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神秘首領,夜夜寵! » 6.第6章 我脫了,是人還是禽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神秘首領,夜夜寵! - 6.第6章 我脫了,是人還是禽獸?字體大小: A+
     

    皇擎天的那一掌還是挺奏效的。

    隨後的路程,沐可人都安靜無比。

    一直到,他扛著她來到距離這裡最近的濠景小區中的一處公寓裡頭……

    開門之後,皇擎天就將沐可人以及她的行李箱卸下。

    而被擱在行李箱旁邊的沐可人,一恢復自由便顧不得自己被顛簸得有些翻湧的胃部,迅速的捂著自己的屁屁躲到了一邊。

    在她防備的眼神中,關了門轉過身的皇擎天,已經淡定無比的朝著她走了過來。

    臉不紅心不跳,這話可以用來形容現在的皇擎天,實在是太恰當不過了。

    但沐可人無比清楚,這男人剛才可是扛著她走了大半個小時。可為什麼在他的臉上,她卻沒有發現半點該有的疲軟呢?

    這足以說明,這男人的體能已經到了變態好的級別。

    也因此,沐可人在發現他朝著自己走近之際,趕忙又捂著自己的屁屁,躲到了另一側。那怯生生的模樣,就如同害怕被傷害的小動物。

    見她如此惶恐不安,皇擎天索性停下腳步。

    在她警惕的眼神中,他從自己的口袋摸出了一把鑰匙,放到桌面上,「這是公寓的鑰匙!」

    沐可人盯著他擱在桌面上的鑰匙,又看了看皇擎天。

    那錯愕的小眼神好像在詢問,你給我這裡的鑰匙做什麼。

    「以後,你住這裡!」

    他的回答,如同看穿了她心中的想法。

    幾乎就在同一刻,沐可人表明了自己的態度:「我不要!」

    「不要也不行!」此時的皇擎天,一臉的嚴肅。「你所住的那幢樓。前幾天才發生過命案。」

    他眼尾的餘光,在將沐可人聽聞這一消息之時的各種驚慌小表情都納進眼底后,繼而又補充一句:「尤其是上個月,還發生了強姦案!如果你不害怕的話,倒是可以住下去……」

    聽完這話的沐可人,這一瞬間耷拉著小腦袋瓜,神情有些萎靡。

    將沐可人的小情緒再度納進眼底后,他又說著:「這房子一共有兩室一廳,我也不常回來!」

    他發現,他最後的那一句話,引起了沐可人的注意。本耷拉著腦袋的她,忽而抬頭。

    窗外的陽光,正好透過薄薄的紗織窗帘打在她的側顏上。那一霎那,她的臉蛋好像蒙上了一層薄霧,美得有些不真實。

    尤其是那對圓又黑的大眼,在燈光的照耀下蒙上了一層光霧,惹人憐愛。

    這樣的沐可人,乾淨而美好。對於任何一個男人,都有著致命的吸引。就連皇擎天這樣的,忍耐力是他引以為傲的,也逃不出她的吸引。

    見她那般可憐兮兮的,他受不住吸引,便邁開長腿朝她走去……

    可他剛到沐可人的跟前,抬起手正打算揉一揉她的發頂,沐可人卻露出如臨大敵的慌亂神情。

    她一臉後退,直到背後貼上了牆壁,還一直往牆壁上靠去。

    「我又不是洪水猛獸,用得著這麼害怕么?」看著她大眼裡的防備,皇擎天忽而失笑。

    相比較起來,他還是喜歡當初在北陵州碰到的那個她。那時候,她很勇敢。在旁人都畏懼他的時候,她卻敢主動接近他。

    只可惜,眼前的小人兒似乎沒了以前的那份勇敢。就連他皇擎天,也似乎被她遺忘在記憶的長河裡……

    「你不是洪水猛獸,你是衣冠禽獸!」她扁了扁小嘴,下意識的回擊著。

    但回應完,才意識到自己有些口直心快,趕忙緊閉小嘴。像是以此來撇清剛才那話和她沒有關係。

    「衣冠禽獸?你見識過么?」皇擎天忽而挑眉。那雙灰綠色的眼瞳,帶著一抹玩味。

    隨後,將沐可人逼退到牆角的他又朝著沐可人貼近了幾分。

    近距離的對峙中,沐可人第一次認認真真的看清楚了他的五官。

    美!

    真的好美!

    饒是見過美男無數的沐可人,也不得不驚嘆於這個男人猶如名匠雕刻出來的深邃五官。

    但他的美,不似黎川帶著些女人陰柔的繾倦美好。他的美,帶著剛性,帶著黑暗色彩,又帶著如同黑夜中伺機撲食獵物的獅子氣勢……

    可以說,他是沐可人迄今為止見過的最美的男人。

    如果不是他開始動手解開他襯衣上的扣子的話,沐可人也不知道自己會沉迷於這張絕世容顏多久。

    「你……你幹嘛?」未經人事的女孩,到底羞澀了幾分。所以,當她見到男人解開衣扣,露出迷人鎖骨的那幾個動作之際,下意識的別開了臉。

    她一度以為自己已經做到若無其事,可沐可人壓根沒想到自己臉兒上的紅暈,已經將她的真實情緒泄漏殆盡。

    「不是說我衣冠禽獸么?我就像讓你見識一下,我脫了是人還是禽獸……」男人看似漫不經心的一番話,讓沐可人的小身子一僵。

    隨後反映過來的她,忽而快速的推了皇擎天的胸口一把,繼而迅速的捂著自己的臀兒跑進了距離最近的一間卧室,隨手還將房門關上。

    「這麼說,是不打算看了?」望著那逃跑似的小身影,皇擎天搖頭嘆息:「真可惜!」

    但神色間,卻沒有半點的惋惜之情……

    *

    從天亮憋到天黑,終於憋不住生理反應的沐可人,從那個房間里沖了出來,直接鑽進了洗手間。

    直到解決了生理問題之後,沐可人才從洗手間里探出一個小腦袋來。

    剛才她從卧室里衝出來,就沒有看到皇擎天的身影。難道說,他走了?

    探出的小腦袋瓜上,一雙黑亮似寶石的大眼,四下掃蕩著這個房間的每一處……

    直到確認這大廳內真的沒有皇擎天的身影,她才走了出來。

    山中無老虎,猴子稱大王!

    這話用來形容此時的沐可人,一點也不為過。

    皇擎天在的時候,她慌得上竄下跳,連打量屋子都不敢。可現在皇擎天不在家,她可是將這屋子上上下下里裡外外都逛了個遍。

    直至將整個屋子參觀完,沐可人才拽起了自己的行李箱,準備打開門。

    「尤其是上個月,還發生了強姦案!如果你不害怕的話,倒是可以住下去……」

    臨出門之前,沐可人的腦子裡又下意識的回想起剛才皇擎天的那一番話。準備擰開把守的她,忽然動作一滯。

    最終,她的視線定格在皇擎天放在桌子的那把鑰匙上……



    上一頁 ←    → 下一頁

    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
    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