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都市無上仙醫 » 622.第621章 不如一隻小小螞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都市無上仙醫 - 622.第621章 不如一隻小小螞蟻字體大小: A+
     

    「將軍?老師?夏先生?」同樣感到萬分驚恐的還有萬大鵬。

    從見到董事長跟夏雲傑較為親熱開始,萬大鵬就暗地裡以為夏雲傑是董事長養的小情人!對他既嫉妒又鄙視,甚至之前他見乃扎倫打威猜耳光時,萬大鵬還罵夏雲傑瘋了,竟然找了這麼一個不知道事情輕重的泰國老頭子,直到現在萬大鵬才明白瘋的是自己!

    這可是曼谷駐軍副司令啊!是真正的將軍啊!可他呢,要叫那個泰國老頭子叫老師,而那個泰國老頭子呢?至始至終對夏雲傑表現得就跟忠實的僕人一樣!

    威猜竟然敢當著他的面威脅鍾楊穎,甚至還動槍,那個乃扎倫打他又算得了什麼?

    「乃扎倫,不必自責,這不關你的事情,是這威猜太囂張,欺人太甚了!」夏雲傑拍了拍乃扎倫的肩膀,淡淡道。

    看著夏雲傑用手拍著連頌他將軍都要畢恭畢敬叫聲老師的老人的肩膀,帕拉通等人全都心臟感到一抽一抽的,仿若那手就拍在他們心臟上似的,讓他們恐慌到了極點,尤其那個用槍指過乃扎倫的帕拉通,還有之前叫囂著要夏雲傑等人挨槍子的威猜。

    別說帕拉通等人感到恐慌,其實頌他同樣也感到震驚和一絲恐慌。

    身為乃扎倫的嫡傳弟子,在場的除了夏雲傑和乃扎倫自己,沒有人比頌他更清楚乃扎倫的恐怖。尤其是近一年來,乃扎倫修為突飛猛進,在降頭術上的造詣已經達到了讓頌他一想起來就感到毛孔悚然的程度。甚至有時候頌他都懷疑哪怕他有一個師團的人保護著,只要他師父想殺他,依舊能神不知鬼不覺地讓他魂飛魄散。

    可現在呢?就是這樣一位讓頌他又尊敬又畏懼的師父,如今面對這位夏先生姿態卻擺得如此的低,完全是執晚輩之禮,以頌他的智商就算用屁股想也能想到眼前這位夏雲傑的修為恐怕比他師父要高上許多。

    可這怎麼可能?他師父的修為已經達到了一個讓頌他不敢想象,只能仰望的程度!至少在泰國,頌他絕對相信沒有一個人能比他師父還更厲害。

    「夏先生您放心,這威猜等人我必嚴懲!」乃扎倫見夏雲傑並沒有見怪,心裡頭暗暗鬆了一口氣,然後再次恭敬彎腰道。

    「夏,夏先生,恕罪,恕罪,之前都是……」威猜聽到「我必嚴懲」四個字,嚇得魂都飛了,慌忙衝上來對著夏雲傑連連鞠躬道歉道。

    「把他們全都給我抓起來!」如山一般威武的頌他將軍倒是個聰明人,見狀直接抬起穿有軍靴的腳,對著威猜一腳便踹了過去。

    頓時威猜一聲哀嚎,整個人如巨大的皮球一樣滾到了一邊去。還沒等威猜站起來,頌他將軍帶過來的士兵早已經如狼似虎地撲上來,用黑洞洞的槍口對著他們。

    頓時威猜等人個個都不敢再動,只是身體卻因為害怕不受控制地瑟瑟發抖著。

    當一批士兵用槍對著威猜等人時,另外一批士兵跟著衝上來不由分說地把他們的手臂全都扳到後背抓了起來。

    「麻煩你了頌他將軍。」夏雲傑沖頌他將軍點了點頭,道謝道。

    「夏先生客氣了,我等軍人理當替國家剷除敗類,是我們失察,這才導致他們無法無天冒犯了你們。」頌他將軍急忙道。

    連師父對這位夏將軍都如此尊敬,頌他可不敢怠慢。

    夏雲傑不置可否地笑了笑,然後拉起鍾楊穎的手道:「鍾姐,我們走吧,這裡的事情交給乃扎倫他們就可以了。」

    「嗯!」鍾楊穎緊緊挽著夏雲傑的手臂,點了點頭,臉上寫滿了幸福。

    這一刻,她不再是什麼中國女首富,更不是什麼大集團公司的老總,她只是個小女人,一個偎依著自己心愛男人強大臂膀的小女人!

    「乃扎倫,我和鍾姐先回酒店,你稍後來酒店見我!」夏雲傑含笑沖乃扎倫說道。

    「是夏先生,我稍後便去拜見您。」乃扎倫萬分激動道。

    築基期,那可不不僅僅只是修為突破,更是能平添至少五十年元壽啊!曾經是那麼的遙不可及,可現在因為夏雲傑這句話,乃扎倫已經發現觸手可及了!

