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都市無上仙醫 » 619.第618章 讓他帶人過來隨時待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都市無上仙醫 - 619.第618章 讓他帶人過來隨時待命字體大小: A+
     

    「聽說超勝集團的老總是位單身美女,威猜你這招弄得還真夠絕的,估計她腳才剛踏入大門,就馬上嚇得舉手屈服了!」副局長納瓦吐了口雪茄煙,翹著二郎腿說道。

    「哈哈!」威猜聞言得意地仰頭笑了起來,笑得渾身肥肉一陣亂抖。

    「哼,也不看看這是誰的地盤!那超勝集團的女老總要是識趣得讓出股份也就罷了,要不然非讓她的超市開不下去。」得意地笑了一陣子之後,威猜臉色突然一沉,目露狠色道。

    「只是百分之七十,這個口子會不會開得太大了?估計對方不一定會同意啊?」其中一位股東猶豫了下,開口道。

    「在我的地盤就得按我的規矩來辦事!威爾你就是膽子太小了,當初要是早照我的話辦,說不定現在我已經是超勝超市的大股東了。」威猜張狂地說道。

    威爾就是開口的那位股東,個子瘦瘦小小的,卻是個很精明的商人。不過也正因為太過精明,總想從員工和顧客手中榨取最大的利潤,所以當超勝超市這個強大的對手一進入挽叻區時,顧客有了選擇餘地之後,馬上就把它的生意給搶走了。

    「就是,對中國人就要表現得強硬一點。你知道威猜為什麼突然決定改變談判地點嗎?除了這裡更方便安排軍人給對方一個下馬威,展現我們的強大背景,還有一個目的就是故意刁難一下,試一試對方的態度,這一試就試出來了。那個所謂中國女首富跟那個萬大鵬一樣連一點底氣都沒有,我們說改地點,她也就乖乖聽從了。虧你威爾還前怕狼后怕虎的。」女子說道。

    女子正是弗蘭超市的另外一位股東泰莎昂。

    ……

    別墅外,開在前面的依舊是萬大鵬的黑色大奔,緊隨其後的是賓利慕尚。

    車子還沒開進大門,萬大鵬便看到大門口以及沿著通道一直排到別墅門口,持槍而立的肅殺軍人,一下子臉色變得蒼白一片。

    泰國說起來是個民主國家,但泰國軍隊卻通過一次次的軍事政變,一次次地踐踏著所謂的民主政治。泰國自1932年開始頒布第一部憲法實施君主立憲后,發生過至少三十幾起以上的軍事政變。哪怕現在泰國已經再次脫離軍事統治,踏入了民主政治時期,但軍人在這個國度依舊有著讓所有人害怕的威懾力。誰也不敢保證,他們的槍什麼時候會突然對準自己!

    萬大鵬不過只是一介書生,一個公司的高層管理者,他又何嘗見過這等場面!好在身邊的比儂表現得尚還鎮定,萬大鵬驚魂起伏的心這才稍微安定了一些。

    「呲!」緊隨其後的鐘楊穎猛一見到軍人荷槍實彈站崗,也忍不住猛吸了一口冷氣,玉臂緊緊挽住了夏雲傑,本是白皙的臉龐一下子褪去了許多血色,變得格外蒼白。

    「哼!」夏雲傑見狀臉色陰沉了下來,鼻子里發出一冷哼聲,手卻早已經拍了拍鍾楊穎的手背,寬慰道:「別擔心,一切有我。這威猜看來膽子倒不小,竟然借軍人之手來向我們施壓!」

    聽到夏雲傑鼻子里發出來冷哼聲,乃扎倫心臟都忍不住抽搐了一下,心裡直把威猜罵的狗血淋頭。

    夏大師什麼人?那可是直接能以身扛天雷的神仙,這威猜竟然敢把軍人安排在自己的府上威脅他的女人,簡直就是把泰國軍隊往火坑裡推啊!

    「大師,您看是不是我打個電話叫小徒過來一趟?」乃扎倫扭頭戰戰兢兢地請示道。

    他現在可真是擔心夏雲傑一怒之下,直接施展仙法把這裡夷為平地,那事情可就真鬧大發了。不過這還不算最糟糕,最糟糕的是夏雲傑遷怒與泰國軍方,如此一來恐怕整個泰國政局都要為此動蕩。真要走到這一步,那威猜就是萬死難贖其罪。

    在泰國沒有人比他乃扎倫更清楚夏雲傑的恐怖。

    「也行,讓他帶人過來隨時待命吧。我倒想看看這個威猜究竟想幹什麼?」夏雲傑聞言臉色稍緩,點了點頭道。

    見夏雲傑同意自己的建議,顯然還沒有生氣到要親自出手,乃扎倫不禁大大鬆了一口氣,急忙道:「多謝大師!」

    說完乃扎倫便急忙掏出手機給最小的徒弟撥去了電話。

    乃扎倫平生收過三個徒弟,其中一個徒弟是泰國泰北軍區陸軍副司令,另外一個是曼谷駐軍副司令兼第一步兵師市長,是曼谷軍方真正舉足輕重的人物,最後一位則在泰國政府中任要職。

    乃扎倫在泰國之所以身份超然,除了跟他自身修為,與王室關係親密之外,也跟他苦心栽培的三位徒弟有很大關係。

    這便是現實,乃扎倫要想保持這份超然身份,要想在清邁府擁有一整座山峰修鍊,不受世俗之人打擾,在世俗中必須有屬於他的勢力和代言人。這就像日本陰陽師千葉佳子一樣,雖然她隱世不出,但在世俗中千葉家的財富卻幾乎能與麻生家族相媲美,在議會中也有她的人。

    這三個徒弟就是他苦心栽培出來在世俗中的勢力和代言人。

    見乃扎倫掏出手機撥打電話,鍾楊穎目中滿是震驚和疑惑。鍾楊穎不明白為何明明是乃扎倫出面幫忙,反倒要說謝謝夏雲傑呢?

