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都市無上仙醫 » 69.第69章 你是誰很重要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都市無上仙醫 - 69.第69章 你是誰很重要嗎字體大小: A+
     

    「切,你是不是電視劇看多了,難道同志就一定要很娘的嗎?我告訴你,神棍,呸呸,應該說大師,他可是很MAN的,只可惜他不喜歡男人,要不然我倒可以考慮發展一下關係。你不知道那天他一來就震住對面那兩個混蛋的精彩場面,那造型實在太酷了!簡直比小馬哥還酷!」杜海瓊道。

    杜海瓊這麼一說,沈麗緹倒不禁回想起剛才在小區門口發生的事情,還別說,夏雲傑剛才的舉動還真是很酷很拽的,只可惜他離開時的樣子同樣很酷很拽,拽得讓沈麗緹現在想起來都感到陣陣不爽。

    什麼人嘛,不就叫了一聲神棍嘛,至於擺那麼大的架子嗎?人家還是美女呢!

    「酷你的頭呀,最近是不是發情啊?對同志竟然也有想法。」沈麗緹心裡想著,嘴上卻調侃道。

    「不是發情,只是很感慨為什麼這年頭,好男人不是被母豬給拱了,就是喜歡玩背背山呢。遙想當年哥哥出道時,那樣子多純多帥,對了,就跟大師一樣,可是結果呢,所以你要對大師好一些,不要歧視他,我可以感覺得出來,大師是個好人,是個很有正義感的男人。」杜海瓊大發感慨道。

    杜海瓊口中的哥哥便是張國榮,她一直都很迷他,哪怕他公開自己是同性戀之後,她還是挺迷他,沒想到今年的愚人節卻跳樓自殺,到現在每每想起,杜海瓊總是難免感慨萬千。

    「行了,誰歧視他了,要不是昨晚……算了,跟你也說不清楚,反正我暫時決定跟他合租試試看。」沈麗緹見杜海瓊竟然由夏雲傑聯想到哥哥,不僅如此還好像生怕自己欺負他似的,不由得鬱悶得掛了電話。

    掛掉電話后,沈麗緹坐在沙發上發了好一陣呆,腦子裡亂糟糟的想的竟然全都是夏雲傑是不是同志的問題,想到後面腦袋都差點要爆炸了。

    可憐的夏雲傑當然不知道,家裡那個女人正在糾結他是不是同志的問題,他像往常一樣在酒吧兢兢業業地上著班,不像其他人,有機會時總想著能偷懶一會兒。

    因為這點,主管朱曉艷,艷姐很欣賞夏雲傑,而烏雨琪三人有時就會犯糊塗,她們實在想不通以傑哥和市公安局副局長的關係,又何需窩在一個酒吧里當個任人呼來喝去的服務生,而且還這般敬業。至於其他人,當然是覺得夏雲傑這個人很傻很老實。

    只有夏雲傑自己心裡清楚,既然選擇了聽從師父的叮囑,就要踏踏實實地干好每一份打工的職業。

    但有時候,並不是你想安安噹噹做個服務生就能安安噹噹地做個服務生的。正當夏雲傑忙活著時,他看到門口走進來一位面色不善的人,他的左右兩邊還跟著兩位神色很冷酷的男子。那兩個男子顯然是練家子,一塊塊凸起的胸肌把T恤綳得緊緊的,看起來特別有爆發力也特別的強悍,讓人一看就心生幾分懼意。

    那兩位很強悍的男人夏雲傑不認識,但他認識那位面色不善的人。正是之前被他稱為癩蛤蟆的沈子良。

    沈子良顯然是沖著夏雲傑來的,因為他一進來,目光就死死盯住了他。

    夏雲傑微微皺了皺眉頭,隨手把手中的托盤遞給烏雨琪,然後迎上去,低聲對沈子良道:「等我兩分鐘,我跟你出去。」

    沈子良掃了周圍一圈,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冷笑道:「好,我在外面等你,記住別想跑。既然我能找到這裡,就說明你再跑也是枉然的。」

    「放心,我的字典里沒有跑這個字。」夏雲傑淡淡一笑,然後轉身朝朱曉艷走去。

    看著夏雲傑轉身離去的背影,沈子良眼中透射出一絲怒火和疑惑。他不知道,就夏雲傑這樣一位酒吧的服務生,他哪裡來的這份淡定,難道真以為如今這社會憑几分力氣就什麼都可以不用怕嗎?

    再說,難道他瞎了眼了嗎?沒看到自己帶來了兩位打鬥高手嗎?

