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都市無上仙醫 » 217.第217章 金丹?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都市無上仙醫 - 217.第217章 金丹?字體大小: A+
     

    經這麼一起事件,夏雲傑在玄門中的地位跟神明早已一般無二,夏雲傑這麼一說,根本不用李青鴻再吩咐,那些玄門中的人都滿懷敬畏地向夏雲傑默默鞠了一躬,然後轉身就往屋裡跑。

    這麼急著跑,當然是儘快給夏大師拿套衣服過來,這可是光宗耀祖的大事啊!

    ……

    深夜,夏雲傑獨自一人面朝巨大的落地窗,盤坐在寬敞的客廳。房間外面,李青鴻和瞿冷爺孫兩滿臉肅穆地守著房門,不讓任何人靠近。因為穿上衣服回到房間之後,夏雲傑就吩咐他們,除非他自己開門,否則誰也不能打攪他。

    意識沉入體內,體內的血管骨骼還有器官都比以前更加強健,充滿了生機活力。左右兩臂,兩尊巫鼎顯得更加高大悠古,散發著一絲絲可怖的力量,而右腿同樣懸浮著一尊巫鼎,只是這尊巫鼎殘缺不全,只有一足一耳。

    果然已經是地巫三鼎初期!

    對於右腿多出來的一鼎,夏雲傑並沒有感到絲毫意外。剛才從意識漂浮中驚醒過來之後,夏雲傑就察覺到渾身充滿了強大的力量,就已經知道自己無意中的頓悟和吸收了更多的傳承,讓他終於突破到了地巫三鼎初期。

    但讓他感到疑惑不解的是,為什麼會有劫雲出現?

    巫修的是肉身,他們的力量最終都是煉化入肉身之中,那股力量跟天地之間的互感極細微,所以巫在突破到玄巫境界之前的晉級都是沒有渡劫一說。從這點上講,巫修鍊雖然緩慢,但一步一個腳印,卻是穩妥之舉。

    反觀道門,他們的修鍊重練氣。實際上修鍊的是一種如何控制使用天地能量的方法,卻是一種取巧的辦法。法力越高,表明他們可以掌控的天地能量越多。

    掌控的天地能量越多,自然越容易被天地察覺,也自然會引起其不滿,這才有了天劫。挨過了天劫,就表明你有資格掌握這麼多天地力量,挨不過,那就自然是前功盡棄。

    夏雲傑修的是巫門法訣,照理而言就算他修鍊到天巫境界,也不應該有天劫,更別說他現在才突破到地巫三鼎而已。

    懷著不解,夏雲傑的意識回到了泥丸宮。

    泥丸宮比起以前大了不少,中央漩渦處一尊古鼎靜靜漂浮著。

    這尊古鼎是夏雲傑血脈覺醒時就有的,仿若本來就一直存在在他的身體里。

    意識探入古鼎,夏雲傑不禁渾身一震。

    只見古鼎之內,一顆紫色的金丹滴溜溜地漂浮在中央,綻放著道道霞光。

    「金丹!怎麼可能?」夏雲傑失聲驚呼。

    天劫的出現,夏雲傑找到了罪魁禍首,但他卻反倒更糊塗了。

    夜深人靜,夏雲傑的意識早已經從古鼎中退了出來,但他卻依舊想不通為什麼自己明明修得是巫門法訣,為什麼卻結成了道法金丹?

    「算了,反正天劫也沒見得有多厲害,結金丹就結金丹,大不了以後突破時別像今天這樣冒冒失失就可以了。倒是如今法力更高,卻要更加註意心性修行才行。」許久,眼看著已過子夜,自己還沒想明白其中緣由,夏雲傑乾脆從床上爬了起來,不再去想它。

    從床上爬起來后,夏雲傑打開了房門。

    門外,除了李青鴻和瞿冷依舊一臉肅穆地站著,還多了大腳仙和無名劍仙兩位玄門老前輩,卻是兩位老前輩心繫夏雲傑,無心睡眠。

    「師叔!」

    「太師叔祖!」

    「雲傑!」

    房門一打開,李青鴻四人不禁驚喜地叫道。

    「沒事了,大哥,二哥,青鴻你們都進來吧。」夏雲傑笑著沖四人點點頭道。

    「雲傑,剛才莫非你已經……」一進房間,大腳仙和無名劍仙便迫不及待地問道。

    夏雲傑笑著點點頭,道「大哥,二哥要是沒事,就在這裡再多呆兩天吧,我有些心得與你們分享。」

    「有!有!」大腳仙和無名劍仙聞言急忙連連點頭道。

    要說以前他們真不敢奢望金丹大道,但今天有了夏雲傑這樣一位神奇的結義兄弟,他們心裡頭卻是難免升起一絲希望。

    ……

    最終夏雲傑還是多逗留了三天,兩天是給兩位兄長和李青鴻、瞿冷開小灶,還有一天則是在眾人殷切期待下又講了一天的道法,當然還有把人妖乃蒙他變成真正的男人。

    當夏雲傑施展法力,徹底改變乃蒙他體內的陰陽失調,讓他變成真正的男人時,不僅乃蒙他跪在夏雲傑腳前痛哭流涕,乃扎倫也同樣雙手合十跪地,老淚縱橫。

    夏雲傑救他孫子一命,對於乃扎倫而言比救他一命還要恩高情重,也讓他終於徹底放下了心裡頭的心結,以後修行之路少了許多魔障。

    第四天,夏雲傑謝絕了李清源想用私人飛機直接送他回江州的美意。還是老老實實地乘飛機從春城飛到海州,然後再從海州乘火車回江州。甚至在走前他也沒忘提醒玄門大會的人,有關他那天的事情不要向別人提起。

