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神秘首領,夜夜寵! » 1126.第1126章 皇擎天,無人能取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神秘首領,夜夜寵! - 1126.第1126章 皇擎天,無人能取代!字體大小: A+
     

    可能是因為對手太過於虛偽的關係,讓皇擎天越發的想念他的小傢伙了……

    這個世界上,也只有那個小傢伙會把夜銘峰這樣的大惡人當成神一般的景仰著。

    想到她提及到總統先生的時候,那雙大眼光彩照人的樣兒,皇擎天真不知道該怎麼和她說,其實這人和電視上她所看到的那個一派正氣的樣子,完全不同。

    「皇少,能不能賣我幾分薄面,將網路上關於我小女的負面消息壓一下?」

    「可以!不過這是需要付出代價的!」

    政治家都喜歡拿出利益來交換!

    正因為摸清楚了這些人的心思,皇擎天才會忽然提出這些。

    不出意外,夜銘峰在聽到皇擎天這個提議的時候,嘴角忽然勾起。

    「沒問題!只要能讓小女的負面消息壓下來的話,夜某人什麼都可以讓步!」

    他作出一副為了女兒而操心操肺的樣兒,無非是希望博得皇擎天的好感。

    但實際上,夜銘峰是什麼樣的人,皇擎天是再清楚不過的。

    「那就請夜閣下記住今天所說的話!」撂下這話,皇擎天忽而起身。

    「皇少,菜就要上了。您這是……」正題還沒有切入,夜銘峰自然不願意看到皇擎天離開,企圖挽留。

    「還有一個約!」皇擎天道。

    這話要是別人說的,夜銘峰估計這會兒會不高興了。

    但這話是皇擎天說的,夜銘峰就不得不鬆口:「既然皇少還有約會的話,那夜某人也就不強留了!」

    實際上,夜銘峰還是覺得皇擎天是故意要離開的,而非真的有什麼約會。

    但這個時候強行將皇擎天留下來的話,怕是有點麻煩。

    作為和皇擎天交手無數次的夜銘峰,當然清楚皇擎天的性格。這人要是強迫他做不願意的事情,怕是會引起他瘋狂的報復。

    所以,這件事情還是要慢慢來。

    等讓夜如熙將皇擎天迷惑住,他們還怕他嗎?

    「那皇某就先走一步了!」

    皇擎天微微頷首后,便徑自離開了這個包間。

    估計在夜銘峰看來,他不過是找借口離開。

    但實際上,皇擎天還真的有約。

    至於約會的對象,除了某個精心幫他打扮的小女人,還能有誰?

    好吧,這個約會也是沐可人將皇擎天精心打扮過後,發現皇擎天帥得一塌糊塗后提出來的。

    而對於小妻子縱容到毫無底線的皇擎天,自然只有答應的份兒了!

    隨後,皇擎天連看都沒有多看夜銘峰一眼,就徑自離開了這個包間……

    ×

    夜如熙回到這個包間的時候,才發現原本包間里那個亮眼的存在已經離去了。

    「皇少走了?」按耐住失落的心情,夜如熙勉強著自己和夜銘峰搭話。

    「走了!說是還有一個約……」此時,夜銘峰已經叫來了一瓶洋酒。

    回應完夜如熙的這一句,他便一仰頭將剛才侍者幫自己倒好的酒灌入唇齒中。

    那辛辣的酒精,瞬間讓他的唇齒變得有些酥麻,也讓他暫時忘掉了剛才有過的不快。

    「爸,您也看到了,今天的情況了吧?」見夜銘峰的神態略有放鬆,夜如熙又繼續開口。

    顯然,她繞到這裡,無非是想要勸著夜銘峰收手,不要想著再讓她去勾引皇擎天的事兒了。

    但明顯也意識到她準備談這件事情的夜銘峰,抬眸掃了侍者一眼。

    「你們先出去吧!」

    很快,剛才就站在這個包間里的服務生都離開了。

    見狀,夜如熙主動上前,為夜銘峰斟酒。

    對此,夜銘峰沒有拒絕。

    只是連著喝了兩口酒之後,夜銘峰的情緒似乎越發的低迷。

    「如熙,不是爸捨得讓你受這份罪,而是這個人我們非拉攏過來不可!」

    「我能問原因嗎?」

    事實上,夜如熙也不明白夜銘峰非要拉攏皇擎天的原因。

    但關於這話題,夜銘峰顯然沒有回答的準備。

    又將夜如熙剛才給他斟的酒喝完后,夜銘峰便自己取過放在一側的酒瓶,開始一杯又一杯的喝酒……

    其實,夜銘峰站在今天這個位置上,每天的應酬都不少。如意的不、不如意的,夜如熙都陪著他出席過。

    但她還真的沒有見過夜銘峰會像今日這樣頹廢,一人獨飲,一人沉醉……

    「您不想說原因,那告訴我有沒有其他人能取代他,行不行?」

    夜如熙心思比較簡單。

    皇擎天這邊太難攻克了。

    不如,他們換一個目標攻克?

    雖然換其他人也有風險存在,但夜如熙覺得應該會比皇擎天好應付一些。

    但考慮著這些的夜如熙卻沒想到,夜銘峰會說:「目前的情況,沒人能取代他!」

    要是能有其他人可以和凰刃抗衡,夜銘峰絕對不會冒險前來拉攏皇擎天。

    可沒辦法……

    事情都到了這個地步了。

    現在他不拉攏皇擎天是死,拉攏皇擎天也可能是死!

    前者的機率是百分百,後者還有百分之五。

    任誰,都會選擇後面的那個選項吧?

    「爸,您是不是……」夜如熙盯著夜銘峰的側臉,神情凝重。

    其實,夜銘峰一直想要設法拉攏皇擎天之際,夜如熙就隱隱察覺到了什麼。

    可現在親耳聽到夜銘峰承認現在除了皇擎天沒有其他的選項之際,她還是心一沉。

    因為夜銘峰的這個意思也就是說,他可能犯了什麼不可饒恕的罪吧。

    所以,現在他才寄希望於皇擎天的身上,想要拉攏他。

    想到這,夜如熙的臉色有些煞白。

    而夜銘峰那邊還在低語著:「如熙,我知道我這樣對不起你!但我已經沒辦法了……」

    夜如熙看過來的時候才發現,那瓶洋酒已經空瓶了。

    而夜銘峰那邊,已經趴在了桌子上。大概是洋酒上頭的關係,夜銘峰的臉也微微有些泛紅。

    看著這樣的父親,夜如熙只剩下輕嘆……

    ×

    與此同時,從包間離開后的皇擎天已經回家接上了沐可人,開車在馬路上逛著。

    「嘖嘖嘖,這就是我的男人耶,真帥!」身側,某個小混蛋時不時的側身打量正在開車的皇擎天,發出一連串的驚呼聲。



    上一頁 ←    → 下一頁

    如意小郎君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黎明之劍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風流小農民
    後來偏偏喜歡你大宋的智慧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都市特種兵之暗影殭屍保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