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仙帝歸來 » 01593章刻意隱瞞(第一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仙帝歸來 - 01593章刻意隱瞞(第一更)字體大小: A+
     

    蛇王輕咦不對的時候,目光已經看向了雲青岩,「公子,為何我看不出,沫榕小姐的三個孩子中了蠱蟲?」

    如果是其他蠱蟲也就罷了!

    偏偏祁沫榕的三個孩子,吐出來的蠱蟲是蛇王認識的『緩功蠱』。

    這種情況下,沒理由能瞞過蛇王的感知才對。

    要知道,蛇王打算為他們除毒的時候,可是用仙靈之力檢查過他們的全身。

    但蛇王當時並未發現,他們體內懷有蠱蟲。

    「恩?」蛇王瞳孔微微一縮,因為他看到,正在淤血裡面爬動的三隻『緩功蠱』,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化為墨汁。

    「現在知道原因了嗎?」雲青岩轉頭看向蛇王道。

    「這……這三隻『緩功蠱』,竟然是符籙師刻畫的……」蛇王眼中全是難以置信。

    因此同時,蛇王也終於知道,為何他沒有發現三隻蠱蟲,而雲青岩一眼就發現了。

    符籙師刻畫的『緩功蠱』,有真正『緩功蠱』的一切特性。

    但它們又不算真正的『緩功蠱』。

    這就如同符籙師刻畫某種凶獸,具備了這個凶獸的一切特性,但又不算真正的凶獸。

    「蠱與其他攻擊性的凶獸不同,越是精緻,越是殺人於無形的蠱蟲,就越難刻畫……」

    雲青岩緩緩開口,目光看向了祁沫榕,「沫榕,你們是不是得罪過什麼人?」

    「你孩子體內,所種的蠱蟲,哪怕是龍爺爺都未必能刻畫出來。」

    祁沫榕搖頭,她只是知道自己孩子中毒,卻不知道他們具體,種了什麼毒。

    祁沫榕甚至連他們具體的中毒時間都不知道。

    「黑白煉獄!」

    祁沫榕才剛搖頭,她的丈夫金橋,便已經開口說道:「金花、金麗、金元,身上的蠱蟲……十之八九是黑白煉獄的殺手種下的!」

    祁沫榕的丈夫金橋,繼續沉吟道:「我年輕的時候,得罪過一個符籙師,後來這個符籙師加入了黑白煉獄!」

    「在我三個孩子,最大的金元,還不到十歲的時候,這個符籙師找上門來!」

    「但他當時沒殺我們,甚至沒破壞金家的一草一木!」

    「不過這個符籙師離開后,我三個孩子都莫名其妙發燒了一段時間!」

    「康復之後,三個孩子身上,也沒出現什麼後遺症……所以我當時,以為只是湊巧的發燒。」

    「現在看來,金花、金麗、金元當時,是種了蠱蟲!」

    祁沫榕的丈夫的話,讓雲青岩頗為苟同。

    雲青岩說道:「緩功蠱短時間內,並不會對肉身,以及修為造成影響!」

    「但隨著中蠱的時間變長,中蠱者修為會越來越難以精進……甚至是原地踏步。」

    雲青岩說到這裡,突然看了金橋一眼,「你跟這個符籙師,仇恨不小吧?在恆龍仙域,修為止步於人仙……可比直接殺了他們殘酷多了!」

    「人仙,會讓他們一直處於社會底層!」

    「與此同時,還會連累周圍的人,比如你,又比如沫榕,要勞心勞力去照料他們。」

    金橋有些哭笑一聲,道:「我跟這個符籙師,仇怨並不算深,只是曾為了一個女子爭風吃醋過……」

    「沒想到,他會這般記仇,且還在數百年以後報復到我家孩兒身上。」

    雲青岩聞言,深看了金橋一眼,不過也沒再說什麼。

    蛇王想說什麼,但也忍了下來。

    「龍清風,從今天開始,你可願意用你所能動用的資源培養沫榕的三個後代?」

    雲青岩看向龍清風道。

    祁沫榕跟金橋,聽到雲青岩這話,眼中都閃過激動之色。

    接著,兩人看向龍清風的目光,都閃過了激動之色。

    「謹遵林前輩的吩咐!」龍清風連猶豫都沒有就說道。

    「金花、金麗,金元,還不快拜謝林叔叔跟龍叔叔!」

    祁沫榕連忙,對她的三個子女說道。

    「多謝林叔叔,多謝龍叔叔!」祁沫榕的三個後代連忙拜謝道。

    「無須客氣,這對我來說,只是小事。」雲青岩擺了擺手道。

    與此同時,雲青岩還在心裡嘀咕道:「沒想到……我也成了叔叔輩的人物了。」

    雲青岩雖然在仙界,活了三千多年,但按照天星大陸的時間來算……他不過十九歲而已!

    下意識地,雲青岩都會把自己,視作十九歲的年輕人。

    「既然常遇城即將回來,我跟蛇王就先回龍家了。」

    「沫榕,你們就跟龍清風一塊,有什麼問題也可以通過龍清風找我。」

    雲青岩看向祁沫榕說道。

    見祁沫榕點頭,道了一聲「好的,清衍哥哥!」以後,就跟蛇王一起離開了祁家。

    飛離祁家範圍的天空后,蛇王突然開口說道:「公子,這個金橋太不是東西了,公子對他,以及對他全家都有再造之恩,他居然還在隱瞞公子!」

    對祁沫榕跟金橋的三個後代,種下『緩功蠱』的符籙師,水平不在龍碑之下!

    在符籙師裡面,對方絕對是一覽眾山小的存在。

    而金橋怎麼說的?

    他之所以得罪對方,是因為年輕時曾與對方爭風吃醋過……

    先不說,爭風吃醋不可能讓一個造詣高深的符籙師,相隔數百年以後,還對金橋的後代下那般毒手。

    其次,金橋……根本沒資格,跟那樣的存在爭風吃醋!

    這就好像,有一個道祖,敢跟雲青岩競爭一個女人一樣的可笑。

    ……

    同樣的對話,也在祁家上演。

    龍清風去忙之後,現場只剩下了祁沫榕、金橋,以及他們的三個子女。

    祁沫榕有些嗔怒地看向金橋,「金橋,我對你很失望!」

    「呃,失望?」金橋還沒轉過彎來。

    「清衍哥哥對我們一家都有大恩,再造之恩的大恩,而你卻在隱瞞清衍哥哥!」

    祁沫榕輕哼一聲道。

    「你看出來了?」金橋面色微微一變。

    「不止是我看出來了,清衍哥哥、蛇王前輩,乃至龍清風都看出來了!」祁沫榕說道。

    金橋真的是昏迷太久,腦袋都不靈光了。

    在場的人,哪一個不是老江湖,就金橋所說的理由,怎麼可能會讓人信服。



    上一頁 ←    → 下一頁

    國民男神狠強勢:秦爺,妖龍古帝我的神秘老公問道紅塵都市之無上真仙
    極品透視小仙醫魔獸戰神咫尺之間人盡敵國總裁在上:新妻,別喊疼頂級寵婚:悶騷老公壞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