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都市無上仙醫 » 581.第581章 傷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都市無上仙醫 - 581.第581章 傷心字體大小: A+
     

    「事情都過去了,就不要再想它了,進去坐坐吧。」見杜海瓊望著章媛媛漸漸遠去,半天沒能回過神來,而且臉上還掛著淚水,夏雲傑忍不住再次暗暗嘆了一口氣,輕聲對她說道。

    「謝謝,我心情有點亂,就不打擾你們了。」杜海瓊聞言嬌軀微微顫了下,終於收回了目光,然後擦了下臉上的淚水,說道。

    說著杜海瓊把雙手交叉放在小腹上,鄭重其事地沖楊奇夫和邱楚倩鞠躬道:「楊先生,邱姐姐謝謝你們幫忙,我就不打擾你們了,我會儘快籌足錢,然後給你們送過來的。」

    「杜小姐,只是小錢,小錢,你就別見外了!」見杜海瓊如此鄭重其事,慌得楊奇夫和邱楚倩都有點手足無措了。

    「你們已經幫了我一個大忙,這錢我肯定要還的。」杜海瓊卻堅決道。

    見杜海瓊堅持,楊奇夫和邱楚倩只好將目光求助地轉向夏雲傑。

    七十萬對於楊奇夫和邱楚倩確實是小錢,而且夏雲傑還是兩人的救命恩人,這點錢他們又哪好意思收回來。

    「談錢傷感情。這樣吧,海瓊如果你堅持要還,我也不反對。不過老楊也確實不缺這點小錢,所以你也不要有心裡負擔,什麼時候章媛媛有錢,就什麼時候還。」夏雲傑見杜海瓊堅持,倒是越發欣賞她,想了想,說道。

    「對,對,不急,不急。」楊奇夫急忙道。

    「謝謝!」見「夏雲」和楊奇夫都這麼說,杜海瓊心頭感激卻不知道該怎麼表達,只好再次深深沖楊奇夫他們鞠躬,把楊奇夫給弄得心驚膽跳的,慌忙道:「客氣了,客氣了。」

    杜海瓊當然不知道眼前的「夏雲」就是她的朋友夏雲傑,不僅如此,他還是個活神仙,見楊奇夫格外的客氣,心裡雖然暗暗震驚,但更多的還是以為楊奇夫修養好。

    如此又客氣了一番,杜海瓊再次提起告辭的事情。

    楊奇夫和邱楚倩有心想留她,但見她堅持只好道:「杜小姐你要去哪裡?讓楚倩開車送你吧。」

    見楊奇夫竟然說要讓他的嬌妻親自開車送自己,杜海瓊這回是真正被大大嚇了一跳,也徹底明白了楊奇夫對自己的客氣,恐怕修養好只是一小部分原因,真正的原因還是因為「夏雲」的緣故。

    徹底明白過來之後,杜海瓊不禁越發好奇「夏雲」的身份,心想這個「夏雲」究竟是什麼身份,竟然能讓楊奇夫因為他的關係對自己客氣到這等程度?

    想到這裡,杜海瓊俏臉沒來由紅了紅,她又不是傻子,當然能猜到楊奇夫多半可能誤會了自己跟「夏雲」的關係了,所以才會表現得這麼熱情。可實際上呢,杜海瓊卻心知肚明,自己跟「夏雲」只是萍水相逢,算上這一次也才第二次見面。

    當然這話杜海瓊不好特意提出來,而且此時她糟糕的心情也讓她沒有心情去想這麼多事情。

    「謝謝,不用了,我隨便一個人走走。」吃驚過後,杜海瓊慌忙擺手婉拒。

    拒絕之後,杜海瓊再次沖三人鞠了一躬,然後道了聲再見,轉身沿著來時的路往山坡下銀灘的方向走去。

    看著杜海瓊那性感的背影在路燈下漸漸遠去,第一次顯得如此孤單,夏雲傑心裡沒來由地一痛,本來還想著今晚給楊肖玫一個驚喜的,如今卻再也沒了這份心情,扭頭對楊奇夫露出一抹苦笑道:「老楊,邱小姐,讓你們見笑了。這是我在江州的一位故友,不過因為某些原因,我不好以真面目跟她見面,所以才鬧了這麼一出。現在我要去陪陪她,只好以後再來打擾你們了。」

    「傑哥,您這話言重了,言重了。」楊奇夫和邱楚倩見夏雲杰特意跟他們解釋一番,不禁受寵若驚地慌忙道。

    「我平時都在大陸,我又不想破壞她平靜的生活,所以方便的話,你幫我稍微暗中照顧她一點吧,當然盡量不要破壞她現在的生活。至於,那個什麼胡立聰,方便的話你幫我安排一下,明天我想跟他見個面。」夏雲傑拍了拍楊奇夫的肩膀說道,只是說到最後面一句話時,目中閃過一抹滲人的寒光。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夏雲傑當然不反對有男人追求杜海瓊,這是他們的權力,但那個什麼胡立聰搞陰險的手段,卻讓鮮少動怒的夏雲傑動了怒氣。

    楊奇夫最愁的是不知道該如何報答夏雲傑的救命恩情,當然還發愁如何跟他搞好關係,如今見夏雲傑這麼信任他,托他辦事,不禁歡喜得心花怒放,道:「傑哥您放心,我都會處理妥當的。」

