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神秘首領,夜夜寵! » 220.第220章 他的小傢伙受委屈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神秘首領,夜夜寵! - 220.第220章 他的小傢伙受委屈了字體大小: A+
     

    「啪」清脆的巴掌聲,在這個甜品店裡響起。

    那一瞬間,整個甜品店裡的人都安靜了、詫異了!他們紛紛盯著這兩個打鬧的女人,有些無措。

    而冥愛那邊,似乎被沐可人那一巴掌打蒙了。

    她一直捂著自己的臉頰,似乎還沒有從沐可人甩她的那一巴掌中回過神來。

    怎麼說,這應該是冥愛第二次挨了沐可人的巴掌。

    在此之前,冥愛是高高在上的副總統先生的妹妹。就算冥愛做了錯事,也無人敢追究她的責任,更別說是處罰她,打她了!

    可現在這樣的事兒,沐可人非但做了,而且還做了兩次!

    這一時間,冥愛還有些適應不來。

    而就在冥愛還沒反映過來之際,有一個人沖了過來。

    那人一上來,便立馬擒住了沐可人剛打了冥愛,還沒有收回去的小手。

    「又是你?」等到徹底的將這個「施暴者」控制住的時候,冥修才看清楚了那人的臉。

    是沐可人?

    那個小身子很軟也很香的小傢伙?

    不。

    雖然這人還是沐可人,但今天她又有些不一樣。

    怎麼說呢,之前他遇到過的沐可人穿著背帶褲,扎著小馬尾,看起來猶如領家女孩。

    而今天,沐可人穿著白色長裙,渾身上下有種空靈的美好,就像是飛舞在森林中的精靈。

    至於那雙猶如小鹿般的大眼,還是一如初見那般讓他靈魂感到震顫……

    冥修因為她那對漂亮的眸子,有些失神之際,他忘記了自己正扼住沐可人的小手腕。

    那猶如控制歹徒般的力道,一時間也忘記收回。

    以至於,他把本來就被燙得很疼很疼的女孩掐疼了。

    「鬆手!」

    「很疼!」

    沐可人掙扎了好一會兒,冥修總算是回過神來了。

    但回過神的他,並沒有第一時間鬆手,反倒質問著她:「打我妹妹?」

    「那你得先問她做了什麼!」對上冥修滿含怒色的黑瞳,沐可人毫無畏懼的回應。

    當下,她還幾度嘗試著想要將自己的小手從冥修的掌心裡抽回。

    但這樣的掙扎,只讓冥修將她的手越收越緊。

    「你做了什麼?」冥修聽到這,側身掃了冥愛一眼。

    「她罵了我!」先發制人,冥愛就是這麼想的。

    「罵了我妹妹,現在還打了她!你知不知道,我現在可以告你毀謗、惡意傷人,讓你在局子里蹲幾年!」

    聽到冥愛竟然挨罵了,冥修想也沒想的加重了手上的力氣。

    那力道,讓沐可人的眼眶紅了。

    只是,這倔強的丫頭並不肯在這些壞人的面前掉淚:「我沒有!是她先罵我的……」

    冥修看到的是她那雙鹿兒般的大眼裡分明蓄著霧氣,卻強忍著不掉下來。

    那倔強的眼神,再一次讓冥修震撼。

    有那麼一瞬間,冥修真的很想不顧冥愛的想法,直接將這個女孩擁進懷中,親手為他拭去眼尾的淚痕。

    「小傢伙,怎麼了?」就在冥修面對那雙鹿兒大眼快要把持不住的時候,一道帶著怒意的男音傳來。

    繼而,一道黑影也即刻閃現在他們的跟前。

    「首領……」好幾天沒有看到皇擎天的冥愛,在那道身影出現的那一瞬間,雙眸差一點直接黏在了皇擎天的身上。

    只可惜,她的深情皇擎天看不到。

    因為此刻,皇擎天的眼中只有他那淚眼汪汪的女孩。

    「鬆手!」皇擎天在上前的一瞬間,扼住了冥修抓著沐可人的手!

    皇擎天控制住的,是冥修的這骨關節。輕輕一動,冥修的骨關節錯位。

    這樣一來,冥修不得已鬆開了沐可人的手。

    被成功解救下來的沐可人,很快就被皇擎天帶進了自己的懷中。

    「她打了小愛!皇少,這件事情還請秉公處理。」看到沐可人被皇擎天帶進懷中,以親昵的姿勢,冥修的心裡各種不是滋味。

    當然,冥修也沒有忘記,此刻他最首要的任務,是為自己的妹妹討回一個公道。

    「皇擎天……」此刻,皇擎天摟在懷中的沐可人,通紅著眼眶抬頭,問他:「你信我嗎?」

    「信。」沒有任何猶豫、也沒有任何遲疑,皇擎天就這麼回答了。

    他倆這般旁若無人的對視,直接刺痛了冥愛的眼。

    皇擎天從出現到這一刻,連一個正眼都沒有給她冥愛。

    這般的不公平,讓冥愛心裡無比難過。

    而現在,他毫不猶豫的選擇了相信沐可人,更如同一把利刃深深的刺痛著冥愛的心。

    所以,她忍不住開口:「首領,是她挑釁我的。你不可以輕信一個戲子的胡言亂語!她都是在做戲,是在做戲!」

    尤其在看到沐可人那一副眼淚就要掉下來的樣子,冥愛的火氣越是大。

    好吧,在她的眼中,沐可人的淚水就跟電視上看到的那些女星演出苦情戲一樣沒什麼區別。

    所以,在冥愛的眼中,沐可人現在的淚水就跟在電視上演那些腦殘內容欺騙無知大眾的時候沒什麼兩樣。

    為了防止她眼中那高高在上的首領被沐可人蒙蔽雙眼,冥愛索性將剛才自己所做的事兒坦誠了出來:「我不就潑了她一杯咖啡嗎?她也甩了我一巴掌。我們兩人,兩清了!首領,你千萬不要被她的演技蒙蔽了雙眼!」

    可冥愛沒想到,她和盤托出的內容卻讓皇擎天一震!

    「你說什麼?你把咖啡潑到她的身上去了?」那一瞬,皇擎天的眼神,就像是要將冥愛吃了一般。

    對上用這樣眼神看著她的皇擎天,冥愛心裡也有些慌張、惶恐。

    但很快,皇擎天顧不上和她對峙,匆忙轉身就開始動手扯著沐可人身上的衣服。

    「小傻,被燙傷了怎麼也都不說?那咖啡是剛煮的……」

    皇擎天匆忙扯開了沐可人裙擺最上面的一個扣子。

    那裡,已經通紅一片。

    「該死!都成了這樣了……」那紅,徹底的灼傷了皇擎天的眼。

    「嗚嗚,皇擎天我好疼!」沐可人好像也在看到胸口的紅之際才反映過來,扁著小嘴兒嗚嗚咽咽的哭了。

    「乖,不哭。我馬上送你去醫院……」皇擎天二話不說,將沐可人打橫抱起……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
    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