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天官賜福 » 20.縮地千里風沙迷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天官賜福 - 20.縮地千里風沙迷行字體大小: A+
     

    ?謝憐卻道:「雖然都是野史傳聞,不過,半月國應該是的確存在的。」

    三郎道:「哦?」

    謝憐心想,總不能告訴他,兩百多年前那半月國還沒出來個什麼妖道的時候,自己曾在那裡收過破爛吧。這時,南風已在地上畫好了一個層層疊疊的陣法,起了身,道:「好了。什麼時候出發?」

    於是,謝憐迅速收拾了個包袱,來到門前,道:「就現在吧。」

    他將手放在門上,道:「天官賜福,百無禁忌!」輕輕一推。

    推開門時,門外已不見那一片小山坡和村莊,取而代之的,是一條空蕩蕩的大街。

    這大街雖道路寬闊,卻是寥寥無人,半晌才能看到一兩個行人。不是因為現下天色暗了,而是因為,西北之地,人口稀少,本來如此,再加上靠近戈壁,就算是白天,估計路上行人也不會太多。謝憐從屋中走出來,反手關了門,再回頭一看,他哪裡是從菩薺觀出來的?身後的,分明是一間小客棧。這一步,只怕是跨出了千里之遠。這便是縮地術的神奇之處了。

    幾個路人路過,嘀嘀咕咕瞅著他們,甚是戒備。這時,只聽三郎在他身後道:「據古籍載,月沉之時,向著北極星的方向一直走,就會看到半月國。哥哥,你看。」他指天道,「北斗星。」

    謝憐仰頭看看,笑道:「北斗星,好亮啊。」

    三郎來到他身邊,與他並肩,望了他一眼,也抬起頭,笑道:「是啊。西北的夜空,不知怎的,似乎比中原更疏朗些。」

    謝憐表示贊同。他們在這邊一本正經地討論夜空和星星,後面兩位小神官則簡直匪夷所思。南風道:「怎麼他也在這裡?!」

    三郎無辜地道:「哦,我看這奇門遁甲,很是神奇,所以順便跟過來參觀一下。」

    南風怒道:「參觀?你以為我們去遊玩的嗎?!」

    謝憐揉揉眉心,道:「算了,跟過來就跟過來了,他又不吃你們乾糧,我帶的應該夠了。三郎,跟緊我,不要走丟了啊。」

    三郎有點乖地道:「好。」

    「這是吃誰的乾糧的問題嗎?!」

    「唉,南風,大晚上的,大家都睡了。辦正事辦正事,不要在意那麼多了嘛。走啦走啦。」

    ……

    四人順著北斗星的指引,朝北方直行。走了一夜,一路的城鎮和綠意漸漸稀少,而路面上沙石漸漸增多,等到腳下踏的再也不是泥土時,這才進入了戈壁。運用縮地術,雖然可以一步千里,但是跨越的距離越遠,消耗的法力越大,下一次啟用此術的時間間隔也越長。南風用了這一次,起碼有四個時辰不能再用。而且既然南風已消耗了一波法力,出於戰力的預期考慮,謝憐也不會讓扶搖也再用一次,為了以防萬一,總得有個人的法力是充沛的。

    荒漠之地,晝夜溫差極大,夜晚冷意津骨,倒是還好,但到了白天,卻又全然是另一派感受了。此處的天空極為乾淨,天高雲疏,但是,日光也極為猛烈。一行人走著走著,越走越像是在深入一個巨大的蒸籠,地心裡冒出騰騰的熱氣,彷彿走上一天,就可以把活人蒸熟。謝憐靠風向和一些縮在岩石腳下的植被辯方向,擔心有人跟不上,走一段便回頭看看。南風與扶搖非是凡人,自不用說,三郎卻是讓他看得笑了。烈日當空照,那少年把紅衣外袍脫了下來,懶懶散散地遮著太陽,神色慵懶中帶點厭倦。他皮膚白皙,髮絲漆黑,紅衣這麼一遮,遮在臉上,眉眼更顯絕色。謝憐把斗笠摘了下來,舉手往他頭上一扣,道:「這個借你。」

