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天官賜福 » 23.縮地千里風沙迷行 4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天官賜福 - 23.縮地千里風沙迷行 4字體大小: A+
     

    ?「哇啊啊啊啊!!!!」

    謝憐收回了手,一陣無語。

    他發現,每當他在黑暗中看到或摸到個什麼東西,面對如此悚然的一幕,往往是他根本沒吭一聲,對方就已經搶先大叫起來。

    這花園的灌木草叢生得既高且密,方才有個人就偷偷摸摸地躲在草叢裡,被謝憐一把摸到了小腿。那腿飛速抽離,前方草叢簌簌而動,一人叫道:「別打別打,是我啊這位哥哥!」

    謝憐定睛一看,這可真是萬萬沒想到,那叫著「別打別打」的人,居然是那濃眉大眼的少年天生。天生看他認出自己,鬆了口氣。然而,看清了是他之後,謝憐卻並沒有鬆一口氣,反而更警惕了,舉起一臂攔在身前,道:「你不是跟其他人一起留在原地照看受傷的人嗎?為什麼會在這裡?你當真是天生?」在這種情況下出現,更像是什麼其他東西假變來冒充的。

    天生忙道:「是我!真是我,不光我在,還有三個叔叔也跟我一起來的!他們就在裡面,不信你看!」他朝宮殿里一指,果然,不多時,破敗的大殿內跑出三個人來,正是方才那群商人中的幾個。他們見了謝憐,均是一怔,然後一臉尷尬。謝憐站起身來,拍了拍白衣下擺,道:「你們怎麼回事?」

    他這一問,這幾名商人都訕訕的沒做聲。半晌,天生道:「你們走了沒多久,鄭伯伯的毒就又發作了。他發得厲害,我們……也不知道你們什麼時候回來,擔心你們找不著,或者回來晚了。阿昭哥說順著那條路走就能找到半月國,所以也過來了……」

    說來說去,還是怕謝憐他們找到善月草后帶著阿昭自己溜了,還是不放心,想想後悔了,便也追上來了。而扶搖若是攔不住他們這心,也可能就乾脆懶得阻攔了,從上次與君山的事就可以看出來,對於一意孤行不聽勸告奔著往死里去的人,扶搖根本不屑於挽回。謝憐可以理解他們,但也很無奈,道:「你們膽子也太大了。你們又不是不知道這座城裡可能有什麼,可能會發生什麼,這樣也敢過來?」

    想來天生也知道這麼做擺明了就是不信任他們,有點愧疚,方才趴在草叢裡沒敢發話,大概也是覺得尷尬,道:「對不起,人命關天,一著急,就……」

    也沒辦法,人命的事,多長個心也是人之常情。而且肯為了旁人犯險境取藥草,也算得是有情義了。謝憐嘆道:「一路過來沒遇上什麼,這真是你們運氣好。你們怎麼知道要到皇宮來找善月草?」

    天生撓了撓頭,道:「我們也不知道要到哪裡找。不過紅衣服哥哥講的那個故事不是說王后摘下的善月草?王后不能隨便出皇宮吧,就想著能不能來皇宮碰碰運氣。」

    謝憐笑了笑,心想這理由倒是跟他想到一塊兒去了。正在此時,一旁的三郎道:「找到了。」

    他回頭一望,三郎邁著那兩條修長的腿走了過來。他手裡拿著的,是一把還帶著一點根須的碧色葉子。這葉子大約只有嬰兒手掌大小,根須極細,呈桃形,葉子尾巴尖尖的。不知怎的,謝憐覺得根本不用向阿昭確認,這一定就是那傳說中的善月草。還沒等他說什麼,三郎已經把他受傷的那隻手捉了起來。

    那隻手原本腫得嚇人,三郎為他吸毒之後,雖然毒素未清,但那腫脹卻消了許多。此刻,三郎一手托著他手上的那隻手,另一隻手握著善月草,合攏五指,並不見他如何用力,再打開時,那葉子已碎為了一堆綠末。

    他將這堆綠末細細塗在謝憐手背上,感覺到絲絲溫和的涼意從創口緩緩蔓延上來,謝憐道:「三郎,多謝你啦。」

    三郎卻不答話。給他塗完藥草后,便放下了他的手。他這副態度,謝憐總覺得哪裡有些怪異,但又不知該如何開口詢問,怎麼問都覺得不大對勁。旁人卻完全不會關心這些了,天生急切地道:「哥哥,這草藥有用嗎?這草找對了嗎?」

    謝憐回過神來,道:「好多了,應該是對的。」聞言,其他人十分興奮,都道:「快,再找找。」不多時,阿昭也舉起了一把綠葉,道:「我這邊也找到了。」

    他手上這一把善月草的葉子,比三郎方才找到的那可憐的一小片肥大許多,眾人一看,形狀特徵都沒錯,都涌了過去,紛紛驚喜道:「這裡有好大一片啊!」「快多摘些。」

    他們忙著采草藥,謝憐回過頭來,看了看自己手背,斟酌片刻,對三郎道:「他們找的那片地方,方才你似乎找過,當時沒發現嗎?」

    他這就純屬於沒話找話了,開口之後,自己也覺得這句話蠻無聊的。三郎卻是搖了搖頭,道:「那裡的草你不要用。」

    謝憐奇道:「為什麼?」

    誰知,三郎尚未開口道出原因,便聽一聲慘叫:「走開!」

    眾人一下子懵了,動作一滯,紛紛道:「是誰在叫?」「我沒有啊!」「也不是我……」

    這時,又聽到那個聲音凄厲地道:「走開,你踩到我了……」

    這下,眾人才注意到——這聲音,竟是從他們腳邊傳來的!

