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神秘首領,夜夜寵! » 1095.第1095章 我沐可人第一次被人潑香檳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神秘首領,夜夜寵! - 1095.第1095章 我沐可人第一次被人潑香檳字體大小: A+
     

    可賈文萱費盡心思叫囂了大半天,沐可人那邊還是沒有動口的跡象。

    尤其是沐可人經過她身邊的時候,連眼神都不甩她一個的樣兒,簡直輕蔑到不得了。

    可以說,這讓賈文萱感覺自己的人格被侮辱了……

    「沐可人……」眼看著沐可人繞過了她的身邊之後就要離開,賈文萱越發的氣急敗壞。

    也正是那一瞬間,賈文萱忽然抓起飲品區擺著的香檳,拽著沐可人就直接將這一整杯的香檳潑到了她的臉上……

    沐可人和花叔並肩朝著景澤那邊走去,景澤在察覺到她和花叔是面向他走過去的時候,已經笑著準備和他們打招呼。

    可就在下一秒,沐可人忽然被身後一股子力道扯了過去。再然後,一杯冰冷的液體就這麼毫無預兆的潑在了沐可人嬌俏的臉上。

    因為親眼目睹了這樣的一幕,景澤率先走了過來。

    而景澤的忽然離去,導致正和景澤打招呼的一些人也看了過來。

    當這些人看清楚這邊都發生了什麼事情的時候,也跟著走了過來。

    一時間,所有的人都在朝著這個角落彙集。

    而沐可人呢?

    第一時間,她有些懵。

    老實說,在北陵州這麼多年,她還真的沒有被人當眾潑過香檳……

    不過,這很好。

    讓沐可人在一瞬間,清醒了不少。

    「可人……」

    花叔連忙在第一時間拿出了自己的口袋巾,想要幫沐可人擦拭一下那滿臉的香檳。

    但沐可人卻抬手,擋住了花叔的動作。

    「花叔,我沐可人第一次被人潑香檳……」擋下了花叔的手后,沐可人自個兒摸了一把臉上的香檳。

    其實也還好,沐可人用的化妝品什麼的,都是貼近她的膚色。

    再者,她基本上都是淡妝。

    所以賈文萱潑來的香檳,沒有讓沐可人看起來多狼狽。

    反倒是讓她纖長的睫毛,帶了一些水光,讓她多了一份尋常少有的瀲灧風情。

    連景澤看到這一幕,都有些發痴。

    而花叔聽到這話,就知道這小祖宗怕是生氣了。

    「我知道……」

    這段時間跟著沐可人呆在北陵州,他當然也聽過不少關於這位小霸王的傳說。

    基本上,在北陵州只有她欺負別人的份兒。

    什麼時候,輪到別人欺壓到她的頭頂上來?

    尋常的話,花叔也就放任不管了。

    反正後面,皇擎天要是知道肯定會自己善後。

    但今天……

    這個場合,政界人士比比皆是。

    再者,賈文萱的總統千金閨蜜還在這兒。

    要是沐可人真打算做點什麼的話,到時候把賈文萱的閨蜜惹怒了怎麼辦?

    越想,花叔越是著急。

    而沐可人那邊卻道:「知道的話,我接下來做什麼事情你可都別攔著我!」

    「可人!」

    花叔知道要壞事了。

    可還沒有來得及出手阻止,這小混蛋一個箭步上前,脫離了花叔的掌控不說,還直接拽住了賈文萱的一隻手。

    「你……」要幹什麼?

    惶恐不安的賈文萱,估計是想要這麼問的。

    可她的這個疑惑還沒有問出口,身子就忽然騰空了……

    真的,連當事人賈文萱自己也不清楚,自己個頭明顯比沐可人要高挑那麼多,為什麼這個小混蛋,就簡單輕易的將她騰空了呢?

    等賈文萱反映過來的時候,她的身體已經重重的摔在了地上,疼得她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那些圍觀的人,也在這一時間發不出話來。

    因為他們都沒有想到,那個看似文弱乖巧的女孩,忽然會來上這麼一記漂亮的過肩摔。

    就連尋常和沐可人接觸比較多的景澤,現在也是滿臉的錯愕。

    至於花叔呢?

    現在他是無比的頭疼?

    該怎麼辦好呢?

    現在情況這麼複雜,他的思緒有點亂。

    而且周邊的那些人都是權貴……

    根本就不是他這個經紀人能夠處理得來的。

    無奈之下,花叔只能臨時走開,悄自找會幫他的小妻處理一堆麻煩事兒的某首領了……

    ×

    「如熙……」

    痛苦的呻吟傳來之際,站在一側的白衣女子才回過神來,快步朝著還狼狽躺在地上的賈文萱,將她從地上扶起來。

    「文萱,你沒事吧!」

    「我……渾身都疼。尤其是後腦勺……」賈文萱真的是被摔疼了。

    從小就只會跳舞唱歌的女人,哪裡遭過這樣的罪?

    「等下我送你去醫院……」

    夜如熙這麼說的時候,賈文萱低垂著的眸子里一閃而過的得意。

    被沐可人當眾來了這麼一記過肩摔,她就不信夜如熙還會不管她的死活。

    「如熙,你去哪兒?」

    夜如熙忽然準備鬆手的時候,賈文萱一副緊張兮兮的樣兒。

    「我去和她談談!」這是夜如熙所說的。

    「別去。她那麼野蠻,要是連你也受傷,可就不好了!」賈文萱說這話,無非就是想要誤導別人的認知。

    呆在娛樂圈這麼多年,對於怎麼樣操控別人話題的把戲,賈文萱可比誰都要懂得玩弄。

    但她懂,未必沐可人就不懂。

    聽著賈文萱這話,向來脾氣不好的沐可人立馬炸毛了。

    「賈影后,麻煩你說話注意一點!剛才要不是你無緣無故朝我臉上潑香檳的話,我沐可人至於正當防備,把你摔了嗎?」

    不就是顛倒黑白的把戲嗎?

    沐可人也是信手拈來!

    簡單的「正當防衛」四個字,就將這個鍋又往賈文萱的身上推回去。

    於是,偷雞不成蝕把米的賈文萱只能滿臉漲紅的喊著:「你別血口噴人!」

    「我是不是血口噴人,你心知肚明!」論態度,沐可人比賈文萱要落落大方上許多。

    於是,眾人自然是站在沐可人這邊。

    你看,人群中矗立著的景澤,這不就在反映過來的第一時間,將自己身上的黑色禮服外套脫下來,罩在沐可人的身上?

    「我沒事,景澤你不用……」景澤的衣服上帶著他的氣息,沐可人下意識的想要拒絕。

    「披著吧,衣服都濕了。」景澤的提示下,沐可人才注意到自己的禮服胸前的那一塊濕了。因為禮服是淺色的,一濕,衣物底下難得玲瓏便是隱約可見。



    上一頁 ←    → 下一頁

    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劍徒之路冒牌天王黑凰后
    重生之妖孽人生海賊之國王之上這號有毒末世生存大師總裁大人,放肆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