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都市無上仙醫 » 233.第233章 風水也是一門科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都市無上仙醫 - 233.第233章 風水也是一門科學字體大小: A+
     

    「我叔叔開的是一家服裝廠,說起來我爸也有點小股份。前段時間不知道為什麼,先是貨倉起火,後來貨車卸貨時不小心壓傷了工人,再再後來女員工宿舍又傳來鬧鬼的謠言,搞得人心惶惶的,反正這段時間我叔叔這個廠子是諸事不順啊!所以就想到了請大師看風水做法事。不過我才不相信這些,買彩票還有中獎的呢,不順的事情總也有湊到一起的時候,什麼鬼呀怪的,肯定是那些女員工胡說八道。」董思思見夏雲傑把話題轉到她叔叔的廠子上,倒顧不得再八卦他和沈麗緹的事情,一臉不屑道。

    「呵呵,一般情況下是這樣的,但也有可能有例外,等到了你叔叔廠子,自然就水落石出了。」夏雲傑點點頭說道。

    「拜託,夏大師,這裡就你和我,你就不能不擺譜嗎?」見夏雲傑就是不肯鬆口否認鬼魂的事情,董思思不禁沒好氣地白了他一眼道。

    夏雲傑聞言不置可否地笑笑,也不爭辯,倒是頗有點高人風範,把董思思看得把性感的紅潤嘴唇嘟得老高老高。

    說話間董思思開著車子來到了她叔叔位於西郊工業區的康嘉服裝廠。

    康嘉服裝廠臨西郊工業區康賓大道而建,服裝廠右邊的大道長許多,左邊的大道短,已經快到康賓大道盡頭,服裝廠的大門是開在偏右邊一些。

    當董思思開著車子從康賓大道上拐入服裝廠大門時,夏雲傑眉頭微微皺了一下。

    所謂左青龍右白虎,青龍主吉白虎主凶,一般而言門開左邊相對來說吉利一些。當然這只是初窺風水之道的人膚淺之說,一般而言也沒有錯。但對於真正的風水大師,像到了夏雲傑這等級別,他只需要在周圍一站,便能感受到天地靈氣變化,就能判斷出其風水好壞,和如何布置房屋。

    這康嘉服裝廠廠門偏白虎門開,說起來在風水上已經不妥,偏生它所處的大道是右長左短。一條道便是一條後天之脈,便有地之靈氣在這條脈中流動。道路長的一段地之靈氣自然便多,道路短的一段地氣便少。以康嘉服裝廠為節點的話,多的一端的地氣自然是往少的一端流動,故從這點上講,廠房的門應該開在左邊,剛好把由右而來的地氣給收了,這叫青龍門收氣。陽宅之門是以收聚地之靈氣為吉,送地氣走為凶,而康嘉服裝廠卻把門開在了右邊。如此一來反倒把地之靈氣送走,便成了凶上加凶。

    當然若不是大凶大煞或者大吉大祥之地,其實風水真正能起到的作用還是非常有限的,否則這世界上絕大多數人都不懂風水,他們的房屋建築,房屋布置等等全都不按風水而來,豈不是有很多人要遭殃?又或者說,僅僅風水布局就決定一個人的生死禍福,那人活著也太沒勁道了,又何言什麼拚博、奮鬥呢?

    就拿康嘉服裝廠而言,廠門開的不合理,無非也就帶來廠房會顯得稍微陰寒了點,生氣稍顯不足一些。但也僅此而已,不會說就一定會帶來什麼凶禍之事或者生意不順利。這些主要還是要看個人對安全的重視與否,個人的經商管理能力等等。這就如醫學上說早睡早起對身體好,但某人稍微長期晚睡那麼半個小時一個小時,不一定就會導致他得癌症什麼的,無非說概率相對於那些生活規律健康的人而言大了那麼一點點,導致他得癌症的還有其他許許多多的原因,比如基因,比如環境,比如食品等等。

    當然門這麼開,從夏雲傑的眼光來看,肯定不是什麼好事,能改自然改了好。所謂千里之堤潰於蟻穴,廠門的風水雖然不可能決定廠的凶禍和生意好壞,但一旦這類不好的事情都湊到一起來,恐怕就會由量變引起質變。

    「有什麼不對嗎?」董思思雖然說不相信風水算卦符咒什麼的,但最近聽多了,心裡總也有那麼點疑神疑鬼,所以車子開到廠子附近時,她就下意識地格外注意起夏雲傑的表情變化,見一直表現得淡然若定的他突然微微皺了下眉頭,不禁問道。

