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神秘首領,夜夜寵! » 1277.第1277章 沐可人說,把衣服給我脫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神秘首領,夜夜寵! - 1277.第1277章 沐可人說,把衣服給我脫了!字體大小: A+
     

    「之前皮糙肉厚的沒感覺,這不現在娶了老婆,有老婆疼么,當然要適當的柔弱一下……」

    說這話的時候,皇擎天索性還依靠在沐可人的肩頭上,作出一副需要人關懷的架勢。

    至於皇擎天為毛會上演這麼一出連他自己都覺得噁心的娘炮行為,當然是為了掩飾一下自己那整個手肘和背部上的擦傷。

    事實上,那些傷真的不嚴重。

    在皇擎天看來,不傷及性命的傷,壓根就不算是傷。

    可關鍵是,那些擦傷看起來猙獰得很。

    要是被沐可人看到,把她嚇哭該怎麼辦?

    為了掩飾自己那一身猙獰的擦傷,皇擎天這幾天才不得已每天都穿戴整齊的躺進被窩。

    原本以為這樣已經做的滴水不漏的皇擎天,卻沒想到還是會被他的小傢伙發現了。

    「……」被皇擎天堵得有些啞口無言的沐可人,有些氣惱。

    再度掃了一眼依靠在自己肩頭上的他后,沐可人忽然發話了:「這樣吧,你把上衣給我脫了。」

    事實證明,皇擎天比她沐可人還要能辨。

    繼續和他浪費口舌下去,沐可人也知道自己套不出什麼答案來,倒不如用這樣直接明了的方式。

    「小傢伙,這樣不好吧?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某人一聽到竟然要脫衣服,整個人都不好了呢!

    這時候脫衣服,豈不是身上那些猙獰都被她看了去?

    早知道是這樣的話,他今天應該讓元洲給自己送一塊人造皮先貼上再說!

    「現在天已經黑了!乾坤啥的都管不了咱們!」沐可人堅持!

    「那能容許我先去打個電話么?」還是讓元洲送塊人造皮過來好了。不然這小王八蛋肯定沒完沒了。

    「給你機會找救兵?不行!」沐可人瞪著大眼道。

    當下,皇擎天只覺得他的小傻一點都不傻,精著呢!

    你看看,連他皇擎天都被盤問得有些不知所措了。

    見皇擎天還不動彈,沐可人乾脆擼起了自己寬大病號服的衣袖,準備親自動手。

    皇擎天見狀,連忙伸手拽著自己的衣物,並且義正言辭對沐可人道:「男女授受不親!」

    「現在跟我授受不親了?你有種的話,以後都和我授受不親去!」沐可人回應。

    「嘿,那怎麼行?」小傢伙的身體,對他皇擎天而言就堪比罌粟。現在是因為怕傷了她懷孕的身子,皇擎天才不敢多要。

    你想,沐可人沒懷孕的時候,他們哪天晚上呆在一起不是徹夜奮戰的?

    就這樣的致命吸引下,他皇擎天哪能和她授受不親?

    見這老婊砸還和自己嬉皮笑臉的,沐可人有些泄氣了。柴米油鹽都倒不進去,這可如何是好?

    瞅著皇擎天暗自竊喜的表情,沐可人的眸底是一閃而過的狡黠。

    這情況下,唯一能行得通的只有——

    「嗚嗚……皇擎天你肯定是趁著我懷孕的時候出軌了吧?你這個渣男,我要閹了你!」

    沒錯,一轉眼的功夫沐可人就號啕大哭了起來。

    而且,還真是落淚的那種。

    這要多虧了之前沐可人有幾場哭戲都哭不出來,花叔特意給她安排了一個哭戲指導老師。

    現在,沐可人上演任何哭戲都是信手拈來。更別說是在這鬱悶的情景下了。

    發現了沐可人的臉上真的有了淚珠,皇擎天就慌了手腳。

    當下,他連忙伸手給沐可人抹著淚水,哄著疼著:「小祖宗,怎麼說哭就哭了呢?還有,我怎麼就出軌了?」

    剛才不是還纏著他要看傷口么?

    怎麼一下子就說他出軌了呢?

    「你要是沒有出軌,身上沒有別的女人留下的痕迹的話,你怎麼不給我看你的身體?嗚嗚,我是倒了幾輩子的霉才和你這樣的王八羔子結婚呢?」

    雖然沐可人的這些哭喊,讓皇擎天立馬意識到沐可人兜了一個圈子,還是想看他身上的傷口。但殺豬般的哭聲,簡直要了皇擎天的命啊。

    為了讓這小混蛋停下哭泣,皇擎天只能妥協下來了:「好了好了,別哭了!我給你看就是了,不過咱們說好了,看了不準再哭了!」

    女人一哭,男人就輸。大概,這話才是最好的詮釋吧。

    而聽到了皇擎天的這話,沐可人果斷的停下了哭泣,帶淚的大眼就直勾勾的盯著皇擎天瞅著,像是不肯錯過任何事兒。

    這小混蛋,就這樣暴露自己的目的,不要緊嗎?

    皇擎天有些頭疼。

    不過他也清楚,既然他已經答應了沐可人的事兒,就絕對不會食言。

    所以就算這小混蛋暴露了自己的目的,皇擎天還是如約的將自己身上那件灰色襯衣脫了。

    胸口前面有大面積的擦傷!

    手肘,也有大面積的擦傷。

    最讓沐可人心疼的,還是他的後背……

    那一塊雖說經過處理已經結痂了。但還是那麼的猙獰……

    顯然,那天她被元洲送走之後,皇擎天和那些人發生的戰鬥比她想象中的還要激烈!

    「皇擎天,這就是你說的沒受傷?」盯著皇擎天的後背,原本已經平靜下來的沐可人,眼眶再度泛紅。

    「小傻,這又沒有傷及筋骨,算什麼傷?」現在都被沐可人看了去,皇擎天也就沒有什麼好攆著藏著了。

    大大咧咧的將沐可人擁進懷中不說,他還不以為意的帶著沐可人的手兒去戳自己身上的結痂:「你看看,都好了!」

    結果,懷中的人還是哭開了。

    「皇擎天,你不覺得疼,可我這裡好難受……」不知道該怎麼用言語來表達的沐可人,索性指著自己的心口。

    最後,皇擎天是使勁了渾身解數,才將沐可人哄得不哭了。

    但也為了沐可人不哭,皇擎天和沐可人做了等同於讓他皇擎天忍辱喪權的協議。

    協議的內容很簡單,只有一條——不準讓傷口再出現在他皇擎天的身上!

    呵呵噠,這TA媽的難度超級高!

    可看著這張協議上還有他皇擎天和沐可人的簽名,皇擎天只能閉上眼。

    也罷,既然已經和沐可人做了約定,就儘可能去執行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首都是地球一號紅人蒼穹之上極道特種兵都市劍說
    九道神龍訣丹道宗師深夜書屋壯士,乾了這碗雞湯網遊之我是武學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