    鍾楊穎又哪裡知道,自己身邊這位男人可是能隨手覆滅整個國家的神仙人物,他不親自出手把事情交給乃扎倫來辦,在乃扎倫看來那是給他面子,是放泰國軍方一馬,他自然要說謝謝。

    為了以防萬一,乃扎倫來曼谷的途中就已經聯繫過徒弟,讓他隨時等候他的命令,就是那賓利車也都是他徒弟給安排的。所以乃扎倫電話一撥打,另外一頭曼谷駐軍步兵第一師司令部,一個如山一般雄偉的男子便馬上接起了電話,恭敬道:「老師,請吩咐。」

    這如山一般雄偉的男子正是乃扎倫的第三個徒弟頌他,也是駐紮曼谷地區三支部隊之一的第一步兵師市長。

    三個徒弟都是乃扎倫一手栽培出來,而且此事關係重大,搞不好夏雲傑一不高興連泰國軍方都要吃不了兜著走,乃扎倫自然不會跟頌他客氣,直接以非常嚴肅的語氣下了命令。

    頌他雖然震驚與師父所下的命令,但頌他自小隨乃扎倫修行,深知師父術法高明,取人性命如探囊取物,尤其這一年來師父修為更是突飛猛進,每次站在他面前,只是被他的目光一掃,頌他都覺得連五臟六腑都仿若被他看透一般,更何況師恩重如山,頌他又哪敢違抗師父的命令,所以一掛掉電話,頌他馬上便召集人馬。

    很快,一輛輛架著機槍的軍用吉普車從駐軍基地開上曼谷街頭,車上或坐或站著一個個全副武裝的彪悍軍人,一路直奔湄南河邊威猜別墅所在地。

    軍隊的出現很快就引起了人們的注意,不過好在這種情況在經常發生軍事政變和時不時軍管的曼谷並不是什麼稀罕事,並沒有引起人們的恐慌,只有一些對政治敏感和關心的人會猜測是不是軍方又準備政變了。

    萬大鵬他們的車子在剛剛進入大門就被荷槍實彈的軍人攔住,要求停車下人。

    萬大鵬臉色蒼白地下了車,兩腿都有些打顫,他的腦海里不禁浮現出一些港片里拍的泰國場景,沒想到今日自己竟然遇到了。倒是那個比儂對這些情景已經司空見慣,再加上有個當上校團長的父親,下車後面不改色的,只是心裡卻不禁犯嘀咕,暗道,這威猜搞出這麼大的架勢,看來對這次談判是勢在必得,這件事看來有點難辦啊!

    鍾楊穎畢竟是個女人,雖然有夏雲傑在身邊,也已經知道乃扎倫打電話叫了人,但看到一個個彪悍的軍人端著在陽光下散發著森冷金屬光澤的槍支就站在自己面前,還是嚇得臉色有點發白。

    「放心鍾姐,有我在沒事。」夏雲傑輕輕拍了拍鍾楊穎的手寬慰道。

    「嗯!」鍾楊穎見夏雲傑面色如常,心裡這才安定不少,臉上也恢復了一些女強人的冷靜。

    這個中國小年輕倒是有點膽色,比儂見夏雲傑面對泰國軍人不僅沒有露出半點慌亂之色,反倒還寬慰鍾楊穎,倒是對夏雲傑有點另眼相看。

    「哈哈,鍾總大駕光臨,蓬蓽生輝啊!」正當夏雲傑輕拍鍾楊穎小手寬慰她時,一道張狂的笑聲從屋子裡響了起來,接著威猜那跟豬一樣肥胖的身子便出現在了別墅門口。

    威猜講的不是泰語而是英語。英語在泰國的普及率比較低,但在曼谷還是比較高的,尤其像威猜這類出身良好家庭的子女更是從小受過很好的教育,用英語交流根本沒有任何問題。

    「威猜先生熱情相邀,我盛情難卻啊!」鍾楊穎話中帶話地用英語回道。這一刻,她已經完全恢復了女強人的本色。

    威猜見鍾楊穎似乎沒有被自己擺的「龍門陣」給嚇到,微微怔了一怔,再次「哈哈」,一陣張狂地大笑,然後將目光投向了比儂,頗有點驚訝道:「比儂!」

    「威猜好久不見了!」比儂主動沖威猜伸出手打招呼道,伸手時,目光還不忘沖鍾楊穎等人得意地掃了一眼。

    顯然比儂對於威猜能一眼認出他,還是頗覺有面子的。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