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仙帝歸來 » 第331章0331不是年少太輕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仙帝歸來 - 第331章0331不是年少太輕狂字體大小: A+
     

    比起直接殺了鵬飛。

    讓他交出身上所有物品的同時,再立個欠下一萬斤先天靈液的欠條。

    毫無疑問是後者更划算。

    當然,這能用理智、精明來形容。

    同時,也能用賤來形容,而且是特別賤!

    前一句還是:念在你還算有幾分眼界的份上……

    下一句,就變成交出身上所有物品,再立下欠條……

    這豈止只是特別賤,簡直就是賤的喪心病狂。

    不過陳上上的賤,卻讓雲青岩異常的對胃口。

    原因很簡單,雲青岩的好兄弟蘇圖圖,也是這麼賤!

    陳上上跟蘇圖圖不愧是一對孿生兄弟!

    不僅長得一模一樣,還都賤的毫無底線!

    另外,兩個人也都是獅子大開口。

    眼前的陳上上,開口就是一萬斤先天靈液。

    要知道,在血煞郡,先天靈液的計算單位,可是『滴』啊!

    陳上上不僅開口就是論斤,而且還是一萬斤!

    不過,雲青岩卻知道,以鵬飛大鵬族少主的身份。

    在極其艱難的情況下,還是勉強能拿出一萬斤先天靈液。

    「陳,陳刀王,儲……儲物戒我現在就給你,欠……欠條也可以寫,但……但數量能不能少點?一萬斤先天靈液……就是打死我也拿不出啊!」

    鵬飛近乎哭著說道。

    「喔,那我就打死你吧!」

    陳上上輕飄飄說道,隨即舉起了飲血狂刀。

    「別別別……我,我寫,我馬上就寫!」鵬飛嚇了一跳,直接撕下一塊身上穿得衣服。

    唰唰唰……在衣服碎布上,寫下了欠條。

    末了,還往碎布上滴了一滴鮮血。

    陳上上這才滿意地點點頭,同時接過鵬飛給他的儲物戒跟欠條。

    「那位兄弟,看夠了的話,就過來一敘吧,裡面有八門金鎖陣,哥哥膽小,不敢貿貿然踏入啊!」

    陳上上轉頭,看向雲青岩所在的區域。

    雲青岩也不推脫,直接往陳上上飛了過去。

    事實上,就算陳上上不開口,雲青岩也準備過去。

    蘇圖圖不是安陽行省的蘇家抱養的。

    真實的身份,是來自瀛洲某個大家族。

    但具體是什麼家族,雲青岩在見到陳上上之前並不知道。

    「不知道圖圖知道他有一個孿生兄弟后,會是什麼表情……」

    雲青岩心裡,嘟嚷了一聲。

    一兩個呼吸的時間,雲青岩就飛到了陳上上面前。

    距離陳上上,不到百米的距離。

    「嗯?你敢離我這麼近,你就不怕我對你出手嗎?」陳上上不由眼露疑惑道。

    「瀛洲的太陽,又豈會對我一個普通人出手。」雲青岩不置可否道。

    「咳咳……」

    聽到瀛洲的太陽這句話,陳上上不由臉上一紅,乾咳了一聲。

    「你可不是普通人!如果剛才不是我出現,鵬飛這頭蠢鳥,現在估計要被你扒皮了!」

    「不過,也辛虧我來了,否則你宰了蠢鳥,大鵬族那頭老蠢鳥可是會發狂啊!」

    陳上上說道。

    隨即又感嘆道:「嘖嘖,八門金鎖陣,沒想到你連這種失傳已久的大陣都會!」

    「僥倖得之!」

    雲青岩訕訕說道,隨即看向陳上上:「聽你的意思,似乎一開始就不打算殺了鵬飛?」

    「廢話!蠢鳥他爹,可是人王境的老蠢鳥,我要殺了他,豈不是要被老蠢鳥滿世界追殺!」

    陳上上說道,提到『老蠢鳥』的時候,還露出幾分懼色。

    「喔?你既然忌憚老蠢鳥,為何又敢逼鵬飛寫下萬斤先天靈液的欠條?」雲青岩忍不住問道。

    「這不一樣啊!寫下了欠條,鵬飛就必須還我一萬斤先天靈液,就算搬出老蠢鳥也一樣,因為我陳家的老祖,也是人王境的修為。」

    陳上上說道:「但殺了鵬飛就不同了,這會讓老蠢鳥發狂,勢必殺我,哪怕為此與我陳家老祖拼個你死我活!」

    雲青岩微微點頭。

    明白了陳上上的意思。

    一萬斤先天靈液雖然多,但大鵬族在吐血的情況下,還是勉強拿得出來。

    不至於因此賴賬,與陳家撕破臉皮。

    可如果是鵬飛死了,那麼大鵬族跟陳上上以及陳家,就變成了不死不休。

    這有點像世俗的賭場。

    賭客去裡面賭錢,如果只是贏個百八十兩白銀,賭場雖然不爽,但只會選擇吃個啞巴虧。

    可如果賭客贏了千兩、萬兩。

    那麼賭場,就只能撕破臉皮,用各種見得光、見不得光的手段,逼賭客吐出所贏的銀兩了。

    陳上上跟雲青岩的對話。

    一直沒避著鵬飛。

    鵬飛聽到,陳上上不可能會殺了自己后,差點就哇地一聲哭出來。

    他剛才,是被陳上上嚇破膽了。

    一時半會內,沒想到,陳上上根本不敢殺自己。

    「鵬飛,你這是什麼表情?」

    陳上上轉頭看向鵬飛,臉上露出幾分狠色,「我是不能殺你,但我至少有一百種方法,能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是是是,陳刀王說的極是!」鵬飛連忙唯唯諾諾地說道。

    「好了,現在可以告訴我,孔雀蛋是在哪裡被人偷得,又是怎麼被人偷得。」

    陳上上轉回正題道。

    鵬飛當下,就把孔雀蛋在黃鼠狼道場,被偷的情況說了一遍。

    「嗯?你說你布下了十層陣法,但卻悄然無息被人偷了?」

    陳上上聽完后,眉宇微微皺了皺眉。

    隨即,他似乎想到什麼,不由若有深意地看向了雲青岩,以及雲青岩身後的八門金鎖陣。

    「兄弟,我叫陳上上,你剛才已經知道了,不知道兄弟你高姓大名。」

    陳上上突然改用傳音,跟雲青岩交流。

    「雲青岩!」

    雲青岩沒有隱瞞,報出了本名。

    「原來是雲兄弟!」

    陳上上微微點頭,馬上又問道:「不知道雲兄弟,是否知道孔雀蛋的下落。」

    陳上上問話的時候。

    目光緊緊盯著雲青岩,彷彿要從雲青岩接下來的神情中,推斷出蛛絲馬跡。

    「我為何要告訴你?」雲青岩直視著陳上上,反問道。

    「呃……」陳上上一愣,怎麼也沒想到,雲青岩敢這麼回答。

    「如果我一定要你回答呢?」

    陳上上幽幽地說道,話落,剛放回背上不久的飲血狂刀,猛地又出現到了他手中。



    上一頁 ←    → 下一頁

    後來偏偏喜歡你大宋的智慧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都市特種兵之暗影殭屍保鏢
    鳳囚凰遮天贅婿重生影后小軍嫂超級卡牌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