    三郎一愣,片晌,笑道:「不必了。」又把斗笠遞還給他。謝憐也不跟他多相互推辭,既然不需,也沒再勉強,道:「有需要再找我要。」扶了扶斗笠,繼續前行。

    再行得一陣,一行人看到前方黃沙之中有一座灰色的小樓,走近一看,似乎是一件廢棄多年的客棧。謝憐抬頭望了望天,算著已過午時了,馬上就到未時,怕是一天之中最炎熱難捱的時辰,而且他們已經走了一夜,是時候修整了,於是領著其餘三人進去,看到樓里有一張方桌,便圍著坐下了。謝憐從背後簡易的行囊里拿出水壺,遞給三郎,道:「要嗎?」

    三郎點頭,接過,喝了一口,謝憐這才拿回來喝。他仰頭咽下幾口清水,喉結上下滾動,喉間陣陣涼意涌過,暢快極了。三郎在一旁,一手支腮,似盯非盯,過了一會兒,忽然道:「還有嗎?」

    謝憐拭了一下唇角沾到的一點清水,微微濕潤,點點頭,再次遞出水壺。三郎正要去接,這時,一隻手格開了謝憐拿著水壺的手。

    扶搖道:「且慢。」

    眾人望他,只見扶搖緩緩從袖中取出了另一隻水壺,放在桌上,推了過去,道:「我這裡也有。請吧。」

    謝憐一看就知道怎麼回事了。

    扶搖這般性子,怎麼會願意和別人分享同一個水壺?想起他們昨夜說要再試探一番,那這水壺裡裝的,必然不是什麼正經水,一定是現形水。

    這種秘葯之水,如果是普通人喝了,全然無事;但若不是人,喝了,便會在藥水作用下現出原形。他們既是要試探這少年是不是「絕」,那這一壺現形水,必然威力不小。

    只聽三郎笑道:「我和哥哥喝一個水壺就行了。」

    南風與扶搖都看了一眼一旁的謝憐,謝憐心想你們看我做什麼?扶搖冷聲道:「他的水快喝光了,你不要客氣。」

    三郎道:「是嗎?那你們兩位先請。」

    「……」

    那兩人都不做聲了。半晌,扶搖又道:「你是客,你先請。」

    他雖然說話還是那副斯文秀氣的模樣,但謝憐總覺得他這一句是從咬著牙的牙縫裡擠出來的。三郎也做了個「請」的手勢,道:「你們是從,你們先請,不然多不好意思。」

    謝憐聽他們在那裡惺惺作態來,惺惺作態去,最後終於開始動手,三個人隔著一張桌子上同時在一隻可憐的水壺上暗暗發力,推來推去,只覺得自己手下這張隱隱發顫的破桌子恐怕是要提前壽終正寢,搖了搖頭。暗暗鬥了幾個來回,只聽扶搖冷笑道:「你既不肯喝這水,莫非是心虛了?」

    三郎笑道:「你們這般不友好,又不肯先喝,豈不是更像心虛?莫非是在水裡下了毒?」

    扶搖道:「你大可以問問你旁邊那位,這水有毒沒有。」

    三郎便問謝憐了:「哥哥,這水有毒嗎?」

    扶搖這個問題實在是很狡猾。現形水自然不是□□,普通人喝它同喝水是沒有任何區別的。謝憐只能答:「沒有毒。不過……」

    一句未完,三郎竟是直接鬆手,道:「好。」

    他拿了那水壺,道:「既然你說沒毒,那我就喝了。」

    言罷,他便笑著,一飲而盡。

    謝憐沒想到他竟會這般乾脆,一時怔住了。南風與扶搖也是一愣,隨即全神戒備。誰知,三郎喝完了那現形水,晃了晃那壺,道:「味道不怎麼樣。」又是隨手一丟,便把水壺扔了。哐當一聲,水壺在地上摔了個粉碎。

    見他全無異狀,扶搖臉上閃過一瞬的驚疑不定,須臾,佯作淡淡地道:「清水而已。豈不都是一樣的味道?能有什麼分別?」

    三郎把謝憐手肘邊放著的那隻水壺拿了過去,道:「當然不一樣。這個好喝多了。」見狀,謝憐忍俊不禁。他是當真結果如何都無所謂,並不在意所謂的身份目的,所以這番亂斗在他這裡,除了有趣之外,並無意義。他本以為應該就此消停了,誰知,「哐」的一聲,南風將一把劍放在了桌上。

    他那氣勢,乍看還以為他要現場殺人滅口,謝憐道:「你這是做什麼?」

    南風沉聲道:「要去的地方危險,送這位小兄弟一把利劍防身。」

    謝憐低頭一看,這把劍劍鞘古樸,似有多年歲月磨礪,非是凡品,心頭一震,扶起了額,轉向了一邊,心道:「居然是『紅鏡』。」

    這把劍的名字,正是叫做「紅鏡」。這可是一把寶劍。它雖然不能伏魔降妖,但任何妖魔鬼怪都逃不過它的法鏡。只要是非人之物,將它拔出,它的劍刃就會慢慢變成紅色,彷彿被血意瀰漫了一般,而且血紅的劍刃上還會倒映出拔劍者的原形。任你是凶是絕,無一倖免!

