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都市無上仙醫 » 1193.第1188章 蠻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都市無上仙醫 - 1193.第1188章 蠻獸字體大小: A+
     

    元神狀況糟糕也就罷了,至少夏雲傑還有強大的肉身,堅固的巫鼎,單憑這個,夏雲傑也能匹敵通玄高手,但無盡虛空中的一次爆炸卻不僅幾乎炸崩了他的肉身,也炸殘了他體內的七尊巫鼎,事實上,若不是他兼修巫法,有著無比強橫的肉身,恐怕他早就被炸成了粉碎。

    唯一讓夏雲傑感到慶幸還有說不出的疑惑和震驚的是,眉心處的那尊從他血脈覺醒時就出現的古鼎,絲毫無損,只是光芒有些暗淡。

    當他運轉「禹王訣」時,眉心處就像以前一樣隱隱出現一個漩渦,漩渦中一尊古鼎隱現,一絲絲天地靈氣被納入古鼎,一部分轉化為真元力滋補著命府元神,一部分化為巫力修復著夏雲傑的肉身還有那殘破的七尊巫鼎。

    看著命府的元神漸漸不再有崩潰跡象,肉身和巫鼎也在逐步修復,雖然很慢,但至少看到了希望,夏雲傑心中稍安。

    兩個時辰之後,夏雲傑見不管是命府元神和肉身還有巫鼎都趨於穩定,便拿出之前沿途採集到的靈草仙藥,直接像啃蘿蔔一樣,一根根給吃進了肚子。

    好在這時沒有煉丹師在場,否則看到夏雲傑竟然像啃蘿蔔一樣將一些數百上千年的珍貴靈草仙藥吃進肚子,非被氣得吐血,罵他敗家子不可。

    不過此時夏雲傑卻又哪管得了這麼多。仙草靈藥入體,一絲絲暖流流遍周身,不僅傷勢和巫鼎加快了恢復,元神也強大了不少,自然是毫不猶豫地把沿途採集到的靈草仙藥全部啃個乾淨,末了還有點後悔當時膽子太小,竟然沒多采一些。

    當然後悔歸後悔,以夏雲傑如今的狀態他是絕對不敢重返邊緣地帶採藥的。

    太陽漸漸夕陽,夏雲傑突然感覺到有東西觸動了自己布置在外面的巫符,心頭一驚,暫時停止運動,睜開了雙目。

    雙目一睜開,印入眼帘的是一頭像牛犢一般大小,形狀似狼,渾身血色,長著兩個腦袋,眼睛綠油油發亮的凶獸。

    夏雲傑布下的巫符有示警、迷困之用,那血色雙頭狼凶獸觸發了巫符,一時間便被困在了其中,頓時惹得他凶性大發,仰頭連連怒吼,隨著它的怒吼聲響起,身上的血色竟然衝天而起,一陣陣充滿腐蝕的力量隨著血色朝四周瀰漫開來。

    不一會兒竟然便腐蝕開了夏雲傑所布下的巫符,然後目露凶光地沖他撲了過去。

    夏雲傑目中寒芒一閃,正準備發動巫祖帝江旗滅殺此獠時,突然他面露一絲驚訝之色。

    因為他竟然感覺到了幾縷巫力的波動,那幾縷巫力並不強大,都在地巫兩三鼎之間,相當與修真者築基期和金丹期的境界。

    夏雲傑遂按兵不動,他雖然身受重創,但憑這血色雙頭狼凶獸卻還傷不到他,不過在這林中第一次遇到修者的出現,而且還是巫修,卻讓夏雲傑不得不謹慎對待。

    「殺!」就在夏雲傑收起殺招之際,一聲清麗的喝聲在湖邊的叢林里響起,接著夏雲傑便看到一點寒光從叢林中如電射出。

    寒光直取血色雙頭狼其中一個腦袋而去,乃是一利箭,箭頭符光閃爍,顯然是施加了巫法。

    血色雙頭狼顯然察覺到了危險,急速轉身,然後對著利箭射來的方向張嘴咆哮。

    一道血光衝出,利箭沖入血光,不過轉眼間符光暗淡,再然後便化為了一灘鐵水。

    「殺!」不過叢林中的人顯然沒有就此放棄,再次響起一道清麗的冷喝聲。

    這一次再不是射出一點寒光,而是有數點寒光一起射出,箭頭符光閃爍,發出陣陣銳利的破空之聲,聲勢頗為嚇人。

    緊跟著射箭的人從叢林中紛紛走了出來,臉上都帶著警惕還有一絲興奮之色。

    人有六人,兩男四女,看起來都是年輕人,為首的是一位穿著黑色皮甲,褐色長發披肩,身材凹凸有致,很是矯健的女子。

    她握的弓是眾人中最長的,修為也是最高的,有地巫三鼎中期。其餘人大部分都只有地巫二鼎中後期的修為,唯有一位顴骨凸起,臉頰瘦削,但身子卻格外魁梧,身高至少兩米以上的男子也在地巫三鼎,不過比那女子稍遜一籌,還在地巫三鼎初期。

