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神秘首領,夜夜寵! » 319.第319章 你搞砸了我的相親,我連要點賠償的東西都不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神秘首領,夜夜寵! - 319.第319章 你搞砸了我的相親,我連要點賠償的東西都不行?字體大小: A+
     

    看著她那不安的樣兒,冥修一手環著她的腰,另一手拿著她買的那根領帶盒子敲了敲她的小腦袋。

    等她抬起那張巴掌不到的小臉之際,冥修才說:「我什麼時候要打你了?」

    「可你打了!」沐可人伸手指著他拿來敲打她的那個領帶!

    其實她就是想著等冥修把領帶拿得近一點,她搶了就跑。

    可誰知道,冥修在聽到她的話后,另一隻大掌竟然罩上了她的腦袋輕揉著。

    那乾燥掌心中帶著的溫度和纏綿,像極了皇擎天每次在她搗蛋的時候對她的無可奈何……

    但皇擎天縱容她,沐可人覺得是理所應當的。因為,他是她的丈夫,是她要共度一生的人。

    可冥修呢?

    冥修是情敵的哥哥,像是這種逮到她小辮子的時候冥修不是應該狠狠的踹上她一腳么?

    腦子裡雜亂的思緒很多,所以沐可人對上冥修之時,大眼裡寫滿了錯愕。

    「還疼么?」在沐可人猶如小呆鵝的小表情中,冥修又柔聲問著。

    等沐可人回過神來,才意識到自己的小腰還在他的掌心中。而現在他們所做的事情,實在太曖昧了。

    所以,她立馬從冥修的懷中掙脫,並退到一側站著。

    「不疼了!」

    「真的?」冥修似乎還不信,還打算上前察看一番。

    但被冥修這突如其來的溫柔嚇得起了一身雞皮疙瘩的沐可人,已經表示開始懷疑人生。

    「我真的沒事了。」

    她說完,便拿起了剛才擱置在一邊的那幾袋子的衣服。

    最後,她又看著冥修手上的那根領帶。

    「那個……能不能還給我?」本來她是想要棄車保卒的,可看冥修好像不是很生氣的樣子,她才又一次鼓起了勇氣。

    「想要?」冥修問她。

    沐可人點了點頭。

    本以為這堂堂的副總統應該不會真的搶佔她的領帶才對。

    可誰知道,冥修看著她點頭如搗蒜的樣兒,道:「不給!」

    尼瑪的,這樣你還問啥呀?

    「你搞砸了我的相親,我連要點賠償的東西都不行?」冥修說著,還真的堂而皇之的將領帶收好了。

    眼看著領帶是要不回來的沐可人,只能跺了跺腳道:「你要就給你好了!」

    撂下那話,氣呼呼的她便拎著幾袋子衣服離開了。

    因為走的太急,所以沐可人沒有注意到冥修望著她的背影,深邃眸子里有著掐得出水的溫柔……

    *

    「皇擎天,快過來!看我給你買了什麼好東西!」皇擎天剛進玄關,就聽到客廳那邊傳出沐可人的叫嚷聲。

    「好。我這就過來!」皇擎天一邊換鞋,一邊對跟在身後的元洲道:「你先自己看著辦!」

    「還不快過來,磨磨唧唧的禮物可就沒了!」小混蛋不見他進門,又開始催了。

    「來了來了!」皇擎天換完鞋,趕忙進了屋。

    而另一邊還為來得及換鞋子的元洲便看到自家首領快如風,火急火燎的跑進屋了。

    這般不穩重的模樣,要是在凰刃里被一班臭小子看了那還得了?

    不行!元洲覺得他得找機會好好說說大首領這個不穩重的德行。

    而當元洲在客廳里計劃著要和大首領從哪兒說起比較合適的時候,沐可人已經將皇擎天拉進了卧室,將自己今天在帝國商城買到的各種戰利品一一呈現在皇擎天的跟前。

    「好看吧?我給你買了一整套!等哪天你不用上班,穿著和我出去約會!」沐可人拿著一件件的衣服,猶如殷勤小蜜蜂似的在他面前展示著。

    而皇擎天看著她忙碌的小模樣,嘴角便忍不住輕勾。他就是愛極了她為他忙活著的樣兒。

    所以,在換上了她給他買的那一整套西裝后,皇擎天便上前將這忙碌的小傢伙圈進自己的懷中。

    「小傢伙,辛苦了!」他拉著她的小手,放到唇邊吻了吻。

    可吻完之後,皇擎天才發現這傢伙的手指甲上還想還粘著麵粉。

    「剛才又在家裡做什麼了呢?不是說好,我不在家廚房重地不能進去的嗎?」

    為了以示懲罰,皇擎天還極壞的掐著她的小鼻子。

    「疼疼疼……」被掐疼了的沐可人,一直哇哇叫著。

    惹得在客廳聽到了動靜的元洲露出了驚悚的表情。

    好吧,元洲聽到那聲音之後開始懷疑大首領火急火燎的進屋是想對小夫人……

    剛開葷的老男人需求量真不是一般的大!

    元洲在心裡感嘆著。

    而屋子裡,被皇擎天掐得小鼻子紅紅的沐可人,正抱著皇擎天的脖子撒嬌,告訴他:「皇擎天,我只是想給你烤蛋糕吃。烤蛋糕我在北陵州做過兩次,還挺安全的你忘記了嗎?」

    剛才被沐可人抱著撒嬌,皇擎天整個人是幸福甜蜜的。

    可一聽到沐可人要烤蛋糕給他吃,皇擎天就覺得整個人都不好了呢!

    「小傢伙,你想吃什麼買就好了,何必自己費力呢!」最重要的是,這費力的結果是折騰他皇擎天的胃。

    但這些,皇擎天沒敢告訴她。

    此刻,他正在琢磨著家裡的胃藥放在什麼地方,要不要趁著吃蛋糕之前先來幾顆葯之類的問題。

    「外面買的哪有我做的好吃?哎呀,跟你說了半天,我都險些把烤爐里的蛋糕忘記了。」

    沐可人說完,急急忙忙的推開了皇擎天,吸著小鞋開了門。

    一開門,抱著小白狐在門外偷聽牆角的元洲險些栽倒。

    「嘿嘿,小夫人剛才是你的小狗在這裡鬧,我在阻止它。那個……」元洲擔心自己偷聽牆角的事兒被發現,正抓著後腦勺解釋著。

    而被他抱在懷中的小白狐,此刻的內心是崩潰的。

    它壓根就沒有在門口鬧好嗎?

    剛才是這個怪蜀黍把它抱到這邊的!

    但此時沐可人壓根沒有時間理會元洲的辯解,還有他懷中小白狐的委屈,急急忙忙越過他們就跑向了廚房。

    「首領,那個我剛才真的沒有偷聽,是它……」

    元洲這不要臉的婊砸看到這換上一身筆挺西服,看上去英俊瀟洒卻一臉陰沉得不像樣的皇擎天,還以為他是因為被他元洲打攪了好事才露出這樣的表情,準備再度將責任推卸給無辜小白狐之際,卻聽到皇擎天那邊開口。

    「元洲,今晚留下來吃蛋糕!」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家有庶夫套路深諸天盡頭天阿降臨皇叔寵妃悠著點
    至高學院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如意小郎君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黎明之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