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神秘首領,夜夜寵! » 807.第807章 那個小孕婦,正是我皇擎天的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神秘首領,夜夜寵! - 807.第807章 那個小孕婦,正是我皇擎天的妻!字體大小: A+
     

    沒錯!

    這范寧,就是前一陣子皇擎天低調偽裝,在度假村陪著的女性。

    也是在度假村的洗手間門口,將沐可人刺激得不要不要的女人。

    正是皇擎天用想結婚這個借口,才讓范寧說服了自己的哥哥前來度假村和皇擎天碰面。

    而皇擎天則命人趁機在范山鳴居住的別墅里,盜取了他電腦里所有的資料。

    這當中,自然包括了范山鳴此次出賣凰刃的最重要的證據。

    眼下,范山鳴的罪行是證據確鑿。

    就算他主動交代出幕後兇手,也難逃一死。

    這樣的情況下,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想用自己手上的籌碼,換取自己的性命。

    卻不想,皇擎天竟然逮住了他的親妹妹。

    「未婚妻?」皇擎天重複了這三個字。

    聽皇擎天呢喃著這幾個字,范山鳴一度以為皇擎天已經有些動容了。

    畢竟這幾天,范寧在他的耳邊可是說了不少關於這個男人的好話。

    這證明,范寧和這男人之間應該是擦出過火花的。

    倘若這個男人能為自己的妹妹有所動容,那他范山鳴應該能獲救……

    可就在范山鳴的苦苦等待中,皇擎天卻慢悠悠的開口道:「你應該沒聽說過我結婚了的消息吧?」

    沒錯,凰刃首領結婚的消息,其實也只有在總部的那些人才知道。

    至於首領的小妻子是沐可人的事兒,那更是只有和皇擎天比較親近的那幾個人才知道。

    范山鳴在凰刃雖然也算是高管,但是凰刃分部的高管。

    基本上,他沒有什麼機會見到皇擎天,更沒有什麼機會聽到關於皇擎天的相關傳聞。

    所以,妹妹帶來的這個男人,范山鳴第一時間並沒法認出他便是凰刃的頭兒。

    他唯一能察覺到的是這個男人的氣勢極為凌厲。

    若是這個男人真的是發自內心喜歡自己的妹妹的話,那這個人的確是值得妹妹託付終身的。

    正是因為考慮到這些,范山鳴才想著利用幾天的時間好好觀察一下這個男人。

    卻不想,他的考察還沒有開始,就被這個男人弄進凰刃大牢了。

    並且,所有事情的發展似乎已經超過了范山鳴的掌控。

    當范山鳴還有些捉摸不透皇擎天到底說他已經結婚的消息是真是假之際,范寧已經被推進了這間大牢。

    「你……結婚了?」此刻,范寧的臉上儘是詫異和震驚。

    「啊天,你騙我的對不對?你就是想要抓我哥哥,並不是真的已經結婚了,對不對?」范寧沒等到皇擎天的答覆,就接著說到。

    「啊天……」

    范寧的嗓音,此刻卑微到了極致。

    這和之前她在大牢外頭叫囂的那個德行,簡直彷若兩人。

    可即便是這樣的委屈求全,她從皇擎天這邊得到的答案仍舊是:「你覺得我皇擎天有撒謊的必要嗎?」

    被這麼一反問,范寧瞬間有些噎住。

    「還記得你在度假村門口看到的那個小孕婦嗎?」就在范寧一時間失掉言語的時候,皇擎天忽然又開口說著。

    這話,讓范寧抬起了頭。

    她的眼神告訴皇擎天,她記得那個小孕婦。

    而讀懂了這意思的皇擎天,便接著說下去:「那個小孕婦,正是我皇擎天的妻!」

    提及他的小傢伙,皇擎天的眼神總算是柔和了一些。

    「前幾天,她剛為我誕下一子!」

    對於皇擎天而言,這些都是他最重要的人。

    所以即便是在昏暗的光線下,你依舊能看到他灰綠色眼瞳中溢出了柔色。

    也正是因為這樣的表情,讓范寧明白皇擎天所說的一切都是真的。

    他已經結婚了,對象就是在度假村門口碰到的遛狗孕婦。

    忽而間,范寧也想起了每次問起那孕婦她的丈夫在做什麼沒有陪著她之時孕婦給她的答案……

    孕婦每次的回答都是丈夫在遛狗!

    范寧之前只覺得孕婦的答案有些滑稽。

    可現在想起來,范寧才意識到她被那個孕婦拐著彎罵了。

    但那個孕婦看起來就懷孕六七個月的樣子,這麼快就生了?

    不過眼下,范寧知道自己該擔心的不是那個孕婦,而是自己和哥哥的性命安危。

    「既然你已經結婚了,為什麼還要招惹我……」

    察覺到自己被皇擎天耍了,范寧歇斯底里的想要衝上前抓撓皇擎天的臉。

    卻不想,這手還沒有觸碰到皇擎天,就被元洲拽住了頭髮。

    「這位小姐,我記得應該是你在機場主動招惹我們首領的!」

    拽住了范寧的頭髮后,元洲便「好意」的提醒著。

    被提醒的范寧,臉色變成了酡紅。

    連同范山鳴那邊,也一臉惱色的盯著她看。

    「寧寧,你怎麼……」

    怎麼那麼沒腦子?

    把皇擎天這樣的角色招惹回去?

    只可惜,現在說這些已經太晚了。

    所以,范山鳴也就沒有說下去了。

    而范寧這邊,也只能無比愧疚的耷拉下了腦袋。

    在機場碰見皇擎天,她就被這個男人的模樣和氣度所吸引。幾次三番藉機接近他,還為了要他的電話裝成被他弄得一身果汁的樣兒……

    就和元洲所說的一樣,最先招惹皇擎天的人,是她范寧。

    都怪她,把這樣的魔鬼招惹進了家門。

    眼下,她和哥哥的下場就是招惹了魔鬼的下場!

    「背叛凰刃的事情,是我一個人做的。和寧寧沒有關係,請大首領賞罰分明,放寧寧離開……」

    事已至此,范山鳴決定保住唯一的妹妹范寧。

    范寧一度想要開口辯解什麼,被范山鳴用眼神制止了。

    如今兄妹同時進了這凰刃大牢,有一個能出去便是萬幸了。

    范山鳴也不敢奢望兩個人能一塊兒出去。

    被范山鳴的眼神制止之後,范寧還想著自己應該是能夠出去的。

    在她看來,就算不是哥哥,這個男人應該也會念著這兩個月的情分上對她網開一面。

    卻不想,那個男人卻說:「誰說她沒有做錯事?」

    聽到這話,范寧一度以為自己聽錯了什麼。

    和皇擎天在一起的這兩個月,她對皇擎天可都是百依百順,還做錯了什麼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
    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