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天官賜福 » 11.山鎖古廟倒掛屍林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天官賜福 - 11.山鎖古廟倒掛屍林字體大小: A+
     

    ?那女鬼容長臉蛋,雙眉上揚,果真是十分美艷。原本美艷之中還帶著三分英氣,而如今,美艷里一股怨氣撲面而來,彷彿常年囿於狹小之處,不見晴空。跪在地上,膝蓋以下的嫁衣破破爛爛,也難怪當時有人說了句。

    謝憐與她定定對視一陣,才道:「宣姬?」

    似是很多年沒人叫她這個名字了。過了許久,這女鬼面容上鬱結的怨意才幽幽散去幾縷,眼裡倏地閃過一道亮光。

    她道:「……是不是他派你來找我的?」

    這個「他」,謝憐猜想,自然是指那位裴將軍了。

    宣姬又追問道:「他自己呢?他自己為什麼不來見我?」

    她說話時那種熱切的神情,那種期盼的語音,教謝憐覺得,還是不要說「不是」為妙。見他半晌不答,宣姬一下子跌坐在地。

    她背靠著那尊英俊挺拔的武神像,大紅嫁衣在地上鋪成一朵巨大的血花,披頭散髮,滿臉痛苦難捱之色,彷彿在受著莫大的煎熬,道:「……他為什麼不來看我?」

    這個問題,謝憐也沒法回答,所以也只能保持沉默了。宣姬抬頭望那神像,凄聲道:「裴郎啊裴郎,我為你背叛我的國家,拋棄我的一切,變成了這個樣子,你為什麼不來看我了?」

    她雙手扯著自己頭髮,質問道:「你的心難道是鐵石做成的嗎?」

    謝憐不動聲色,聽到這幾句,暗暗思索,宣姬說為她裴將軍背叛她的國家,莫非是指這位裴將軍趁二人濃情蜜意之時從她口中誘騙情報,導致宣姬之國戰場失利?她又說,是因為裴將軍才變成這個樣子的,「這個樣子」,自然是指這幅斷腿的慘狀。宣姬是一位女將軍,沙場之上,不可能身負殘疾,那她的腿只可能是後來才斷的,莫非是這也與裴將軍有關?是否裴將軍始亂終棄,才導致她怨氣如此深重?

    他雖是覺得自己所思所想的都很惡俗,但宣姬怨念如此深重,以致於要去戕害無辜之人的性命,儘管惡俗,也只得硬著頭皮往那邊想了。這時,廟外忽然傳來一陣女子的尖叫:「救命啊!救命啊!」

    謝憐與宣姬同時往窗外望去。只見若邪落成的白圈處,一人正拖著那繃帶少年往外拉,而小螢則死死抱住那人的腿不讓放,那人大罵起來,正是小彭頭:「滾開!你個蠢貨,把女鬼喊過來了怎麼辦!」

    小螢大聲道:「喊過來就喊過來,你比鬼更可怕!我……我寧可看女鬼!」

    原來,方才被謝憐一綾抽暈過去的小彭頭醒了過來,看到四周緩慢摸索的新娘們,先是嚇了一跳,但很快發現她們都看不見人,他膽子極大,又莽頭莽腦,想趁旁人都不敢動彈趕緊拖了這繃帶少年下山去獨領懸賞。他才不管這少年到底是不是鬼新郎,反正山下大家都傳他是,那他就是。誰知小螢撲過來大喊大叫,把在四周遊盪的新娘們和在明光廟內的宣姬都驚動了。謝憐一看又是他,心中只道剛才應該抽得更狠些,抽得他三天三夜醒不過來才好,喊道:「迴圈子里去!」

    小彭頭一見一道黑霧向他襲來,慌忙往回撤,可他手裡拖著個繃帶少年,腿上抱著個小螢,終是慢了一步,瞬間被黑霧挾中,吸到宣姬手裡。他回頭一看,這個長發亂舞、陰氣森森的女子,不就是方才躺在一地新娘里被他摸過的那具美艷女屍?