    少年人對於寶劍總會有格外的青眼,三郎「哦?」了一聲,道:「我看看。」

    他一手握住劍身,一手握住劍柄,緩緩往外抽出。南風與扶搖四隻眼睛便緊緊盯著他的動作。那劍出鞘了三寸,劍鋒雪亮,半晌,三郎輕笑一聲,道:「哥哥,你這兩個僕從,莫不是在和我開玩笑?」

    謝憐輕咳一聲,回過身來,道:「三郎啊,我說過了,不是僕從。」說完這句,他又轉過了身。南風則冷聲道:「誰跟你開玩笑?」

    三郎笑道:「一把斷劍,如何防身?」

    他說完,將那劍插|了回去,丟在桌上。聞言,南風眉峰一凜,猛地握住劍柄拔出,只聽「錚」的一聲,他手上這便多了一把鋒利森寒的……斷劍。

    紅鏡的劍刃,竟是從三寸以下就斷了!

    南風臉色微變,再把劍鞘一倒,只聽「叮叮噹噹」一陣響,劍鞘內剩下的劍刃,全都斷為了數截雪亮鋒利的小碎片。

    紅鏡能辨別所有的妖魔鬼怪這是不假,從沒聽說有什麼東西能逃出它的法眼,可也從沒聽說過,有什麼東西能將它隔著劍鞘斷為數截!

    南風與扶搖皆是指著三郎,道:「你……」

    三郎「哈哈」笑了兩聲,往後一靠,黑靴子架上桌面,拿了片紅鏡的碎片在手裡拋著玩兒,道:「想來你們也不至於故意拿一把斷劍給我防身。也許是在路上不小心弄斷了吧。別擔心,我不用劍也可以防身的。劍什麼的,你們自己留著用吧。」

    謝憐則是完全無法直視那把劍。說來,這奇劍「紅鏡」,原本乃是君吾的一件藏品,謝憐第一次飛升的時候,有一次去神武殿玩兒,在他那裡看到了,覺得雖然不怎麼實用,但也有趣,君吾便把紅鏡送了他。後來被貶,有段時間實在過得困難,混不下去了,他便讓風信去將這把奇劍當掉了。

    是的,當掉了!

    當掉之後換來的錢夠主從兩人吃了幾頓好的,然後又沒有然後了。謝憐那時候當掉的東西太多了,所以乾脆全部忘掉,免得時不時想起來心都會滴血。想來可能是後來風信飛升了,想起這麼件事,實在受不了紅鏡流落凡間,便又下凡去把劍找回來,磨了磨,擦亮了,擺在南陽殿,又被南風拿了下來。總而言之,謝憐看到這把劍頭就隱隱作痛,只能轉移視線。他感覺那三人又掐上了,搖了搖頭,認真觀察屋外天氣,心道:「看這勢頭,待會兒怕是要起風沙了。若是今天再走下去,不知道路上找不找得到避風之處?」

    這時,屋外燦燦金沙之上,忽有兩道人影一閃而過。

    謝憐一下子坐起身來。

    那兩道人影,一黑一白,行色並不如何匆匆,甚至可以說是從容,但足下如踏風雲,行得極快。黑衣那人身形纖長,白衣那人則是一名女冠,背負長劍,臂挽拂塵。那名黑衣人頭也不回,那白衣女冠卻是在與這座小樓錯身而過時回眸一笑。這笑容便如他們的身影一般,一閃即逝,但無端端的橫生一股詭譎奇異之感。謝憐一直盯著外面,這才恰恰捕捉到了那一幕,小樓內其餘三人卻大概只看到了他們的背影,別的都暫且顧不上了,南風霍然起身道:「那是什麼人?」

