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神秘首領,夜夜寵! » 10.第10章 你哭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神秘首領,夜夜寵! - 10.第10章 你哭了字體大小: A+
     

    沐可人所踢得,正是男人雙腿間最脆弱的部位。

    僅一瞬,就讓黎川疼得前額青筋畢露,夾緊著雙腿半蹲著。此時的他,已沒有了往日刻意維持的翩翩公子哥的形象。

    看到疼卻為了維持形象,不敢喊出聲的黎川,沐可人總算有些解氣。

    說真的,當日看到他和宣靈光著身子纏在一起的時候,沐可人就有種想要將他踢廢了的衝動。不過當時那一幕實在給她帶來不小的衝擊,讓她落荒而逃了。

    但那****欠她的這一腳,總算是補上了。

    看著他堂堂南陵州副州長毫無形象的捂著雙腿,沐可人總算是覺得解氣了。

    掃了一下時間,她忽而想起自己的面試就快要開始了,轉身便在一側攔了一輛計程車。

    計程車停下的時候,沐可人拉開了車門便打算鑽進去。

    「可人!」但下一秒,她的小手就被黎川拽住了。

    此刻的黎川,已經疼得滿頭大汗。那原本總是用髮蠟固定,往後梳理得意氣風發的前額劉海,此刻正被汗水浸濕,並粘附在他的額頭上。

    「可人,我們談談!」撇開因為疼痛而有些狼狽的墨發外,此時的黎川依舊繾倦美好的猶如一宗畫卷。

    看著這樣的黎川,沐可人忽然笑了。那笑容明媚奪目的同時,卻無端多出了些許的譏諷。

    如此的沐可人,是黎川始料未及的。交往的三年,她一直都是他眼中的乖乖女。

    可今日,沐可人卻又在他的面前展現了伶牙俐齒的一面。

    這樣的沐可人,就像是脫僵了的小野馬,他本該討厭才對。

    可不知為何,這樣的沐可人卻讓他覺得異常的有魅力。這大概,就是男人的劣根性所在。

    「談分手么?」在黎川的拉扯中,小女人的粉唇上又掀起一抹譏諷的笑。

    那四字,似乎是他未曾想到過會從沐可人的小嘴裡邊說出來的。以至於,在聽到的時候他的瞳仁放大了許多。

    「可人……」和宣靈那種在床事上非常開放的女人相處之後,他一度想過和沐可人提分手的。可當真聽到「分手」二字的時候,他卻迷茫了。

    就在黎川想要弄懂自己為何變得如此茫然之際,他握著女孩的手,忽然被甩開了。

    「如你所願,我們分手了!」甩開了他的手的沐可人,徑自鑽進了計程車。

    「可人,你聽我說……」黎川緊追上去,但車子還是在沐可人的催促中快速駛離了原地。整個過程,沐可人殘忍得連一個眼神都沒有給他。

    眼睜睜看著那輛車子消失在街角盡頭,黎川的眸色有些複雜……

    *

    夜幕降臨,一輛黑色的轎車緩緩停在了街角。

    車子停下的時候,坐在駕駛座上的男子望著後座上正準備推開車門下車的男子道:「首領,今晚兄弟們有一個聚會。您等會……」

    「今晚我就不去了,有點事兒!」車窗外不時射進來的光線,正好照亮了暗夜中的那對灰綠色眼瞳。

    這人,正是歸來的皇擎天!

    「什麼事情?要是不急的話就去吧?」那人還企圖勸說著。

    「挺急的。」都等了一個星期了,能不及么?

    不過說這話的時候,男人的表情依舊沒有絲毫的變化。這樣的他,讓人摸不准他的思緒。

    最終,前座上的人只能無奈妥協:「好吧,我會跟他們說一聲的!」

    這話,皇擎天沒回應便下車了。整個過程,他冷漠得近乎殘忍。

    但坐在駕駛座上的人似乎已經習慣了這樣的待遇,在皇擎天下車后便迅速的拉動了車子引擎,消失在夜幕中……

    回到公寓,皇擎天開門的動作和尋常沒有什麼區別。

    但轉動門把守時候的急切,又泄露了他正在期待著什麼。

    進了玄關之後,皇擎天沒有急著換鞋,而是環顧了玄關處的鞋架。

    只見,鞋架上除了他的幾雙鞋子外,還有一雙白色帆布鞋。

    鞋面很乾凈,也沒有過多花俏的裝扮,看上去挺普通的。但和他的鞋子擱在一起,卻顯得又小又可愛。

    看著這雙鞋,皇擎天的嘴角悄自勾起:這麼說,她還在這兒?

    隨後,他利落的換上了室內鞋,快步往屋裡走了進去。

    直到在客廳沙發上看到多日不見的那抹身影,皇擎天才覺察這幾天來心中的那抹空白瞬間被填滿了。

    看到她,他不由自主的邁開了腳步。

    整個客廳,只點著矮几上的那盞小燈。橘色的燈盞下,沐可人整個兒蜷縮在沙發上。長發,將她的大半張臉擋住了。她的呼吸均勻,應該是睡著了……

    「這麼睡,不難受么?」站在沙發前,打量著她有些不雅的睡姿之後,他的濃眉蹙起。

    最後,他索性親自動手,準備將她搬離沙發。

    怎知,在他的手剛摟起她的脖子之時,一聲輕哼從她的紅唇中溢出:「不要……」

    這一聲,讓皇擎天停下了動作,眉頭高挑。

    「你確定?」他以為,沐可人是醒了,拒絕了他。

    這一點,讓他莫名有些不悅。

    但緊接而來的,又是沐可人牛頭不對馬嘴的抽噎聲:「為什麼要這麼對我……」

    「還沒醒?」微愣之後,皇擎天索性伸手撥開了蓋在女孩臉蛋上的黑髮。

    沐可人的皮膚很好,白中透著紅,並且近距離下還看不到一絲毛孔的那種。

    不過,讓皇擎天愣住的,並不是她的好肌膚。而是,她臉蛋上的淚光……

    「哭了?」他略顯得有些粗糙的指腹,忽然落於沐可人的臉蛋上,撥弄著她眼尾處的淚珠。

    「唔?」

    就在皇擎天撥弄著她淚珠兒的時候,沐可人睜開了雙眼。

    昏暗的光線下,她帶著霧氣的眼眸就這般觸不及防的和皇擎天的灰綠色瞳仁視線對上了。

    可能有些驚訝的緣故,她的小嘴微微張開著。如同,盛情的邀約。

    看著她那張粉色的小嘴,皇擎天的喉結情不自禁的滑動了那麼一下。

    「你……回來了?」反映過來之後,沐可人才察覺到她的肩頭正被半蹲著的皇擎天擁住,姿勢有些古怪。

    「你哭了!」他不接她的話,只強調著某個事實。

    「沒有,我沒哭……」她躲過他的長臂后,粉唇微撅。

    忙於抹去眼尾處淚水的她,大概不知道她唇兒撅起來,對於男人而言有著致命的魔力。

    也就在那一瞬間,皇擎天作出了他剛才一直想做的某些事兒……



    上一頁 ←    → 下一頁

    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
    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