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鄉村小神醫 » 第兩千零六十七章 本體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鄉村小神醫 - 第兩千零六十七章 本體字體大小: A+
     

    青金城,強大的陣法禁制已然徹底開啟,整個青金城已然進入了備戰狀態。

    城主府內,青金城城主站在繁花似錦的庭院中,一雙如若星辰的雙眼緊緊地盯著天空中的那道模糊人影,簡單的一句話已經徹底表明了他的態度。

    在青金城城主身後,無論是獨臂的羅副城主,還是另外一位副城主,抑或者是除了言行懷之外的所有統領和副統領,全部都靜靜地站著,等待著那道模糊人影做出最後的決定。

    「哼!」

    那道模糊人影冷哼,哪怕他的修為強橫,甚至在青金城的一切陣法禁制都徹底開啟的情況下,仍是可以徹底橫掃整個青金城,可他還是沒敢亂來。

    原因非常簡單,青金城城主府代表的是無念王的臉面,別說那道模糊人影在整個金家並不算身居高位,就算他是金家的掌權者,也不敢輕易地對青金城下手。

    因為,那樣就是等於掃了無念王的臉面,將會給金家帶來更加可怕的麻煩!

    那樣的後果,不只是那道模糊人影承受不起,他背後的金家同樣也承受不起!

    當然,最重要的還是他已經被耽誤了一些時間,此刻就算強行出手,也無法救下剩餘的七十個金家守衛。

    如此的情況之下,不要說他,就算是金家的那些掌權者,也絕對不會再節外生枝,徒惹麻煩。

    「今日之事,金家必須要給我青金城一個交代!」

    就在那道模糊人影沉默之後,青金城城主再次開口,態度竟然是極其強硬!

    然而,面對青金城城主的強硬態度,那道模糊人影卻沒敢再次反駁。

    實際上,在真正決定停手之後,那道模糊人影就已經醒悟了過來,知道他最終還是犯錯了。

    青金城的極限幾乎就是化星七層,可金家卻先後派來了兩尊更加強大的存在,並且還都是依靠特殊靈器封印自身的修為,如果藉助靈器之力的話,甚至可以開啟特殊領域,暫時發揮出他們的真實修為。

    這樣的事情,別說是青金城,就算是無念王土之中的其他城池,也絕對不允許!

    偏偏金家就這麼做了,等於是觸犯了潛規則。哪怕金家本沒有對青金城不利的意圖,但事實就是事實,他們既然觸犯了規矩,就必須要付出足夠的代價!

    可以說,青金城城主一直都在等待著他犯下如此的錯誤,要怪也只能怪他自己不夠小心謹慎,竟然把動靜鬧得那麼大。

    青金城內,那剩餘的七十個金家守衛已經在慘叫與哀嚎中徹底殞滅,根本沒有任何例外。

    計劃成功之後,那些紅蓮血衛並未立刻撤離,而是紛紛化作焰火一般爆散開來,如同真的徹底消散了一般。

    如此的景象,無論是任何生靈看到,心中只怕都以為這是紅蓮分身動用了某種神秘的手段,無論最終是否能夠建功,都必須要付出足夠的代價。

    「哼!」

    那道模糊人影再次冷哼,他隱約地感覺到這次的事情恐怕並不是那麼簡單,可他卻沒有任何解決問題的辦法。

    畢竟他已經暴露,繼續留在青金城,只會給金家帶來更多的麻煩,還不如儘快離開這裡。

    其實,他原本沒有急著離開,就是想要等著那些紅蓮血衛離開青金城,然後他再次出手進行擒拿。

    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那些紅蓮血

    衛不僅沒有離開青金城,反而還做出了那種姿態。

    如此一來,無論他的心中還有著怎樣的想法,最終都是無法繼續實施了。

    而且,此刻的他還不知道紅蓮血衛的存在,只是敏銳地覺得有些不太對勁,卻根本找不到足夠的線索,也無法去調查。

    至於青金城會不會繼續調查,那道模糊人影的心中根本就沒敢抱任何奢望。

    因為他已經算是看明白了,無論紅蓮分身究竟想要做什麼,在某種程度上也算是幫助了青金城。

    在這樣的情況下,青金城方面只要不傻,絕對不會再幫著金家去調查!

    事實也的確是如此,在那道模糊人影離開之後,除了幾個副統領建議明松暗緊的調查之外,羅副城主與另外一位副城主根本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甚至到了最後,青金城城主都沒有下達命令,而是直接無視了那幾個副統領!

    青金城外,紅蓮分身輕笑著搖了搖頭,這次的事情雖然讓他有了不少的收穫,卻也只是他對金家的第一次報復。

    接下來,只要有時間和機會,他絕對會讓金家付出更加慘重的代價!

