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神秘首領,夜夜寵! » 448.第448章 皇擎天,也姓皇。這是巧合,還是……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神秘首領,夜夜寵! - 448.第448章 皇擎天,也姓皇。這是巧合,還是……字體大小: A+
     

    「怎麼不吃……」周子瑜離開一小會兒,皇擎天幹掉了一大半的烤鴨肉,一轉頭才發現沐可人掐在小手上的鴨腿連動都沒動過。

    「是不是沒有什麼胃口?我看這樣不行,要不還是讓元洲給你做一個徹底的檢查?」

    看她瘦尖的小臉,皇擎天的濃眉蹙成了團。

    說著,他便打算起身上樓把正在收拾診療工具的元洲叫下來。

    但剛一起身,他的大掌就被沐可人的小手拽住了。

    「不用了,我沒事!」

    然,沐可人說完了這話的半響,都沒有等到皇擎天的回應。

    等她抬頭想要看看皇擎天到底什麼意思的時候,卻發現他的視線一直都在她主動掐住他的那隻小手上。

    「小傻,好久沒有被你這樣牽著,真好!」察覺到沐可人投來的視線后,皇擎天笑了。

    澄澈的眼瞳中映照出來的,只有他們交纏在一起的手。

    那視線中,有著異樣灼熱的溺愛,在匯聚、在繁衍、在泛濫成災!

    而沐可人呢?

    像是被他過分炙熱的眼神驚嚇到,又或者應該說是還有些彆扭。

    她趕忙就將小手撤回,想要裝成什麼都沒有發生過的樣子。

    可皇擎天的反映極快。

    見她的小手一撤離,他的大掌就追了上來。

    一晃眼的功夫,她的小手就落入了皇擎天的大掌中,被他傾傾的掐著。

    「小傢伙,我是不會放手的!」

    他的話,讓沐可人的心跳忽然變得急促起來。

    她一度慌亂的想要撇開皇擎天的大掌,卻被他牢牢的掌控著。

    幸好,就在這個時候沐家大宅的門鈴響了。

    傭人開門后,門口處很快便傳來了梁一航的聲音。

    「可兒,看看我給你帶了什麼好東西!」

    男人如沐春風的嗓音中,透著絲絲溺愛。

    這樣的男音,比大提琴還要扣人心弦。

    任誰聽著,都覺得耳朵像是要懷孕了。

    沐可人卻趁著這個時候,將小手快速的從皇擎天的掌心中抽離。

    隨後,她就直接朝著屋外走去:「一航哥,你帶了什麼東西!」

    「好大的螃蟹!」很快,外頭便傳出了沐可人的笑聲。

    可尋常總讓皇擎天陶醉其中的銀鈴笑聲,在此時卻變得極端刺耳。

    只因,這笑聲不是為他皇擎天……

    遲疑了片刻,皇擎天也即刻起身離開了餐桌。

    *

    「就知道你這小丫頭好這一口。剛才我從崇彥庄過來的時候,特意到他們的小鎮的海鮮市場看了一下!」院子里,梁一航提著一大袋子螃蟹,和沐可人有說有笑的。

    帶著笑意的梁一航,側面輪廓讓人怦然心動。

    而他掩藏在銀框眼鏡後面的深邃眼瞳里,也有笑意自眸底發出,並逐漸擴散開來。

    梁一航對沐可人的喜愛之意,在這一刻彰顯無疑。那種溺愛,彷彿瞬間就要溢出來。

    親眼見證這一幕的皇擎天,垂放在大腿雙側的手,逐漸收緊……

    「一航哥,你去崇彥庄了?」崇彥庄,是北陵州附近最有名的海鮮港口。現在供應到北陵州中心地帶的這些海鮮,大多數都是從那個地方運送過來的。

    不過,據說運送到這邊的海鮮還是比在當地差一些。畢竟,海鮮是一種講究新鮮程度的食材。

    「是。最近崇彥庄打算開發一條直接通往北陵州的特快車道,我昨天一天都在那邊實地考察。」

    正因為昨天一天都被這事兒耽擱著,所以梁一航缺席了一天。不然,他要是在家的話,肯定是過來和沐可人玩了。

    「特快車道?聽起來好像很厲害的樣子!」沐可人有一句沒一句的和他瞎扯著,卻不知道這樣的一幕在某人的眼中極為的礙眼。

    「確實是厲害。這車道要是成功開通的話,到時候從崇彥庄運送海鮮到北陵州,一個小時就能到。到時候,你就能吃上活蹦亂跳的螃蟹了!」

    至於這個車道其實就是梁一航為了愛吃海鮮的她特意策劃的這事兒,梁一航並沒有直接告訴沐可人。

    不過,這能在一個小時后吃到剛從崇彥庄港口被拉上岸的海鮮,對於沐可人而言已經是非常興奮的事兒了。

    當下,這小傢伙蹦蹦跳跳的,直拍手叫好。

    看著沐可人高興的手舞足蹈的樣子,梁一航便忍不住想要伸手去掐沐可人的小臉。

    可誰知道,他的手剛伸過去,沐可人忽然被一股子力道扯開了。

    等梁一航回過神來,才意識到自己的手抓空了。

    而剛才還站在他跟前的沐可人這會兒已經被某人扯到了一旁。

    至於扯了沐可人的人,正是皇擎天!

    「你來這裡做什麼?」這是梁一航在見到皇擎天問出來的第一句話。

    這語氣里彰顯出的惱意,極為明顯。

    「那皇某還想問梁州長,我怎麼就不能來?」和梁一航語調里彰顯出來的怒火滔天有所不同,皇擎天的面容依舊優雅深沉,一副局外者的姿態。

    也正是這幅姿態,徹底的激怒了梁一航。「那我倒是想問你,把受傷的可兒一個人丟在家裡,自己到外面逍遙自在。這樣的你,有什麼資格站在這兒?」

    沐可人是他從小呵護到大的。

    這樣的小人兒,梁一航豈有讓人她受人欺凌的道理?

    「你怎麼知道,我將她丟在家裡的時候,是一個人在外頭逍遙自在?」忽然間,皇擎天斂去了臉上所有的笑意。灰綠色的眼瞳中,冰寒自內向外擴散開。

    更為駭人的,是他忽然的一憋……

    那一眼,像是無端的嘲諷,更像是來自上位者的警告。

    也正是這一眼,讓梁一航忽然聯想到了一個人。

    據說,凰刃里的那位,也姓皇!

    華夏國內,僅存的姓皇的,並不多。

    而皇擎天,也姓皇。這是巧合,還是……

    再有,昨天凰刃的直升機就降落在沐家附近的大馬路上,引發了大型交通堵塞。

    當時,梁一航還特意為了這事兒打電話到凰刃總部確認需不需要支援。

    如果說皇擎天就是凰刃裡面的那位的話,那他梁一航奪回沐可人還有多少勝算?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主神崛起絕品仙尊覆漢小小逃妃震江山最強網路神豪
    無敵踩人系統步天綱火影之主神系統艾維亞的霸道公主劍道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