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神秘首領,夜夜寵! » 205.第205章 該笑著把另一邊的臉送上去讓她再來一巴掌,以求得對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神秘首領,夜夜寵! - 205.第205章 該笑著把另一邊的臉送上去讓她再來一巴掌,以求得對稱?字體大小: A+
     

    就在皇擎天正為了護沐可人周全,而開始安排計劃的時候,沐可人被冥修帶到了攝影棚外的一間咖啡廳里。

    為了免去不必要的干擾,咖啡廳外頭由冥修的人把守著。而為了避免沐可人發生意外,包間的門口皇擎天的人也守著。

    這兩大陣營每一個人都是凶神惡煞的主兒,嚇得連端咖啡的服務員都瑟瑟發抖著。

    「冥副總統,有什麼話您請直說。我今天還有兩支廣告要拍呢。」攪拌著咖啡,沐可人盯著咖啡正中間形成的那個小旋窩,小嘴兒輕啟。

    「皇擎天把冥愛打成了重傷。腦出血、肋骨斷了五根、手骨骨折……暫時是脫離了生命危險。不過,她現在還昏迷著……」冥修將冥愛的傷情說出來的時候,正打量著這低頭攪拌著咖啡的女孩。

    可以說,這是他第一次正式打量沐可人。

    皮膚很白,眼睛很大很亮,挺漂亮的,這是冥修的唯一的直觀感受。

    但,沐可人也沒有美得傾國傾城,讓人寧願不要江山非要美人的地步。

    在冥修的眼中,還是他妹妹冥愛比較出色。

    不管孩子長得再怎麼丑,在父母的眼中都是最漂亮的。冥修看冥愛,其實就是這個道理。

    在冥修十八歲的時候,他們的父母就雙雙離開了人世。剛成年的冥修,就挑起了照顧冥愛的大任,把她當成了生命中的唯一……

    一轉眼,二十年過去了。

    眼下,冥愛也有了喜歡的人。

    在此之前,只要冥愛喜歡的東西,冥修都會極盡全力送到她的跟前。

    在他的眼中,妹妹太小失去了雙親。他想做的,就是讓笑容永遠停留在妹妹的臉上。

    在結婚的事情上,冥修自然也想順從冥愛的意思。

    可冥修沒想到,這件事情並不像想象中那麼順利。

    此前,皇擎天對冥愛的態度就不用說了。

    而現在,還殺出了一個沐可人。

    冥修就不明白了,這看上去什麼能耐都沒有,還細胳膊細腿的,關鍵時候連點戰鬥值都沒有的女孩,她到底哪裡好,哪裡能比得上他們家的冥愛?

    可就是這在他眼中一無是處的女孩,竟然和他頂嘴了:「冥副總統,令妹受傷的事情其實是她交由自取!」

    「你說什麼?」冥修不樂意了。

    「那天,是她來找我麻煩,說景壽州的調任是我指使皇擎天做的。然後,她還不分青紅皂白的給了我一個巴掌。」將咖啡的小勺子放下后,沐可人抬頭和冥修對視著。

    她的大眼真誠坦蕩,讓人不難接受她所說的是實情。

    「然後呢?」冥修依舊不動聲色。

    「然後,我就給了她一巴掌!」

    對於沐可人的這話,冥修似乎有些驚怒:「什麼?」

    「冥副總統該不會是覺得你妹妹是你的寶貝疙瘩,不能受傷不能挨打?所以,我在挨打之後還不能哭不能鬧,該笑著把另一邊的臉送上去讓你妹妹再來一巴掌,以求得對稱?」

    冥修黑瞳里的怒色那般明顯,沐可人又豈會察覺不到?

    但考慮到冥修畢竟身份不一般,沐可人深呼吸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態之後才繼續開口說著:「我也是有爹生有娘養的。我父母含辛茹苦的把我養大,不是為了給你妹妹當出氣筒的!」

    「我沒有那個意思!」冥修道:「我只是覺得,她給你一巴掌,你又給了她一巴掌,你們之間已經扯平了。為什麼……」為什麼皇擎天還要將冥愛打得到現在還昏迷不醒?

    可冥修的這番話還沒有說完,便被沐可人強行打斷了:「冥副總統,這是您的想法,並不代表令妹會這麼想!當時的她,可是追著我打!要不是皇擎天及時趕到的話,那我可就不是躺在醫院,而是躺在殯儀館了吧?」

    女孩的伶牙俐齒,讓同樣能說會道的冥修暫時失去了言語的能力。但他不得不承認的是,她說得確實有道理。

    當時若是讓冥愛逮到她的話,現在沐可人還真不是躺在醫院裡那麼簡單。

    「如果冥副總統今天真的是想要跟我了解情況的話,我已經把我所知道的都告訴您了。若是您不信,也可以調出我們小區門口的監控錄像。」生怕冥修不信,又給為自己報仇的皇擎天找來不必要的麻煩的沐可人,又補充了這麼一句。

    其實不用她提醒,之前監控錄像冥修就調取察看了。並且,裡面的內容也和沐可人所說的一致。

    可不管沐可人再怎麼誠實,冥修還是討厭她。可能,這就是所謂的眼緣吧。

    而沐可人那邊,縱使冥修對她的不喜表現得那般明顯,沐可人還是照樣起身,道:「至於對令妹的賠償事宜,這兩天我會讓我的律師處理。這兩天,我也會抽空到醫院看她。冥副總統要是沒有其他事兒的話,那可人就先離開了。」

    沐可人說完這話,沒等冥修回應就起身離開了。

    冥修沒有阻攔。

    這沐可人看上去年紀比他妹妹還要小得多,但實際上做事滴水不漏。連賠償和探望都提到了,他還怎麼攔?

    再加上,剛才沐可人和他冥修一起離開,有那麼多人都看到了。若是他冥修在這個時候為難她,不讓她走的話,豈不是要坐實了她剛離開化妝間之前的那話?

    也罷,讓她離開就讓她離開。

    反正,來日方長……

    可就在沐可人離開不到一會兒的時間,這間包間的門忽然被人踹開了。

    繼而,一股勁風朝著冥修襲來。

    緊隨而至的,是冰涼的武器抵在冥修的腦門上。

    「她呢?」

    這冷如修羅的聲音,冥修不用抬頭便清楚,這聲音是皇擎天的。

    「走了!」和其他被武器指著腦門的相比,冥修的表現實在是冷靜的駭人。因為回答完皇擎天後,他還在品著咖啡。

    聽到這話,皇擎天又四下掃蕩了整個包間,確定這包間里確實沒有任何打鬥過的痕迹后,便快步準備離去找尋沐可人。

    只是在他即將離開這包間的時候,冥修的聲音從他的後方傳來:「皇少,恕我直言。這女孩,不適合你!」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
    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