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天官賜福 » 32.神武殿太子見太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天官賜福 - 32.神武殿太子見太子字體大小: A+
     

    ?謝憐知道,這一定是花城留下來的東西。他拿在手裡,琢磨了片刻,心想:「這是什麼?」

    謝憐為太子時,在仙樂國皇宮之中長大。仙樂國原本便喜愛美麗珍貴之物,追捧成風,皇宮更是富麗非凡,黃金為柱,玉石為階,奇珍異寶數不勝數,王公貴族出身的孩童們常常是把各色寶石當成彈珠子打著玩兒,見慣了寶貝。謝憐瞧這枚指環,倒像是金剛石打磨而成的。然而,指環形狀優美,技藝再精絕的能工巧匠怕是也打磨不出這般渾然天成的漂亮,而且,比之他見過的所有金剛石都要晶瑩剔透,更加璀璨明亮,使人見之著迷,倒教他也說不準,這到底是什麼東西了。

    不過,就算說不準到底是什麼,反正肯定是十分貴重和要緊的事物。而且,既然是戴在他脖子上,那就不會是對方無意間遺落的,多半是花城離去之前所贈的信物了。收到信物,謝憐有些出乎意外,微微一笑,決意將它收好,下次見面再問那少年,送這個給他是什麼意思。他只有一間小破道觀,沒有藏寶之處,想了想,最穩妥的法子還是貼身而藏,於是,還是把這條極細的銀鏈子重新戴上了。

    連續往與君山和半月關跑了兩趟,回來后,謝憐在菩薺觀里癱了好幾天,若不是時不時有熱情過頭的村民捧著一些吃不完的饅頭粥點過來上供,怕是他這幾天就是一直都要這麼干癱著了。緩過來后,他才漸漸地重新開始幹活。如此過了數日,一天,靈文忽然通知他:趕緊上天。

    聽她語氣似乎大事不妙,謝憐多少也猜到一些,心裡早有了準備,問道:「怎麼了?是半月關的事嗎?」

    靈文道:「不錯,你回仙京后直接來神武殿吧。」

    聽到神武殿,謝憐一怔,心知,君吾回來了。

    大從他第三次飛升后,還一直沒有見過君吾。因為身為第一武神,整年整月整日里不是閉關便是外出巡界,再要麼就是去鎮山鎮海,自然是無緣得見了。如此說來,這一趟是非走不可了,於是,謝憐沒歇幾天,又登了仙京。

    仙京有一條主幹道,神武大街。雖然人間也為紀念君吾修建過很多條神武大街,但如之前所說,人間的許多事物都只是對天界事物的模仿和投影,因此,只有天上仙京的這一條,才是真正的神武大街。沿著這條寬闊的大街,謝憐朝天宮走去。各路仙神的神殿都聚集在天宮之內,成群成城,各展千秋。這邊雕樑畫棟,那邊小橋流水。四下仙風飄飄,足下雲氣瀰漫。一路上,他遇到不少行色匆匆的神官,然而,沒有一個敢搭理他。

    其實在以往,謝憐走在天宮裡,也是沒什麼人搭理的,只是,那時候的「沒人搭理」,指的是各位仙僚不會上來和他并行,也不會主動和他閑聊,但基本的點個頭打個招呼的禮貌還是有的。現在,那就當真是假裝沒看到他了,彷彿多看一眼就會惹禍上身,在他前面的就走快,在他後面的就走慢,只恨不能離得丈八尺遠。謝憐早已習以為常,並不覺得有什麼,畢竟他剛剛才把一位炙手可熱的新貴小裴將軍給扯了下去,人家不走遠點才是奇怪了。誰知,走著走著,忽聽有人在他身後喊道:「太子殿下!」

    聞聲,謝憐一奇,心想這時還敢喊他,實是勇氣可嘉。可回頭一看,叫太子殿下的那名小神官卻是匆匆越過了他,向前方另一人奔去,邊奔邊道:「哎喲我的太子殿下!您去神武殿議事,怎麼能把腰牌也忘了,這還怎麼過去!」

    謝憐這才反應過來。

    難怪了,這一聲「太子殿下」,並不是在叫他。上天庭里,原本就有好幾位太子殿下,叫混了也不是什麼奇事。

    然而,當他一眼掃過去,掃到前方那另一位太子殿下身上時,卻又是微微一愣。

    那青年劍眉星目,面帶笑容。這笑容跟上天庭其他神官的笑容都不同,乃是一種毫無心機的開懷笑意,使得他那張分明很英俊的面龐帶上了一種稚氣。如果換一位刻薄一點的神官,比如慕情,讓他來評價,大概就會說這是傻氣。他一身戎裝,英挺至極,然而,他這身戎裝在身,穿出的卻並非沙場將士的殺伐之氣,而是一派明亮開闊的王族貴氣,

