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仙帝歸來 » 02456章 在初代面前打官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仙帝歸來 - 02456章 在初代面前打官司!字體大小: A+
     

    「前輩,其實嚴格來說,我應該稱呼你為宗主!」

    雲青岩雖然被初代金烏的殺機鎖定,但還是面色不變的開口道。

    至於壓力這塊,他現在承受的威壓,自然是無比的沉重。

    初代金烏眼中閃過意外之色。

    當然,他不是意外,雲青岩叫他宗主。

    而是被他殺機鎖定后,雲青岩居然還能面色平靜的開口。

    初代金烏馬上就知道,雲青岩不是第一次面對初代。

    「我是陽宗的真傳弟子,我在陽宗殺人,是在履行陽宗弟子的職責!」

    雲青岩又說道。

    「職責?」初代金烏不由說道,「願聞其詳!」

    初代金烏要殺雲青岩,不過是瞬息間的事情。

    他自然不會擔心雲青岩耍什麼花樣。

    所以,他並不在意,給雲青岩一個開口解釋的機會。

    「不知道宗主,可知道嚴青嚴副掌門!」雲青岩開口說道。

    「當然!」初代金烏不假思索道,「他是青峰的峰主!」

    初代金烏就是再日理萬機,就是再怎麼繁忙,也不可能會不認識陽宗的副掌門。

    畢竟晉陞副掌門,都要上報到他那裡。

    比如最近一個新晉副掌門白穆野,他當雖然在閉關,但還是分出一縷投影,批准了白穆野晉陞為副掌門。

    「他死了!」

    雲青岩開口說道,「死的不明不白的同時,陽宗也沒有調查他的死因。」

    「還有這回事?」初代金烏不由看向了白子岳。

    「白子岳,你是執法堂的堂主,這件事你可有解釋?」

    白子岳不敢遲疑,連忙回答道:「啟……啟稟宗主,嚴青是在陽宗外面死亡,弟子的執法堂,並……並沒有權利調查他的死因。」

    初代金烏淡淡點頭,算是接受了白子岳的解釋。

    接著他又說道:「將金陽傳喚過來。」

    金陽也是副掌門,是排名第一的副掌門,同時也是初代金烏的直系後裔。

    金陽說是副掌門,但他的權力,與初代金烏這個宗主幾乎無異。

    「啟……啟稟宗主,金掌門半年前就去『始源島』做客了。」白子岳稟告道。

    「宗主,嚴青死亡時間,恰好是半年前。」雲青岩這時候開口了。

    「喔?」

    初代金烏不由再一次看向了雲青岩,「你認為,金陽去『始源島』做客,與嚴青的死有關?」

    「始源島可是始源聖人的老巢?」雲青岩答非所問道。

    老巢?

    初代金烏深看了雲青岩一眼,他似乎對始源聖人抱有敵意。

    「始源島確實是始源聖人的道場。」初代金烏說道。

    「那應該是有關係了。」雲青岩說道。

    「當然,我的意思是,嚴青的死,不是與金陽有關。」

    「沒意外的話,應該是始源島把金陽邀請去做客以後,躲在背後藏頭露尾的小人,才敢對嚴青露出獠牙。」

    以初代金烏的智慧。

    第一時間就從雲青岩這番話,得出了很多猜測。

    不過到了他這個位置,很多事情他已經懶得去猜了。

    「給你一刻鐘,陳述所有前因後果。」初代金烏直接說道。

    白子岳一行人,面色都不太好看。

    他們很擔心,雲青岩突然拿出記憶水晶。

    讓他們鬆一口氣的是,雲青岩似乎沒有打算拿出記憶水晶。

    雲青岩開口說道:「我有個兄弟,生死之交的兄弟,他在幾年前拜入了陽宗!」

    「我這個兄弟,資質絕世,甚至不再我之下。所以,他被嚴青收為弟子,成為青峰的真傳弟子。」

    「優秀的人,往往都很吸引異性,我相信宗主也不會反駁這一點!」

    「我兄弟跟『無心老人』的後裔『風瑤光』相愛了。只是不巧得是,風瑤光在她不情願的情況下,就被人定了一門婚事。對象是『始源聖人』最疼愛的弟子孟歡。」

    「於是,我兄弟就與孟歡定下了三年之約,意思是三年後……決一死戰,活下來的人迎娶風瑤光。」

    初代金烏見雲青岩停下來,不由開口道:「接下來呢?」

    「三年之約到現在,還不到一年的時間。但我兄弟的師尊嚴青死了,我兄弟自己也生死不知,從陽宗蒸發了。」

    雲青岩說道,身上浮現著淡淡的殺機。

    白子岳一行人,直到現在才知道,雲青岩為何要大鬧執法堂!

    為何要為姚原出氣!

    原來,姚原跟雲青岩的關係是生死兄弟。

    「你懷疑嚴青的死,你兄弟的失蹤,是陽宗出現了內鬼?是有人想討好孟歡?」

    初代金烏不由說道。

    「不錯!」雲青岩點了點頭。

    「孟歡是『始源聖人』最疼愛的弟子,確實不排除,會有人為了討好孟歡,而為孟歡收拾掉你兄弟,以及與你兄弟有關的人。」

    初代金烏緩緩說道:「但凡事都要講證據,你總不能因為你的猜測,就要在陽宗大開殺戒吧?」

    「宗主可以看看,這個算不算證據。」雲青岩開口的時候,從空間戒指裡面拿出了一枚記憶水晶。

    初代金烏甚至沒去接記憶水晶。

    神識就強行湧入記憶水晶裡面,讀取了記憶水晶裡面的內容。

    他看到了,白子岳、賀鴻衛七人召見青峰的幾個真傳弟子。

    以及,他們之間的對話。

    白子岳一行人,此時已經惶恐到了極點。

    宗主終究……還是看了記憶水晶!

    白子岳深吸了一口氣,也不知哪來的勇氣,他的身子,往前飛了幾米。

    彎腰作揖道:「宗主,弟子……可以為自己辯解嗎?」

    「說!」初代金烏冷淡道。

    「弟子幾人,只是知道嚴青死亡的消息,記憶水晶裡面的內容……並沒有顯示,弟子幾人參與暗殺嚴青!」

    白子岳深吸一口氣道。

    雲青岩沒說話,只是淡淡看著初代金烏。

    他很想知道,初代金烏面對白子岳這番站不住理的辯解……會有何反應。

    記憶水晶裡面,方勤詢問了嚴青的情況。

    白子岳呵斥方勤,說這不是他有資格能知道的。

    丹堂的堂主賀鴻衛則回答說,嚴青再也不會回來了。

    從賀鴻衛當時的口氣,姿態,足以說明……嚴青的死,就是他們所為。

    只不過……白子岳,賀鴻衛幾人,確實沒親口說出,嚴青是他們所殺。

    「你們確實沒親口說出,嚴青之死是你們所為。」初代金烏沉默片刻后,突然開口了。

    雲青岩聽到這話,眉宇瞬間沉了下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
    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