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神秘首領,夜夜寵! » 1349.第1349章 她哪能抵抗的了她家皇擎天的蠱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神秘首領,夜夜寵! - 1349.第1349章 她哪能抵抗的了她家皇擎天的蠱惑?字體大小: A+
     

    「絕對不是我私心將那些留下來的!」

    某人嘀嘀咕咕著,皇擎天卻將她的小手掐在掌心中,半響都沒有動彈。

    「說完了嗎?」

    「沒……」沐可人還想對此展開長篇大論,但發現皇擎天的是神色有些不對勁兒,便只能長話短說:「那個……你輕點!」

    聽到她這話,皇擎天的眉頭微挑。

    但他沒說什麼話。

    而是從便上的紙巾盒裡抽出了一張濕紙巾,開始輕輕擦拭著沐可人的小臟手。

    與此同時,沐可人將小手遞給皇擎天之後,就閉上了雙眼,安靜的等待疼痛的來臨。

    可等了大半天,她預料中的疼痛遲遲沒有到來,反倒是有什麼冰冷的東西一直在擦拭著她的小手……

    這觸感,有些奇怪。

    所以,她好奇的睜開了大眼。

    只見皇擎天正拿著濕紙巾,認認真真的為她擦拭每一根手指……

    原來,皇擎天是要給她擦乾淨小手呀?

    她剛才還以為,皇擎天是打算揍她呢!

    「剛才說的輕一點,是什麼意思?」等將沐可人的每一根小手都擦拭乾凈之後,皇擎天仍舊沒有鬆開她的小手,而是將她的小手掐在掌心中把玩著。

    「那個……」她以為他要揍她呀。

    可這事兒好不容易才過去,沐可人不想提。

    「以為我要打你?還是以為我要……」皇擎天說到這的時候,薄唇忽然就湊近了沐可人的耳際。

    半響后,他才繼續吐字:「做你!」

    這兩個字,吐字清晰。

    沐可人想要不明白其中的意思,很難。

    再說了,皇擎天說話之後薄唇就一直沒有離開她的耳際。

    那曖昧的氣息,一直在若有似無的撩撥著沐可人敏感而脆弱的神經。

    僅一瞬,沐可人便紅了小臉。

    她掙扎著想要將手從皇擎天的大掌中抽出來。

    但皇擎天卻緊掐著她的手兒不肯放過。

    「皇擎天……」她喊他,想要提醒他該放手了。

    但這個男人卻沒有鬆手。

    掐著她的手兒的他,頑劣的說到:「在我看來應該是後者!」

    什麼後者?

    沐可人回憶了一下皇擎天剛才的那一番話后,才意識到他說的是她以為他想要做她的事兒……

    一時間,沐可人的臉兒越發的滾燙。

    而皇擎天呢?

    看著女孩泛紅的小臉,也忍不住將唇兒貼近她。

    真的,每次看到沐可人的時候,皇擎天總是覺得他的小傢伙真的好看極了。

    就讓他這樣盯著她看一輩子,他也不會覺得膩味的那種。

    而察覺到了皇擎天的薄唇正朝著自己一點點靠近的沐可人,也沒有什麼抗拒。

    因為,她心中的那頭小鹿都快要撞昏頭了。

    這個時候,她哪能抵抗的了她家皇擎天的蠱惑?

    四片唇瓣,越湊越近的那個節骨眼,一陣聲響忽然從小屋門口傳來。

    這點不和諧的聲音,讓剛才曖昧的氣氛瞬間蕩然無存。

    兩人先後順著聲音來源的方向,將視線落於大門所在的方向。

    下一秒,大門被推開了。

    元洲走了進來。

    一見元洲,皇擎天的臉色忽然陰沉得可怕。

    「你要是說不出什麼要緊事的話,我會把你從這裡踹出去!」

    皇擎天暗啞的嗓音中,透著濃濃的火藥味。

    光是這一點,猴精元洲怎麼會不知道大首領的火氣是因為他元洲打斷了大首領的好事?

    渾身上下透著欲求不滿的火藥味的大首領,元洲光是靠近都覺得亞歷山大。

    這樣的情況下,他只想著儘快交代完事兒,儘快離開。

    「是這樣的。冥愛說想要和你們談談!」

    這是元洲所說的。

    沒錯,剛才在大門口的時候,冥愛纏了他半天,就說了這麼一個目的。

    元洲已經再三拒絕過了。

    但後來,連冥修也加入了勸說的行列中。

    元洲再怎麼,都不能不給現任的總統先生面子,不是嗎?

    「你覺得,她現在有什麼資格和我說話?」被人打斷了和沐可人親親我我的皇擎天,渾身上下透著一股子酸味。

    可就在皇擎天丟下這話的時候,元洲便被人強行推開。

    下一秒,冥愛就出現在了門口。

    「我知道我已經沒有和您對話的資格。但……請聽我說完好嗎?」這是冥愛所說的。

    此時此刻,她的語氣卑微到了極點。

    這樣的她,和之前那樣張揚恣意的冥所長,簡直就彷若兩人。

    可能正是因為這樣,沐可人有些好奇這樣的她到底有所狠么話想要對皇擎天說。

    只是皇擎天那邊,語氣依舊冷硬:「你要是還有點腦子的話,現在就離開這裡!她現在懷著身孕,見不得太過血腥的場面,我不想當著她的面動手!」

    那個「她」字,指的就是她沐可人。

    這一點,沐可人自己清楚。至於皇擎天所說的她見不得血腥場面的事兒,還不是上次她說想要喝魚湯,皇擎天買了一條活魚回家處理,結果鮮血淋漓的處理場面把她噁心得在馬桶前蹲了半天。

    到最後,她連一口魚湯都沒有喝得下去。打從那一天開始,皇擎天就沒有再在家裡處理過任何帶血的東西。

    沐可人之前還沒有發現,直到剛才皇擎天和冥愛說了這話,讓沐可人瞬間想到了這些。

    也就是說,如果不是因為沐可人現在不適合見到這血腥的場面的話,皇擎天可能不會讓冥愛到現在都在她的跟前蹦達礙眼。

    男人對冥愛的敵意,不加掩飾的表達著。

    明顯已經被皇擎天的語氣傷害到,眸底還有著淺顯易懂的悲傷神色的冥愛,卻還堅持著道:「首領……我是真的有點事情想要跟你說。你不聽的話,肯定會後悔的!」

    「我這輩子最後悔的,就是留著你的命,差一點被你害得險些失去她!」這是皇擎天的回答。

    「如果我是你,現在就回去和冥修呆在一塊。畢竟,你能陪在他身邊的時間不多了!」這話,也就是暗示了皇擎天依舊不會給她冥愛任何活路。

    只是明明聽懂了皇擎天的暗示,冥愛卻還在堅持著:「首領,就算你想要殺我,也要等我把話說完再殺……」



    上一頁 ←    → 下一頁

    正道潛龍申公豹傳承透視貼心高手無限氣運主宰大佬寵妻不膩
    鳳回巢永恆聖王隱婚蜜愛,高冷老公撿回重生之將門毒后超神機械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