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神秘首領,夜夜寵! » 1278.第1278章 SIZE那麼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神秘首領,夜夜寵! - 1278.第1278章 SIZE那麼小!字體大小: A+
     

    就在皇擎天被迫和沐可人簽下了忍辱喪權的協議書之際,躲藏在某個髒亂差的出租屋裡的男子,正看著電視上的新聞報道。

    據新聞上的報道說,新一屆的總統選舉已經展開。目前,前副總統冥修的選票遙遙領先於其他競選者。

    再者,就是關於城郊廢棄倉庫發生的連環爆炸調查結果有了最新的進展。

    也就是關於十五位死於這場連環爆炸中的死者的DNA比對結果已經出來。

    這十五位死者的名單中,就有前任總統的千金夜如熙的名字……

    看完了這報道,男子的淚便立馬從自己的眼眶中滑落出來。

    雖然他清楚在爆炸之前夜如熙就不行了,但從電視上得知夜如熙的死訊之際還是控制不住的悲傷。

    沒錯,獨自隱藏在市區髒亂差,卻不用身份登記的出租屋裡的這人,便是夜銘峰。

    但此時的他,因為剛承受著白髮人送黑髮人的苦痛,兩鬢已經斑白。因為沒有心情打理自己的形象的關係,現在他的鬍渣已經冒出了很大。不止如此,連身上的白色襯衣也滿是污垢。

    這樣的夜銘峰,和來失去打工的農民工完全沒有區別。和之前總是出現在電視新聞報道中那個意氣風發的他也有著天壤之別。

    也難怪,就算新聞上不時出現關於他夜銘峰的通緝令,他的房東也沒能將他認出來!

    「如熙,是爸爸不好,沒能照顧好你!現在,連去殯儀館將你帶回身邊都不能!」

    之前,新聞上就出現了關於爆炸死者的屍體的認領方式,就是到爆炸發生地附近的殯儀館去認領。

    可夜銘峰沒去。

    因為他知道,皇擎天會將這些遺體的認領方式公布在新聞上,目的可不單純。

    估計,皇擎天是希望用夜如熙的遺體來引他夜銘峰出現。

    正因為知道皇擎天的這個目的,夜銘峰才更是不敢出現在殯儀館附近。

    以他的推斷看來,想必現在整個殯儀館的周圍都布控著凰刃的人。

    只要他夜銘峰出現,肯定會被擊斃。

    「如熙,爸不能去對不對?」

    「爸去了,豈不是枉費了你以命抵命給我換回的這條命?」

    「沒錯!我不能死,至少在給你報仇之前,我不能死……」

    本來,對於夜銘峰而言,比夜如熙更重要的還有他的政治前途。

    可眼下,皇擎天竟然選擇將他和W國的勾當都公布在了網路上,徹底的斷了他的政治生涯。

    這樣的話,夜銘峰除了給女兒報仇,壓根就沒有其他奮鬥下去的目標了。

    手上拿著夜如熙給他留下來的那幾個護照本的夜銘峰,對著手上唯一僅剩下的夜如熙的照片喃喃自語著。

    ×

    與此同時,醫院這邊被告知胎兒已經穩定下來,明天就能出院的沐可人,老早就開始為自己整理著回家的行李。

    小混蛋自己找到事兒干,皇擎天也就沒有多管她。

    只要她在他的視線範圍內,只要她不吃太多零食的話,皇擎天對她採取的都是放養模式。這模式下,就算沐可人再怎麼調皮搗蛋,將天捅出了大窟窿來,皇擎天都會幫著她扛著。

    只是小混蛋安分沒多久,就開始蹲在行李袋前面哼唧著:「皇擎天,我怎麼少了一條小褲褲?」

    周子瑜之前說了,給她帶了五條小褲褲過來換洗的。

    可現在沐可人一數,就剩下四條了!

    少的那一條,還是沐可人最喜歡的小狗圖案。你說,沐可人能不著急么?

    「剩下四條?會不會被風刮跑了?」正忙著用電腦本處理著這些天在醫院陪同著沐可人因此落下來的事兒的皇擎天連頭都沒有抬的回應了這麼一句。

    「肯定不會。我洗好的小褲子,都是用吹風筒吹乾的,怎麼可能被風刮跑了?」

    好吧,對外小褲褲沐可人是小心了再小心,謹慎了再謹慎。

    因為那玩意兒在她看來,是最私人的物品。

    怎麼能讓別人看了去?

    所以,就算是在家,沐可人都習慣自己洗小褲褲,並且用吹風筒吹乾,藏著捂著就是不肯讓別人看了去。

    這樣的情況下,沐可人還真的沒有在家裡遺失過任何一條內褲。

    可沒想到,竟然在醫院裡遺失了。而且,還遺失的是她最喜歡的那條!

    嗚嗚噠,這該怎麼辦才好?

    不將那條褲褲帶回家的話,她不安心!

    「這我就不知道了。興許是外面哪裡來的野貓,把它叼走了吧!」皇擎天依舊埋首處理著公事,所以他沒有注意到在他說了這一番話的時候,某個小混蛋正氣沖沖的朝著他皇擎天走過來呢!

    不過,皇擎天很快就發現了。

    因為他正敲擊著的電腦本,一下子就被沐可人挪開了。

    再然後,這小混蛋就對著他皇擎天大眼瞪小眼了。

    「這又是怎麼了?你該不會懷疑我偷穿了你的褲子吧?」被人以嫌疑犯的質疑眼神盯著,皇擎天差一點笑了。

    雖然皇擎天覺得他已經將自己的笑意掩藏得很好。

    但沐可人還是發現了他嘴角上的弧度。

    不深,但痕迹可尋。

    這下,沐可人乾脆掄起衣袖,就揪起了皇擎天的耳朵了:「你要是沒有偷穿人家的小褲褲的話,你為什麼要心虛?」

    「小混蛋,我哪裡是心虛了?」動不動就被家暴的老男人,有種很糟心的感覺。

    「你不心虛的話為什麼要騙我說我的褲褲被貓叼走了?」哪知壞貓敢做這樣的事情,沐可人非把它的皮扒了不可。

    「可你不是找不到么?找不到的話,除了被野貓叼走了,還有別的可能嗎?」

    反正在皇擎天看來,沐可人的小褲褲應該沒什麼人想要。尤其是他皇擎天,SIZE那麼小,皇擎天一條腿擠進去就擠壞了。

    但某人似乎認定了皇擎天是穿了她的小褲褲,心虛了,揪著他的耳朵嚷嚷著:「你,快點把褲子脫下來!」

    「小傢伙,這不好吧?再怎麼說這裡是醫院……」說這話的時候,皇擎天還露出難為情的樣子。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一號紅人蒼穹之上極道特種兵都市劍說九道神龍訣
    丹道宗師深夜書屋壯士,乾了這碗雞湯網遊之我是武學家棄婦再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