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天官賜福 » 22.縮地千里風沙迷行 3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天官賜福 - 22.縮地千里風沙迷行 3字體大小: A+
     

    ?蠍尾!

    然而,這一蟄之後,謝憐也掐中了它的尾巴,將這整條蠍尾蛇捉了個准,手上一使力,將它捏得昏死過去。他被蟄中了,神色卻是一點未變,只把那昏過去的蛇拋在地上,道:「大家都留心些,附近可能還有蛇……」

    話音未落,手腕一緊,他抬頭一看,卻是三郎抓住了他。謝憐微微一怔,道:「三郎?」

    他之所以這麼問,是因為這少年此時臉上的表情,真是不太對勁,完全不知該如何用言語形容,幾乎讓人有些不寒而慄。他緊緊盯著謝憐手背上那一個細小的傷口,這傷口原先當真是跟針扎的差不多,然而毒發迅猛,手背立刻就是一片巨大的紫紅硬塊腫得老高,那一個細小的傷口也被撐得變成了刀口劃出來那麼大。三郎沉著面容,一聲不吭,抓過若邪就用它在謝憐手腕上打了個死緊的結,鎖住了毒血盜涌。自兩人相識以來,謝憐還從沒看過他這幅表情,正想說話,他又從一名商人腰間拔出一柄匕首,南風見狀立刻明白他要做什麼,右手托出了一道掌心焰,三郎看也不看他,只將刀尖放在火上燎了燎,烤過了,回過頭,用匕首在謝憐手背上的創口處又輕又快地劃了一個十字,就要俯下來,謝憐忙道:「不用了,蠍尾蛇的毒素吸了也沒用的,你小心自己中毒……」三郎卻是抓緊了他的手,不由分說,將唇覆了上去。不知怎麼的,謝憐覺得自己被他捉著的手臂微微發抖。

    那邊,扶搖道:「你這也能被蟄中,真是有毒了。他都不一定會被咬中,你去抓什麼?簡直添亂。」

    這倒是實話。事實上,現在謝憐想想三郎給蛇打結那副隨心所欲的氣勢,也覺得他不一定會被咬中,也許根本就不把這條蠍尾蛇放在心上,可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呢?萬一這少年當真沒注意到,被蛇咬了這麼一口,豈不是後悔也沒用?他另一隻完好的手擺了擺,道:「反正不痛也死不了,不要在意了。」

    扶搖道:「你真的不痛?」

    謝憐道:「真的。已經沒有感覺了。」此話屬實。因為十分背運,他走在深山裡,十次里有八次都會踩中毒蛇或者驚醒毒蟲什麼的,早被各式各樣的毒物咬過千百回,就是一直非常頑強地不死,最多發發燒。而且他的痛覺也非常不敏感,任何疼痛,總是痛著痛著就習慣了。說完,三郎終於抬起了頭。謝憐手背上的紅腫已消,而他唇邊一縷血色,目光極冷,往旁邊一移,移到了地上那條蠍尾蛇身上。只聽「砰」的一聲。那條紫紅色的蛇,生生爆成了紫紅色的一灘肉醬。

