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神秘首領,夜夜寵! » 104.第104章 誰欺負你了?老子跟他拼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神秘首領,夜夜寵! - 104.第104章 誰欺負你了?老子跟他拼了字體大小: A+
     

    「什麼結婚證?」梁一航握著勺子的手明顯的收緊。

    「就是……結婚證!」沐可人越說,越是沒有底氣。此刻,她恨不得將自己的整個腦袋都藏在冰激淋杯子里,這樣她就不用面對梁一航那雙滿含怒色的棕瞳了。

    「什麼?你是說,你和他登記了?」其實,梁一航在主動詢問沐可人的這個問題之前,設想過無數種答案。

    像是追求者、備胎又或者是男友這一類的,梁一航覺得自己還是可以接受的。

    但梁一航萬萬沒想到的是,這皇擎天竟然是沐可人結婚證上的那一位!

    她來到南陵州才多久?

    連半年都不到!

    她怎麼能那般輕率的決定這種事情?

    可能是這個消息對他而言太過震驚了,所以梁一航一時間也沒有控制住,將冰激淋玻璃杯掐碎了。

    玻璃破碎的聲響很清脆,很是動人,卻把沐可人嚇壞了!

    「一航哥……」沐可人慌忙的抓起了梁一航那隻正在滲血的手,很是焦急。

    服務員那邊也趕緊拿來了藥箱,想要為梁一航緊急處理傷口。

    可這些,根本就不是梁一航想要的。

    他一把將那準備為他處理傷口的男***員推開了。

    「我暫時不需要這些!」男***員還想說些什麼,但礙於這個男人的眼神實在是太可怕了。他這一時半會兒的,也不敢出聲了。

    看著梁一航的手,沐可人很是慌張。但她也清楚,梁一航的脾氣很硬,他不喜歡的事情就是不喜歡。

    就像梁媽媽幾年前為梁一航安排相親一樣,因為梁一航不喜歡,所以不管梁媽媽怎麼勸說,他一次都沒有去過。

    他不想做的事情,你勉強他也沒用。

    所以,沐可人只能示意服務員暫時離開,自己則努力抓著梁一航的手,想用簡單的掐緊傷口的方法為他止血。

    可梁一航似乎不明白她的意圖,直接將她的手揮開了。

    「為什麼你會跟他領證?為什麼這麼大的事情你都不跟我說一聲……「

    此刻的梁一航,已經快要崩潰了。

    因為,他該死的妒忌著皇擎天,那個已經和沐可人領了證的男人。

    而沐可人看著梁一航情緒激動,就將她第一天來到南陵州的事兒,主動和梁一航交代了。這當中包括她撞見了黎川和宣靈滾床單,還有她在民政局門口哭,再者還有皇擎天強行將她拉進了民政局登記的事兒……

    而她越說,梁一航的臉色越發的不好。

    「那你知道他是做什麼的嗎?知道他的家裡有什麼人……」梁一航連續提了好幾個問題,沐可人支支吾吾的作答:「好像是當兵的。我看過他穿軍裝……」

    她還想說皇擎天家人的事情,但一下子就被梁一航打斷了。

    「好像?沐可人,你壓根就不知道那男人是幹什麼的,你就敢和他領證,你怎麼能這麼胡鬧!」

    可以說,這是沐可人記憶中梁一航第一次發這麼大的火。這比當初他知道了她和黎川戀情的時候,還要失控。

    而被吼的沐可人,眼眶紅了!但她知道,這些都是自己做的不好,不敢頂嘴,只能耷拉著腦袋坐在原位上。

    片刻后,梁一航回過神來才發現,他竟然把他的女孩訓哭了。

    他心疼,想要安慰她。但一想到她和皇擎天的荒唐事兒,那些話就全都被噎在了喉嚨里。

    他知道,現在他這個狀態肯定不適合和她談話,免得傷害了彼此的感情。

    「算了,我先回去了!其他的事情,過兩天我再找你出來談一談!」

    沐可人和皇擎天的結婚證,絕對不能作數。這兩天,他會給沐可人找最好的律師,儘快幫她將離婚證辦下來,其他的事情再做考慮!

    說完這話,梁一航便起身了。

    而看到梁一航起身的沐可人,急匆匆的追了出去。

    「一航哥,你的手……」

    「我沒事,你走吧。過兩天,我會找你的!」他需要一點時間,平復自己這顆已經受傷的心。

    可沐可人還緊跟在他的身後:「一航哥……」

    「還有什麼事情嗎?」

    「能不能不要先告訴我爸媽……」眼下,沐可人很慌亂,也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臉去面對父母。

    梁一航在聽到這話之際,步伐一頓。

    片刻后,前方才傳來他似嘆息的聲音:「你還知道你有父母,有家人?這麼重要的事情,為什麼都不跟我們商量一下?」

    被這麼一問,沐可人就落淚了:「對不起……」

    對於她的道歉,梁一航沒有回應,很快便鑽進了車內驅車離開了。

    而被留下的沐可人,卻被淚水朦朧了整個世界……

    *

    「小兔崽子!病還沒好,就給我跑哪兒了?」沐可人一到家,小耳朵就被揪了。

    皇擎天唯一能找到的發泄不滿途經,也就剩下這個了。

    但今天,沐可人的反映有些遲鈍。

    被他揪著,她也好像沒有感覺到耳朵上的痛楚似的。

    這,讓皇擎天很是擔心。

    「怎麼了?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皇擎天問她,她也沒有作答。

    從進門到現在,她一直耷拉著腦袋,讓皇擎天看不清她。

    他唯一能察覺到的,便是這丫頭好像在抽泣。

    「怎麼了這是?」很快,皇擎天揪著她小耳朵的手,變成了捧起她的小臉。

    當看到她哭得淚眼朦朧的樣兒的時候,皇擎天慌了。

    「怎麼哭成這樣了?」皇擎天趕忙用自己的手為沐可人擦拭臉蛋上的淚兒。但那些液體就像是和他作對,不管他怎麼擦,總是擦不幹凈!

    皇擎天心疼又擔心,只能將沐可人抱在懷中,哄著親著:「誰欺負你了?你告訴我,老子現在就扛二炮跟他拼了!」

    某小白狐在他們的身邊打轉轉,表示二炮應該留給老男人自己!因為,就屬他欺負沐可人最多了!

    「你別光顧著哭啊,好歹也得跟我說是怎麼回事?」小白狐怎麼搗蛋,皇擎天暫時都不會在意。等他哄好了沐可人,再扒了小白狐的皮也不遲!



    上一頁 ←    → 下一頁

    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
    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