    冬日的陽光溫煦暖人,夏雲傑坐在海州開往江州的火車車窗邊,望著窗外熟悉的景緻,想著就要回到徳雅小區的租住房,想著就要見到漂亮的合租空姐,心裡頭竟然莫名有些激動,似乎在外面飄蕩許久終於回到了家的遊子一般。

    火車緩緩開進江州市火車站,然後停了下來。夏雲傑拖著行李箱往出口走去,這時手機響了起來。

    拿出手機,見電話是沈麗緹打來的,夏雲傑嘴角不禁露出一絲微笑。這些天在春城,沈麗緹沒少給他打電話追問他什麼時候回家,所以今天回家,他特意提前給她打了電話,沒想到她現在又打來了。

    「下火車了沒有?」夏雲傑電話剛接起來,就聽到電話里傳來沈麗緹動聽中帶著一絲著急的聲音。

    「下了。」夏雲傑心裡頭不禁一暖,回道。

    「那我怎麼沒看到你?」沈麗緹問道。

    「你在哪裡?不會是來……」夏雲傑聞言不禁萬分吃驚地問道,問時早已經下意識地抬頭往出口處望去,果然出口處,沈麗緹穿著一件紅色的羽絨衣,手中拿著個手機正在四處張望。

    看著人群中一襲紅衣的沈麗緹手中拿著手機四處張望,那俏麗的臉蛋,帶著一絲著急的明眸……

    夏雲傑的某根心弦仿若被什麼東西給觸動了一下,腳步一挪,大白天的,人已經如鬼魅般穿過擁擠的人群,然後拿著手機笑眯眯地站在了沈麗緹的面前。

    見有個人突然笑眯眯地出現在自己的面前,沈麗緹不禁嚇了一跳,等看清楚是夏雲傑時,不禁氣惱得舉起粉拳對著他的胸口捶了兩下,嗔怪道:「不聲不響的,你想嚇死我呀!」

    「你不是急著想見到我嗎?所以我就急急忙忙趕來了。」夏雲傑笑道。

    「切,鬼才急著想見你呢!」沈麗緹俏臉微微一紅,俏眸橫了他一眼,不屑道。

    「看來是我自作多情了,我還以為某人特意親自來車站接我,肯定是很想我呢!」夏雲傑故作沮喪道。

    「想你個大頭鬼啊,我是想著讓你早點回來給我改善伙食!這些天,天天吃速食麵吃得我都想吐了!快點走啦,回家給我燒菜做飯去!」沈麗緹聞言伸出玉指戳了下夏雲傑的腦袋,白眼道,說完之後,卻又很自然地伸手挽住夏雲傑的胳膊,不由分說地拽著他就往外走。

    胳膊被那熟悉的溫軟挽住,嗅著熟悉的馨香,夏雲傑的心尖忍不住顫了下,感到一陣莫名的溫馨,但表面上卻誇張地道:「不是吧,我才剛回來你就讓我下廚房當苦工,你這與心何忍啊!」

    「切,你又不是出差幹活,你是去參加什麼國際玄學大會。你以為我不知道這種大會都幹些什麼嗎?無非就是吃吃喝喝玩玩!還搞得很辛苦一樣,騙誰呀!」沈麗緹白了夏雲傑一眼道,說完又似乎想起了什麼似的,皺起了鼻子湊近他的身子使勁地嗅了嗅,一邊嗅還一邊用質疑的語氣問道:「沒跟那些男人一起去某些地方胡天海地吧?」

    「我想去也沒錢啊!」夏雲傑見沈麗緹就像戒備心極強的小媳婦一樣,不禁直翻白眼。

    「那倒也是!其實,男人沒錢一點也好。」沈麗緹聞言很認同地點點頭道。

    「拜託,按你這個理論,女人就該找沒錢的男人結婚啰?」夏雲傑再翻白眼。

    「切,你這什麼邏輯理論!難道就不能找個有錢的男人,然後把他的錢收繳『國庫』歸老婆管理嗎?」沈麗緹鄙視道。

    「我對你未來的老公深表同情,還好我不是!」夏雲傑聞言拍著胸口一陣后怕道。

    「切,就算你想,我也不會嫁給你呀!」沈麗緹馬上糾正道。

    「放心,我絕對不會有這個瘋狂的念頭!」夏雲傑一臉正色道。

    見夏雲傑這樣說,沈麗緹氣得伸手狠狠掐了他一下。

    一路說笑打罵著,兩人回到了徳雅小區的租住房。

    房間很乾凈,而且當夏雲傑推開自己的卧室時,他從他的被子上聞到了一股陽光的味道,顯然聽說他要回來,沈麗緹不僅把家裡打掃得乾乾淨淨,還把他的被子也曬過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