    眾人見那蛇居然炸了,都嚇了一跳,都不知道是誰做的,雖然那血漿沒濺到自己,但也甚是惶恐。只有天生還記著謝憐也被蟄了,急道:「這位哥哥,你也被蟄中了啊?你沒事吧?」

    謝憐緊了緊腕上的繃帶,笑道:「我沒事。接下來我們要進城去找善月草了。」

    一名商人忙道:「你們去?那我們呢?我們是不是也要派個人去?」

    謝憐道:「你們就不用了,那半月國故地怕是危險重重,多一個人多一份閃失。我們找到善月草之後,會在十二個時辰之內帶著它出來給你們的。」

    幾名商人紛紛道:「這……這是真的嗎?!那可真是太感激了……」「這怎麼好意思……」

    然而,謝憐下一句一開口,他們神色就變了。謝憐道:「為了儘快找到半月古國,還想勞煩你們,暫時把這位小兄弟借給我們帶個路。」

    他要借的,自然是阿昭。如果說方才商人們的臉上是感激和慶幸,現在便大多數是遲疑了。謝憐也清楚,他們必然是擔心自己帶著指路的人找到善月草就跑了,就算阿昭還有良心不跟他跑,還肯回來,那時間也是大大的耽擱了。但他們也確實不想去那「每逢過關,失蹤過半」的鬼地方,因此十分糾結。實乃人之常情,完全可以理解,所以,謝憐又緊跟著加了一句:「但是也怕還會有別的東西來襲擊你們,所以,扶搖你留在這裡照看他們。」

    留了一個人在這裡,算得上是一個他們一定會回來的保障了。眾商人終於都點了頭,道:「好吧。只要阿昭肯跟你們走。」

    謝憐對阿昭道:「小兄弟,能幫個忙嗎?」

    阿昭點點頭,道:「可以。不過,其實半月古城也好找,順著這個方向走下去就到了。」

    告別眾商人,他走在最前面帶路,三郎與南風緊跟在後面。走了一陣,謝憐問道:「阿昭,這一帶常有蠍尾蛇出沒嗎?」

    阿昭道:「蠍尾蛇並不常出沒。我這也是頭一次見。」

    謝憐點了點頭,不再發問。事實上,他在半月國附近也住過一段時間,這也是頭一次見到蠍尾蛇,因此,這回答並不算奇怪。南風低聲道:「你是懷疑這個阿昭嗎?」

    謝憐也低聲道:「反正把他也帶出來了,盯著就好了。」

    若是在以往,先跟他說話的必然是三郎,然而,不知是不是因為方才那事,他的臉色依舊不太好,仍是沒恢復過來。

    四人在莽莽戈壁中行了小半個時辰,風暴已經遠去,沒有風沙攔路,腳程很快,漸漸的,路上能看到一些生存得極為艱難的雜草,長在沙與岩石的夾縫中。太陽快下山時,謝憐終於在天邊看到了一座古城。

    這座古城很難看到,因為它是土黃色的,和茫茫的黃沙融為一體,而城牆坍塌,被黃沙埋沒了許多。走到近處,才發現這城牆極高,最高處約有十幾丈,不難想象昔日那宏偉的模樣。

    穿過瓮城,四人便正式進入了半月故國的地界。

    過了門便是一條大街,依舊是又寬,又空,兩側儘是些斷壁殘垣,破爛房子、破爛石頭、破爛木頭。阿昭道:「諸位都小心,別亂走。」這三人自然是不用他叮囑這些。南風道:「這就是半月國?怎麼這麼小,比一座城都還不如。」

    謝憐道:「沙漠小國,綠洲有多大,國家就有多大。半月國在鼎盛時期也不過一萬人左右,真的就只有這麼大了。人多的時候,也還算可以了,挺熱鬧的。」

    南風觀察一番,道:「打這個國,大概就是幾天的事。」

    謝憐道:「那可不一定,南風,你不要小瞧了半月人。雖然他們國民只有一萬人左右,但是軍隊卻常年保持四千以上。他們男多女少,除去老弱病殘,再除去耕作的農人,剩下的男人幾乎全都參了軍。而且半月士兵簡直恨不得個個身高九尺,個性勇猛好鬥,拿著狼牙棒,他敢胸膛插著刀往前沖,難打極了。」

    阿昭似乎略為意外,看了一眼謝憐,道:「這位公子像是知道不少。」

    謝憐保持微笑,正要說話,這時,南風又問道:「那個牆是什麼?」

    他指的,是遠處一個巨大的土建築。

    說是建築又似乎不大對,因為嚴格地來說,那隻能稱之為四面高大的土牆圍起來的一個東西,沒有門,也沒有屋頂。只有四面土牆,每一面都在十丈以上,牆頂插著一支杆子,破破爛爛的不知是旗子還是什麼東西在隨風飄搖。不知怎地,看得人心裡有些微微發寒。

