選擇再也不建明光廟。你們誰再借我點法力,我怕是得去問問……」

    這時,有人嚷嚷道:「好多新娘啊!」

    一聽這聲音是從廟裡傳來的,謝憐猛地轉身。他讓這群人好好待在廟前的空地上,他們竟是置若罔聞,跑進廟裡了!

    南風喝道:「情況危險,不要亂跑!」

    那小彭頭卻道:「大傢伙兒別聽他們的,他們不敢動咱們的!咱們是良民,他們還敢真殺了不成?大家都起來,起來起來!」

    他竟是吃准了這三人不會當真把他們攔腰打折,肆無忌憚起來了。南風指節咔咔作響,看樣子在憋罵。可身為南陽殿的殿中武官,他還真不能隨意打折哪個凡人的手腳,教哪個監察的神官發現了去告上一狀,那可是不好玩兒的。小彭頭又嘿嘿冷笑:「不要以為我看不出來你們打什麼主意。不就是想騙我們不動,獨佔功勞,好自個兒去拿懸賞?」

    他如此煽動,竟有半數的人都蠢蠢欲動起來,跟著他跑進了廟裡。扶搖拂袖漠然道:「隨他們去吧。這群刁民。」竟是厭惡至極,不想管了。而明光廟中,又是一聲慘叫:「這些都是死人啊!」

    小彭頭也大驚,道:「都死了?!」「都死了!」「邪門兒了,怎麼這個像是死了幾十年還沒爛??」沒兩下,他馬上又想開了:「死了也沒事。把新娘子的屍體運下山去,她們家裡人還不得出錢買?」

    謝憐目光漸漸沉了下來。而眾人一想,是這個道理。有人唏噓,有人嘀咕,有人又高興起來。謝憐站到廟門口,道:「各位還是先出來吧。這殿後常年無風屍氣沉澱,尋常人吸入體內是要出事的。」

    這話聽起來很有道理,眾人正不知該不該聽,小螢小聲道:「大家不要這樣了吧?這裡這麼危險,要不還是先聽這位公子的,出去坐好吧……」

    可這群人連謝憐幾人的話都不聽,哪裡會聽她的?沒人理。小螢也不氣餒,又說了幾遍。小彭頭還教他們:「大傢伙兒緊著新鮮的屍體挑,太老的屍體她們家裡人都不知道在不在世上了,就別費那個勁扛下去了。」居然還有幾人誇他精明能幹。謝憐聽了真是哭笑不得,見有人動手動腳,道:「別揭蓋頭!那蓋頭能阻隔屍氣和陽氣。你們人多陽氣太旺,若是給它們吸進去,難保不會發生點什麼。」

    然而,一群人為了挑新鮮的屍體,早把蓋頭都掀了個七七八八。謝憐與來到門口的南風對視一眼,搖了搖頭,知道攔不住這群人,畢竟又不能把他們打得口吐鮮血動彈不得,如此萬一待會兒有什麼事豈不是教他們沒法逃跑?也是很無奈。這時,有個大漢掀開了一名新娘的蓋頭,道:「我的媽呀,這個小娘真是美得上天了!」

    眾人紛紛圍了過來,道:「這門兒都沒過吧,就這樣死了真是可惜了。」「衣服是破了點,但就數這個最美!」

    這名新娘子大抵是死得不久,臉上肌膚還頗有彈性,有人道:「敢不敢摸兩把?」小彭頭道:「有什麼不敢?」說著就在那屍體臉上擰了兩把,只覺滑溜滑溜的叫人心癢難耐,還待再摸,謝憐實在看不下去了,正要制止,小螢卻已沖了過來,道:「不要這樣!」

    小彭頭反手就是一推,道:「別妨礙大老爺們辦事!」

    小螢卻又爬了起來,道:「你們這樣真是要遭天譴啊!」

    小彭頭火了,道:「他媽的,你這醜八怪真是人醜事多!」

    他罵著便要去踹人,謝憐一手提了小螢后領,輕輕一拎便把她拎開了。誰知,只聽「咚」的一聲,小彭頭大叫一聲,道:「誰砸我!」

    謝憐回頭一看,他竟是頭破血流,腦袋上被砸出一個大洞,地上掉著一塊沾血的石頭。小螢一愣,忙道:「對不起對不起,我……我害怕,不小心丟的……」

    然而,就算她搶著承認,也不會有人相信了。因為,方向根本不對。這石塊是從小彭頭身後的一扇窗戶外丟進來的。方才小彭頭一叫,眾人便往那個方向望去,恰好看到一個人影在窗外一晃而過。

    小彭頭怪叫道:「是他!就是那個臉上纏著繃帶的醜八怪!」

    謝憐把小螢往南風手上一塞,兩步邁上,右手在窗欞上輕輕一撐,翻了過去,朝樹林中追去。另外也有幾個膽大想拿懸賞的也跟著他跳出窗外。可追到樹林邊緣,謝憐忽然聞到一陣血腥之氣,覺察不對,心中警惕,猛地剎步,道:「別進去!」

    他已出聲提醒,那幾人卻心想你不追正好我追,腳下竟是不停,直衝進樹林中。原本聚在廟內的眾人也涌了出來,看謝憐停在樹林邊緣,膽子沒那麼大的便也跟著圍觀。沒過多久,只聽幾聲慘叫,樹林里跌跌撞撞走出幾個黑影,正是方才率先衝進去的幾人。這幾個黑影歪歪倒倒走出樹林,走到月光之下,眾人一看,登時魂飛魄散。

    進去時還是個活人,怎麼出來時就變成了血人?