    但沈子良最終還是一言不發地轉身帶著兩位手下離開了酒吧。他是有一定身份的人,也不想在酒吧里跟人打架,免得傳出去讓人看扁了。

    艷姐穿得一如既往的性感,那白色的超短裙根本遮不住她那肥美的豪臀和渾圓的大腿,讓每次夏雲傑面對她時,總難免有種想掀起那短短的裙擺,看看她那堪比外國妞的豪臀。甚至會忍不住浮想她和老闆娘邵麗紅翻滾在一起的激情場面。

    這個想法讓夏雲傑覺得自己的思想很齷齪,所以大多時候他總是盡量避著艷姐,不與她接觸,免得思想上浮想翩翩,褻瀆了艷姐和紅姐。

    但夏雲傑卻不知道,習慣了男人們色色目光的艷姐,因為夏雲傑這樣的舉動,反倒越發欣賞他,覺得他比起其他男服務生老實多了,所以有時候反倒會故意主動找他談話,甚至有時還會故意挑逗他,這也是夏雲傑為什麼看到艷姐總難免有些浮想翩翩的原因之一。

    「艷姐,我有點事情先出去一會兒。」夏雲傑走到朱曉艷的身邊說道。

    「剛才那三人是誰?你是不是跟他們鬧了什麼矛盾?需不需要我叫人幫忙?」朱曉艷剛才顯然也看到了沈子良三人,聞言不無擔心道。

    在酒吧呆久了,看多了人,眼光也變得毒辣不少。

    「不是,只是熟人,有些事情要談一下。」夏雲傑倒沒想到朱曉艷眼光這麼獨到,不禁嚇了一跳,急忙解釋道。不過說話時,心裡卻難免感到一絲溫暖。

    「那你去吧,有需要你打個電話或者喊一聲。」朱曉艷點點頭道。

    「謝謝艷姐,真沒事。」夏雲傑笑笑,然後出了酒吧。

    楠山路林蔭密布,BULENIGHT酒吧邊上就有個蔥蔥鬱郁的小公園。夏雲傑出來時,他看到沈子良的車子就停在那個小公園邊上,此時他正靠在車門上吞雲吐霧,看起來好不愜意和囂張。他的身後站著除了剛才那兩位隨他一起進酒吧的強悍男子,還有另外三位看起來差不多強悍的人。

    顯然沈子良這次帶來的不止兩人,而是五人。

    看到夏雲傑從酒吧里出來,沈子良自顧自對著夜空吐著煙圈,根本連正眼也沒瞧他一眼,好像壓根沒看到他一樣,或許他根本就沒把夏雲傑這個酒吧服務生看在眼裡。

    也是,他沈子良手頭不僅擁有一家四星級酒店、兩家夜總會,五家聯鎖足浴店,還有一家地下賭場的股東而且還是江州市的政協委員,怎麼說在江州市也算是一個黑白兩道都很吃得開的人物,若不是今天在夏雲傑手頭吃了虧,心裡憋屈難受,一個區區酒吧服務生又哪裡值得他親自出馬?

    「小子,還挺有種的。」直到夏雲傑走到跟前,沈子良才像剛剛看到他一樣,沖他吐了口煙圈道。

    「廢話少說,你想怎麼樣?」夏雲傑皺著眉頭一臉不快地揮揮手把煙揮走道。

    「******,小子知不知道現在是在跟誰說話?」見夏雲傑似乎比老闆還要囂張,沈子良帶來的打手馬上一臉兇惡地衝上來,準備先揍夏雲傑一頓。

    「不急。」沈子良卻伸手攔住了他們,然後用玩味的目光看著夏雲傑道:「年輕人,英雄救美沒錯,做事情有勇氣也沒錯!」

    說到這裡,沈子良突然將香煙往地上使勁一扔一碾,然後用手指頭指著夏雲傑罵道:「但你******要懂得分清楚形勢,要懂得什麼人可以得罪什麼人是你得罪不起的!你******就一個酒吧打工仔,你******,知道我是誰嗎?竟然也敢…。。」

    「你是誰很重要嗎?」夏雲傑用可憐的目光看了沈子良一眼,然後突然臉色一寒,抬腳對著他的肚子就一腳踹了過去。

    他是個酒吧打工仔沒錯,但他還是個巫師!他管沈子良******是什麼身份,真要惹惱了他,照打不誤。

    沈子良沒想到夏雲傑在這種情況下,竟然也敢動手,一時間連躲閃都忘了,一下子就被夏雲傑踹得整個人都飛了起來,然後嘭一聲,重重摔在了地上。

    「老闆!」沈子良的手下也沒想到,夏雲傑這個酒吧打工仔在這種情況下竟然也敢動手,一下子沒反應過來,見沈子良摔倒在地上,個個急忙衝上去扶他。

    「滾開!」沈子良卻一把推開了他們,然後自己站起來抹了一把嘴角,目光發狠地盯著夏雲傑道:「小子你有種,不過你會馬上知道沒種的滋味的!」

    說完,沈子良把手一揮,發狠道:「給老子狠狠打,只要不把人打死就可以!」

    那五個彪壯的男子聞言,馬上嘴角勾起一抹殘酷的冷笑,個個擺動脖子和拳頭,做出很酷很暴力的樣子,然後一步步朝夏雲傑逼近。

    就在五個彪壯男子朝夏雲傑一步步逼近時,酒吧門口出現了一位很性感的女子,正是朱曉艷。原來卻是朱曉艷終究有些不放心夏雲傑,特意出來看看情況。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