    不過,紅蓮分身並未因此放鬆警惕,反而是看著青金城的方向,若有所思。

    「既然你們暫時不方便表明態度,那本尊也就不去賭你們的態度,也算是與你們方便,更與本尊方便!」

    片刻之後,紅蓮分身口中輕語,通過紅蓮業火之間的神秘感應,他已經確定一百個紅蓮血衛都已經到了南城門處,只要可以確定金家的那道模糊人影不會再次返回,他們便能夠回到他的身邊。

    這樣的情況讓紅蓮分身決定暫時不再進入青金城,畢竟他與青金城的城主之間可是沒有任何關係,雙方這次的合作,也只能算是機緣巧合,彼此都幫助到了對方而已。

    下一次,誰也難保青金城會不會直接出賣了他,然後從金家換取好處。

    一天後,一百個紅蓮血衛回到了紅蓮分身的身邊,他沒有任何逗留,而是直接離開了青金城所在的區域。

    當然,他還沒有愚蠢到直接進入更強存在的區域的地步,他只是想要去下一座適合他暫時停留的城市而已。

    而在出發之前,他直接將自己的一切收穫都分享給了本體林小天,沒有絲毫的保留。

    荒野中,林小天睜開了雙眼,臉上露出了一抹無奈的苦笑。

    「沒想到分身竟然能夠弄出這種事情來……不過,也算是暫時緩解了人手不足的問題。」

    林小天長身而起,他已經閉關參悟了一段的時間,雖然還沒有成功提升自身的修為,更未成功完善熔爐聖道,但他卻已經有了一些模糊的方向。

    接下來,就不是單靠推衍參悟便能夠成功的,他也必須要走一走,看一看這個特殊的世界,為自己的熔爐聖道汲取更多蛻變的養分。

    「什麼?紅蓮分身竟然創出了紅蓮血衛,並且還滅掉了金家的一個念星二層的強者,甚至都逼走了一個更加強大的存在?」

    當林小天將紅蓮分身分享過來的一切分享給黑貓白雪和小鹿之後,黑貓白雪頓時忍不住驚呼了起來。

    它做夢都沒有想到紅蓮分身竟然如此的犀利,無論是創出紅蓮血衛的事情,還是滅掉一個念星二層的強者的事情,簡直都是打破了無念王土之中鐵則的奇迹!

    「大

    人不愧是大人!」

    相較於黑貓白雪,小鹿就顯得冷靜多了,只是她的話語之中充斥著的對林小天的崇敬卻沒有絲毫的掩飾。

    「如果你們能夠掌握了無量涅槃秘法與紅蓮業火,也能做到這種事情!」

    林小天笑著回答,心中已經浮現一座城市的資料。

    那是黑貓白雪所提供的情報,再加上林小天與紅蓮分身的補充,讓他還未到那座城市,就已經對那座城市有了相當充足的了解。

    「這能一樣嗎?」

    黑貓白雪忍不住嘀咕,開路者與走路者之間的差別,那可不是一言半語就能夠說清的。

    但對於什麼明顯都是不太放在心上的林小天,黑貓白雪卻知道自己就算是再次重申也沒用,只能慢慢地安靜下去。

    一天後,林小天停下了腳步,看向了他這次的目的地,瀕臨清澈大湖的城池——聽濤城。

    據說,聽濤城的名字來源便是因為一旁的聽濤湖,而那座聽濤湖的歷史,則是幾乎沒有多少生靈能夠說清。

    在整個無念王土之中,關於聽濤湖來源的傳說版本甚至最少有一百多個,每一個都是玄之又玄,讓人不敢輕易相信,卻又無法反駁質疑。

    而在諸多的傳說版本之中,最神奇的一個版本便是曾經的無念王曾一念而起,便將聽濤湖從罪海之中剝離了出來,並在此處聽濤,才有了這麼一個聽濤湖。

    只是,聽濤湖並沒有罪海那種對強者的吸引力,也無法衍化生靈與那種玄奇而又殘忍的修鍊資源,只能算是風景秀麗而已。

    當然,傳說始終都只是傳說,如今的聽濤湖固然碧藍清澈,如同一塊巨大的藍寶石,可對於整座聽濤城來說,卻沒有多少實質上的作用。

    畢竟這是一個強者為尊的世界,整個世界的競爭之激烈,使得任何生靈都不敢放鬆絲毫。

    再說了,罪海的吸引力就無形的存在著,哪怕是要瞻仰傳說中的聽濤湖,也不能超出聽濤城所在區域的實力上限,否則就是等於自尋死路。

    而弱者,又有什麼心思去瞻仰傳說中的聽濤湖?

    「曾經的聽濤湖被許多生靈認為隱藏著寶藏,但非常可惜的是,無論是來自於何方的生靈,無論是什麼修為,他們最終都是灰頭土臉,並且還浪費了最為寶貴的時間!如果不是因為這樣的話,只怕聽濤城還會和往昔一樣繁華。」

    黑貓白雪忍不住感慨,曾經的它也來過聽濤城,並且對傳說中的寶藏起了興趣。

    可惜的是,在經過一段時間的調查之後,黑貓白雪卻徹底失望了。

    因為,關於聽濤湖的傳說最少有一百多個版本,很多的傳說之間都是存在著衝突的,真要調查,也不是一時半會兒就能夠調查清楚的。

    除此之外,便是黑貓白雪曾經憑藉一件能夠尋寶的秘寶徹查過整個聽濤湖,最終卻是一無所獲。

    也正是因為如此,它才會徹底失去了調查的興趣。

    「大人,難道您是想要看看這裡有沒有傳說中的寶藏?」

    小鹿忍不住傳音詢問,她不相信林小天是那樣的人,但從後者的行動來看,絕對是有著某種深意的。

    否則的話,光是這個能夠讓他們暫時藏身的環形區域內就有上百座城池,林小天為什麼不選擇其他的城池,而是單單選擇了聽濤城?



    上一頁 ←    → 下一頁

    婚途有坑:爹地,快離婚紀少輕裝上陣抓淘妻地球唯一修士我真沒想重生啊權謀:升遷有道
    紈?棄少秦吏校園絕品狂神茅山捉鬼人早安,總統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