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神秘首領,夜夜寵! » 832.第832章 皇先生,你對凰刃的那位有偏袒之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神秘首領,夜夜寵! - 832.第832章 皇先生,你對凰刃的那位有偏袒之詞!字體大小: A+
     

    「那位到北陵州,叔叔這段時間做生意還是要多加小心一些!」

    注意到沐可人和皇擎天之間正忙於眉來眼去的,梁一航有些黯然失色。

    但當著沐家二老的面,他也不好將自己的那些情緒表達的過分明顯。

    所以,這會兒他又裝成繼續和沐維棟聊著之前的那些話題。

    沐維棟這邊呢?

    在聽到梁一航的話之後,他第一時間悄自打量了皇擎天一眼。

    好吧,若是不知道自己的那位女婿是凰刃的人的話,沐維棟也就不會做這些。

    可眼下,沐維棟已經知道了!

    現在當著女婿的面,和別人聊著他的閑言碎語,這說到底和正在嚼舌根被當事人逮了正著沒什麼區別。

    沐維棟在這個時候有些心虛,也是可以理解的。

    悄自打量了一眼皇擎天後,見他的神色沒有什麼異常,沐維棟這個時候也才對著梁一航點了點頭,表示他會注意梁一航所提醒的那些。

    可就在這個時候,皇擎天忽然加入了這個話題中。

    「梁州長為何會說這種話?」

    皇擎天這突然的問話,讓梁一航和沐維棟兩人手上的筷子一滯。

    沐維棟這邊,獃滯了片刻之後就繼續動筷子,夾了個女兒喜歡的肉丸子給她。隨後,他才給自己弄了一個肉丸子吃。

    全程,沐維棟都沒有開口,一副他完全不知道皇擎天在問什麼的德行。

    不知道如何開口的時候,最好就是閉上嘴。

    這是在商場上遊走多年的沐維棟總結出來的最實用的經驗。

    而梁一航這邊呢?

    他並不能選擇和沐維棟一樣的迴避方式。

    只因為,皇擎天現在對準的矛頭正是他。

    「皇先生的意思是……」

    被反過來詢問的皇擎天,此時正給沐可人剝著大螃蟹腿。

    這些螃蟹都是上好的品種。

    蟹殼自然也就比尋常硬了一些。

    皇擎天怕這些蟹殼把沐可人的手扎到了,所以今晚都是幫著她處理了蟹殼,把軟綿的肉送進她的小碗中的。

    等將一整隻的螃蟹腿上的蟹殼,包括那些敲碎里不小心留在蟹肉上的蟹殼殘渣都處理了之後,皇擎天將那軟滑誘人的蟹肉送到沐可人的小碗中之後,皇擎天才接著說到:「自然是想請教梁州長為何這凰刃那位一到北陵州,我家就要小心點做事兒!」

    「這是北陵州所有商人的習慣!只要那位一到,基本上行商的人都會小心一些,免得惹惱了那位。」梁一航看著一側,吃著螃蟹肉完全忘我的將腦袋扎在小碗中的沐可人,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后便這般說著。

    「就我所知,商場上的事兒那位從來不過問。這些,根本就是無稽之談!」皇擎天提及這些的時候,抿了一口白酒。

    沐維棟偶爾喜歡在晚餐的時候喝上幾口白酒。

    尤其是皇擎天和沐可人住在這裡的這段時間,他時常拿出自己珍藏多年的白酒和他一塊兒分享。

    今天,他們喝的這一壇老酒也是剛開的,醇香四溢。喝過之後,回味也是甘甜無比。

    皇擎天正是利用這一壇上好的酒,沖淡自己味蕾中的苦澀。

    因為他還真的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在華夏國人民的眼中成了這般十惡不赦的魔頭。

    「皇先生,看來你是有所不知。之前有個叫做雲錦集團的,老總叫白田。他就是在某個飯局上不小心說了幾句凰刃那位的壞話,據說後來傳到了那位的耳中,從而被他打擊報復的!」

    梁一航也抿了幾口酒。在酒香的回味中,他又繼續說著:「雲錦本來也是我們北陵州內數一數二的龍頭企業,但就是被凰刃那位盯上,被曝光出各種質量不合格的產品,導致股價一度跌停,不得已宣布破產。不過一個星期,那個在北陵州蹭呼風喚雨的企業就這麼消失了。至於那個企業剩下的空殼,也被夜凰集團順利收入囊中了。」

    「就因為說了幾句壞話,就被打擊成這樣。皇先生您難道不覺得,凰刃的那位做事有點過激了?」

    許是喝了幾杯酒的緣故,今夜的梁一航話語多了一些。

    但聽著這些的皇擎天,只覺得可笑。

    「雲錦酒店本來就是在某位領導的罩著下,才能存在的。被曝出各種產品的不合格,那也是他們本身的失職。若是產品質量合格,就算凰刃那位想要弄他,也沒那麼簡單是不是?」

    梁一航口中提及的白田,皇擎天還有點印象。

    這人,是前國務卿白淼的表親,站著白淼在華夏國的地位肆意妄為。

    雲錦集團生產出來的各種日用品,都是不合格的。但質檢方面卻能一直綠燈暢行無阻,這和白田利用白淼的那一層關係不無關聯。

    至於雲錦倒閉為何會有皇擎天以及凰刃的手筆,那還不是因為凰刃那邊調查出白淼涉嫌貪污,數額巨大!

    而隨後,元洲親自走訪中更是發現白淼的表親在北陵州這邊勢力頗大。想要動白淼,必須連他的表親也一塊兒拔起。

    於是,才有了凰刃的人搞了雲錦集團的傳言。

    可皇擎天怎麼也都沒想到,他做的這些事情竟然會在傳言中讓自己背負上冷血無情殘暴可怕的標籤。

    「這怎麼說也應該是傳言吧!不管真假,北陵州的商人從那個時候便有了凰刃那位到了北陵州就萬事小心的不成文規定……」

    梁一航對於皇擎天剛才道出的事實,好像不以為意。

    「看來,傳言還真的把這裡的人給洗腦了!」皇擎天盯著梁一航,眼睛微眯了起來。

    要是今天不聽到梁一航和沐維棟閑聊的這些,皇擎天恐怕還不知道白淼竟然在理智之後還給他在北陵州整了一個這般大的隱患。

    看來,斬草還真的需要除根。

    否則,禍患無窮……

    又抿了幾口酒,皇擎天便在腦子裡計劃著該怎麼好好回敬一下這白淼在北陵州留下的隱患了。

    就在這個時候,梁一航那邊又出了聲:「皇先生,您對凰刃那位,似乎頗有偏袒之詞?」



    上一頁 ←    → 下一頁

    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