    夏雲傑知道楊奇夫是老江湖,在香港人脈又廣,這點小事情他自然會辦的妥妥噹噹的,聞言再次拍了拍楊奇夫的肩膀笑道:「謝了,那我先追我朋友去了。」

    「傑哥客氣了,您只管去忙吧,有事情您隨時給我打電話。」楊奇夫恭敬道。

    夏雲傑笑笑,沒再跟楊奇夫客氣,沖邱楚倩打了聲招呼之後,便快步朝杜海瓊離開的方向追去。

    看著夏雲傑離去的背影,邱楚倩突然想起了剛才吃飯前看到的一則新聞報道,忍不住目露驚駭之色,脫口問道:「奇夫,你說******那邊的事情會不會是傑哥暗中乾的呢?」

    楊奇夫聞言渾身不禁一震,目中同樣射出驚駭之色,好一會兒才滿臉敬畏嚮往地點點頭道:「****人士剛剛回香港,傑哥就出現在了香港,況且除了他,這個世界誰還有這等神奇的本事,能神不知鬼不覺地把小日本巡邏艦艇、飛機幹掉,又神不知鬼不覺地把****人士連同****船一同送回來。可惜傑哥不熱衷世俗的爭霸,否則只要傑哥出手,別說日本了,就連美國也算不了什麼。」

    「傑哥是神仙,世間萬事對於他不過只是浮塵,他自然不會對國家爭霸感興趣。況且,這種事情不是應該靠我們自己嗎?怎麼能把希望寄托在神仙身上呢?而且我其實更喜歡這樣的傑哥,否則我會覺得他很可怕的!」邱楚倩聞言想了想,難得一臉嚴肅地說道。

    楊奇夫聞言渾身再次一震,扭頭盯著邱楚倩看,好像才第一次認識她一樣。

    「幹嘛這麼看著人家?難道我說錯了嗎?」邱楚倩見楊奇夫盯著自己看,頓時彆扭了起來。

    「不,我覺得你說的非常有道理!」楊奇夫摟過邱楚倩,一臉認真地說道。

    ……

    夏雲傑雖然隨後便去追杜海瓊,但只是就這麼一會兒工夫,馬路上已經失去了她的身影。

    夏雲傑有些擔心杜海瓊,只好用神念微微掃了一圈,然後很快就知道了她去了淺水灣沙灘,知道她去了哪裡之後,夏雲傑不禁暗暗搖了搖頭,心想,這女人平時看起來性格開朗,好像什麼事情都不放在心上,沒想到也有她脆弱的一面。

    心裡想著,夏雲傑加快了腳步。

    淺水灣道下來,沒多少路便是淺水灣沙灘。

    淺水灣浪平沙細,灘床寬闊,坡度平緩,海水溫暖,夏秋炎熱季節,素來是遊客涌至,沙灘最熱鬧的時節。如今雖然已經入夜,沙灘上還是有不少遊客。

    夏雲傑站在淺水灣沙灘上,目光四周掃了一番,果然在一個遊人稀少,燈光照耀不到的地方,杜海瓊正獨自一人抱著雙膝坐在沙灘邊,腦袋埋在雙膝上,香肩微微抽動著,顯然卻是一個人在獨自抽泣。

    夏雲傑見狀心中一疼,快步朝杜海瓊走去,只是走近時卻又放慢和放輕了腳步,然後默默無聲地也抱著雙膝坐在她的身邊。

    杜海瓊估計哭得有點傷心了,竟然沒察覺到有個男人坐在她身邊,好一會兒才察覺到有異常,猛地抬起了頭,見是「夏雲」不禁大感意外,一時間連臉上還帶著淚珠都忘了,看著他問道:「你怎麼來了?」

    「我不來能行嗎?我再不來估計淺水灣要漲潮了。」夏雲傑說道。

    「瞎說,淺水灣怎麼會漲……啊,你這個壞蛋,你是在說我!」杜海瓊先是一臉的不解,接著才猛然意會過來,「夏雲」是在說她哭鼻子,不禁又羞又急地舉起粉拳對著他的胸口一陣亂捶。

    「我可沒說你,你別冤枉好人!」夏雲傑笑著抓住了杜海瓊的手腕說道。

    沒辦法,今晚杜海瓊雖然穿得不像章媛媛那般清涼暴露,但穿的是一件帶紐扣的短袖寬鬆布衫,扣子把兩塊本來分裂開的布使勁地拉在一起,遮住了那對洶湧澎湃的乳峰。當杜海瓊舉著粉拳亂捶時,那緊繃的布衫里便仿若藏了兩隻小白兔一樣,拚命地要往外蹦跳。晃得夏雲傑眼花繚亂,心裡難免起了一絲遐想。

    夏雲傑一抓住杜海瓊的手,杜海瓊這才猛然想起自己幹了什麼,俏臉頓時浮上了一層紅暈,急忙掙脫了夏雲傑的手,然後說了聲:「謝謝,現在我好多了。」

    說完,杜海瓊再次低下了頭,心情格外的複雜,甚至莫名的有種負罪感。她不明白自己剛才怎麼可以對這位「夏雲」做出剛才那樣的舉動?是因為他幫了自己,是因為他有錢有勢,還是因為他氣質跟夏雲傑很像,所以自己不知不覺中就把他當成了夏雲傑?

    一想到這點,杜海瓊心情越發的複雜。她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再次想起夏雲傑!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