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鄉村小神醫 » 正文 第兩百二十九章 巧遇柳如煙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鄉村小神醫 - 正文 第兩百二十九章 巧遇柳如煙字體大小: A+
     

    「那你接下來還打算對付華北製藥?」劉德海試探性的對林小天問道。

    「即便是我不對付他們,他們遲早也會找上我和小文的麻煩,而且我想要讓天河公司徹底穩定下來,就必須得對上他們,否則的,我終歸只是一顆風雨之中的小樹而已,永遠成長不到大樹的層次上。」林小天有些嘆息道。

    「這倒是一個問題,男兒一世,可為可不為,既然做了,那就要做到最好,如果以後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可以隨時來找叔叔,雖說叔叔只是一個小書記,但在淮海省還是有幾分薄面的。」劉德海並未告訴林小天關於華北製藥的一些秘密。

    在他看來,既然林小天想要對付華北製藥,那就讓他去對付好了,如果成功了,最終得到最大利益的還是他,哪怕是林小天失敗了,這件事情他依舊可以撇清關係。

    但對於劉德海這一隻老狐狸心中的想法,林小天何曾又不知道,但他也正是抱著這樣的想法才會和劉德海這一隻老狐狸拉近關係的。

    至於究竟誰才是黃雀,那就得看最後了。

    從劉德海家中回來的時候,已經是入夜十點鐘左右的時間,這個時間說早不早,但說晚也不晚。

    這幾天的時間,因為天河飯店以及慈善機構的建立,倒是給林小天一些信仰之力,所以林小天也打算接下來將這些信仰之力迅速煉化轉成自己的力量。

    不管什麼時候,只有自己的實力強大起來,那麼他才可以無懼一切;如果自身強大不起來,外力在怎麼強大,最終也不過是海市蜃樓而已。

    開車緩緩朝著家中駛去,途徑一條道路的時候見前方堵車,林小天猶豫了一下就將車子朝著旁邊一條小道駛去。

    車子剛開進一條陰暗的衚衕之中,林小天就看見一個女孩癱坐在地上,而前方一輛賓士車正停在她的跟前。

    「你特么是不是眼瞎啊,沒看見老子的車么,還特么自己撞上來?」車窗緩緩搖下,一個青年男子頓時怒視著這個女孩大聲咒罵道。

    看見這般情況,林小天眉頭微微一皺,對方都已經撞人了,還說這樣的話,實在是有些過分。

    正當林小天打算下車將女孩扶起來看看有沒有受傷的時候,前方的衚衕之中忽然開出兩輛寶馬,然後瘋狂的朝著這條衚衕駛來。

    這條衚衕的道路本來就窄,要是按照他們這樣的速度,恐怕眼前這輛賓士車外加這個女孩都會出事兒。

    「嘎吱!」眼看著兩輛車就要撞上這輛賓士車的時候,整個昏暗的衚衕之中陡然發出一陣尖銳的聲音來。

    兩輛車子穩穩的停在賓士車屁股後面,而賓士車上的這個青年男子見自己的車並沒有被撞上,也忍不住暗鬆一口氣。

    剛剛要是撞上了,他的小命估計也難保。

    「你們他媽怎麼開車的,是不是想謀殺啊!」青年男子鬆了一口氣后,迅速打開車門,從車上走下來,然後指著身後兩輛寶馬怒罵道。

    隨著他的聲音落下之後,兩輛寶馬車的車門也隨之打開,然後下來一個戴著墨鏡的青年男子,在他身邊還有五六個身著西裝的中年男人。

    這幾個中年男人一看就是對方的保鏢。

    「你……你們想要幹什麼?」開賓士的青年男子看見眼前的幾人後,面色之間忍不住露出幾分慌亂之色。

    雖然他開著賓士,但這輛賓士也不過價值四五十萬而已,而對方的寶馬都是幾百萬的車,外加這幾個保鏢,一看對方就不是普通人,在這一刻他自然有些慫了。

    「剛剛是你撞了如煙的吧?」青年男子將墨鏡取下,然後看著眼前的這傢伙淡然問道。

    望著對方那一對平靜的眸子,賓士男面色微微一變,連忙解釋道:「這和我沒關係,是她自己撞上來的!」

    「既然你承認了就行,殺了他。」青年男子對身旁的幾個手下說完,然後就直接朝著前方那個女孩緩緩走去。

    「是,強少。」幾個保鏢對青年男子點了點頭就朝著賓士男走去。

    「如煙,你沒事兒吧?」叫做強少的青年男子逐步來到女孩跟前後,面帶笑容,緩緩問道。

    「你……你想要幹什麼?」哪怕是在昏暗的燈光之下,女孩那張臉龐依舊顯得有些驚為天人。

    但此刻女孩貝齒死死咬住紅唇,面色有些蒼白的盯著眼前的強少問道。

    「你爸已經同意我們的婚事了,所以我是來接你回家的。」強少微笑道。

    「我可以跟你回去,但他是無辜的,希望你能放過他。」女孩望著一旁滿臉驚恐和獃滯的那個賓士男,那一對美眸之中也不由露出幾分絕望。

    柳如煙知道強少一直在詢問她父親關於兩人的婚事,雖說柳如煙知道她父親斷然是不會答應的,但要是她父親不答應的話,恐怕接下來她父親將會陷入無盡的麻煩之中。

    這樣的事情自然不是柳如煙願意看見的,加上此刻強少親自來找她,這次她已經無路可逃了。

    「只要你答應跟我回去,其餘的事情都好說。」強少說完,便起身緩緩來到那個賓士男跟前。

    「不……不要殺我……」賓士男看著一步步朝著他走來的強少,口中連忙求饒道。

    「知道剛剛你撞的那個女孩是誰嗎?那是我的未婚妻,而且你還如此態度,所以你必須死。」強少說完,一把抓住賓士男的脖頸,手臂微微一用力,賓士男的身體就直接被強少給提到半空之中。

