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神秘首領,夜夜寵! » 96.第96章 說翻臉,就翻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神秘首領,夜夜寵! - 96.第96章 說翻臉,就翻臉!字體大小: A+
     

    一航哥?

    很明顯,今天和沐可人見面的,是一男的!

    而且,沐可人還把他弄得很開心!

    這不,這野男人還發來了簡訊道謝,並提出下一次見面!

    他在家裡眼巴巴的等著她回家,這膽子逆天的傢伙竟然跑出去陪野男人?

    意識到這一點,皇擎天臉上的笑容都消失得一乾二淨了。

    「皇擎天,我們該開飯了!」在廚房那邊等待許久,沒見到皇擎天身影的沐可人,趕緊跑到皇擎天的身邊。

    不過,皇擎天的神色好像還是很生氣的樣子。她便主動伸出小爪子,挽住了皇擎天的胳膊,想要將他帶到餐桌那邊。

    「皇擎天,我今天做了煎蛋,很成功,沒有燒焦哦……」只是她不敢提及其實她煎了整十個蛋,成功的就只有兩個。焦黑的那些,都被她藏進了垃圾桶里。

    「對了,我還做了你喜歡的西蘭花!」雖然還是燒得焦黑,但她挑出了幾塊不怎麼焦黑的。

    「皇擎天……」沐可人一邊拽著他一邊朝前走。本以為她會成功的將皇擎天帶到餐桌邊上。怎知在走了一半之後,皇擎天被她挽著的長臂忽然抽離了。

    隨後,他在沐可人詫異的眼神中進了卧室。整個過程,連看沐可人一眼都沒有。

    當下,沐可人徹底的愣住了。

    這到底又是出了什麼幺蛾子?怎麼說翻臉就翻臉了?

    難道是更年期提前了?看她青春活潑的樣兒,所以不順眼?

    *

    次日清晨,沐可人醒來的時候,彆扭傲嬌的男人已經離開了。

    而接下來的連續兩天,皇擎天雖然每天都回家,但好像都故意躲著沐可人似的。

    只要沐可人在家,皇擎天必定呆在房間里。就連吃飯,他也只管自己的。

    每天從片場回到家,沐可人都要忙活著洗菜做飯,有時候實在累得不行,就直接啃了零食。

    情況發生逆轉,是在這天的早上。

    今天沐可人要參加《飛仙傳說》的一個宣傳活動,所以起了大早。

    起床的時候,沐可人就一直打噴嚏,好像有點感冒了。

    她本來是想喝點熱水再出門的,但另一頭皇擎天的門忽然推開了,她便打消了這決定,匆匆回房間收拾了小包包,提著便準備出門。

    可就在即將出門的時候,她的手機響了。

    是梁一航打來的!

    「一航哥?」女孩站在玄關處接了電話,嗓音輕柔。

    這聲音,讓剛準備轉身去洗手間的皇擎天忽然一頓。

    一航哥?那個野男人?

    「今天你忙完了?那好,我等會兒結束工作就去找你!」沐可人好像沒有注意到後頭某一男人正豎著耳朵悄悄聽她講電話,和電話那邊的男人相談甚歡。

    「嗯,好!待會兒見!」沐可人好像趕著出門,很快便掛斷電話了。

    等到玄關處傳出關門聲的時候,皇擎天垂放在大腿雙側的手已經緊握成拳!

    狗窩裡爬出來的小白狐,正在他的邊上轉圈圈,求投喂。早上沐可人出門走得急,忘記給它的小碗里放上食物了。這會兒,它也只能求助這總看它不順眼的老男人了。

    而皇擎天在它第十二次伸出小爪子撓他的居家服褲子的時候,終於注意到了它。

    那一瞬間,男人的灰綠色瞳仁里不悅的身材像是利刃,恨不得將它活剝了似的。嚇得小白狐趕緊往自己的窩裡躲。

    但它的小短腿只不過跑了幾步,就被皇擎天抓了脖子,拎了起來。

    「小畜生,餓了?」不似剛才那像是要活剝了它的凶戾,此刻男人那張猶如名匠塑造出來的俊美臉盤上帶著笑容。

    但這般驟現的笑容,猶如大雪初霽,讓人晃眼難受,也讓人感覺到越發的不安。

    於是,在這眼神的嚇唬中,小白狐不安的掙扎著,水汪汪的大眼珠子里寫滿了求饒:拜託了,老男人!我不吃東西,你別吃我!

    但不管它怎麼求饒,皇擎天好似沒有聽到,拎著它進了衣帽間:「別害怕嘛。我帶你去找東西吃……」

    此刻,小白狐的內心是崩潰的……

    *

    同一時間段,南陵州的奢侈品商城裡,宣靈正在兩個大品牌間徘徊。

    距離南陵州金像獎晚會還有幾天,所以她想到這些店買件禮服,以備晚會上能出彩。

    不過這些品牌都有些昂貴,所以宣靈有些舉棋不定。

    就在這個時候,她發現不遠處有一道她所熟悉的身影,便快步上前。

    「媽……」喊完之後,宣靈便親昵的圈上了那人的胳膊。

    沒錯,出現在商場里的人,便是黎川母親程立清。

    「媽,正巧在這裡碰到你。我正好看中兩套禮服,拿不定主意!媽,您幫我看看哪一件比較好?」

    「不是北陵州宣氏企業的千金小姐么?看中的都直接能搬回家,至於二選一么?」程立清掃了宣靈親昵挽著自己的手,面含譏諷的說著。

    這話,讓宣靈那帶著精緻妝容的小臉忽然一僵。她倒是沒想到,這程立清竟然敢當眾這麼擠兌她!

    「媽,您說什麼呢?」宣靈不愧為專業演員。

    上一秒還僵著一張臉,下一秒她又笑容明艷如花,讓人不自覺的以為,剛才真如她所說的那樣,這程立清是在打趣她!

    「我什麼意思你應該知道!別叫得那麼親昵,我還沒打算認你這個兒媳婦呢!」

    程立清之前還不知道宣靈這麼能裝,現在看來她對宣靈的印象越是不好了。

    要是真讓黎川娶了這女人的話,那到時候他們黎家是不是需要每天都上演宮心計?

    但程立清的話都說得如此直白了,這宣靈還是笑得滿臉的燦爛:「媽,這婚都訂了。認不認我這個兒媳婦,可不是您一個人說了算的!」

    「你……」

    「別忘記,您兒子年底還想競爭南陵州州長這一職!您要是不認我這兒媳婦的話,您覺得我能吃下這虧么?」輕拍著程立清告訴她這一層關係的利益輕重后,宣靈便踩著高跟鞋離開了。

    原地,被留下來的程立清氣得面色鐵青。可當著那麼多人的面,她又不能不顧形象的對宣靈吼出自己的不滿……

    *

    同一時間,南陵州北岸的西餐廳里正上演著這樣一幕——一身穿筆挺西服的男子,手上抱著一隻小白狐走了進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
    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