    「嗚!」血色雙頭狼再次一聲怒吼,血光沖著箭矢而去,箭矢沖入血光,轉眼睛竟然又化為一灘血水。

    「這蠻獸血氣充足,實力非同小可,大家都小心一點!」為首的女子神色凝重地喝道,說話時,目光掃過夏雲傑,閃過一絲疑惑。

    「放心吧,紫嫣,我們要殺的就是血氣充足的蠻獸。」那顴骨凸起的男子神色冷傲地再次射出一箭,然後手掌一翻,手中的弓箭收了起來,取而代之的是一把渾體漆黑的長戟。

    因為就在這說話的片刻間,血色雙頭狼已經衝到了他們的跟前。

    「殺!」男子怒吼一聲,握緊長戟對著血色雙頭狼的腦袋便刺了去。

    血色雙頭狼竟然不躲避,張口便是一口咬在了長戟上。

    「孽畜放肆!」男子顯然沒想到雙頭狼竟然敢直接張口咬他的長戟,一聲怒喝,雙手握緊長戟,猛地往雙頭狼的喉嚨里刺。

    可就在這時,雙頭狼其中一個狼頭竟然浮現出一個六角形的血晶,一道血光從血晶中射出,直取男子的腦袋。

    「不好,這蠻獸已經結出蠻晶,羅戰快撒手!」握長弓的女子見有一個狼頭竟然浮現一個六角形的血晶,頓時臉色大變,一邊著急地驚呼,一邊早已經搭弓對著那狼頭射去。

    不過羅戰顯然捨不得他那長戟,竟然不肯鬆手,而是改刺為拔,猛地發力,手臂肌肉虯結,試圖把長戟取回。

    夏雲傑見狀臉色微變,一點隱晦的紫光在他的眉心一閃射向了那雙頭狼。

    雙頭狼頓時感到一股危機襲來,渾身狼毛根根豎起,咬著長戟的嘴巴急忙鬆了開來,扭頭想全力對付在暗中突然襲來的危機。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帶著法符的利箭射到,一箭射中了它的一隻眼睛。

    頓時雙頭狼一聲凄厲慘叫,周身血氣翻滾。

    夏雲傑見狀又悄然收回了暗中放出的巫法,這是個對他而言完全陌生的世界,若沒有必要,在如今的身體狀況下,他是不會輕易暴露他的實力。

    羅戰見紫嫣竟然一箭射中雙頭狼的腦袋,頓時面露驚喜之色,本已經收回來的長戟再次狠狠沖雙頭狼刺去。其餘人見狀也都紛紛取出自己的巫寶,沖著雙頭狼殺去,那為首的女子也不例外,她取出的是一把彎刀,看起來古樸沒有什麼光滑,刀口似乎也有些鈍,但威力卻是最大。

    不過雙頭狼雖然受了重創,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它依舊兇殘無比,好幾次都差點要了羅戰等人的命,好在夏雲傑暗中使了點小手段,羅戰等人這才在付出了不少傷痕的代價下,殺了那雙頭狼。

    當然這期間夏雲傑也不好完全把自己當成一個盤觀者,期間在湖邊撿了些巨石,抽空放了幾回「冷箭」,倒也算是幫了點小忙。

    「哈哈!我們幹掉了一頭結了血晶的蠻獸!」當雙頭狼最終被殺死時,羅戰等人全都一臉興奮地歡呼不止,唯有紫嫣心有餘悸地道:「這次我們運氣好,剛才那一箭竟然射中了它的腦袋,而且它有兩個腦袋卻只結成了一個血晶,顯然還不能算真正完成結晶一步,只能算是半血晶。否則真要是一頭結了完整血晶的蠻獸,那就相當於地巫四鼎之境,除非我們逃得快,否則所有人都要交代這裡了。」

    「總有一天,就算面對結成了完整血晶的蠻獸,我也一戟將它擊殺!」羅戰卻抹了把臉上的鮮血,神色傲然地道。

    其餘三個女人見羅戰勇猛,眼中流露出崇拜愛慕之色,不過紫嫣卻綳著臉斥責道:「那也要你能活到那一天才有機會。像剛才那樣,若不是我們運氣好,你已經死了!」

    「紫嫣,你這是什麼意思,如果不是我剛才牽扯住此蠻獸,你能一箭射中它的要害嗎?」羅戰見紫嫣當眾訓斥他,一臉不滿道。

    「富貴險中求,紫嫣姐,其實我覺得剛才羅戰很勇敢!」有女子出口幫羅戰說話道。

    羅戰見有人幫他說話,臉上多了一份得意傲色。

    紫嫣看了羅戰一眼,又見其他人似乎也都有贊同之意,冷哼了一聲:「這次算了,我不希望有下一次,好了,把東西收拾一下,晚上就在這裡紮營。葉通,切兩條腿,洗乾淨晚上烤了吃。」

    「太好了,晚上有蠻獸腿吃了,我還是第一次吃結成了血晶的蠻獸的腿呢!」葉通是隊伍中的另外一個男子,聞言一臉興奮地叫了起來,然後興緻沖沖地去割了兩條狼腿跑到湖邊去剝皮清洗。其他人也都同樣一臉興奮,似乎這狼腿是這世界無上的美味一樣。

    這雙頭狼有牛犢般大小,兩條狼腿自然分量很重,夏雲傑見六個年輕人,兩男四女一個晚餐竟然要吃掉兩條「牛腿」,不禁暗暗感慨他們能吃。

    「你過來!」正當夏雲傑感慨之際,羅戰一邊在給身上的傷口塗藥,一邊一臉驕傲,以命令的口氣沖夏雲傑叫道。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