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神秘首領,夜夜寵! » 1217.第1217章 看在你誠心誠意認錯的份兒上,就罰你寫檢討好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神秘首領,夜夜寵! - 1217.第1217章 看在你誠心誠意認錯的份兒上,就罰你寫檢討好了!字體大小: A+
     

    另一頭,沐可人也看到陳天銀拚命掙扎的那一幕。

    再然後,她也扭頭說了這麼一句:「老宮,差不多就行了!免得今後我看到這湯會反胃!」

    雖然她和花叔的意思差不多,但結果相差真的不止十萬八千里。

    你看,花叔剛才說完這話就得到了一記冷眼教訓。而沐可人呢?

    她一說完,保鏢宮很快就撒手了。

    這下,差點溺死在湯里的陳天銀總算是逃過了一劫。

    不過,現在陳天銀那個狼狽的樣兒,真的比死好不到哪裡去。

    此刻,他那鼻孔里就塞了兩個枸杞。

    一張臉發紅不說,還貼著好幾種葯膳。

    成功從那碗湯里逃脫后,陳天銀大口大口貪婪的呼吸著。

    而沐可人這邊呢?

    在他狼狽的呼吸著的時候,沐可人就開始發問了:「現在咱們能好好談你綁架了我的事兒了嗎?」

    「我哪裡有……」陳天銀下意識的想要反駁。

    卻在抬頭的時候發現沐可人眸底畢現的寒光。

    那種寒光並不明顯,但你能感覺到明顯的威懾力。

    給陳天銀的感覺就好像是他現在要是說錯一句話或是一個字,沐可人會立馬讓保鏢宮又一次將他的腦袋按進湯里!

    「真不是你做的?」在察覺到陳天銀那心虛的表情后,沐可人又一次發問。

    這次,陳天銀倒是很老實的給了答覆:「是我做的!」

    「……」聽到這個答覆之後,沐可人沒有第一時間發話,反而是點著小腦袋瓜。

    但她這麼不發話,讓人更是心不安了。

    尤其是那雙水靈靈的大眼兒,還一個勁兒的圍著他陳天銀轉著,很恐怖好不好!

    半響后,沐可人終於發話了:「看在你誠心誠意認錯的份兒上,就罰你再洗一下腦袋,還寫一份檢討好了!」

    聽到這話,陳天銀還沒有作出反映呢,保鏢宮已經動手了。

    一下子,陳天銀的腦袋又被按進那鍋葯膳湯里……

    看著陳天銀腦袋上還好幾顆紅棗的樣兒,花叔覺得他這杯子應該是和葯膳湯無緣了。

    「咕嚕咕嚕……」

    腦袋被按進了湯里的陳天銀,一個勁兒的冒著泡。

    等到差不多的時候,沐可人才發話:「夠了。」

    「這樣就夠了?」保鏢宮很是懷疑。

    某小壞蛋很是猖獗的朝著保鏢宮叉著小腰:「夠了!再繼續下去的話,他寫不成檢討的話,你幫他寫呀?」

    於是,保鏢宮很識趣的鬆了手。因為,他一點都沒想要幫人寫檢討的意思!

    就這樣,陳天銀又一次活了過來。

    就在他一邊撥弄著鼻孔里堵塞的那些葯膳之際,沐可人又讓人送來了紙和筆。

    當筆和紙送到陳天銀的跟前的時候,陳天銀一臉的詫異。

    「真要寫檢討?」

    「那還用說?」說到這的時候,沐可人又換了一種得瑟的語氣:「當然,如果不想寫的話也可以換一種方式!」

    沐可人說到這的時候,水靈的大眼兒又開始繞著陳天銀轉悠了起來。

    別的不說,光是這小壞蛋的眼神就讓陳天銀嚇得半死。

    以剛才沐可人那種「洗腦」手段,陳天銀預計這小混蛋的「另一種」方式肯定好不到哪裡去!

    所以,就在沐可人準備改變主意之前,陳天銀忙著說到:「寫!我寫……」

    寫一篇檢討就能活命的話,陳天銀還是覺得挺值得的。

    可沐可人要的自我檢討,真的有那麼容易搞定的嗎?

    ×

    現在是晚上九點,小包間里的菜已經被撤下,並且被打掃得乾乾淨淨。

    而沐可人現在已經捧著夜凰集團那邊送來的龍蝦粥,開始小口小口的喝著。

    花叔則在邊上打起了電話,回復一些合作商的電話。

    至於保鏢宮,則依舊盯著陳天銀。

    那種猶如野獸一般的警惕性,好似一旦陳天銀搞什麼小動作,保鏢宮就會隨時給他致命一擊。

    在這樣的威脅下,陳天銀只能絞盡腦汁的想著那些認錯的辭彙,整理出又一篇八百字的檢討報告。

    這已經是陳天銀搞出來的第三份檢討報告。

    距離下午風光走進這個包間,已經過去了五個多小時。雖然是短短的幾個小時,但對於陳天銀而言已經遙遠得像是上個世紀!

    他真沒想到,今天這場他親自策劃的綁架案,竟然會讓自己淪落到現在這個下場。

    整個腦袋還都是葯膳湯,不時滴著湯水的情況下他竟然還要奮筆疾書。

    只是這樣冥思苦想搞出來的第三篇檢討,沐可人掃蕩了幾眼之後還是這麼說:「不行,重新再寫!」

    得到了這個答覆的陳天銀,近乎崩潰。

    「那不然,你告訴我該怎麼寫才好!這樣寫也不好,那樣寫也不好,你到底要我做什麼你一次性說清楚,好不好?」

    是人,都會煩躁。

    尤其是在被人如此逼著寫自我檢討,還一連寫了好幾個小時,都得不到認可的情況下。

    「我告訴你怎麼寫?你怎麼不說讓我替你寫得了?」某人漫不經心的喝著龍蝦粥,就這麼反駁了陳天銀一句。

    沐可人一發話,陳天銀這邊連屁話都不敢亂放了。當即拿著紙和筆回到了原位上,奮筆疾書。

    看著這一幕,你肯定以為他陳天銀天生喜歡被人這般虐待!但事實上,這心中的苦悶只有陳天銀一個人知道。

    在腦子裡組織著各種認錯辭彙的陳天銀,又悄自瞟了一眼正坐在沐可人身側的男人一眼。

    事實上,陳天銀一點都不畏懼沐可人。這麼一個黃毛丫頭,他敢篤定要是單打獨鬥的話,肯定把她收拾得服服帖帖。

    讓陳天銀畏懼萬分的,實際上就是這位站在沐可人身邊,一直在給她端茶倒水,將沐可人照顧得比太皇太后還要舒服的男人!

    但對著沐可人尤為溫柔的男子,對待他陳天銀的時候卻陰狠得有些不像樣。

    而這,也正是讓陳天銀屈服的原因。

    再者,陳天銀還有一種直覺……

    雖然這沐可人和這男人當著他的面並沒有過分親昵的舉動,但這兩人眼神流露出來的那種感覺,絕對不僅僅是保鏢和僱主這樣簡單的關係……



    上一頁 ←    → 下一頁

    英雄聯盟之誰與爭鋒都市之惡魔君王女總裁的神級傭兵穿越財富人生天相神醫
    十里紅妝:明妧傳宅之崛起穹頂之上諸天劇透群穿成女配媽媽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