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神秘首領,夜夜寵! » 833.第833章 皇擎天似要追根究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神秘首領,夜夜寵! - 833.第833章 皇擎天似要追根究底字體大小: A+
     

    「怎麼?梁州長覺得有何不妥?」

    皇擎天飄遠了的神志,瞬間就被梁一航拉回了。

    當下,他在白熾燈下顯得近乎透明的眼瞳,正緊鎖著梁一航。

    不悅,在這一刻有些明顯。

    沐維棟是第一時間察覺到這兩個男人之間忽然變得有些囂張跋扈的,所以他也試圖出言相勸。

    「這些菜再擱著,都要涼了。你們也別顧著聊,趁熱吃!」

    好吧,其實沐維棟就是擔心這麼聊下去,到時候這桌子都要掀翻了。

    皇擎天再怎麼說是凰刃的首領。這樣的人,早已習慣別人的俯首稱臣。

    他多和你說幾句話,算得上是抬舉你。

    現在,你非但不知道感恩,竟還當著他的面說他的壞話?

    他沒有在第一時間拔槍相向,已經算是他給沐家的面子了。

    再繼續這個話題的話,他把餐桌都掀了,取了梁一航的命該如何是好?

    再怎麼說,梁一航也算是沐維棟看著長大的。他又怎麼忍心見死不救?

    但皇擎天今兒個似乎有種追根究底的念想:「爸,飯菜熱了,我們可以喝酒。難道聊到對胃口的話題,自然是要暢所欲言!」

    撂下這話后,皇擎天又一次看向了梁一航。

    這次,他還問出了另一個關鍵所在。

    「對了,既然聊到這裡,擎天還有一事比較好奇。」

    「皇先生請說!」梁一航似乎完全沒有察覺到皇擎天的笑意明顯比之前多了一份志在必得。

    「梁州長似乎每次都能在第一時間得到凰刃那位到北陵州的事兒,莫非梁州長和凰刃那位是舊識?」

    沒錯,皇擎天這是打算追究一下到底是什麼人泄密了他凰刃首領的行蹤。

    要知道,他的行蹤也算是凰刃的絕密。

    一方面,這是為了保證他本人的人身安全。另一方面,這則是為了確保他不在凰刃總部的那段時間,沒什麼人敢輕舉妄動。

    可如今,他凰刃的絕密竟然被他們北陵州的人知曉。

    這顯然是又有人泄密了!

    今日,皇擎天的想法便是追根到底,把這總是將他行蹤泄密的人揪出來。

    梁一航聽著皇擎天的問話,又是一杯酒下腹。

    隨後,他才笑了笑作答:「梁某哪有那麼好命,和凰刃那位認識?」

    聽到這話的沐可人,悄自翻了一個白眼。

    她想告訴梁一航,其實你梁一航就是這麼好命!

    為啥?

    那還不是因為你梁一航非但和凰刃那位認識,還和他坐在一張餐桌上喝酒呢。

    不過,沐可人的小嘴剛怒了一下,就被周子瑜瞪了一眼,示意她小孩子家家的不要多話。

    被周子瑜瞪了一眼的沐可人,只能繼續往小嘴裡塞著皇擎天給她剝好的蟹肉。

    唔……不讓她插嘴也好,這樣的話她就能趁著他們說話聊天的功夫把螃蟹都吃光光了。

    於是,本來還想多提醒幾句的沐可人,也消了聲。

    而就在這個時候,皇擎天這邊又追問著:「既然梁州長和凰刃那位不認識,為何您會對他的行蹤那般的清楚?就皇某所指,那位的行蹤可一向都是絕密!」

    皇擎天問出這些的時候,又拿起了另一個大螃蟹腿,用周子瑜早已備好的小鎚子敲擊了幾下,再開始將上頭的蟹殼剝掉。

    可就這樣一個認真為妻子剝蟹殼的男子,你還是能輕易的察覺到這男人身上無形間蔓延出來的上位者氣息。

    可能是因為動怒了的關係,之前皇擎天對著沐家人還能稍微壓制一些的上位者氣息,在今天竟然毫無遮攔的呈現了。

    此刻,不管是沐維棟還是周子瑜,都能感受到撲面而來的威懾力。

    這樣一來,他們連拿著筷子的動作也都變得有些不自在了起來。

    連本來小跑到餐桌這邊,想要偷偷靠賣萌向沐可人乞食的小白狐,也在察覺到這股奇怪的威懾力后悄自逃走了。

    至於梁一航那邊,他也感受到了不自在的地方。

    雖然飲了一些酒,但梁一航也還能察覺到這股子不正常的威懾力。

    這種氣息,比他見過面的冥副總統還要更甚……

    此刻,梁一航也開始眯起了眼眸,對著皇擎天。

    他的腦子裡浮現的便是「皇擎天到底是何人」這個問題!

    「這些,我也是從別人那邊聽來的。」某些人好心將這點信息透露給他們知道,梁一航總不能給他們惹來禍端?

    再者,皇擎天剛才無意間流露出來的上位者氣息,也讓梁一航有了防備。

    「是何人?」只要知道那人是誰,向上追查絕不是問題。

    可以說,此刻皇擎天那決絕的態度,有些超過梁一航的想象。

    「是什麼人我已經記不清了!喝了點酒,腦子暈乎。」梁一航還說:「這些不提也罷。咱們繼續喝酒……」

    為了轉移話題,梁一航甚至已經舉起了酒杯,邀請皇擎天碰杯。

    但皇擎天這邊,似乎完全沒有與此碰杯的想法。

    這會兒,他的雙眸依舊直勾勾的盯著梁一航看著。

    那種他梁一航今日要是不給出一個明確答覆,他皇擎天定不罷休的架勢,被演繹得淋漓盡致。

    而餐桌上的氣氛,也就成了刀光劍影。

    其他人,幾乎都大氣不敢喘一聲。生怕那麼微小的聲響,也會導致這整個局面失衡,從而演變成為衝突。

    唯有沐可人那邊,還在撲哧撲哧的喝著皇擎天剛才給她盛好的燕窩粥。

    那種忘我的小模樣,讓周子瑜都氣急敗壞了。

    周子瑜甚至一度給她使眼色,讓她和皇擎天說上幾句話,看看能不能轉移這個男人的注意力。

    好吧,雖然和皇擎天相處的時間並不長,但周子瑜還是能敏銳的發現自己的女兒對皇擎天的影響還是不小的。

    但這小混蛋在接到了周子瑜類似於求救的眼神之際,還是沒有任何動作。

    最後,連沐維棟也不得已向女兒使了一個眼色。

    沒辦法,氣氛實在是太緊張了。

    連向來在商場上習慣了爾虞我詐的沐維棟,都被驚出了一身汗。

    而本來一直顧著吃東西的沐可人,在接收到了沐維棟的眼神之際,才開口道:「皇擎天,再給人家剝個螃蟹腿嘛!」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
    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