    事到如今,他才終於知道害怕,大聲慘叫起來,而宣姬五指一彎,從他後腦插|入,瞬間就把他整個頭骨蓋從一層厚厚的腦皮里剝了出來。

    被剝出來的頭骨蓋熱氣騰騰的,還在張口大叫:「啊——!!!!」

    白圈內的魂飛魄散的眾人也張口大叫:「啊——!!!!」

    小螢也被嚇壞了,一邊把那繃帶少年往圈子裡拖一邊大叫,宣姬又朝他們伸出五指,謝憐閃身攔到她跟前,道:「將軍,勿要再造殺孽了。」

    他喚她將軍,本意是要提醒她,她也曾是戰場上衝鋒陷陣,保家衛國的巾幗英雄。然而,宣姬一把抓碎了手中那個厲聲慘叫的頭骨蓋,十分美艷的一張臉,此刻竟是有七分變形。她冷笑道:「他是不是不敢見我?」

    謝憐無法,心道要不然先裝作裴將軍派來的周旋一番,然而宣姬並不需要他的回答。她大笑幾聲,猛地轉身,指著那尊神像道:「我燒你的廟,在你地盤上作亂!就為你來看我一眼,我等了你多少年!」

    她怔怔看了那武神像好一會兒,忽然猛地跳了上去,掐著它的脖子瘋狂搖動起來,道:「你竟然還是不肯來見我,是不是你自己也知道對不起我?你看看我的腿!看看我現在這個樣子!我這都是為了你,為了你!你的心難道是鐵石做成的嗎!」

    雖說身為局外人,謝憐並不想對誰是誰非予以置評,但依照他個人感觀,實在忍不住心想:「你若是想見他,可否換個正常點的方式?若是有人想用這種方式見我,我反正是一點也不會想來的。」

    那頭的小螢終於和那繃帶少年一起重新回到了圈子裡,望著這邊,擔心地小聲道:「公子……」聞聲,謝憐對她笑了一下,示意不用擔心。誰知他一笑,宣姬的臉瞬間扭曲了起來,猛地從神像上撲了過來,道:「你既不看我,愛看那些愛笑的女子,我便讓你慢慢看個夠!」

    她雖然掐的是謝憐,話卻是對那位裴將軍說的。謝憐他本以為是宣姬自己嫁不了心愛之人,看到出嫁的新娘在轎子上幸福地微笑,心中嫉妒。卻沒想到原來是因為這位裴將軍喜歡愛笑的女子,她便神智錯亂地聯想到這是要去嫁給心上人的新娘。難怪她把山下的明光廟都燒掉了,想來是完全受不了整天有女子在裴將軍的廟裡進進出出,與她分享同一尊神像。這女鬼不愧為「凶」,斷了雙腿,行動卻極為鬼魅迅速,且被若邪打中后還這般力大無窮,掐得謝憐與她僵持不下。他正欲將若邪召來,卻聽一聲大喝:「啊啊啊啊啊啊——」

    那少女小螢見他與女鬼僵持不下,竟是從地上撿了一根樹枝沖了過來,邊沖邊喊,似乎在給自己壯膽。宣姬根本無需動手,只是森森回頭一望,她還沒靠近便飛了出去,飛出數丈之外,頭朝下,身子朝上,重重落地!

    那繃帶少年「啊啊」喑啞地大叫著奔了過去,謝憐也是一驚,坐起身子,後腦卻驀地一涼,宣姬五根手指已經放了上來,似乎也要像方才一般把他的顱骨也從頭皮里剝出來。情急之下,謝憐右手猛地抓住她手腕,喝道:「縛!」

    只聽「刷刷」一陣破空之響,一道白綾應召而至,繞著宣姬纏了九曲十彎,將她五花大綁起來。宣姬雙腿已斷,躲避不及,「砰」的一聲重重跪倒,在地上打起滾來,想掙開這道白綾,孰料它越纏越緊。甫一脫身,謝憐氣都來不及喘一口,立即起身,朝小螢落地之處跑去。

    若邪已收,眾人還是不敢亂動,但也有幾個大膽的村民習慣了那些摸來摸去的新娘,圍了過去。那繃帶少年跪在她趴地的身形之旁,手足無措,急得彷彿熱鍋上的小蟲。沒有一個人敢動她,都怕她摔折了什麼要緊的地方,一亂動就折得更厲害了。謝憐迅速察看一番,心知再怎麼小心也沒用了,摔成這樣,眼看是要活不成了。

