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斬仙 » 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怎麼死才好(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斬仙 - 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怎麼死才好(上)字體大小: A+
     

    儘管不敢相信,可眼前的事實還是告訴楊晨,這個墓穴中的一切一切,都和無上純陽劍氣原先的主人呂洞賓呂祖有關。

    可要讓楊晨相信呂祖隕歿在靈界,那還不如讓楊晨相信自己就是三清道祖。這是絕不可能的事情,呂祖絕不可能隕歿在靈界的。

    無形的屏障還在消融,可是莊園裡面的一切都開始發生了變化。似乎屏障消融就是總開關一般。

    從屏障當中,湧出一陣強烈的讓人無法直視的生氣,飛速的向著莊園里其他的方向瀰漫,不一會的功夫,楊晨眾人就看到了莊園里湧現出一片勃勃生機。

    所有的樹木,都開始新一輪的生長,綠葉新發,鬱鬱蔥蔥。地上的草也長出了嫩芽。一種無法形容的美好的活力將所有人熏陶的無比的舒服。

    楊晨眼尖,看到莊園后宅當中忽的顯現出一株巨大的牡丹花的虛影。虛影十分淡,和屏障消融顯現出來的那些邊緣十分的類似,稍不注意的話就會忽略。

    虛影也只是一閃而逝,再也沒有出現過,可接下來,整個莊園就活了過來。

    沒錯,是活了過來。楊晨一家人之前以為是殉葬的那些侍女的活雕塑,此刻全部都變成了活生生的美貌侍女。

    那些侍女們一活過來,馬上開始操持幹活,彷彿這看起來很乾凈的莊園在她們眼中已經是污穢到無法居住一般。

    一個個的侍女進來出去的忙乎著,對於站在這邊的楊晨一家視若未見,只管自己手腳伶俐的忙碌著。不一會的功夫,好像整個莊園就被打掃了一遍,透露出一種清新的很適於居住的氣息。

    也恰好就在這個時候,那個無形的屏障正好完全的消融。眾人的耳邊。忽的傳來一個很好聽的男子的聲音:「學我劍氣,入我之門。後輩子孫,照顧好這莊園里的所有人。自有你的好處!」

    聲音只響了一次,就再也沒有出現。但眾人卻都驚呆在原地,半晌沒人做聲。

    無上純陽劍氣是誰留下的?呂祖!剛剛留下話語的是誰?莫非是呂祖不成?傳說中的前輩高人,給他們留話了?

    石珊珊是最不敢置信的人,自己竟然成了呂祖的入門弟子?這等天大的機緣,讓石珊珊當場傻在原地,簡直不敢相信。

    「恭迎貴客!」正在大家驚疑不定間,耳邊卻聽到一陣嬌聲燕語。定神之後,卻見對面正有十六位美貌侍女正沖著楊晨一家人盈盈下拜。

    「夫人有請。請貴客移步。」見眾人看過來,侍女們馬上齊齊的嬌聲說道。

    剛剛還對他們視若無睹的侍女們,現在卻變得如此多禮,而且他們口中的夫人,到底是什麼人?

    只有楊晨略微猜到了些什麼,此刻卻不是說話的時機,只是沖著這些侍女們點點頭,示意她們前面帶路。

    眾女也都忍住了好奇,跟在侍女們身後,和相公一起緩緩的走到了后宅。

    說是后宅。其實不過就是后宅最靠近大堂的又一進院中的大廳。這是屬於招待自家親戚的地方,真正的后宅有女眷,卻是不方便外人進去的。

    聯想到剛剛呂祖留下的話語。楊晨也知道,這是莊園主人沒有把他們當成外人。心中也坦然的跟著侍女來到這邊,侍女們伺候著眾人落座,奉上茶水,這才躬身退出。

    這些侍女們的一舉一動間,都顯得十分的淑女,各種禮儀十分的自然,想來平日里規矩很嚴。對她們口中的夫人,眾女也開始有了點興趣。左右對方沒有把他們當做敵人。先見識一下再說。

    「夫人到!」一個看起來更養眼的侍女從後面走進來,嬌聲叫了一聲。隨後伸手掀起後面的帘子,從後面扶出一個白色的人影來。

    走進來的夫人。穿著白紗衣,卻又恰到好處的什麼都沒有露出來。身材婀娜,行走之間如同微風拂柳,搖曳生姿,美不勝收。

    夫人的臉上,蒙著一塊同樣的白紗,只露出一雙美目。可即便只是如此,那雙美目稍稍的一轉,眾女就有一種心神蕩漾的感覺,哪怕同樣生為女子,也會被這一雙眼睛深深的迷惑。

    在場的有以誘惑人聞名於世的陰陽魔宗長老芳華夫人,可是即便是芳華夫人,在此女面前,也是自愧不如。那種我見猶憐的氣質,便是十個芳華夫人也比不上萬一。

    倒是楊晨沒有什麼特別的表現,沒有被迷惑。說實話,在仙界楊晨見過的仙子也多了,甚至於在斬仙台還斬過九天玄女和嫦娥仙子的腦袋。和嫦娥仙子一比,就算此女春蘭秋菊各勝一籌,卻也沒有讓楊晨到失態的地步。

    讓楊晨驚訝的反倒是此女的修為,楊晨怎麼也想不到,呂祖用了一系列仙界的珍寶來安置的,居然是一個只有玄仙修為的女修。

    「貴客臨門,妾身有失遠迎,尚請恕罪!」夫人走到近前,沖著眾女盈盈一拜。

    楊晨哪裡敢受她這一拜,急忙起身回禮。眾女也不敢怠慢,齊齊起身萬福。雙方客氣一番之後,這才各自落座。

    「妾身姓白。」坐在主位的夫人說了這一句之後,似乎感覺腦袋有些不舒服,輕蹙峨眉,眼中射出一股迷茫的神色,好一會之後才很是抱歉的說道:「可妾身是誰,卻是想不起來了。」

    說完之後,白夫人轉向自己的侍女問道:「你可知我是誰?」

    「夫人就是夫人。」侍女的回答很巧妙,可是楊晨卻分明從她的眼中發現,她似乎也記不起來自家夫人到底是誰了。

    這情形和被封印了記憶送下靈界的林正元是何其的相似?只不過呂

    祖的手段更高明一些,白夫人沒有變成林正元一般的白痴而已。

    至此,楊晨已經差不多能夠猜出來眼前的周圍白夫人是誰了。

    聯想到呂祖當年的風流傳說,再加上剛剛在屏障外看到的那個巨大的牡丹虛影,再有呂祖如此苦心布置下的這一切,所有的一切都指向了一個人,牡丹仙子白牡丹。(未完待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首都是地球一號紅人蒼穹之上極道特種兵都市劍說
    九道神龍訣丹道宗師深夜書屋壯士,乾了這碗雞湯網遊之我是武學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