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神秘首領,夜夜寵! » 1335.第1335章 什麼叫做躺著也中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神秘首領,夜夜寵! - 1335.第1335章 什麼叫做躺著也中槍!字體大小: A+
     

    只一眼,皇擎天就心疼壞了。

    「你這小混蛋,怎麼把自己擰成這樣?」

    皇擎天說完這些的時候,已經開始王沐可人的小臉上吹起了。

    但沐可人說了:「不疼的話,我就不清楚自己是不是還在夢中了!」

    她倒是捨得對自己下手。

    可把皇擎天心疼壞了。

    「我去給你拿點冰塊敷臉!」紅成這樣,肯定很疼。

    「不用了!」發現皇擎天掀開被褥下床,沐可人連忙拽住他的衣擺。

    被揪住了衣擺的男人,轉身看著沐可人:「可是你臉明天要是腫了的話,該怎麼辦?」

    「反正我沒事!」這個陌生的房子,她是一刻也不想一個人呆著。

    「我就去一會兒……」皇擎天仍舊不肯妥協。

    於是,沐可人便做了這樣的決定:「皇擎天,我要跟著你一塊去!」

    「害怕?」看著她始終揪著他衣擺的小手,皇擎天忽然眯起了雙眸。

    「嗯。」這次,沐可人倒是很老實的點了點頭。

    「那好吧。你********!」她不加掩飾的表達出自己的惶恐感之後,皇擎天也不捨得將她一個人丟在卧室里,便給她找來了外套披上。

    隨後,兩人就這麼下樓了。

    但沐可人的手,一直揪著皇擎天的衣擺。

    最後,皇擎天只能直接牽起了她的小手。

    ×

    在廚房取了冰塊,開始給她冰敷之際,皇擎天還給她倒了一杯溫水喝。

    雖說沐可人很安分的任由皇擎天拿著冰塊在她的小臉上蹭來蹭去,也很安分的喝著皇擎天遞給她的溫水,但她的那雙大眼一直在四處瞅著,似乎在不安著什麼。

    「小傢伙,剛才夢到了什麼?」

    察覺到她那不安的眼神后,皇擎天忽然問著。

    「也沒什麼。」她是這麼說,但皇擎天感覺一點都不像是什麼都沒有的樣子。

    「我聽到剛才你喊著不要殺你!你……夢到了誰么?」能把她嚇得到現在還局促不安,看樣子她的夢境非常可怕。

    莫非,是夜銘峰和夜如熙?

    「我忘記了!」

    沒錯,她是夢到了一個人。

    那人,便是冥愛。

    對於皇擎天而言,這冥愛現在應該和死了差不多。

    事實上,對沐可人,冥愛也差不多是一個死人。

    但下午在隔壁的院子里看到那個酷似冥愛的側影之後,沐可人就開始不安了。

    這個夢,估計也和今天看到的那個側影有關。

    大概就像是別人常說的,日有所思夜有所想!

    想著這些,沐可人便決定不將自己的夢境告訴皇擎天。

    免得,他也跟著她一塊受驚。

    「忘記了?」其實,皇擎天看得出沐可人顯然不想多談此時。

    於是,他也就不再追問了。

    「看起來好了不少!上樓再睡一下吧,距離天亮還有一個多小時呢!」

    「好……」

    帶著沐可人上樓,和她一起躺在床上后,皇擎天對著她又是安慰又是親吻。

    很快,沐可人又睡著了。

    只是躺在沐可人身側的這個男人,卻沒有完全入睡。

    在沐可人傳出均勻的呼吸聲之後,皇擎天便起身了。

    再然後,他便悄自拿起手機到陽台上打電話,通知在北陵州的元洲,讓他半夜又將夜銘峰提審了一遍。

    在凰刃大牢里受審,手段當然也不一般。

    結束審訊后,夜銘峰會跟被削去一層皮似的。

    等皇擎天結束通話的時候,屬於夜銘峰的噩夢便開始了。

    好吧,皇擎天不打算追問沐可人的噩夢為何,但並不代表著他不追究噩夢的根源。

    而在他看來,最近能讓沐可人做了喊「不要殺我」的噩夢,除了夜銘峰和夜如熙兩人,沒有其他。

    夜如熙已經死了,一個死人皇擎天暫時是追究不了責任。

    但夜銘峰還活著,皇擎天當然會將一切所能用得上的手段都用在他的身上。

    只是,任夜銘峰再怎麼聰明,也絕對想不出皇擎天竟然為了沐可人的一個噩夢半夜折騰他。

    並且,沐可人的這個噩夢還不是因為他夜銘峰!

    什麼叫躺著也中槍,大概就是如此……

    ×

    因為半夜醒了一次的關係,沐可人今日比較晚起。

    她起來的時候,皇擎天已經給她備好了早餐,並且也已經計劃好了今天要走的行程。

    範本,當然還是沐可人那個小本子上所記載的。

    但路程,皇擎天已經做了更詳細的安排。

    只要沐可人吃完早餐,就可以動身。

    夢寐以求的旅程就在眼前,沐可人當然興奮了。

    狼吞虎咽的將早餐塞進肚子里,她就抱著一大堆禮服跟著皇擎天出門了。

    臨上車之前,沐可人下意識的又看了一眼隔壁的那幢房子。

    那房子院子里的樹,很多。

    怪不得從他們家院子里望過去,樹影斑駁。

    只是此時那房子大門緊閉,壓根就看不到任何的人影……

    但沐可人還是多瞅了幾眼,希望這個時候那扇大門裡能走出來一個和冥愛比較相似的人,來打消自己的疑慮。

    可當沐可人失神的望著那幢房子的時候,她不知道皇擎天已經盯著她看了許久。

    遲遲沒見她將目光收回,皇擎天便開口問:「小傻,在看什麼呢?」

    皇擎天一出聲,沐可人飄遠了的神志立馬收了回來。

    「沒……沒什麼!我們快點出發吧,一會兒我們還要拍好多好多的照片呢!」

    一回過神,沐可人連忙用各種俏皮淘氣的動作來掩飾自己剛才的失神。

    「好……」她那麼慌張,不希望他皇擎天拆穿她。皇擎天自然而然也順從她的意思去辦。

    但準備發動車子引擎之際,皇擎天的視線也悄自落在剛才沐可人一直傻傻盯著看的那房子看了一眼。

    其實關於這幢房子的主人,昨天開始皇擎天就在查了。

    為的,就是沐可人驚慌失措掉了一地的花朵。

    但一追查,皇擎天發現了一件有意思的事情。

    這房子的主人,竟然用的是假名假身份。

    普通人調查,自然調查不出這些。

    但凰刃的人出馬,還能不查到這些?

    因為調查出這一層的關係,皇擎天對這房子的主人越發的感興趣了。

    到底是什麼人,連買房子都不敢用自己的真實姓名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左眼能見鬼我被校花逆推后神醫毒妃太囂張哥哥我要你負責女子監獄的男獄警
    妖怪系統:快穿男神,寵王牌進化修神邪尊超神制卡師網游之夢幻法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