    宣姬在那邊一時半會兒應該掙不開若邪,謝憐心道:「即便是沒用了,也不能讓她死之前還是這般姿態。」於是小心翼翼地把她翻了過來。

    小螢臉上皆是鮮血,看得一旁眾人嘖嘖嘆氣,她卻還有一口氣在,小聲道:「……公子,我是不是幫倒忙了……」

    雖說是沒有幫倒忙,但,她也確實沒幫上什麼正忙。當時謝憐本來就要召動若邪了,根本不消旁人幫忙。而她那一樹枝即便是打中了宣姬也不會有任何作用,何況她根本近不了那女鬼的身?如此說來,可以說是毫無價值的送死了。

    雖然與這少女小螢相處並無多久,甚至說話也不多,但也知她雖相貌醜陋卻心存善意,如此結局,實在讓人心中沉重。謝憐道:「沒有。你幫了大忙,你看,你一過來,引開了那女鬼的注意力,我才能抽空制服她,真是多謝你了。不過,下次再不能這樣了,要幫忙須得先跟我說過才行,不然萬一我沒接上就糟了。」

    小螢笑了一下,道:「唉,公子,你用不著哄我了,我知道我沒幫上忙,也沒有下次了。」

    她說話含混不清,吐了口血,血里竟是混著幾顆摔斷的門牙,那繃帶少年急得直抖,嗚嗚的不知想說什麼。小螢對他道:「你以後不要再下山偷東西吃了,被人發現,打死就完了。」

    謝憐道:「他要是餓了,可以找我要東西吃。」

    聞言,小螢目光一亮,道:「……真的嗎?那,那真是多謝你啦……」

    笑著笑著,那一對小小的眼睛里忽然流下兩行淚水來。

    她小聲道:「我感覺我活在這世上,就沒有幾天快活過。」

    謝憐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輕輕拍了拍她的手。小螢又嘆氣道:「唉,算了,可能我就是……天生倒霉吧。」

    這話聽起來,著實有點好笑。而且,因為她鼻歪眼斜,丑得滑稽,如此血流滿面淚流滿面,看上去其實也很好笑。

    她流著淚道:「可是,就算這樣,我還是……我還是……」

    說到這裡,她便氣絕身亡。那繃帶少年見她死了,摟著她屍體小聲啜泣起來,一顆腦袋埋在她肚子上,彷彿失去了這一個依靠,怎麼也不敢抬起來。

    而謝憐伸手幫她把雙目合上,心中道:「你比我強。」

    正在此時,一陣奇異的鐘聲傳來。

    「當!」「當!」「當!」三聲巨響,霎時,謝憐一陣頭暈目眩,道:「怎麼回事?」

    再一看四周,新娘們東倒西歪栽了一地,只有手臂還平舉向前,直衝天空。一眾村民也是倒地不起,彷彿都同時被這陣震耳欲聾的鐘聲震得陷入了昏迷。謝憐也是有些昏昏沉沉,一手扶額,勉力站起,腳下一軟,半跪在地,幸好一人將他一扶,抬頭一看,正是南風。原來那七名新娘進入森林中后立刻四下散開,南風幾乎跑遍了整座與君山才把她們一個不漏地全部抓住,這才剛剛回來。見他十分鎮定,謝憐立刻問道:「這鐘聲怎麼回事?」

    南風道:「不必擔心,這是救兵。」

    順著他目光望去,謝憐這才發現,明光廟前,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列士兵。

    這一列士兵個個身披鎧甲,神采奕奕,凜凜生威,身上全都籠著一層淡淡的靈光。而士兵前方,立著一名頎長秀挺的年輕武將。那武將負手而行,來到謝憐面前,對他微一欠身,道:「太子殿下。」

    謝憐還未開口相詢,南風便低聲道:「這是裴將軍。」

    謝憐立刻看了一眼地上的宣姬,道:「裴將軍?」

    這位裴將軍倒是跟他想象的不大一樣,也和神像大不相同。那神像英姿勃發,眉眼傲氣橫生,乃是一派帶著侵略之勢的俊美。而這名年輕武將雖也是俊美,但面容白皙,眉眼沉靜得彷彿一塊冷玉,殊無殺氣,只有一派波瀾不驚的冷靜。說是位武將也可,說是位謀相也無不可。

