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無限之史上最強主神 » 第二十三章 道長真牛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無限之史上最強主神 - 第二十三章 道長真牛逼!字體大小: A+
     

    隨著小女孩的哇哇大哭聲,水面上划船的人已經全部靠了岸,一群人聚在水邊臉色恐懼的看著不遠處的水面。破爛的衣服隨著水流翻滾,隨之而來的還有一團團的血水。

    水下有妖怪正在吃人!

    一位衣著襤褸蓬頭垢面的婦女聲音打顫的跑上了棧橋,抱起正在哭泣的小女孩:「長生,你爹爹呢?」

    女孩的哭聲更大了:「娘啊,爹爹在水裡啊......」

    那女人猛然打了個寒顫,求助一般的看向了四周:「劉大伯,我丈夫他......」

    一位老伯應了聲,聲音帶著恐懼與痛惜:「長生他娘,你們當家的還在水裡。」

    那女人抱著長生軟倒在棧橋上,哭得歇斯底里。

    劇情剛好開始,一眾boss們從遠處走來,在小漁村中找了戶還算好心的人家住下,開始了等待。

    第二天,村裡奏起了哀樂,為死去的人出殯,緊接著眾人開始籌集銀子,準備請一位神通廣大的驅魔人前來,據說這位仙長神通廣大之極,降妖驅魔,呼風喚雨,全然不在話下。

    看著村民們籌集銀子,太華這幾個路過暫住的行人一下子掏出了一大塊金子,將剩餘的費用全部補上了。

    村民對他們幾人的熱情頓時高漲了起來,不僅居住的房間換成了寬敞明亮的大屋子,吃的飯菜也豐盛了起來,至少多了點雞蛋野味之類的食物。

    第二日,一個戴著文士帽,身背長劍,嘴角有顆黑痣,留著八字鬍須,走路搖晃,穿著粗劣道袍「」高人」被請了過來。

    「諸位父老鄉親,貧道在仙山學藝多年,對付這小小妖怪並沒有多大困難。今日聽聞此處有妖怪作亂,特來降妖除魔,還大家一個乾淨的水域!」那位所謂的高人舉起手來,對著村民高聲叫道。

    人群中頓時有人高呼道:「哇!道長好厲害啊!」「哇,真的好厲害啊!」

    一眾boss們看得有些無語,懶得吐槽這兩個託了,表演這麼拙劣,你讓那些陪導演睡覺都還無法出名的人情何以堪啊。

    夕顏到是有些童心未泯的模樣,舉起了手來:「哇!道長真牛逼啊!」

    「哇,道長牛逼啊!」有人跟著叫了起來。

    有人緊隨著叫了起來:「哇,道長有逼啊!」

    「不是吧?道長有逼?」有人聽錯了。

    「當然牛逼!」有人回答道

    眾人頓時轟然:「真的有啊!」

    「原來道長是女的啊!」

    「好可憐啊,長成這樣居然還是個女的?」

    「是啊,也難為道長能堅強的活到現在了!」

    ……………………

    「高人」道長回過頭來,很想抽死自己花錢請來的兩個托:有沒有搞錯啊?我讓你們來是為了裝比,不是為了變成****!

