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都市無上仙醫 » 1871.第1866章 戰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都市無上仙醫 - 1871.第1866章 戰書字體大小: A+
     

    「文殊廣法尊者說的有理。仙王城非同小可,若直接揮兵攻打卻得防著玉帝老兒惱羞成怒!」文殊廣法尊者的話提醒了逢蒙,本是怒氣衝冠的逢蒙漸漸冷靜了下來。

    「那按此說法,難道逢蒙兄和我帳下大將就這樣白白被殺不成?」毗那夜迦面色猙獰道。

    「那倒也不是。任何事情都有規矩,西方教與三教斗如此,與天庭斗同樣如此。所有的鬥爭都是下面的人去斗,上面的只是運籌帷幄,不會參與。當年大戰,也是到了末了,避無可避,各位教主方才無奈出手,這便是各自心中有數的規矩。這些年來,仙界大小紛爭無數,別說兩位教主和幾位副教主了,就連我們三人這般級別的,也鮮少出手,一般都是看著下面的人爭鬥。此趟,我們與夏雲傑的爭鬥,雙方雖然沒有明說,但也都各自心中有數,這番爭鬥,到了我們和他這樣的級別,我們不出手,他也不能出手,他若出手,便是壞了規矩,也就怪不得我們親自出手對付他的人。」文殊廣法尊者擺手道,臉上透著一抹陰險的味道。

    「哈哈,我就知道文殊尊者不是肯吃虧的人。這話說得好,說得好啊!明日本護法就去一趟封逐郡,把那水浩澤的腦袋給摘了。」毗那夜迦是聰明之人,文殊廣法尊者這麼一說,便立馬明白過來他的話中之意。

    仙王城他們暫時還要給玉帝一點面子,不好直接去攻打,但封逐郡就沒那個顧忌了。誰讓夏雲傑先親自出手呢!

    「桀桀,就是不知道毗那夜迦你將水浩澤的腦袋給摘下來之後,那夏雲傑是否還能沉得住氣?」逢蒙獰笑道。

    「他若沉不住氣最好,到時逢蒙護法一箭射殺了他,玉帝也就沒什麼話好講。」文殊廣法尊者淡淡笑道。

    「哈哈!」毗那夜迦揚天一陣狂笑,然後道:「尊者這麼一說,本護法倒是迫不及待想看摘下水浩澤的腦袋之後,夏雲傑的反應。」

    說完,毗那夜迦起身離席,又點了幾個得力幹將,準備去封逐郡走上一趟。

    只是毗那夜迦還沒來得及動身,有人拿著一封書信呈遞上給逢蒙。

    逢蒙如鷹隼般的雙目在書信上一掃,霍然而起,濃濃的戰意從他身上散發出來,如同拉滿弦的弓,蓄勢待射的利箭。

    「毗那夜迦,你不用去封逐郡了。夏雲傑已經率先給我下了戰書,三日後,大瞿郡龍侯山一戰。」逢蒙冷聲道。

    「此子倒也識趣,如此倒也省得本護法再親自去一趟封逐郡。」毗那夜迦聞言微微一愣,隨即也同逢蒙一樣,濃濃的戰意迸體而出。

    「三日,大瞿郡,此子好算計,實在是好算計!」文殊廣法卻是一臉的陰沉,目中寒芒閃閃。

    「此話怎講?」逢蒙和毗那夜迦都微微一愣,問道。

    「這些年,夏雲傑除了封逐郡一戰出了一次手之後,一直再沒有動靜。本尊還以為他終究根基淺薄,也知曉逢蒙護法厲害,不願與我們一戰,所以一直隱忍不動,以免與逢蒙護法發生正面衝突。如今方才明白,原來是在等著我們將戰線拉長。」文殊廣法道。

    「果然是好算計,大瞿郡已經遠離本護法的領地,如今我們的人又都分散開去,短短三日之內,最多只能召集一部分人馬趕赴大瞿郡。」逢蒙道。

    「那又如何?有我們三人在,莫非夏雲傑還能翻了天不成?再說了,他既然主動提出一戰,難道我們還能要求延遲時間或者更改地方不成?」毗那夜迦不以為然道。

    「這正是他深與算計的地方。主動一戰,以我們的身份根本不可能再提出延遲或者更改地方的要求。不過夜迦護法說得也對,有我們三人在,任那夏雲傑有多大的本事,終究還是翻不了天。」文殊廣法點頭道。

    「哈哈,正是如此。此一戰,乃夏雲傑主動提出,生死由命,就算我們殺了夏雲傑,玉帝也無話可講。」逢蒙聞言一陣暢快大笑,然後取過大筆,寫了回信,讓人速速送去。之後,逢蒙等三人便開始調集各方人馬開拔大瞿郡龍侯山。

    ……

    當逢蒙等三人開始調集各方人馬時,石渠郡已經聚集了上千萬的人馬。

    這千萬人馬都是來自西海龍宮、封逐郡、龍門三派,還有聚窟洲洲軍中最精銳的人馬。否則以西海龍宮還有封逐郡水家的實力,可以召集數十億的人馬都沒問題。

    上千萬人馬中,有金仙四百二十名,玄仙佔了大半以上。

    可以說,這一戰,夏雲傑所掌控下的精銳人馬幾乎是傾巢而出。甚至連西海龍宮的老巢,龍門三派的老巢,封逐郡,還有仙王城,因為金仙強者抽調一空,幾乎沒有強者坐鎮。

    不過夏雲傑清楚,這一戰,可以說是他與西方教在聚窟洲勢力之間的畢其功於一役。在勝負沒有分出來前,絕對沒人敢打他們老巢的主意。

    因為一旦是他夏雲傑勝出,試想一下,那個時候,誰還能承當得起夏仙王的一怒!

    當然夏雲傑勝出的概率很是渺小,但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誰也不敢冒這個風險。

    因為夏雲傑是一個敢於挑戰西方教護法逢蒙的恐怖人物!

    旌旗飄動,刀槍如林,一支支人馬浩浩蕩蕩從還遠沒完工的仙王城列隊而出,殺氣衝天而起,將天上的雲朵都給沖得七零八落。

    煞氣凝聚成一股股的颶風,仿若一條條兇狠的巨龍在天空中呼嘯,翻騰。

    有關聚窟洲仙王夏雲傑下戰書挑戰箭山逢蒙護法的消息,這幾日早已經如颶風一樣席捲過整個聚窟洲。

    甚至連西海,連鄰近幾個大洲也都聽到消息,為之震動。

    大軍開撥,沿途所有的勢力全都噤若寒蟬,嚴嚴告誡門下弟子待在山門中,不得外出。

    這一刻,沒人再敢看低那位一直蟄伏不出的夏仙王!這一刻,人們才猛然意識到,以前只看到夏仙王的低調,總以為他實力不濟。可當今日他命令一下,西海龍宮,龍門三派,封逐郡,還有聚窟洲洲軍雲集而來。原來,不知不覺中,夏仙王所轄的勢力其實也已經躋身仙界一流勢力行列。再加上他自身恐怖的戰力,就算不是西方教在聚窟洲勢力的對手,但逢蒙他們想要擊敗夏仙王聚攏起來的兵馬,也絕不是容易的事情,至少也免不了一番傷筋動骨。

    所以在這個時候,任何勢力觸犯夏仙王都是極度愚蠢的行為。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