    剎那間,聚集在那一片摘善月草的幾人都散了開來。謝憐早已經習慣在這種時候上去頂著了。別人退,他就上。於是,他走到了那慘叫傳來之處,一伸手,慢慢撥開了密密的草叢。這一撥,當場好幾個人的呼吸都凝滯了。

    只見草叢之下,泥土之中,赫然埋著一張男人的臉孔。

    這片土地里,竟是有個大活人被埋在泥土之下,只露出了一張臉!

    這幅畫面當真是詭異無比,幾名商人嚇得互抱大叫。謝憐又是十分嫻熟地安慰道:「不要慌。大家冷靜。一張臉而已。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那張臉呵呵笑道:「嚇到你們了?唉……我也經常嚇到我自己。」

    謝憐來到他旁邊,半蹲下來,細細端詳。這是一張男人的臉孔,不笑的時候很扁平,笑得時候有許多皺紋。說不清是老是少,也說不上是丑是美。他看了半天,看不出這是個什麼東西,只好直接開口問了:「你是誰?」

    那張土埋面道:「你們又是誰?」

    謝憐道:「過路的商隊。」

    土埋面嘆了一口氣,道:「唉。過路的商隊。我曾經也是過路的商隊。不過,那已經是五六十年前的事了。」

    他這麼一說,這幅畫面更加詭異了。

    這人竟然被埋在這座廢棄古城的土地里五六十年,那還是個人么?

    一名商人戰戰兢兢地問:「那……那你老人家……是為什麼會到這裡……啊?」

    土埋面咳嗽了幾聲,皺著臉道:「我……我被半月士兵抓來的。我不小心進了城,被他們抓住,他們就把我埋在土裡,讓我變成這些善月草的肥料……」

    原來這些善月草都是用活人當肥料長成的,難怪如此肥碩!

    幾名商人趕緊把手裡的善月草扔了。謝憐也忍不住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手背,只聽三郎道:「那片沒問題。」

    謝憐一想也反應過來了。難怪方才三郎明明找過了這片土地,卻又到另一片土地上尋找才採到了一片十分瘦小的善月草。恐怕他方才就看到了這張土埋面,只是直接忽略掉,然後又到別的地方去找,直到在偏僻處找到了一片不是用人當肥料長成的乾淨藥草,這才給他塗上。

    謝憐道:「真是多謝你啦。」

    三郎搖了搖頭,仍舊是沉著面容。

    自從進半月古城之前被蠍尾蛇蟄中之後,他便一直是如此態度。兩人前幾日在一起時,他一直是哥哥前、哥哥后地喊,現在卻是一聲也不叫了。而且,雖然二人第一天結識時這少年表現得彷彿十分抗拒與他接觸,但後來相處了幾日,又似乎沒有這回事。可現在,除了方才為他吸毒和上藥,三郎似乎也在盡量避免和他身體接觸。當真是讓謝憐奇怪極了,也有些不習慣。

    這時,那土埋面又開口了:「我已經好多年沒有看到過活人了,你們……你們都站過來,讓我好好看看,可以嗎?」

    眾人面面相覷,都覺得,不要按照他說的做比較好。半晌,見無人響應,那土埋面喃喃道:「怎麼,你們不願意嗎?唉……可惜了……」

    謝憐轉過頭,道:「什麼可惜了?」

    土埋面道:「從你們進來起,我就有一件非常在意的事,一直很想用自己的眼睛確認一下,所以才想你們都站過來給我看看。因為我想一個一個,仔細看個清楚。」

    謝憐道:「什麼事?」

    土埋面道:「你們中間,有一個人……我在五六十年前就見過了。」

    此言一出,每個人的背上都是一陣突如其來的汗毛倒豎。

    這裡所有的普通人都不可能有五十歲以上。如果說這群人中,有一個人,這土埋面在五六十年前就見過,那麼這個人,就一定也不是個人。

    謝憐的目光從每一個人臉上掃過,從阿昭開始,到天生結束。微驚的,恐懼的,驚疑不定的,瞠目結舌的。所有人反應都無比符合情理。如果一定要說,有誰的反應不符合常理,那就只有全然無反應的三郎了。然而,對這名少年來說,大概沒有反應,才是正常的反應。

    謝憐望了一眼並無任何錶示的三郎,回過頭來,道:「你說的這個人,是誰?」

    那土埋面道:「你……你靠近一點,我就告訴你。」

    如果說方才那句話第一次出來時,謝憐信了他八成,那麼這一句之後,謝憐對它所說的話的信任就只剩下五成。焉知這怪物不是想哄騙人靠近,然後突然發難?

    謝憐當然不會聽他的,起身退開。那土埋面道:「你真的不想知道那個人是誰嗎?他會害死你們所有人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
    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