    謝憐也站了起來,道:「不知道。但肯定不是普通人。」沉吟片刻,他道,「你們先別玩兒了。我看這風要大,先趕路吧,能走到哪兒是哪兒。」

    好在這一行人雖然時不時雞飛狗跳一番,該做事時都還是鐵了心的做事,當下不再較勁兒,收拾了紅鏡碎片便出了小樓。四人頂著風行了一陣,這一陣,大約走了兩個時辰,可走出的路程,遠遠比不上之前兩個時辰能走的。那風沙比之前都要大了許多。狂風裹著沙子,劈頭蓋臉打在人身上,打得人露在外面的頭臉手臂都隱隱作痛。越是走,越是感覺艱難,耳邊呼呼作響,黃沙鋪天蓋地,視物不清,謝憐壓著斗笠,道:「這風沙來得好生古怪!」

    半晌,無人應答,謝憐心道莫不是都掉隊了,回頭一看,三人分明都還好好跟著,只是彷彿根本沒覺察他方才說話了。原來風沙太大,一開口說話,竟是連聲音都被颳走了。南風與扶搖自然不用他操心,頂著亂風狂沙走得穩穩噹噹,殺氣騰騰。而三郎一直跟在他身後五步之處,不緊不慢地走著。

    漫天的黃沙之中,那少年神色無波無瀾,負手而行,一身紅衣與黑髮亂舞斜飛,彷彿根本感受不到任何風沙的侵襲,全然不為所動,連眼睛都不眨一下。謝憐已經被沙子打得臉上發痛,對他道:「當心沙子進了眼睛和衣服里。」再一想,他也聽不清自己說了什麼,謝憐便直接走過去,幫他把衣服領子收了收,裹嚴實了,不讓風和沙子灌進去。三郎又是一怔。這時,另外兩人跟了上來,四人距離較近,總算能勉強聽清彼此聲音了。謝憐道:「大家小心點,這風沙來得突然,不大對勁,怕是陣妖風邪氣。」

    扶搖道:「不過是風和沙子大了些罷了,除此以外還能怎麼樣?」

    謝憐道:「風沙不可怕,怕的是沙子里夾了別的東西。」

    正在此時,一陣突如其來的狂風,吹得謝憐頭上斗笠飛起。那斗笠一旦飛了,便要徹底消失在茫茫黃沙之中了,三郎卻是反應奇敏,身手奇快,一舉手,便把即將飛向天空的斗笠截住了,再次遞給他。謝憐道了謝,一邊系著斗笠,一邊道:「我們最好還是先找個地方避一避。」

    扶搖卻不贊同:「這風沙若當真有鬼,目的就是想阻攔我們前進,越是如此,越是應當前行。」

    聞言,謝憐還沒說話,三郎卻是先哈哈笑出了聲。扶搖一抬頭,冷聲道:「你笑什麼?」

    三郎抱著手,嘻嘻笑道:「故意和人反著來,是不是給你一種自己十分特立獨行的滿足感?」

    謝憐之前就覺得,這少年雖然總在笑,但時常叫人分不清他到底是真心實意,還在故作恭維地嘲諷對方。但這一次,任誰也能看出來,他這笑容,半分好意都不帶。扶搖目光驟冷,謝憐舉手道:「你們先打住。有什麼話待會兒再說。風真大了也是很恐怖的。」

    扶搖道:「還能把人吹上天不成?」

    謝憐道:「這是非常有可能的……」

    話音未落,他面前的幾個人便忽然消失了。

    事實上,消失的不是他們,而是他——這風沙竟是真的把他裹了起來,卷上了天。

    龍捲風!

    謝憐在半空中天旋地轉,一揮手,道:「若邪!抓個堅實可靠的東西!!!」

    若邪嗖嗖飛出,下一刻,謝憐便感覺白綾那端一沉,似乎是纏住了什麼,扯住了他,謝憐好容易在半空中定住了,低頭一看,他居然被狂風帶到了距離地面起碼十丈的地方,若不是若邪抓住了地面上的什麼東西,只怕他會飛得更高。現在他就猶如一隻風箏,被一線牽著。撲面的黃沙之中,他一面抓著若邪,一面勉力去看若邪到底抓住了什麼。看著看著,他終於辨認出了一道紅影。若邪的另一端,似乎正纏在一個紅衣少年的手腕上。

    他讓若邪抓個堅實可靠地東西,若邪居然抓住了三郎!

    謝憐哭笑不得,正要讓若邪趕緊重新抓一個,只覺腕上白綾猛地一松。他心中暗暗叫糟。這種突如其來的感覺,並不是若邪的另一端被鬆開了。而是更可怕的事發生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
    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