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神秘首領,夜夜寵! » 102.第102章 小傢伙,我不喜歡你和他接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神秘首領,夜夜寵! - 102.第102章 小傢伙,我不喜歡你和他接觸字體大小: A+
     

    幾乎一整天,皇擎天都將沐可人困在沙發上,不讓她離開,而他也不肯離開她的身子。

    「皇擎天,你都把人家弄疼了!」

    「對不起……」他嘴上是這麼說,但身子的動作卻沒有一刻的停歇。

    眼下,沐可人很苦惱。

    果然,就像某些言情小說似的,男人是不能餓的。

    皇擎天這才一餓到,就跟一頭狼似的。一整天連讓她喘口氣都沒有,累壞了的她哪裡還顧得上和皇擎天生悶氣?

    *

    一直到了夜裡十一點多,皇擎天才給她送來了午餐。

    此刻,大病初癒又被皇擎天壓榨了一整天的沐可人,精神狀態極為糟糕。她側靠在床頭上,一邊喝著粥一邊打開手機。

    她明天打算復工,南陵州宣傳片那邊不能再耽擱了。

    所以,她想趁著睡前研究一下明天的工作。

    不過這一打開手機,沐可人才發現自己病怏怏的這幾天,手機里有好幾十個未接來電。

    而這些未接來電,基本上都是來自一個人——梁一航!

    「糟了!」沐可人這時候才想起,那天她不清不楚的和皇擎天回家之後,就沒有再和梁一航聯繫過。梁一航該多擔心?

    「怎麼了?」身心都得到了滿足的男人,語氣溫柔得令人髮指。

    尤其是看向沐可人那雙灰綠色的眼眸,幾乎能掐得出水。

    老實說,這樣的皇擎天要是被凰刃裡面的那些弟兄看到的話,他們絕對會被活生生嚇死的。

    「多吃點東西,看你這兩天都把這裡餓瘦了!」皇擎天說著,又給沐可人夾了一些東西,放在她的碗里。

    「我哪裡瘦了?」沐可人不明所以的眨巴著大眼。她壓根就沒有覺得自己哪裡瘦了好吧!

    但皇擎天所指的地帶,讓她臉蛋兒瞬間騰紅了。因為,他指的地方竟然是她胸口的位置!

    這個不要臉的大尾巴狼……

    「對了,剛才一驚一乍的怎麼了?」皇擎天看到沐可人紅撲撲的小臉兒,心情越發的蕩漾。想著把沐可人哄好了,待會兒再來大戰幾回合。

    卻不想,他剛提及這問題,沐可人就撅起了小嘴兒:「你為什麼不告訴我一航哥給我打了那麼多電話?」

    女孩的控訴,將皇擎天剛才的好心情毀於一旦。

    「我為什麼要說?」比起其他人,皇擎天的表達方式更為直接。

    那天見到梁一航的第一眼,他便從他對沐可人的眼神中讀到了「痴迷」二字。

    而梁一航周身的氣場,也不似其他人。這樣的人,絕對是強有力的競爭對手。

    把梁一航打了幾十遍電話找她的事情告訴她,皇擎天又不是傻子。這種吃力又不討好的事兒,他才不幹呢!

    可有時候,處理事情太過直接了也不是什麼好事。

    這不,剛才還笑嘻嘻和他說話的小女人,這會兒又生氣的將臉別到一邊。

    讓皇擎天更沒想到的是,這小丫頭竟然拿起手機就給那男人撥電話。

    所以,他想也沒想,直接伸出長臂越過了沐可人,輕而易舉的將她小手上的電話拿走了。

    等意識到小手上的手機沒了,沐可人轉身想要奪回手機的時候,才發現剛才撥出去的那通電話已經被皇擎天掛斷了,並且連手機也被他關機了。

    「皇擎天,你為什麼總是要欺負我?」發現這一點的小女人,有些氣不過,小鼻尖一紅就開始抽噎著、控訴著!

    「我哪有欺負你?」見沐可人哭了,皇擎天慌忙將手機丟開后,就坐在她的身邊好聲好氣的哄著。

    「你都掛斷了我的電話了,還不是欺負我?」她默默的掉淚,時不時用手背蹭去臉頰上的淚水。哭得安靜,倒也不會擾人清夢。

    可這種無聲哭泣,卻像是在皇擎天的胸口上割肉似的。

    「我哪裡捨得欺負你?你也不想下現在都幾點了,你那個野……」正打算用野男人來稱呼梁一航的皇擎天,意識到沐可人那雙淚眼正盯著他,趕忙換了一個稱謂。

    「你那什麼哥,估計也睡下了!你現在打電話過去,不是擾人清夢么?」換了一個陳虎,皇擎天說得整個嘴裡都是酸味。

    不過,這話沐可人倒是接受了:「也對!」

    總算是將沐可人哄好了。但皇擎天還沒有來得鬆一口氣,便聽到沐可人那邊又說:「那我明天再給他打電話好了。」

    說來說去,她竟然還是要給那野男人打電話?

    不爽,開始在皇擎天的心中蔓延滋長。

    「小傢伙,我不喜歡你和他接觸……」按耐不住心中的焦躁,皇擎天索性將心裡的話說了出來。

    但他的傻女孩還問他:「為什麼?他只是我鄰居家的大哥哥,從小看著我長大!我和他之間,清清白白的,你不用瞎操心!」

    皇擎天其實很想告訴她,那什麼鄰居家的大哥,那只是你自己這麼認為!而梁一航看她的眼神,已經擺明了一切。

    但這些,皇擎天不敢直接告訴沐可人,怕嚇壞她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他是怕捅破了梁一航和沐可人之間的那一層紙。這樣,梁一航以後豈不是可以肆無忌憚的追求沐可人了?

    他不傻,這種為他人做嫁紗的事情,他也是不會去做的!

    皇擎天只是緊抱著沐可人的腰身,蹭著他最喜歡的柔軟處,告訴她:「我就是不喜歡你和他接觸……」

    「皇擎天,你又吃醋了嗎?」看著在自己懷中蹭來蹭去的皇擎天,沐可人的嘴角有了笑意。

    「沒有……」某人很堅決的否定。但他的行動,並沒有因此遲疑。

    「沒有嗎?我怎麼看這好像有呢?」難得有機會可以打趣皇擎天,沐可人自然不想放過這個機會!

    但她,失策了!

    像皇擎天這般高傲的男人,是不可以隨隨便便這般打趣的。

    不然,會引起他的反撲。

    這不,皇擎天的手一下子就探入了她的衣物里,對她做很壞很壞的事情。

    於是,羞紅著臉兒的沐可人,再也沒有其他心思了,只顧著阻攔皇擎天侵犯她的小身子。

    但最終,還是沒能改變她被吃干抹凈的事實!



    上一頁 ←    → 下一頁

    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