    謝憐回過頭,道:「啊,那是罪人坑。」

    一聽這個名字就知道肯定不是什麼好東西,南風皺眉:「罪人坑?」

    沉吟片刻,謝憐道:「你可以理解為監獄。是關押有罪的人的地方。」

    南風道:「連門都沒有,如何關押?直接從上面投下去嗎?」

    謝憐正在想要不要說,三郎道:「丟下去,而且,底下全都是有毒的蛇蠍和飢餓的猛獸。」

    謝憐看了他一眼。南風罵道:「這他媽哪裡是監獄,這根本是刑罰,好生惡毒。半月人果然兇殘。」

    謝憐道:「也不全是。半月人里也有挺可愛的……」這時,他話頭一卡,道:「等等。」

    其餘三人果然停了下來,謝憐舉起手,道:「你們看那坑上面的那根杆子,是不是吊著一個人?」

    太陽西沉,夜幕降臨,距離又甚遠,很難看清那杆子上吊的到底是什麼,但是,稍稍走近一點,看吊著的那物的輪廓,分明是一個稍小的黑衣人,衣衫破破爛爛,被吊在罪人坑上,像一個爛娃娃一般擺來擺去。

    三郎道:「是。還是個女人。」

    阿昭一見那裡吊著個人,臉色微微發白,這幅情景,竟是令鎮定如他也受不了。正在此時,三郎沉聲道:「有人。」

    謝憐也聽到了極輕微的腳步聲,側首一望,街道兩旁都是殘破的房屋,四人立即散開了藏匿進去。謝憐和三郎躲進了一間破屋,而南風和阿昭躲進了對面的一間。不多時,破敗的街道盡頭,轉出來一名白衣女冠。

    那女子雙目極亮,一身輕飄飄的雪白道袍,臂挽拂塵,走在街上,那副神態,彷彿這裡不是一座廢棄多年的古城,而是她可隨意翻轉的小小後花園。而不遠處,一名黑衣女郎負手而行,緩緩走在她身後。

    這黑衣女郎眉目美而冷郁,目光如匕首出鞘,長發披散,整個人身上彷彿散發著絲絲寒氣。雖然走在這白衣女冠的身後,卻不會有任何人把她視為誰的下屬。正是他們午時在那廢棄小樓外見到的那兩人。

    當時,這二人身形一閃而過,那黑衣人身材又高挑,謝憐沒看清到底是男是女,如今方知,原來兩位皆是女子。這白衣的,只可能是半月國師了,而這名黑衣的,又會是誰呢?

    那半月國師一甩拂塵,道:「那些人又躲哪兒去了?一不留神就不見了,難道還要我一個一個找出來殺嗎?」

    謝憐心道,果然,他們一進入城中,立刻就被盯上了。

    那黑衣女郎走了上來,面無表情地越過了她,道:「你可以叫你的朋友們來幫你殺。」

    這「朋友們」,大抵就是指那群殺傷力超強的半月士兵了。半月國師笑道:「我不愛叫別人,我就愛叫你。開心嗎?」

    那黑衣女郎卻是一點兒面子也不給,冷冰冰地道:「被你叫來做這種事有什麼值得高興的。快走。」

    半月國師一挑眉,果然快走了。聽她們對話,倒像是關係挺好的老熟人。這兩位肯定都不是什麼普通人,這黑衣人必然不會籍籍無名。與半月國師相熟的女子,有誰?神秘的同門?或者說半月國其實有一位女王或者女將軍?