    裴將軍看到了地上的宣姬,道:「靈文殿通知我們,此次與君山之事可能和我們明光殿頗有淵源,在下這便趕來了。沒想到當真是頗有淵源,有勞太子殿下了。」

    謝憐心道:「感謝靈文。」道:「也有勞裴將軍了。」

    而宣姬掙扎中隱約聽到「裴將軍」三個字,忽然抬頭,熱切地道:「裴郎,裴郎!是你嗎,你來了嗎?你終於來了嗎?」

    她被若邪捆著,再欣喜若狂也只能跪立起來。誰知,她把那武將一看,卻是臉色刷白,道:「你是誰?!」

    謝憐這邊已經和南風大致講了幾句鬼新郎究竟是怎麼回事,聽她這麼問,道:「這不是裴將軍嗎?她莫非是等太久,不認得了?」

    南風道:「是裴將軍。不過不是她等的那位。」

    謝憐便奇怪了:「難不成還有兩位裴將軍?」

    南風卻道:「不錯,正是有兩位!」

    原來,這女鬼宣姬等的那位裴將軍,乃是明光殿的主神,而他們面前這位,則是明光殿的輔神,乃是那位裴將軍的後人。叫的時候為了區分,都稱這位為「小裴將軍」。正統的明光殿里,是要一正一反供著他們二位的。裴將軍為主殿正神,神像正對殿門,小裴將軍的神像則設在他背面。雖為先人後輩,看上去卻與兄弟無異。一門二飛升,也算得奇談佳話一樁。

    宣姬望了一圈,也沒在士兵里望到她想見的那位,凄聲道:「裴茗呢?他怎麼不來?他為什麼不來見我?」

    小裴將軍微微頷首,道:「裴將軍有要務在身。」

    宣姬喃喃道:「要務?」

    披面的長發之下,她一邊流淚一邊道:「我等了他幾百年,他有什麼要務?當年他為見我一面,可以一夜橫跨半疆,現在他會有什麼要務?重要到他連下來看我一眼都不肯?有嗎?根本沒有吧?」

    小裴將軍道:「宣姬將軍,請上路吧。」

    列隊中兩名明光殿的士兵走了過去,若邪倏地從宣姬身上躥了下來,纏纏綿綿卷回謝憐手腕之上,謝憐輕輕拍了它兩下,以示安撫。宣姬任那兩名士兵抓住,呆了一會兒,突然猛掙,指天罵道:「裴茗!我詛咒你!」

    她這一吼聲音甚是尖銳,謝憐一怔,心道:「這豈不是在當著後人罵祖宗?」

    那小裴將軍卻是面不改色,道:「見笑了。」

    宣姬兀自聲嘶力竭道:「我詛咒你,你最好永遠也不要愛上任何人,否則如果有那麼一天,我詛咒你,像我一樣,永永遠遠,時時刻刻,無窮無盡,戀火焚身!戀火焚身,燒盡你的心肝脾肺腎!」

    這時,小裴將軍對謝憐等人道了聲:「失禮了。請稍候片刻。」並起食中二指,輕抵在太陽穴上。這是開啟通靈法術的訣,他必是在和誰通靈。須臾,他「嗯」了一聲,放下手,重新負於身後,轉向宣姬,道:「裴將軍讓我轉告您——『那是不可能的。』」

    宣姬尖叫道:「我詛咒你——!!!」

    小裴將軍微一揚手,道:「押走。」

    兩名士兵駕著瘋狂掙扎的宣姬,拖了下去。謝憐道:「小裴將軍,容我問一句,這位宣姬將會被如何處置?」

    小裴將軍道:「鎮于山下。」

    尋一座山鎮住,這的確是天界對付妖魔鬼怪時常用的法門。沉吟片刻,謝憐還是道:「這位宣姬將軍怨氣頗重,對自己因裴將軍叛國斷腿之恨念念不忘,只怕鎮壓也不是長久之計。」

    小裴將軍卻微微側首,道:「她說自己因裴將軍而叛國斷腿?」

    謝憐道:「她的確說過,是因為裴將軍才變成這個樣子,只是事實到底如何,那便不知了。」

    小裴將軍道:「若一定要這麼說,也可以。為裴將軍叛國是真。不過,個中細節,可能與旁人所想的情形不太一樣。裴將軍與她散后,宣姬將軍為挽留,不惜主動奉上軍中情報。裴將軍不願勝之不武,不取。」