    兩個托也很無辜:不是我們喊得……

    太華看的嘴角直抽抽,夕顏笑的直揉自己的肚子,連氣都喘不過來了,趴在太華的懷裡直不起腰來。雄霸、掃地神僧等人也都不禁帶上了笑容,生活中真是處處充滿歡樂啊。

    鬧劇過後,那被請來的高人自己劃了一艘小船,到了這湖水的中央,嘴裡嘰里咕嚕地念叨著什麼,還從自己的包裹中掏出了一個小圓球出來。

    在船上又是扔符又是耍劍的,表演了一陣后感覺差不多了,於是拿起來圓球,點燃了上面的引信,然後拋進了水裡。

    「這位高人怎麼看著像是鄰村炸魚的?」沒怎麼看過電影的夕顏有些奇怪的對太華說道。

    太華點了點頭:「沒什麼好奇怪的,他本來就是個騙子,炸上來的是一條性情溫順的大魚,根本不是魚妖。」

    夕顏瞭然地點了點頭:「我說呢,他要是厲害,就沒有陳玄奘和段姑娘什麼事情了。」

    正說著話,湖裡慢慢的浮上來了一條大魚,漁村的漁民們歡天喜地,紛紛划著船上前,用漁網把那條魚拖上岸吊了起來。

    漁村村長帶了幾個人端著太華給的黃金和幾條鹹魚上前攔住了作勢欲要離開的「高人」:「道長,多謝你為民除害,這裡有一些金子還有幾條千年鹹魚,還請道長收下。」

    那道長望著金塊,頓時瞪大了眼睛,擦了擦口水,把那鹹魚還給了村長,順便把黃金摟進了自己懷裡:「身為修道之人,志在濟世為懷,這樣珍貴的東西,我是不能要的。」

    那些村民圍著那巨大的古氏魚叫了起來:「報仇!」「打死它!」

    「它不是死了嗎?」

    「再把它打死一次!」

    就在這時,一個聲音從人群後方傳來:「你們都搞錯了,人不是它殺的!」

    眾人吃了一驚,抬頭望去,一個頭髮蓬鬆的年輕人顯露在眾人眼前,那年輕人衣衫破爛,手中拿著一個書本,一路慢悠悠的走到了那古氏魚面前。

    「他只是一條古氏魚,生性馴良,性格格積極樂觀,人品相當的不錯,只可惜長得大了點。」

    「你是什麼人?」有人不滿道。

    「在下是未剃度的大乘佛們弟子陳玄奘,是降妖除魔的驅魔人。」那年輕人一臉認真地說道。

    村長說道:「古氏魚我們也見過,沒見過長得這麼大的,道長說這是妖怪附身……」

    陳玄奘擺了個自認為很有范的姿勢道:「這不是妖怪,你看這書上……」

    話還沒說完,他的臉上已經挨了一巴掌。

    「你有沒有死過老公?」剛死了丈夫的中年婦女一臉絕望的問道。

    「大嫂,我沒有老公的......」陳玄奘想要辯解。

    「啪」,又是一巴掌。

    「你有沒有死過老公。」根本不等陳玄奘把話說完,又是一巴掌拍來。

    那道長在一旁煽風點火,衝到高處煽情道:「一個好爸爸,被妖怪殘忍的殺死了,而這個年輕人卻還在為妖怪辯護,他不是人,他是妖怪的同夥!」

    村民們頓時群情激憤,「打死他!」「打死他!」

    那位高人道長在一邊看的興高采烈,正準備再加一把火時,一隻手把他提了起來:「得了吧,你幾斤幾兩我們都知道,別再這裡礙事了……」

    那道長頓時掙紮起來:「誰,你是什麼人?」

    「給你黃金的人,還不趕緊走?再呆在這裡,信不信我把你身上的黃金都要回來?」太華拎著他冷冷說道。

    那道長眼睛轉了轉,有些底氣不足的叫道:「貧道從仙山中學藝多年,豈會怕你?把我放下來,看我活活把你打死!我真的會活活把你打死!很殘忍的!」

    許樂微笑著看著他,隨手把他拋在了一旁,數十道劍氣將他籠罩起來:「哦,有多殘忍,我倒是很想看看呢。「

    「高人」頓時仆倒在地,「大爺,小的有眼不識泰山得罪了您,您大人有大量別和小的一般見識,小的上有老下有小,中間還有個嗷嗷待哺的小娘子,您要是殺了我,孩子就沒有爹了,老婆也成別人的了,我那八十歲的老娘也只能一個人喝西北風了,我......」

    太華將劍架在了道人的脖子上才將他的話止住,「要麼滾,要麼死!」

    「我滾,我滾,馬上就滾。」邊說著邊以比較圓潤的姿勢轉動到了遠處。太華表示這輩子也沒見過這麼賤的人。

    陳玄奘見太華一行七人有黑有白,形狀和打扮怪異,以他的眼光看去,雖然都是人類,但是卻個個身上縈繞著死亡的氣息,看上去似乎殺了不少生靈。

    雙手合十,陳玄奘對太華行了個禮:「見過這位先生?多謝先生解圍,不知道先生該如何稱呼?」

    「太華。」

    「太華先生,依我看,你們似乎曾經造過不少殺孽吧?雖然並沒有怨氣衝天,但是身上的殺氣卻也比較明顯了。」陳玄奘誠懇地說道。

    「萬物皆有生靈,實在不該製造殺戮,希望諸位以後不要胡亂殺人了。」

    太華笑道:「知道我們一身殺氣,還敢這麼對我們說話,你就不怕死嗎?」

    陳玄奘搖了搖頭:「各位身上雖然殺氣瀰漫,但我並沒有感覺到殺意,而且幾位能挺身而出揭穿那騙子的真面目,可見多少還是有些俠義之心的。」

    眾boss們相視無語,心裡都有些感慨,俠義這東西離自己等人已經越來越遠了......

    看著眾人沒有說話,陳玄奘搖了搖頭,對一眾村民喊道:「大家都要小心了,妖怪還沒有抓到,暫時都不要下水。」

    「那我們什麼時候可以下水?我們不下水要吃什麼?」有人在人群中問道。

    陳玄奘不厭其煩地為眾村民解釋起來,他說話雖然絮叨,但是倒也和氣,因此村民雖然是半信半疑,但終究並沒有人下水。

    一眾boss們默默的看著正不厭其煩地為村民解釋著的陳玄奘,看來他能成佛也不是沒有原因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
    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