    夏雲傑笑笑,便挽著鍾楊穎邁步朝外走去。

    院子里,素查早已經拉開賓利車車門在恭候兩人。

    「夏,夏先生,之前……」眼看著夏雲傑和鍾楊穎要彎腰進入車子,萬大鵬這才恍然驚醒,慌忙追上去。

    「自己辭職吧,泰國這邊不再需要你了,我會安排其他人接手。」鍾楊穎冷冷看了萬大鵬一眼,說道。

    今天萬大鵬的表現讓她非常失望,甚至可以說非常生氣。

    「董事……」萬大鵬急道。

    不過鍾楊穎和夏雲傑卻都沒再理他,雙雙上了車子,然後絕塵而去。

    「只是叫你辭職,知足吧大鵬,你知道那個乃扎倫是誰嗎?」當萬大鵬望著絕塵而去的賓利車,萬分不甘心時,一道感嘆聲在他身後響起。

    「是誰?」萬大鵬回頭見是比儂,既不甘心又好奇地問道。

    「那是我們泰國一個傳奇人物,我們私底下稱他為國師,不僅跟王室關係非常親密,是泰王的座上賓,而且據說他本身就擁有極大的權勢,頌他將軍不過只是他其中一位徒弟而已。你想想看,你剛才得罪了那位夏先生,鍾女士只是讓你辭職,其實算是非常仁慈了。像威猜他們,我看這回要大大遭罪了,搞不好都要坐牢。至於那個帕拉通估計不僅一隻手臂肯定廢掉,恐怕還得上軍事法庭!」比儂說道,目中透出一絲驚恐和慶幸之色。慶幸剛才還好沒對夏雲傑有什麼不敬之舉,否則哪怕他比儂有個上校團長的父親也同樣沒好果子吃。

    「呲!」萬大鵬聞言不禁猛吸了一口冷氣。

    在他看來,乃扎倫身後有一位將軍已經很了不得了。如今聽比儂這麼一說,才知道那頌他將軍也不過只是他其中一位弟子而已,不僅如此他竟然還是泰國國師,泰王的座上賓!

    這是何等身份啊!簡直就讓萬大鵬無法想象。但更讓萬大鵬無法想象的還是這麼一個身份尊貴無比的老人,在夏雲傑面前竟然像個忠實的僕人。

    這怎麼可能呢?

    「國師?莫非帕拉通的手臂是他……」被大大震驚過之後,萬大鵬又猛然想起了帕拉通的手臂,渾身不禁一震,脫口道。

    「噓,小聲一點,你以為呢,乃扎倫可是我們泰國的……」比儂急忙將手指頭豎在唇上上,示意萬大鵬小聲一些。

    「呲!」萬大鵬再次猛吸一口冷氣,臉上的血色一瞬間褪得一乾二淨,左手更是下意識抱住了自己的右臂。

    剛才他可是根本沒看到乃扎倫有任何舉動啊!沒想到那帕拉通的手臂竟然是他下的手,這也實在太可怕,太詭異了!

    「比儂,你的話有些多了!記住,今天的事情就到此為止,你們都忘了吧,否則你們就等著去西天極樂世界吧!」比儂的話還沒說,一道淡淡的聲音從屋內傳了出來。

    比儂臉上的血色一瞬間也同萬大鵬一樣褪得一乾二淨,慌忙沖屋裡鞠躬,上下牙齒打顫道:「比儂知道!」

    比儂可一點都不敢懷疑乃扎倫的話,因為他是泰國的國師,殺他真的跟捏一隻螞蟻沒什麼區別。

    「是,是!」萬大鵬也慌忙驚恐萬分地說道。

    「你們可以走了。」一道淡淡的聲音再次從屋內傳出來。

    「是,是,大師、將軍再見。」比儂再次沖屋裡鞠躬,然後拉起魂不守舍的萬大鵬的手低聲道:「想死嗎?還不快走!」

    萬大鵬猛然一驚,跟著比儂慌忙離開了威猜的別墅大院。

    「老師,那個夏先生究竟是誰?莫非為了他我們真要把威猜他們……」會客廳內,頌他又是好奇又是有些不安地恭敬問道。

    雖然威猜在頌他眼中算不得什麼人物,但畢竟也是跟王室沾親帶故,也是有些軍方背景,就算頌他處理起來也要頗費周折。

    當然以頌他的身份,硬是要處理,別人也奈何不了他!

    「他究竟是誰你不需要知道,你只需知道他是為師的大恩人和最尊敬的人,還有你覺得為師本事如何?」乃扎倫道。

    「老師您修為已達神鬼莫測之境,弟子不及老師萬一,根本無法揣度。」頌他目露敬畏之色道。

    「那我現在跟你說,為師在夏先生面前還不如一隻小小的螞蟻!」乃扎倫目露無限嚮往和崇拜道。

    「呲!」饒是頌他統帥的將士是以萬計,更是收割過人性命的將軍,但聽到乃扎倫如此說,還是忍不住猛吸一口冷氣,目透無比驚駭之色。

    他師父可是泰國最頂尖的降頭師,恐怕他派一個連的士兵都不夠他師父殺滅!可就是這麼厲害的師父,竟然說在那個夏先生面前還不如一隻小螞蟻。

    頌他根本無法想象那個夏先生強大到何等程度!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