    謝憐駐足停步,盯著前方那青年看。而前方兩人覺察到他駐足,也回頭看他。那小神官一見是他,立即變了臉色。謝憐淺淺一點頭,對那青年微笑道:「你好啊,太子殿下。」

    那位太子殿下明顯也是個平日不關心事的,不識得他的臉,見有人招呼,立即笑得燦爛爛的,大聲回道:「你好啊!」

    他身旁的小神官悄悄推了一把他,道:「走吧,走吧,殿下,還要去神武殿議事呢。」

    那青年卻是毫無自覺,根本沒反應過來下屬為什麼突然狂推,奇怪道:「你做什麼推我???」

    謝憐「撲哧」一下笑了出來,又連忙正色,那小神官推得更猛了,催促道:「帝君怕是早就在等著了,殿下走吧!」那位太子殿下也只好疑惑地邊回頭望望謝憐,邊往前走去了。

    他們走了之後,謝憐還留在原地。不多時,幾名下級神官的竊竊私語遠遠飄進了他的耳朵。

    「……這可真是尷尬,人生何處不相逢啊。」

    「都在上天庭,遲早有這麼一天的啦。要我說還是和南陽將軍、玄真將軍對上比較好看。」

    「哈哈,你急什麼,這不就馬上都要對上了嗎?都在神武殿里等著他了吧。」

    忽然,一人道:「人生何處不相逢倒是沒什麼,人比人氣死人才是真的。這人跟人還就是不一樣啊,都是太子殿下,泰華殿下那才叫真的有天潢貴胄之氣,如果是他,就算再潦倒落魄也不會去干那丟人之事的。」

    「永安國比仙樂國強嘛,所以當然永安國的太子殿下也比仙樂國的強唄。什麼水土養什麼人,多簡單的道理。」

    坐鎮北方的武神,是明光殿裴茗;西方武神,是奇英殿權一真;東南武神,是南陽殿風信;西南武神,是玄真殿慕情;而這坐鎮東方的武神,便是泰華殿郎千秋。

    郎千秋,在為人時,和謝憐一樣,也是一位太子殿下。而且,他乃是永安國的太子殿下。而永安國,便是將仙樂國取而代之的那一國。永安國的開國先祖,便是攻破仙樂皇城的叛軍首領。

    謝憐在人間流浪時,也到過東方,自然知道這位永安國的太子殿下也飛升了。同天為神,他早便料想到兩個太子殿下遲早會在上天庭撞上的,所以也不覺得有什麼。那些碎語的小神官說是竊竊私語,但其實也不怎麼小聲了,換個人可能還怕被聽到,但就算被謝憐聽到了,他們大概也不怎麼害怕,不如說被他聽到了后更刺激。謝憐假裝什麼都沒聽到,徑自往前去了。這時,身後又有一人喚道:「太子殿下!」

    謝憐心道:「不會吧,還來?」這次一回頭,卻真是喚他的。靈文臉上頂著兩個黑眼圈,手上夾著幾個捲軸,走了上來,道:「大家回來了的都去神武殿議事了,到會兒殿上你小心一些。」

    謝憐自然知道這是怎麼回事,道:「小裴將軍最後怎麼了?」

    靈文道:「流放了。」

    謝憐心想:「那其實還好了,不算重。」

    流放,算是「暫時被貶」,等於神官犯了事,但這事不是完全不能商量的,還是有可以復職的機會,哪天表現得好,指不定就給撈上來了,三五十年有,一兩百年也有。不過,他說「還好」,那自然是以他的標準,對裴將軍來說,可就不是這麼回事了。

    謝憐又想起一事,道:「對了靈文,上次與君山那個人面疫的少年,你們那邊查的怎麼樣了?有什麼消息沒有?」

    靈文道:「實在是對不住,太子殿下,暫時沒有,這邊會再加緊的。」

    就算是天界的神官,想要在茫茫人海里找一個人,也不容易。速度是有所提升,不過,也就是凡間需要十年、天界需要兩年這種程度的提升。謝憐道:「辛苦了。」這時,恰好走到盡頭,一座雄偉的宮殿出現在他面前。

    這宮殿有些歲月磨礪了,然而,只見滄桑,不見蒼老,琉璃金頂層層疊疊,閃爍著耀眼的光芒。謝憐抬頭望了一眼,金頂之下,「神武殿」三字蒼勁有力,仍是百年前的模樣,半點未變,再一低頭,抬足進去了。大殿里,早已聚集了數位神官,或三兩站立,或獨立不語。

    能站在這殿中的,全都是歷經過飛升的上天庭神官,無一不是天之驕子,一方霸主,個個靈光充沛,看得他眼花繚亂。此時此刻,全都凝神聚氣,未敢高聲。大殿盡頭的寶座上,坐著一位身披白甲的武神。

    這名武神面容俊朗,閉目不語,極為莊嚴肅穆,背後是煌煌神武殿,腳下是皚皚白雲巔。謝憐進殿來后,彷彿感應到他來了,他睜開了雙眼。

    那雙眼睛極黑,也極澄澈,彷彿萬年寒潭之雪。睜眼后,他微微一笑,道:「仙樂,你來了。」

    這一開口,並未如何用力,那聲音卻沉沉地響徹了整個神武殿。謝憐微微俯首,沒有說話。而殿中其他神官的目光都聚集了過來。他便心知肚明了。

    看來,此次集議,並非旨在討論小裴將軍半月關之過,重頭戲,好像在他身上。



    上一頁 ←    → 下一頁

    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