    ……這可真是萬萬沒想到,所謂的「我為你背叛了我的國家」,居然會是這樣。謝憐道:「那她說自己雙腿斷了也因為裴將軍,這是……?」

    小裴將軍道:「她的雙腿是她自己折斷的。」

    「自己折斷的?!」

    小裴將軍平淡無波地道:「裴將軍不喜強勢的女子,而宣姬將軍生性要強,這便是為何他們不能長久之故。宣姬將軍心有不甘,對裴將軍說,她願為他犧牲改變,於是自行廢去了武功,還折斷自己雙腿。如此一來,她便等於是自斷雙翼,將自己捆在裴將軍身邊。裴將軍未棄她於不顧,便收留照顧她,但始終不願娶她。宣姬將軍夙願不得償,含恨自殺,不為別他,只為讓裴將軍傷心難過。但恕我直言。」

    他講話始終是那麼一派彬彬有禮、冷靜過頭的神氣,道:「並不會。」

    謝憐揉了揉眉心,不說話,心道:「這都是什麼人???」

    小裴將軍又道:「個中是非對錯,我也不知。我只知宣姬將軍若願放手,原本不至於如此。太子殿下,在下告辭。」

    謝憐也一拱手,送他們去了。南風評價道:「奇葩。」

    謝憐心中也在想這個詞,但想想,算了,他自己還是三界笑柄、著名奇葩呢,還是不要說別人了。心道:「這裴將軍與宣姬之間的事,非是局中人,誰是誰非就不要論了。只可憐那十七個無辜的新娘,還有護送出行的武官和轎夫們,卻是無妄之災。」

    提到新娘,他立刻轉眼去看,只見地上十七具新娘屍身,均出現了不同程度的變化。有的已化為一具白骨,有的已開始腐爛,散發出陣陣惡臭。臭味熏醒了地上眾人,他們悠悠轉醒,見此情形,又是一陣大驚大駭。趁此機會,謝憐神神叨叨地對他們散播了一通善惡因果報應論,告誡諸人下山之後須得多多給各位新娘祈福,想辦法通知新娘家人來認領屍首,決不可做那販屍的勾當,也不可做虧心事。經歷這麼一晚驚心動魄,又沒了帶頭挑事者,眾人聽他講話哪裡還敢說別的,戰戰兢兢一一應了,都覺得彷彿做了一場噩夢,這才發現,昨天晚上怎麼好像著魔了一樣?這麼多死人,他們當時怎麼還能滿腦子都只有賺錢?回頭想想,自己都覺得恐怖。昨晚大家都在做,仗著人多,又有人帶頭,稀里糊塗便跟著沖了。現在心裡后怕,倒也都老老實實悔過祈福。

    天還未亮,恐山中還有狼群等作怪,南風剛繞山跑完一大圈,又要帶著這麼一大群人下山。他也不抱怨,與謝憐約定之後再一同商議後續事宜。

    那繃帶少年醒了之後,又坐到小螢屍首邊,摟著她不說話。謝憐便也在他身邊坐了,打了半天腹稿,正要出言安慰,忽然發現這繃帶少年的頭山在流血。

    若是屍林的血,應當已經乾涸了,可這血還在不斷流下,只能是他受傷了。當下,謝憐對他道:「你頭上有傷,解下繃帶我幫你看看吧。」

    那少年慢慢抬頭,兩個布滿血絲的眼睛望他一下,似在膽怯猶疑。謝憐微微一笑,道:「別害怕。有傷的話是一定要包紮的。我保證不會被你嚇到。」

    那少年猶豫片刻,轉過身去,一圈一圈,慢慢地解著頭上繃帶。他動作很慢,謝憐很有耐心地等著他,心裡已經在思索接下來的問題:「這少年肯定是不能再留在與君山了,那他能去哪裡?總不能跟我回天界。我自己都有上頓沒下頓,須得想個穩妥法子安置他才行。」

    這時,那少年摘完了繃帶,轉過了身。

    而當謝憐看清了那張臉后,感覺周身血液都在瞬息之間褪得一乾二淨。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
    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盛寵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