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神秘首領,夜夜寵! » 1002.第1002章 你妒忌我有老公愛,你沒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神秘首領,夜夜寵! - 1002.第1002章 你妒忌我有老公愛,你沒有!字體大小: A+
     

    花叔使出渾身解數哄著,但得到的還是……

    「我不想去!」

    得到這個答覆的花叔,無比頭疼的拍了一下腦門。

    正巧,這個時候花叔的手機響了。

    「行了,那我看著安排吧!」

    隨後,花叔便拿著手機離開了。

    而被單獨留在化妝間里的沐可人,無聊中抓起了宣靈的那本書籍。

    老實說,其實她還挺好奇宣靈會寫出什麼書籍。

    要知道,之前宣靈的文化課中,最差勁的就是語文了。

    這些,別人不知道,但和她一起上了初中高中的沐可人,又怎麼會不清楚?

    所以,好奇中沐可人翻開了那本書籍……

    ×

    等花叔接完電話回來的時候,就看到沐可人正對著化妝鏡裡面的那個自己發獃。

    「發什麼呆?該不會又要告訴我,你忽然覺得自己又變漂亮了吧?」

    花叔一進來,看到鏡子前那個猶如小呆鵝的女孩之後,便打趣著。

    這臭不要臉的話語,確實是沐可人之前說過的。

    每次她發獃的時候被人逮到,總是特別臭美的說。偶爾還會說她這麼漂亮,怎麼讓人不喜歡之類的……

    為免得被這小混蛋噁心到,今天花叔提前行動。

    結果,他還是被虐了。

    在花叔的聲音下被拉回神志的沐可人,立馬臭不要臉的說道:「我就是在想我家皇擎天到底愛我哪一點,愛得不能自拔呢?」

    聽完這小混蛋不按常理出牌的話,花叔只能望天。希望蒼天能告訴他,今天為什麼不是臭美,而是撒狗糧?

    「花叔,你覺得呢?」花叔望天的時候,某混蛋還在他的身邊哼唧著。

    「大概就愛你這臭不要臉的性子吧!」他都已經沉默是金了,為什麼還不放過他?

    「花叔,我知道你這是妒忌了。你妒忌我有老公愛,你沒有!」

    「我一個男的妒忌你有老公做什麼?」花叔試圖辯解。

    但這些辯解,在一個已經開始腐化的女子心中,都是徒勞。

    「你也想找一個老公唄……」

    「……」此刻,花叔只想去廁所吐吐血。

    「行了,我知道了!等會兒我就去幫你把北陵州衛視邀請推了!」能讓這小混蛋把自己整得血槽快空了的,花叔實在想不出別的了。

    至於到時候《流星瓜園2》北陵州衛視宣傳的那一站,到時候他給她找什麼生病的理由不去得了。

    反正現在衛視那麼多,最多他們今後徹底放棄了北陵州衛視的宣傳唄!

    但本以為今天讓這小混蛋去回應北陵州衛視邀請已經沒事的花叔,卻在說完了這話之後聽到:「花叔,你別拒絕啊,幫我應下嘛!」

    「你開玩笑的吧?」聽到沐可人那話,花叔露出了一副驚愕的表情。

    剛才還死皮賴臉不肯妥協,為了讓他推掉這個行程還把他噁心了一把的沐可人,這麼就答應了?

    這……

    「沒開玩笑。快點去幫我答應了,對了節目在什麼時候錄,你得給我時間表,讓我做一下準備哦!」

    某個小混蛋忽然就從強烈抗拒切換到了儘力配合的模式,讓花叔實在有些接受無能。

    「可人,你這到底是受了什麼刺激?」剛才他接電話之前,她不是還挺正常的嗎?怎麼接了一個電話后,這小混蛋就跟變了一個人似的?

    嘀咕完,花叔還特意環顧了這化妝間一圈。

    會不會是他剛才出去打電話的時候,這小王八蛋和誰碰面了?

    但打量了一圈的花叔,只發現剛才被她隨意丟擲在化妝台上的那本書,好像被翻動過了。

    這不,書本還攤開在某一頁上……

    看到那一幕,花叔幾乎下意識的問著:「她寫了你壞話?」

    「嘿嘿,花叔你真的好聰明!」

    「……」聽到這一聲誇讚的花叔,並沒有多開心。

    很快,他便來到了那化妝台前,拿起了那本已經被沐可人翻動過的書籍。

    在沐可人攤開的那一頁紙上,花叔看到了這樣的文字——

    「初中和高中的時候,我都是校花。追求我的人很多,但我喜歡的只有一個人。就算我的閨蜜再怎麼破壞我們的關係,我都無怨無悔的愛著那個人。最後,我還是努力獲得了屬於自己的愛情,也和那個人走進了婚姻殿堂……」

    老實說,宣靈這冊說是減肥心得的書籍,裡面還有一大堆像是日記心情寄語之類的東西。

    如果是不認識她的人,大概會被她文字里所呈現出來的那種隱忍和善良所感動。

    但沐可人不是別人,她就是宣靈文字記載中的那個「閨蜜」!

    所以,她怎麼可能會不清楚,宣靈那個「無怨無悔」愛著的人,是黎川?而且,還是從她沐可人這邊搶去的?

    「可人,你該不會是想去砸場子?」

    看完了那些文字之後,花叔其實也挺氣的。

    之前要是被鬧開過也就算了。

    但前不久,這宣靈不就被沐可人在網路上公開打臉,就是因為她總是隨便編造這一類的事兒么?

    可這人怎麼好像總是好了傷疤忘了疼。

    這才好不容易在事業上有點起色,就喜歡到處編造這一類的謊言?

    當然,要是隨便編造一些謊言,招惹一些不起眼的角色還行,引發同情還能理解的。

    但花叔就不明白,這宣靈為什麼總來招惹沐可人。這小傢伙,是那麼好惹的么?

    「花叔,她連出版都造假耶。所以我這次上節目,可是專門為了打假去的!」

    「打假?行了祖宗,都是我的錯,剛才不該讓你去參加這節目的。現在我立馬把這事情回絕了,今後我再讓你上北陵州衛視的節目我就是你龜孫子行嗎?」

    「那這書籍怎麼辦?」

    「我過會兒找穎祥傳媒的律師給你處理這件事情,行不行?」

    據說這次北陵州衛視還放出風聲了。要是能同時邀請宣靈和沐可人來做這一期節目的話,就會搞成直播。

    這樣一來,這小祖宗要是將打假進行到底的話,到時候肯定會引起軒然大波的……

    再者,以北陵州衛視台長的那個眥睚必報的性格,到時候肯定會變成一鍋粥!



    上一頁 ←    → 下一頁

    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
    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