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仙帝歸來 » 01966章讓雲青岩出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仙帝歸來 - 01966章讓雲青岩出手!字體大小: A+
     

    混沌界的外九界,水並不像中六界,內三界那般深。

    外九界的勢力分佈,很多都擺在檯面上。

    檯面上最強的勢力,不出意外就是這一界最強的勢力。

    常軍的祖爺爺常魂,乃是元武界的界主,常家自然而然,也會是元武界最強的勢力。

    般若只是一介女流,從小就被寄養在上官家。

    在常軍眼中,般若比一般的寒門子弟都不如。

    此時,般若卻威脅常軍,小心給常家帶來滅門之禍。

    說句不好聽的,想讓常家滅門,也只有中六界的大勢力才能做到。

    「元武界只是小小的外九界之一,在真正的大人物眼中,元武界不過是一個念頭,就能覆滅的小地方。」

    般若淡漠如水的眼中,猛地出現幾分銳利,「我來歷超乎你的想象,我若少一根汗毛,別說你常家,就是整個元武界,都會因此覆滅。」

    「哈哈哈,你的來歷,如果真的超乎想象,上官家也不會給你旁系子弟的待遇了。」

    常家再一次哈哈大笑道。

    上官家曾有一個老祖,當過元武界的界主,後來隕落之後,才被他的祖爺爺常魂取而代之。

    但就算是常魂都說過,上官家底蘊深厚,與中六界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所以常魂最多只是讓上官家依附而他,而非吞併了整個上官家。

    而底蘊,很多時候都代表著見識。

    如果般若真的有大來歷,上官家不可能只給她外門子弟的待遇。

    只怕會窮盡一切,把所有的資源、待遇,都砸到般若身上。

    「那是因為上官柏爺爺遇到突發情況閉了死關!」

    「上官家的其餘人,並不知道我的身份,所以才只讓我享受旁系子弟的待遇。」

    般若開口說道。

    「你的身份?哈哈哈,般若,你該不會要告訴我,你來自中六界的大勢力吧?」

    常軍充滿不屑地笑道。

    在他看來,般若是急病亂投醫,都開始胡言亂語了。

    誰知般若聞言,眼中直接閃過不屑,「中六界能有什麼大勢力。」

    常軍差點氣笑了。

    都這個節骨眼了,般若還在跟他裝。

    常軍不知道的是,在真正的大勢力眼中,中六界與外九界一樣,都是混沌界的蠻荒之地。

    而蠻荒之地,怎麼可能誕生得出,真正意義上的大勢力?

    當然,般若並不喜歡,用『蠻荒之地』來形容外九界跟中六界。

    這個稱呼,有些侮辱人了。

    但相比於內三界,以及中央大世界,外九界跟中六界……卻是只能用『蠻荒』來形容。

    「呵呵,就當你來自內三界,乃至中央大世界好了。」

    「這樣更好,等你乖乖臣服在我胯下之後,我還能藉助你身後的勢力呢。」

    常軍語氣充滿了譏諷。

    很顯然,他並不認為,般若是來自內三界,乃至中央大世界的人。

    他更加不認為,般若身後還存在著什麼大靠山。

    不遠處!

    一直用神識,看著這一幕的雲青岩,不由暗暗嘆了一口氣。

    他之所以還沒有出手,就是想知道般若,到底有什麼大來歷。

    可惜,常軍這個蠢貨,一直都未將般若的話放在心上。

    若常軍深以為然,並且刨根究底,沒準還能把般若的底套出來。

    「從來沒人剛言語輕賤於我,你是第一個,也會是最後一個。」

    般若眼中,閃過盎然的殺機,「而且,等你死後,要不了多久,整個常軍也會下來給你陪葬。」

    常軍會養成現在的性子,整個常軍都脫不了干係。

    因此到時候清洗常軍,並不會讓般若有心理負擔。

    若沒有常軍的縱容、遷就,常軍怎麼可能會這般膽大妄為。

    「你第一句話說得沒錯,輕賤你的,我會是最後一個。因為今天之後,你只屬於我常軍一個人。在我對你還有興趣的時限內,我會天天踐踏你!」

    常軍臉上出現淫靡的冷笑。

    接著他又輕哼一聲,「至於后一句,呵呵,不是我常軍瞧不起你,你拿什麼殺我常軍?又拿什麼讓整個常家給我陪葬?」

    般若不在說話,甚至連目光,都從常軍身上移走了。

    她從來不跟死人浪費口舌。

    這一刻的常家,在她眼中儼然就是一個死人。

    「呃……」雲青岩微微一愣。

    因為般若的目光,從常軍身上移走後,就看向了他所在的方位。

    「她該不會是發現了我吧?」雲青岩忍不住在心裡說道。

    「出手吧,我般若欠你一個人情。」般若冷冰冰地說道。

    「……」

    雲青岩一陣無語,看來般若真的發現他了。

    「哈哈哈,都這時候,還在裝神弄鬼,是不是人面臨窘境的時候,都會原形畢露?」

    「般若啊般若,現在的你,才是真正的你吧?」

    常軍只以為般若在裝神弄鬼,再一次冷笑了出來。

    只是這一次,他的笑聲才剛響起,就戛然止住。

    他的視線中,真的出現了一道身影。

    只是這道身影,看起來頗為的狼狽,嘴角還掛著血跡,一眼就能看出重傷未愈的樣子。

    這道身影,穿著一身紅色長袍,背上背著一柄刻著神秘符文的長劍。

    「你是什麼人?」常軍不由出言問道。

    「你是什麼時候發現我的?」雲青岩沒理會常軍,而是看向了般若道。

    雲青岩雖然重傷未愈!

    雖然一身修為,連全盛時期的一成都不到。

    但還不至於,把一個小小的常軍放在眼中。

    「從你用神識,窺探我的那一刻。」般若開口說道。

    般若心裡,還有一句話沒說出來,她感知到的雲青岩的神識異常強大。

    明明是帝級的神識,卻又超脫了帝級的範疇。

    「常軍是元武界界主的後裔,為了你一個人情去對付他,對我而言……是不是有些得不償失了?」

    雲青岩開口說道,語氣帶著幾分反問。

    「對其他人來說,興許有些得不償失,但對你而言不會。」般若幽幽地說道。

    「對我而言不會?此話怎講。」雲青岩不由問道。

    雲青岩面色的神情雖然平靜,心裡卻頗為的駭然。

    般若會說出這番話,極有可能是認識他。

    可偏偏,他卻是第一次見到般若。



    上一頁 ←    → 下一頁

    邪王寵上癮:愛妃,快來最強贅婿大帝好色嬸子電影世界大盜何以笙簫默
    豪門小甜妻太初都市之最強紈?從契約精靈開始機戰無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