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神秘首領,夜夜寵! » 1306.第1306章 雞可殺,不可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神秘首領,夜夜寵! - 1306.第1306章 雞可殺,不可辱!字體大小: A+
     

    某小人兒還沒有出現在花叔的視野中呢,她的調侃話語就直接鑽進了花叔的耳里,氣得花叔不打一處出!

    「你和哥談完了?談完了,我們就快走吧!」此刻,花叔只想儘快離開這個可怕的地方。

    沒見到沐可人呢,他就急著想要離開這個人圈了。

    但那些人,都堵著他,不讓他離開。

    花叔不是沒有看來強行闖出這些人的層層圍堵,無奈的是這些人的骨頭都硬梆梆的,花叔的拳頭砸過去,給他們的感覺就好像是在撓痒痒……

    但最讓花叔惶恐的,還不是這些。

    而是那些人看他的眼神,就跟看了女人一樣。那種想要對他胡來的眼神,實在是太明顯不過了。

    這種被狼群盯上的感覺,讓花叔毛骨悚然。他發誓,他以後絕對再也不會來這可怕的地方了。

    「已經談好了。不過花叔,我怎麼覺得你有點樂不思蜀呢?」

    就在花叔又一次想要強闖出這些人牆,卻被一片結實的胸肌給「彈」回去的時候,這些人牆終於讓出了一條道來。

    緊接著,剛才發話的沐可人隨同皇擎天就出現在了花叔的視野里。

    終於見到沐可人的花叔,險些落下兩行熱淚。

    沒錯,這種猶如在異國他鄉見到了親人般的情緒,連花叔都不知道是鬧什麼鬼!

    小混蛋,說什麼樂不思蜀呢?

    沒看到他都快被這群肌肉野蠻人欺負得落淚嗎?

    還有,這群人到底是怎麼回事?

    為毛剛才一直對他上下其手的,現在在沐可人跟前卻不了?

    當然,花叔並不是希望他們現在也在沐可人跟前對他上下其手。而是希望沐可人能知道他們這群人剛才都對他做了什麼事兒來。

    可眼下,他們又什麼都不做,讓花叔也實在抱怨不出來。

    這悶虧,花叔也只能吃下去了。

    「說完了那咱們就走吧!」眼下,花叔只想著快點離開這個鬼地方。

    「好……」沐可人的回應倒是沒有讓他失望。

    倒是皇擎天那邊,在聽到沐可人這會兒就想離開后,有些不開心的問著:「怎麼不多玩一下?要不,我現在給你逮只活的山雞玩?」

    其實剛才在來後山的路上,沐可人問了他之前離開凰刃去了什麼地方。

    答案,是珠寶店拿婚戒。

    但這答案,皇擎天暫時還不能告訴沐可人,不然到時候什麼驚喜都沒有了。

    可他回答不上來,沐可人就不高興了。

    表面上,她沒有說什麼。但眼下她那種急於不理會他的德行,已經表達得非常明顯。

    要不然,這會兒她也不會急著想要跟花叔離開了。

    「你留著自己玩吧!」忽然又莫名其妙的消失了幾個小時,又什麼答案都說不上來。這種怪異的感覺,皇擎天以為一個山雞就能打發她?

    撂下這話,沐可人就朝著花叔那邊使眼色,讓他跟著她一塊走。

    這情形之下,花叔當然求之不得了。

    所以他忙著對皇擎天點了下頭之後,就忙著跟上沐可人了。

    這樣一來,皇擎天和那群對花叔露出狼光的男子,就被留在後山了。

    「首領,這山雞怎麼辦?」

    沒錯,剛才皇擎天提及的山雞,並不是隨口說說而已。在他回到辦公室找沐可人之前,就吩咐人抓了只山雞。

    眼下,這抓了山雞的人,忽然不知道該將那隻還在掙扎的山雞怎麼處理,只能詢問皇擎天。

    剛才大首領的意思是想把這隻山雞送給小夫人玩。

    但小夫人卻說要將山雞留給大首領一個人玩……

    「你留著玩!」皇擎天一個陰惻惻的眼神掃過來后,就轉身追著沐可人的身影下山了。

    提著山雞兩隻腳的男人:「……」

    他一個大男人,玩什麼山雞呀?

    要玩,也是玩人的那種……

    大首領一走,其他人也跟著相繼離開了。

    之前和他比較要好的那幾個弟兄,還惡作劇一般的在臨走之前湊過來,學著大首領的語氣說著:「你留著玩吧!」

    一個走了,另一個又湊上來:「你留著在這裡和山雞玩吧!」

    後面跟上來的另一個又說:「不對,雞和玩要調換一下位置!」

    「和山玩J吧?嘖嘖,目標夠大的……」

    「和曰天的一比,還是遜色了那麼一截!」

    再然後,這一群人在他發怒的神色中又一窩而散了!

    最後,整片後山只剩下提著山雞的人,盯著山雞一臉的彷徨。

    按照他看來,這山雞還是宰了吃最好。

    可大首領讓他留著玩,這命令又不肯違抗。

    到底怎麼做才是最好?

    他一時半會兒想不出來。

    他唯一的想法就是,這山雞都變成了燙手山芋。

    此人覺得現在自己才是最悲催的。

    但事實上,他手上的那隻山雞才覺得自己這隻雞才是最悲催的。

    要殺要刮,那就來好了。

    常言道:雞可殺,不可辱!

    可他們這群人,不殺它,卻將它侮辱了一遍又一遍!

    簡而言之,雞覺得自己快被玩壞了!

    ×

    從後山離開之後,沐可人直接拒絕了皇擎天的挽留,跟著花叔離開了凰刃分部。

    等花叔駕車離開了凰刃之後,沐可人的視線就一直在他的身上徘徊。

    被她盯得渾身不自在的花叔,只能有些微惱的嚷嚷著:「你看什麼看的?」

    剛才他就被一群人看得頭皮發麻,沒想到現在還被沐可人接著盯著看。

    「我就想看看小雛菊有沒有被那什麼的……」

    沐可人一說完,就被花叔極為兇殘的瞪了一眼。

    「那什麼,我什麼話都沒說!」

    某人看似乖巧的閉上嘴。

    但結果不出幾秒鐘,她的小眼神又籠罩了過來。

    「你又看什麼?」

    「我就看那個……」怕話太過直接,又會被花叔瞪,沐可人便換了一句:「我就覺得今天花叔那什麼秀色可餐!」

    花叔的臉色,瞬間紅轉黑。

    但某人沒發現花叔的眼神變化,便繼續問著:「花叔,剛才那些人有沒有對你做什麼?」

    「做什麼?」花叔沒好語氣。任誰都不能對一個懷疑你一個男的被一群男的那什麼了的有好臉色,對不對?



    上一頁 ←    → 下一頁

    頂級神豪1001次拒婚:大牌男王牌神醫透視邪醫混花都BOSS主人,幫我充充
    全職高手一指成仙他比時光溫暖首席上司,太危險一夜甜蜜:總裁寵妻入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