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都市無上仙醫 » 231.第231章 老娘要快刀斬亂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都市無上仙醫 - 231.第231章 老娘要快刀斬亂麻字體大小: A+
     

    夏雲傑沒想到沈麗緹會說出這樣的話,兩眼不禁怔怔地盯著她看。燈光下,那紅彤彤的臉蛋,嬌艷欲滴的紅唇,高挑性感的身段,那纖長的****……讓他怦然心動。

    「看什麼看?別想歪了!人家只是覺得這是別人送給你的禮物,不好隨便拿去賣啦!」沈麗緹見夏雲傑盯著她看,兩眼跳動著一絲不一樣的東西,芳心前所未有地砰砰亂跳,紅著臉瞪眼道。

    「我可沒想歪,貌似是你想歪了,你不會真準備當朕的皇后吧?」難得見沈麗緹羞紅臉的誘人模樣,夏雲傑忍不住出口調侃道,兩眼更是故意色迷迷地上下打量著她,好像是在看她夠不夠漂亮,好像在選妃子一樣。

    「朕你個頭啊!快回去啦,大冬天的,人家冷死了!」沈麗緹見夏雲傑色迷迷的樣子,又羞又好氣地用修長的玉指點了下他的腦袋,然後好像真的很冷似的,伸出雙手緊緊抱著他的胳膊道。

    雖然隔著厚厚的冬服,夏雲傑還是能隱約感覺到衣服裡面的堅挺和飽滿,心裡不禁一陣火熱!

    回到家,沈麗緹似乎已經忘了生日晚宴的事情,一回到家就洗臉刷牙。一切結束后,倒了杯熱水,然後雙手捂著熱水,身上蓋著條毛毯,雙臂抱著雙膝,坐在沙發上看韓劇。

    夏雲傑從盥洗室里出來,見都十一點鐘了沈麗緹還抱著雙膝坐在沙發上看電視,不由得搖頭道:「你不會又想得熊貓眼吧?都十一點了還不睡覺。」

    「什麼啦,今天人家生日,當然要等過了零點才睡啊!你也不準睡,過來陪我看電視。」沈麗緹嘟著嘴巴道。

    夏雲傑見沈麗緹這樣說,只好過去坐在沙發上陪她看電視。

    見夏雲傑真的乖乖地走過來坐在沙發上陪她看電視,沈麗緹眼中不禁閃過一絲幸福的目光,屁股朝他身邊挪了挪,並且掀開毛毯把他也給蓋了起來,然後挨著他道:「這樣暖和一些。」

    雖說兩人都是穿著衣服,有時兩人也沒少手挽手,但不知道為什麼當毛毯這麼一蓋,兩個身子挨在一起時,兩人的心都莫名地一陣猛跳。

    「啊,怎麼突然間感覺這麼困了呢?不行了,扛不住了,我要睡覺去了。」沈麗緹才剛把毛毯給夏雲傑蓋上,卻又突然誇張地打了個哈欠,然後掀開毛毯起身說道。

    「我好像也有點困了。」夏雲傑趁機有些心慌地說道。實在是兩個年輕的身子遮掩在毛毯下,仿若干柴烈火被捂在火爐里一樣,讓夏雲傑蠢蠢欲動,無法控制。

    尤其前段時間夏雲傑剛剛******突破至地巫三鼎之境,體內血氣更旺,陽剛之氣更足,讓他在****方面的欲求似乎也更旺盛,又如何經得起沈麗緹這種尤物的貼身誘惑?

    兩個年輕人心照不宣地起身,然後各自回自己的卧室。

    不過當卧室的門剛要關上的時候,沈麗緹突然探出腦袋沖夏雲傑迷人一笑,低聲道:「謝謝大師,今天的生日我過得很開心,還有謝謝你這份生日禮物,我很喜歡。」

    說著沈麗緹將系在脖子上的銀絲一提,那件桃木符便順著她白皙滑膩的肌膚滑了上來,沈麗緹兩指捏著它,沖夏雲傑晃了晃。

    夏雲傑看著桃木符,想起自己親手製作的那符就深藏在那兩座神秘高聳的玉女峰之間,腹底不禁有團火直往上躥,看向沈麗緹的雙目也變得有些炙熱。

    夏雲傑突然變得炙熱的目光,讓沈麗緹的芳心一陣慌亂和害怕,急忙又把桃木符塞回到那白皙豐滿的****之間,慌忙說了聲:「晚安!」,然後「砰」地一聲就關上了卧室的門。

    門一關上,沈麗緹整個人就無力地靠在屋門之後,一顆心嘭嘭嘭仿若要跳出胸腔。

    「慘了!慘了!我不會是真喜歡上這個傢伙了吧?老天,這一定不是真的,他才二十歲呀,而且他還是個小神棍,又沒有工作,而且還曾經在外面花天酒地過,老爸老媽要是知道了,非打斷我的腿不可!」沈麗緹抱著腦袋只搖晃。