    「沒什麼,只是這門開得有些不對,但也不是什麼大問題。」夏雲傑笑笑道。

    「這麼玄乎,難道連門開哪裡也有講究?」董思思聞言不禁驚奇道。

    「理論上是這麼說的。就像醫生說最好不要吃腌製品,容易得癌症,但有些人吃了一輩子也健康長壽,有人沒吃卻也體弱多病,甚至得癌症。」夏雲傑淡淡道。

    「切,你這不是說了跟沒說一樣嗎?」董思思聞言不禁白眼道。

    夏雲傑聞言笑笑,道:「只能說風水是確實存在的,但影響沒有那些所謂的高人說得那麼玄乎神奇罷了。」

    「你這話我愛聽,我就最看不起那些高人說得天花亂墜的,好像以前還聽過一位所謂的高人說什麼衛生間的門不能對著卧室或者床什麼的,說衛生間是污穢之地,陰煞之地,如果這樣就會導致人疾病叢生,甚至得腫瘤什麼的。這簡直就是放屁,現在城市裡面積大一點的公寓,哪家主卧室里不安個衛生間的,照這理論,豈不是那些人都得天天往醫院跑?」董思思一臉不屑道。

    「你這話是偏激了一些,當然那所謂的高人說得也過頭了。衛生間是『出穢』之處,從理論上講確實會令生氣也就是吉氣蒙污,若把衛生間安排在卧室里,對著床什麼的對人確實不利。不過那是指古代而言,古代的衛生間沒有抽水設備,故此衛生間大部分時間都是糞便堆積,臭氣瀰漫,在加上喜歡逐臭的蒼蠅及昆蟲活動其間,使衛生間成為一處極不衛生的地方,倘若卧室貼近衛生間,就算不從風水上講,光從衛生上講對人體的健康也是非常不利的。現在卻是不同,一般家庭都有抽水馬桶,大小便完畢后,一拉手掣,便把一切污穢沖得一乾二淨,不會像傳統的衛生間長時間堆積糞便,如此一來,衛生間與卧室安排在一起自然沒什麼問題,就算有那也是極小極小。」夏雲傑搖搖頭笑道。

    「哇塞!原來是這樣,聽你這麼一解釋,我倒覺得風水挺科學的,不像那些高人說得玄玄乎乎,讓人聽了就反胃口。」董思思見夏雲傑不急不緩,說得頭頭是道,看他的目光不禁變得有些不一樣,再也不像之前那樣總帶著一絲不信和嬉戲,等夏雲傑說完之後,忍不住沖他豎起了大拇指。

    「風水本來就是一門科學。」夏雲傑笑笑道。

    「切,誇你幾句,又擺譜了不是?」董思思雖然被夏雲傑說得信了幾分,但總體上還是認為風水是一件迷信之事,見夏雲傑煞有其事地說風水是科學,馬上忍不住白眼反詰道。

    說話間,車子已經到了辦公大樓。

    康嘉服裝廠規模不大也不算小,正對著廠區大道的是辦公大樓,辦公大樓後面是四層樓高的生產大樓,辦公大樓和生產大樓的左右兩側則林立著員工宿舍、食堂、庫房等樓房。

    整個廠區道路寬敞,綠化美觀,除了大門入門的地方因為開門位置不合適,稍顯得有些陰冷,植被的葉子稍顯得不如其他地方蔥鬱之外,其他都沒什麼不妥。實際上那一絲陰冷太陽一出來,若沒有細細去比較,基本上是察覺不到,植被也是如此。

    正如夏雲傑說的,風水有作用,但只是一小部分。

    「夏大師,有沒有看出什麼問題來?」下了車,董思思見夏雲傑東張西望的,不禁有些小緊張地問道。

    不知不覺中,受夏雲傑的影響,她對風水也產生了一絲相信。

    「沒什麼問題,一切都還好。」夏雲傑再次環顧了一周,依舊沒發現什麼陰邪之物,笑著搖搖頭道。

    「不需要我帶著你走一圈嗎?」董思思見夏雲傑只是站在原地掃了一圈就說沒問題,不禁微蹙黛眉問道。

    夏雲傑如今可是地巫三鼎而且還在泥丸宮結了金丹的高人,就這麼一個小小的廠區,他兩眼一掃,什麼妖魔鬼怪,陰邪煞氣早已無處遁形,又何需特意走一圈?

    「不必了,廠子沒什麼問題。」夏雲傑搖搖頭道。

    「我當然知道廠子沒什麼問題。問題是我叔叔認為有問題,等會那個什麼高人過來肯定也會講出一大堆問題,所以你還是先走一圈,也好心裡有數,準備準備,到時也好揭穿他的騙局。」董思思說道。

    夏雲傑見董思思這樣說,只好跟著她在廠子里溜了一圈,然後重新回到了辦公大樓。

    「有數了吧,那我現在帶你去見我叔叔。記住了,等會能擺多大譜就擺多大譜,可別讓我叔叔看扁了。」董思思一邊交代著一邊帶著夏雲傑朝董事長辦公室走去。

    董事長的門是虛掩著,董思思一邊敲著門一邊就推開了門。

    巨大的辦公桌後面坐著一位戴著眼鏡的中年男子,神色略顯疲憊,本是挺拔的鼻樑上長了顆痘痘,破壞了一分穩重帥氣。

    不過夏雲傑看到的卻不是這些表面的東西,他一進來首先看到的是這位中年男子印堂微微發黑,財帛宮光彩黯淡,而且體內的虛火旺盛,顯然最近的氣運和身體狀況都不大好。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