    這幾人從臉到身上衣服,全都是斑斑血跡,血如泉涌。一個人若是留了這麼多血,那是決計活不成的。然而,他們還在一步一步朝這邊走過來,眾人嚇得齊刷刷往後退,一直退到謝憐身後,謝憐舉手,道:「鎮定。血不是他們的。」

    果然,那幾人道:「是啊!血不是我們的,是……是……」

    滿臉的血也掩蓋不住他們臉上驚恐萬狀之色,一群人順著他們的目光朝樹林中望去。黑漆漆的,瞧不清楚樹林裡面到底有什麼,謝憐拿過一支火把,往前走了幾步,舉著向前探去。黑暗裡,有什麼東西滴到了火把之上,發出「滋滋」聲響。他看了一眼火把,目光往上移去,定定片刻,揚手將火把一拋。

    儘管被拋起的那支火把只將上空照亮了一瞬,但所有人還是都看清楚了,樹林的上方有什麼。

    長長的黑髮,慘白的臉孔,破爛的武官服,以及懸在空中來回晃動的手臂。

    四十多個男人的屍體,高高低低,搖搖擺擺,倒掛在樹上。那鮮血不知流了多久,竟是還未乾涸,滴滴答答,形成一派倒掛屍林、血雨下落的恐怖景象。

    外面這群人雖都是身強力壯的大漢,但哪裡見過這樣的陣仗?竟是全都嚇得呆了,鴉雀無聲。而南風和扶搖過來看到了這幅景象,皆是神色一凝。

    片刻,南風道:「青鬼。」

    扶搖道:「的確,是他最愛的把戲。」

    南風對謝憐道:「不要過去。是他的話,有點麻煩了。」

    謝憐回頭問:「你們說的是誰?」

    南風道:「一個『近絕』。」

    謝憐納悶道:「什麼叫近絕,接近絕嗎?」

    扶搖道:「不錯。『近絕』青鬼,就是一個在靈文殿里,被評價為境界很接近『絕』的凶物。他十分喜歡這種倒掛屍林的遊戲,可謂是聲名在外。」

    謝憐心道:「這可真是沒必要。是絕便是絕,不是便不是。就像只存在『飛升了』和『沒有飛升』,並不存在『接近飛升』和『快要飛升』。加了個『近』字,反倒有點教人尷尬了。」

    他又想起那少年牽著他一路前行時,曾有一陣雨打傘面之聲。莫非他撐傘,便是為了替他擋下這一陣屍林血雨?當下輕輕「啊」了一聲。那兩人立刻問道:「怎麼了?」

    他便把自己在花轎上遇到一個少年,那少年又是如何把他帶到這裡來的簡略說了。末了,扶搖將信將疑道:「這山中迷陣我上來時便覺察到了,兇險得很,他就這麼隨手便破了?」

    謝憐心想:「根本不是隨手。他就隨隨便便踩了一腳,放都沒放在眼裡。」道:「不錯。你們說的這位『近絕』青鬼,會不會就是他?」

    南風略一思索,道:「我沒見過青鬼,沒法說。你見到的這個少年有什麼特徵沒有?」

    謝憐道:「銀蝶。」

    方才南風與扶搖看到倒掛屍林的景象時,表現完全可說是鎮定。而此言一出,謝憐則清晰地看到,他們臉上的神色都瞬間變了。

    扶搖不可置通道:「你說什麼?銀蝶?什麼樣的銀蝶?」

    謝憐覺察到,他大概是說了什麼非同小可的話,道:「似銀又似水晶,不似活物。不過,瞧著挺漂亮的。」

    他看到南風扶搖兩人對視一眼,臉色皆是極為難看,幾乎是發青了。

    半晌,扶搖才沉聲道:「走。馬上走。」

    謝憐道:「這邊鬼新郎尚未解決,如何能走?」

    扶搖道:「解決?」

    他回過身來,冷笑道:「看來你真是在人間耽擱太久了。這鬼新郎,不過是一個『凶』;就算是這倒掛屍林的青鬼,雖然令人頭痛,但也不過是個『近絕』。」

    再一頓,他陡轉厲聲:「可你知道,那銀蝶的主人是何等來頭嗎?」

    謝憐如實道:「不知道。」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
    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