    「不行,不管是不是喜歡上他,老娘我都要快刀斬亂麻,把他給斬了!」好一會兒,沈麗緹才咬著牙,一副英勇就義的決然表情。

    當沈麗緹咬著牙,一副堅決要把夏雲傑給「斬」掉時,夏雲傑已經雙手枕著腦袋躺在了床上。

    沈麗緹美麗動人,身材如魔鬼般性感,表面上嘴巴似乎有點刁蠻,但內心善良,相處久了,說夏雲傑這位正處於青春旺盛期的小年輕不動心,那絕對是騙鬼的話。但不知道為什麼,每當心動時,夏雲傑內心深處總有些害怕,甚至潛意識裡會閃過秦嵐那張線條分明的臉龐,還有那天早上看到的無比驚艷的誘人胴體,還有艷姐那無比性感勾魂的美臀……

    仿若他一旦得到了沈麗緹,他從此之後就將失去這一切……所以,不知不覺中他下意識地總在逃避,從不採取主動。

    雖然夏雲傑知道這樣的思想很不應該,人不是應該一夫一妻嗎?但男人的野心似乎讓他總有那麼一些不甘心……

    夜已深,輾轉中夏雲傑迷糊入睡。

    卯時,夏雲傑準時醒來,然後盤腿面對東方而坐。

    「禹王心訣」一運轉,像往日一樣印堂顯出一個漩渦,漩渦中倒置著一座古鼎。古鼎綻放出道道霞光,一下子便把泥丸宮給照亮了。

    東來紫氣比以前更加浩蕩地從天的東邊奔襲而來,然後灌鼎而入。泥丸宮中的古鼎光芒越來越盛,鼎中的那顆紫色金丹也同樣綻放出道道霞光,光芒也越來越盛,在鼎中緩緩地旋轉著。東來紫氣便被一分為二,一部分沒入紫色金丹之中,一部分經古鼎轉為巫力,沿著經脈血管從上而下流淌,流遍周身,滋潤淬鍊著夏雲傑的肉身。

    卯時,兩個小時轉眼即逝。

    夏雲傑緩緩睜開了雙眼,一道紫色的光芒從他眸子一閃而逝。他的臉上露出一絲矛盾之色。

    自從意外在泥丸宮中結成金丹之後,夏雲傑發現修鍊的速度不僅沒有因為境界的突破而緩慢下來,反倒進步神速。

    修鍊便如逆水行舟,又如攀登高峰,越到後面往往越是艱難。這也是踏入練氣境界的修士不少,踏入築基期的修士卻寥寥無幾,到了金丹期已經成了一個傳說的主要原因之一。因為修鍊之途,遇到後面越難也越慢。

    但夏雲傑發現自己似乎剛好相反,越到後面似乎修鍊如滾雪球一般越滾越大也越快。當然這跟每提升一個境界,他體內的夏王血脈激發得越多有關係,但自從踏入金丹期之後,夏雲傑卻發現這不僅僅因為血脈激發的緣故,還跟結成了金丹有關係。

    巫門側重肉身,追求的是突破自身肉體的極限,道門側重鍊氣,追求的是以法力來操控遠超於自身力量的天地之力。所以巫門在對天地之力的操控上不如道門,以至於修鍊時吸收的天地靈氣就少,但他們每吸收一份,都是把它佔為己有,日積月累卻是不可估量。道門雖然在操控天地靈氣上馴熟無比,但因為個體弱小真正吸收為己用的卻是不多。

    打個不是很恰當的比方,這便如巫門的容器是大,但卻不精通取水之法,只能慢慢積累,道門精通取水之法,容器卻小,所取卻是有限。

    夏雲傑自從結成了金丹之後,經過一段短期的迷惑之後,漸漸發現自己正走在一條巫道雙修的道路上。

    金丹的旋轉,撬動了更多的東來紫氣,一部分吸收入金丹,絕大部分則由古鼎吸收轉為巫力,灌入吸收能力相對於金丹更強大也更「龐大」的肉身!

    只是修為增長得越快,能力越強大,夏雲傑越有種如履薄冰的感覺,因為他不能辜負師父的期望,也更不容許自己墜入魔道。

    平靜心緒,夏雲傑站了起來,然後推門而出。

    外面已經空無一人,沈麗緹已經一早就趕去機場上班了。

    想起這麼冷的天,沈麗緹要一道早出門趕去機場上班,夏雲傑有些心疼也不禁有些感慨。別人只看到空姐光鮮的一面,卻又哪裡想到空姐其實也挺辛苦的。

    洗漱一番,又自己燒了碗麵條當早餐。吃完,收拾乾淨,夏雲傑便背著單肩包出門騎著自行車直奔人才市場而去。

    昨晚說把光頭強給的帝王卡給賣掉自然是玩笑之語,對於夏雲傑而言當務之急還是得趕緊找到一份糊口的工作。

    昨晚深夜下了場小雨,空氣雖是清新卻透著一股子冷冽,早晨的太陽掛在天空中似乎也根本無法驅趕冬天的寒意。

    上班族們更多的開始選擇了擠公交車上班,騎自行車或者電動車的人比以往少了不少,而且全都「全副武裝」,只有夏雲傑穿得格外單薄,在寒冬里騎著自行車,讓人看著都覺得有些發冷。

    不過夏雲傑自己卻是壓根感覺不到,若不是怕別人把他當怪物來看待,他倒是更願意穿夏裝,這樣也能省得多穿衣服和多洗衣服,當然還能省些買衣服的錢。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