    謝憐一邊思索,一邊屏住了呼吸。他可不想在這時被發現,目下看來這半月國師個性跳脫的很,萬一見著了他們,一個興奮把那群傳說中身高九尺、舉著狼牙大棒的半月士兵都叫來,那可又要纏鬥一段時間了。誰知,他這人體質就是越不想來什麼,越是來什麼。那黑衣女郎從這間屋子前走過時,忽然駐足,目光銳利地掃了過來。那半月國師已經往前走了幾步,身子往後一倒,道:「喂,走不走啊?」

    那黑衣女郎道:「你,退開。」

    半月國師道:「哦。」果然退開,那黑衣女郎似乎正要微微舉手,突然長街對面一聲巨響。

    對面,南風他們藏身的那間屋子竟是突然坍塌了,這一間塌了,連帶左右一排都塌了,霎時街上沙塵滾滾,一道黑影猛地從飛沙走石中躍出,打出一道雄雄的火焰,襲向半月國師。而那黑衣女郎一個轉身,攔在半月國師身前,左手仍負在身後,右臂微舉,順手一抄便把那道火焰盡數抄在掌心之中,直接給他送了回去。那道黑影也是迅捷無倫,閃身避過,挾著一陣沙塵遠去。半月國師追了上去,而那黑衣女郎看了一眼這邊,這才也追了上去。

    這一番變故,只發生在頃刻之間。謝憐暗暗道:「好南風!」心知必然是躲在街對面的南風看這邊快被發現了,聲東擊西,幫他們引開了敵人。他一人躍出,阿昭肯定還在屋子裡。確定那三人都遠去了之後,謝憐拉著三郎出去,道:「阿昭,你沒事吧?有沒有受傷?」

    須臾,那坍塌的屋子之下傳來一個聲音:「……沒事。」

    謝憐放下了心,道:「沒事就好。」雖然他相信南風打塌屋子的時候必然會考慮給另一個活人留下空間,但終歸還是得確認才能放心。他抬起了一根腐朽的房梁,過了一會兒,阿昭從屋子底下艱難地爬了出來,滿頭滿臉都是灰,隨手拍了兩把,又恢復了淡然的神情。

    謝憐道:「現在咱們只剩下三個人了。南風被追著跑了,我們得儘快找到善月草。」

    阿昭卻搖了搖頭,道:「抱歉。我只知道古城的位置,從前也沒來過,並不清楚善月草長在哪裡。」

    三郎道:「據說善月草喜陰,生得矮小,根須極細,葉片卻較大,形狀類似一顆尖嘴桃子。哥哥,不如往那高大建築的近旁去尋找。」

    謝憐道:「高大建築?」說到高大的建築,在一個國家裡,有什麼建築會比皇宮更高大宏偉?而且在那神話傳說里,在宴會後王后摘下了一片善月草,也可以側面說明,王宮裡是可以生長善月草的。三人眺望一番,果然在城中心看見了一座磚石土木搭建而成的宮殿。

    那宮殿遠看還頗有氣勢,近看,破敗程度也只比街上的其他房屋稍微好上一點。穿過宮殿大門,就是一片好大的花園,也許在以前,這裡並不是花園,是個廣場什麼的,然而現在多年荒蕪,只剩下生滿各種綠色植物的一片土地。不錯,腳下踩到的不是沙土,而是泥土,大概是綠洲僅剩的殘留痕迹了。善月草,可能就藏在這許許多多的植物里。謝憐道:「抓緊時間找吧。我們只有十二個時辰。不過千萬小心蠍尾蛇。」

    阿昭應了,三郎也是「嗯」了一聲,三人都低頭尋找。可謝憐卻忽然想起來,那半月國師可以操縱蠍尾蛇,那麼進了她的地盤之後,應該會出現更多的蠍尾蛇。可一行人進入半月古城之後,卻是一條都沒有再見到。

    他直起了腰,正要說話,這時,手上卻忽然摸到了一個圓柱形的東西。

    低頭一看,是一條人的腿。



    上一頁 ←    → 下一頁

    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
    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