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仙帝歸來 » 02460章 初代金烏嚇尿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仙帝歸來 - 02460章 初代金烏嚇尿了!字體大小: A+
     

    還有兩個,但他不打算用在死人身上?

    死人?

    他是指初代金烏嗎?

    就在雲青岩,打算亮明身份之際,原本散去的金色防護罩……

    突然凝聚成了一道虛影。

    是初代易陰陽的虛影。

    「雲道友,你可是遇到什麼麻煩了?」初代易陰陽語氣帶著幾分關心道。

    「恩?這不是初代金烏嗎?」

    易陰陽的虛影轉過身,看向了初代金烏。

    「老火雞,是你在對付雲道友,逼他捏碎了孤送給他的玉簡嗎?」

    易陰陽的虛影,語氣帶著幾分冷意。

    易陰陽沒有掩蓋自己的聲音,他對初代金烏的稱呼傳遍了四方天地。

    老火雞!

    居然有人敢叫他們宗主初代金烏為火雞?

    不過很快,震驚的人群就發現,叫他們宗主火雞的人也是一個初代。

    「雲道友?」

    初代金烏眉宇微微一凜,易陰陽居然稱呼雲青岩為道友。

    這可是平輩論交的稱呼。

    他們初代之間,不少時候,都會叫對方道友。

    「易陰陽,少在孤面前裝神弄鬼,你是不是怕孤不給你面子,殺了你這個後輩,所以故意叫他道友!」

    初代金烏冷哼了一聲。

    「後輩?我這把老骨頭,要是能有雲道友這樣的後輩,就是做夢都會笑醒!」

    「老火雞,別怪孤沒有警告你,你如果敢動雲道友一根汗毛,包括你在內,整個陽宗都會一夜之間從混沌界除名。」

    易陰陽的虛影冷哼一聲道。

    如果雲青岩沒動用他給的玉簡。

    雲青岩死在初代金烏手中,易陰陽自然不會有什麼反應。

    但現在,他可不希望雲青岩有事。

    誰能保證,雲青岩一旦死了,他身後的大人物……會不會遷怒到他易陰陽身上?

    「易陰陽,你我都是初代,你憑什麼讓孤從混沌界除名,又憑什麼讓陽宗一夜之間消失!」

    「而且……」

    初代金烏眼中閃過冷意,「孤可不認為,你會是孤的對手!」

    初代都要自己創造的功法!

    比如萬家初代創造的功法是極陰天經,比如易陰陽創造的功法是陰陽六神訣。

    初代金烏創造的功法是湮滅天經!

    憑藉湮滅天經極其特殊的屬性,同級別裡面……初代金烏還真沒幾個對手!

    「孤確實不是你的對手。」易陰陽沒有否認道,「但你要擊敗孤也不可能。」

    「而且,孤什麼時候說過,讓你與陽宗一夜除名的人是孤?」

    「不是你?」初代金烏當場冷笑出來,「哈哈哈,你該不會要說,洛天羽有其他大背景吧?」

    易陰陽的虛影,這時候看向了雲青岩,他的眼神似乎在詢問什麼。

    見雲青岩,沒有露出反對之色,易陰陽的虛影,重新看向了初代金烏。

    「誰告訴你,雲道友真名是洛天羽?」易陰陽幽幽開口道。

    「雲道友,他姓雲,據孤所知,混沌界可沒有姓雲的大人物。」初代金烏說道。

    「雲道友真名是雲青岩。」易陰陽眼露譏諷的看著初代金烏。

    雲青岩?

    初代金烏眼中閃過疑惑,他根本就沒聽過雲青岩的名字。

    不過初代金烏情況特殊,他常年都在閉關,對外界的事情幾乎不聞不問。

    易陰陽看到初代金烏的樣子,似乎也猜到了這一點。

    他不由說道:「雲道友有一個身份,他是初代狩獵者的結拜兄弟。」

    「你說什麼——」初代金烏直接瞪大眼睛,呼吸變得喘重無比。

    「初……初代狩獵者,你說他是初代狩獵者的結拜兄弟?」

    易陰陽看著初代金烏,微微點了點頭。

    初代金烏慌了,心裡全是悔恨之色,他應該早就猜到雲青岩有所依仗了才對!

    畢竟雲青岩只是小小的天尊,他敢大鬧陽宗,豈會沒有依仗?

    尤其是,面對自己這個初代的時候,雲青岩也是不亢不卑,沒有半點的慌亂、畏懼。

    尋常的天尊,怎麼可能有這種氣度。

    「另外……」易陰陽又微微沉吟道,「他與謫仙,也是亦師亦友的關係。」

    易陰陽只知道雲青岩跟謫仙關係好,卻不知道他們具體是什麼關係。

    因此才用『亦師亦友』來形容。

    「跟……跟謫仙,也是亦師亦友的關係?」初代金烏的呼吸又是一滯。

    看向雲青岩的目光,已經出現了恐懼之色。

    初代狩獵者也好,謫仙也罷,都是他初代金烏要為之仰望的存在。

    雲青岩竟然跟他們兩個,都有著深厚的交情。

    此時的初代金烏,已經不是單純的悔恨了,他是恨不得抽自己幾個巴掌,居然魔怔到得罪了雲青岩這般來歷恐怖的天才。

    「贏,你應該忘不了吧?」易陰陽倏地又說道。

    「怎麼可能忘得了,曾開創了一個時代,曾率先大秦帝國攻入混沌界!」

    「若非禁忌存在出手,我們現在早就臣服於贏了。」初代金烏說到這段歷史的時候,眼中還是凝重之色。

    他對贏的畏懼,甚至還在初代狩獵者跟謫仙之上。

    冷不丁地,初代金烏似乎想到什麼,不由滿臉恐懼的看向易陰陽,「你……你突然提到贏,該……該不會是……」

    初代金烏話都沒說完,整個人就被恐懼覆蓋了。

    「雲道友與贏的關係,在初代之中,早不是什麼秘密了。」易陰陽開口說道。

    五個月後,雲青岩要去冶劍宗挑戰劍魔白自在。

    贏,就是這場對決的見證者。

    而贏會成為見證者,則是因為他跟雲青岩的關係。

    聽到易陰陽這句話,初代金烏整個人,都頹喪在了原地。

    他的雙目變得無神。

    臉上,寫滿了失魂落魄。

    這一刻的初代金烏,給人的感覺……就像是受到了,全世界最沉重的打擊一般。

    「老火雞,你現在還覺得,雲道友沒能力讓你與陽宗,一夜之間從混沌界除名嗎?」

    易陰陽的虛影,幽幽的看著初代金烏道。

    初代金烏沒有回應,此時的他,彷彿魂都沒了,只是頹廢無比的懸浮在半空。

    易陰陽似乎覺得還不夠過癮,又說道:「雲道友還有一個身份,他是眾神之主李染竹的道侶!」

    說著,又補充道:「眾神之主沒死的消息,你應該知道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
    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