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神秘首領,夜夜寵! » 806.第806章 她還是你的未婚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神秘首領,夜夜寵! - 806.第806章 她還是你的未婚妻字體大小: A+
     

    皇擎天是在這沐家老兩口到醫院之後才離開的。

    但周子瑜在給沐可人備好飯菜之後,還是難免念叨上兩句。

    「這都到飯點了,還有什麼事情必須得在這個時候處理呢?」

    聽周子瑜這麼一念叨,沐可人倒是想起了一件事兒:「媽媽,皇擎天午飯還沒吃呢!」

    剛才她還想著弄一份飯菜給他吃完再讓他離開的。

    可被周子瑜過來一打岔,就忘記了。

    想到皇擎天現在還餓著肚子在辦事,沐可人覺得自己真不是一個什麼稱職的妻子。

    「給他弄點東西放在保溫壺吧。等會兒回來了,就能吃了……」

    周子瑜雖然愛念叨,但還是很關心皇擎天的。

    一聽他是沒吃東西出去的,她便開始將一樣樣皇擎天比較喜歡吃的東西裝進之前洗好的保溫箱里。

    做完這些之後,老兩口就陪著沐可人一起吃晚餐,還時不時聊起他們在保溫箱里看到的小寶寶的模樣。

    *

    與此同時,皇擎天這邊已經趕到了凰刃總部。

    「首領,您這會兒趕來小夫人那邊沒問題吧?」元洲一看到皇擎天出現在凰刃,趕忙走了過來。

    「沒事,她同意的!」提及那個小人兒,皇擎天臉上的笑容多了幾份真實。

    他的小傻會無條件的支持他工作,這種感覺叫皇擎天覺得踏實。

    「那就好!」元洲又提及一件事:「范山鳴說他只有見了你,才會說出幕後黑手!」

    沒錯,從昨天開始范山鳴已經被關押在凰刃裡面。

    但這人的嘴很嚴,不管凰刃的人怎麼折騰他,他始終不肯說出幕後黑手。

    一直到今天早上,他提出了要見皇擎天……

    「行,我這就過去!」皇擎天一邊說,一邊往凰刃扣押犯人的地方走去。

    *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啊……」

    一進那個牢房,你會覺得人間煉獄也不過如此。

    被囚禁在這裡面的人,幾乎沒什麼完整的。

    這些人因為疼痛,或是恐懼,一直在尖叫著,嘶吼著……

    而這營造出來的結果便是,整個凰刃的地下室都是那般的詭異陰森……

    走過這樣的通道后,皇擎天進入了牢房裡最里端的那一間。

    「首領,放我出去!只要你放我出去,我肯定會告訴你到底是誰在指使我!」

    一見到皇擎天出現,范山鳴就撲了過來。

    因為有些謝頂的關係,范山鳴早就把頭髮剃光了。

    這樣的光頭,讓范山鳴看上去有些滑稽。

    但不得不承認,他這也算是聰明的做法。

    一旦被敵人逮住的話,頭髮會讓他遭更多的罪。

    看著已經撲到自己腿上的人,皇擎天的表情依舊沒有任何的變化。

    在昏暗光線的作用下,他緊抿的薄唇似乎比尋常還要冷漠可怕。

    「范山鳴,你身為凰刃的人應該最清楚,進入這座大牢沒幾個人能活著出去!」

    沉默了片刻后,皇擎天是這麼告訴他的。

    也就是說,打從將他關進這座大牢開始,皇擎天壓根就沒有想要將他放出去的打算?

    「我知道……但這裡,實在是太可怕了!」在凰刃服務多年,范山鳴當然知道這座牢房的可怕之處。

    可他真的呆不住了。

    這裡都是人們絕望的叫囂聲……

    這樣的地方待下去,不死也會瘋的!

    「范山鳴,你作出那些事情的時候就該知道,有這麼一天!」皇擎天最痛恨別人背叛他,也最痛恨勾結W國的人。

    而范山鳴這兩者都做了!

    你覺得,皇擎天會給他活命的機會嗎?

    「可你要不放我出去,你就沒機會知道到底是誰背叛了你!」

    范山鳴似乎很篤定皇擎天不會放棄從他這邊順藤摸瓜。

    事實上也是如此。

    眼下,只有范山鳴知道一些比較有價值的線索。

    所以,皇擎天在找出幕後那個兇手之前,他不會殺了范山鳴。

    但放過他,就不可能了。

    只是,在范山鳴反過來要挾皇擎天的時候,皇擎天一直沒有開口。

    甚至,他的表情也沒有一丁點的變化。

    這樣的皇擎天,和一尊雕塑沒有任何區別。讓范山鳴壓根無法從皇擎天的臉上辨別出有效信息來……

    「我敢保證,你要是不放走我的話,永遠都不會知道那個人是誰!」

    許久都沒有等到皇擎天回應的范山鳴,又說了這麼一句話。

    也正是在這個時候,皇擎天才開口回應他。

    「你怎麼就知道,我的手上沒有其他的牌了?」

    說出這話的時候,剛才一直面無表情的皇擎天,臉上忽然有了詭異的弧度。

    那種笑,在這樣的暗夜中顯得陰森詭異。

    也讓范山鳴覺得很是滲人……

    「你還有其他的牌?」范山鳴認為,皇擎天的手上除了他,根本就沒有其他了。

    至少,他被捕之時那人傳遞過來的信息,就是這樣。

    那為什麼皇擎天還說他有其他的牌?

    是為了逼他就範才這麼說的,還是皇擎天的手上還真有其他的牌?

    一時間,范山鳴心裡有些沒底。

    而皇擎天的笑意,讓范山鳴傾向於後者。

    也正是在這個時候,皇擎天再度開口道:「把人帶上來!」

    詭異的過道中,很快便傳來細細碎碎的聲音。

    再然後,還有一個女人的喊叫聲:「你們這是要把我帶去哪裡?」

    「我告訴你們,我哥哥可是凰刃的人。你們要敢傷害我的話,我哥哥不會放過你們的!」

    「喂,我說的話你們聽到了沒有?」

    女人尖銳的叫囂聲,在詭異漆黑的過道中漸行漸近。

    沒等她的身影出現在大門前,范山鳴已經認出了那個聲音的主人。

    「范寧?你們抓了范寧?」

    這是范山鳴和皇擎天碰面以來,第一次露出了恐慌神色。

    范寧,其實就是范山鳴的親妹妹,也是范山鳴唯一的親人。

    可以說,范寧便是范山鳴唯一的軟肋。

    而皇擎天逮住范寧的目的,當然是為了逼范山鳴就範。

    從范山鳴的神色看來,皇擎天顯然已經作對了選擇。

    「不!首領,你不可以這樣!范寧是我唯一的親妹妹,她還是你的未婚妻……」



    上一頁 ←    → 下一頁

    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
    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