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神秘首領,夜夜寵! » 614.第614章 皇擎天,你該不會想跟我說你就是凰刃的頭兒吧?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神秘首領,夜夜寵! - 614.第614章 皇擎天,你該不會想跟我說你就是凰刃的頭兒吧?字體大小: A+
     

    「這個……好像是HR凰刃的!」

    盯著手上那枚胸針一樣的東西,沐可人琢磨了一下便給出了這樣的答案。

    凰刃,在華夏國內可以說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沐可人也在網上看過關於凰刃的報道。

    所以,認出他們的標誌神馬的,倒也不難。

    「沒錯,這是凰刃的!」

    揉了揉沐可人的小腦袋,皇擎天又將那枚胸針拿回到手上把玩著。

    而看著皇擎天這舉措,沐可人又納悶著:「皇擎天,你怎麼有這東西?」

    雖說華夏國民眾都知道凰刃的標誌,但誰也不敢仿製這一類的東西。只因,凰刃的人據說非常的可怕,他們有權利決定任何一個人的生死。

    看到皇擎天的手上弄著這一玩意兒,沐可人也有些疑惑。

    其實,沐可人不是沒察覺到皇擎天和凰刃好像有什麼關聯。之前,皇擎天到深山老林里營救她的那一次,花叔就和她說過凰刃的人出動了。

    但這些蛛絲馬跡,從來沒有被沐可人正視過。

    因為在她看來,不管皇擎天是幹什麼的,都不會改變他們兩人的關係。

    可當皇擎天把玩著這枚胸針的時候,沐可人察覺到事情可能並不像她想的那麼簡單。

    「小傢伙,說說你對凰刃的了解!」皇擎天依舊沒有直接給予答覆。

    「凰刃是負責咱們華夏國安全的。據說,他們是華夏國徹底獨立的部門,擁有至高無尚的權利!」

    沐可人說到這,皇擎天用眼神示意她接著說下去。

    但後面的話,可能有點這敏感。

    生怕會被旁人聽了去的小傢伙,還用手掩著小嘴的一半,湊到皇擎天的耳旁繼續說著:「我爸爸告訴我,咱們華夏國的總統和副總統其實都不是真正的主宰者。據說,凰刃的頭兒,才是!」

    看著小傢伙這神秘兮兮的舉動,皇擎天斂去了笑意。

    這的確,才是華夏國現在的內部情況。

    沐維棟確實頭腦靈光,能看清楚這一點。不過他要是不靈光的話,也不會變成北陵州首富了。

    至於沐可人那邊,她說完之後就一直靜觀皇擎天的反映。

    但此時,皇擎天的表情變化不大。他現在視線和她相對的模樣,眼神專註而淡然。

    這神情,和他往日看書或是看電腦研究東西的時候一個樣兒。整個人,斯文俊美得讓人心悸。

    但這並不是皇擎天的全部。

    沐可人還見過,皇擎天渾身散發出可怕陰戾氣息,整個人如同修羅一樣讓人畏懼的樣子……

    能將這兩種矛盾的一面完好的結合在一起的皇擎天,身上有這一種特殊的神秘感,像是旋窩一樣吸引著她。

    此刻,沐可人就想著揭開皇擎天身上的那層神秘面紗,看清楚他到底是什麼人。

    但沐可人得到的,依舊不是皇擎天的回答,而是又一個問題朝她砸來:「那小傻,你覺得凰刃的頭兒是什麼樣的人?」

    「凰刃的頭兒?據說很厲害,手段也極其殘忍,應該長得也凶神惡煞的吧!」

    說到這,沐可人剛才那神秘兮兮的小舉動又出現了。她又一次用小手掩蓋了大半張小嘴,然後湊到皇擎天的耳邊嘀咕著:「皇擎天,前幾天W國全國上下的電網和網路不是遭受黑客史無前例的重創嗎?我爸爸說了,那其實不是什麼黑客,是咱們華夏國凰刃的頭兒做的!」

    除去沐維棟非常繁忙的那幾天,否則這父女兩人天天都會打上一個小時的視訊。

    周子瑜曾經就問他們兩人,天天那麼嘀嘀咕咕的怎麼還有那麼多話可以聊著?

    當時,他們父女兩人只給了周子瑜一記神秘微笑。

    他們父女倆聊的內容可廣了。

    上到國家大事,小到家庭瑣事。

    沐維棟把這個稱為對話教學。

    就是在談話中,把自己會的那些知識和信息,通過聊天的方式傳達給他的女兒。

    這樣的教育方式,既不會跟學校的一樣刻板讓沐可人抗拒,知識面也廣。

    可以說,這便是當初沐可人看似淘氣,上課時常開小差,功課卻比其他的孩子還好的主要原因。

    當然,父女兩人偶爾也會談到時政方面的新聞。

    就像這次W國遭受的重創,前兩天電視新聞上一直播,所以他們也聊得了。

    可沒想到,和皇擎天聊天時候也能用上。

    「嗯,就是他做的。但小傢伙,你覺得凰刃頭兒壞么?」

    皇擎天抬手,揉著這湊到了自己跟前的小腦袋瓜。

    此刻的沐可人,大眼裡還是流竄著讓皇擎天著迷的懵懂神色。

    皇擎天揉著她的動作,很是輕柔,能恰到好處的讓沐可人感受到自己被愛護、被珍視。與此同時,又以至於弄亂她剛起來綁好的那根馬尾。

    而被皇擎天揉了一下小腦袋的沐可人,正低頭深思著皇擎天的那個問題。

    正因為這樣,所以她沒有看到皇擎天眸底一閃而過的擔憂。

    沒錯。

    和沐可人談論這些的時候,那一重身份沒給皇擎天任何的優越感,反而總讓他擔心著會讓小傢伙討厭他……

    等待沐可人回應的那個過程,對於皇擎天而言每一分每一秒他的心都像是被放在烤爐上那般的煎熬。

    但就在皇擎天的惴惴不安中,思索了好一陣子的沐可人是這麼告訴他的:「應該不壞吧……」

    「為什麼?」按照習慣,皇擎天又追問著。

    「W國不是一直都對我們國家虎視眈眈么?我感覺,凰刃的頭兒肯定是知道這些,所以他才作出了這樣的事情!」

    可能是說得帶勁兒的關係,沐可人還主動了圈住了皇擎天的手臂,和往日一樣親昵的湊在他的懷中,繼續說著:「這樣的人,就算兇巴巴的也應該是有民族大義的!」

    但說了這麼多后,沐可人又意識到不對勁兒了。

    當下,她本來挽著皇擎天胳膊的小爪子也彈開了。

    「不對!皇擎天,咱們現在在談的是你這十天到底丟下我去做了什麼事情。你好端端的給我扯凰刃的頭兒做什麼?」

    可問完這話之後,沐可人的柳眉隨即跟著蹙起了。

    「皇擎天,你該不會想跟我說你就是凰刃的頭兒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醫道無雙文壇大神是只喵神?億萬婚寵:老婆,你好甜北宋小廚師
    貴族紋章武林紀元數風流人物美漫生存指南全能運動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