    「咳……」賓士男不斷的掙扎,但憑藉他的身體強度,自然不可能掙脫開強少的大手。

    「咔嚓!」看著眼前這個賓士男不斷掙扎的模樣,強少大手微微一用力,直接將其脖子扭斷,然後一鬆手,賓士男的身體直接跌落在地上,哪怕是臨死之前,那一對眼睛也睜的巨大,一臉不可置信之色。

    「記住了,下次既然我吩咐了,那就要第一時間去執行,否則的話,死的就是你們。」強少瞥了一眼身後的幾個保鏢,然後淡然說道。

    隨著他的話落下后,這幾個保鏢那一對眼眸之中頓時露出幾分驚恐之色來,連連點頭。

    「你……你殺了他……」在這一刻,柳如煙緩緩從地上站起來,那一對美眸死死盯著地上那一具屍體,聲音有些顫抖的對眼前的強少低聲道。

    「既然你是我的未婚妻,而且撞了你還不道歉,這樣的人活著也沒有什麼意義,以後你跟著我,就得慢慢習慣這些事情。」強少聳了聳肩膀,毫不在意的說道。

    似乎殺死一個人,對於他而言,就像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樣。

    「你哪怕是得到了我的身體,依舊得不到我的心,而且你也會遭報應的!」柳如煙死死盯著眼前的強少,怒聲道。

    「遭不遭報應,那是以後的事情,至於現在,你是不是應該考慮跟我走了,當然,你接下來可以不聽話,但你得考慮一下你父親的情況,要是我心情一個不好,可能你父親他們就有些麻煩了,你應該明白我的意思。」強少嘴角微微上揚,對於柳如煙的話,似乎根本未曾放在心上一般。

    面對強少的詢問,柳如煙那單薄的身體站在這一條衚衕之中,不斷的顫抖著。

    她心中哪怕是有一千萬個不願意,但如今他又有什麼辦法呢。

    而且這一去,以後的生活恐怕就會徹底陷入水深火熱之中,但一想到父親,柳如煙不禁輕輕閉上雙眼,眼角流出兩行清淚。

    在衚衕口的林小天看見這一幕,眉頭緊皺。

    雖然他也是一個心狠手辣之輩,但林小天絕對不會做出這種隨意殺人的事情;而且這件事情既然讓他給遇見了,他自然是不可能坐視不理的。

    「看這模樣又得當一回好人了。」說完林小天直接將手中的手機放下,然後迅速將視頻發送給了小七。

    只要視頻一旦在網上曝光后,到時候這傢伙總歸是會被人人肉出來的,比起警察都還要有用。

    做完這些之後,林小天輕輕點了一下車上一個按扭,車子的車牌頓時降下一個另外的車牌號碼,然後迅速將車子啟動起來,瘋狂的朝著前方駛去。

    「轟隆隆……」

    林小天車子所發動起來的巨大聲音,使得場中所有人都微微一愣,先前林小天的車子停在衚衕之中,他們以為車內沒有人,但此刻卻沒想到這一幕竟然全部都被人看見了。

    遠光燈那刺眼的光芒,下意識的讓強少等人輕輕閉上雙眼。

    「嘎吱!」眼看著車子就要撞到前方的柳如煙了,輪胎在地面發出的巨大摩擦聲頓時響徹整個衚衕。

    一個漂亮的漂移直接擦著柳如煙的衣服滑過,等到車子停下之後,林小天直接打開車門,然後對身旁一臉獃滯和帶著些許淚痕的柳如煙道:「如果不想跟他離開就上車。」

    聽見林小天的聲音,柳如煙這才反應過來,望著車內這張年輕的面孔,柳如煙猶豫了一下,便直接上來了。

    剛上車,林小天直接將車子重新啟動起來,迅速離開了這一條衚衕。

    等到林小天他們一離開后,強少的面色變得極其難看,眼裡帶著幾分森冷之色,直接對身旁幾個保鏢怒罵道:「我叫你們跟在我身邊,難道就是讓你們來看戲的嗎?混賬東西!」

    面對強少的怒罵,幾個中年男人卻不敢還口,身體有些瑟縮的站在原地低著腦袋,任由強少怒罵。

    「強少,我剛剛好像看見了對方的車牌……」就在這個時候,其中一個中年男人忍不住對強少出口低聲說道。

    「那你還他媽愣著做什麼,趕緊給我查啊,要是這次讓柳如煙跑了,一旦將這事兒告訴她老爹,恐怕接下來老子也有些麻煩!」強少瞪了一眼這中年男人,口中大罵的同時,眼底深處也不由閃過幾分殺意。

    不管剛剛將柳如煙接走的是什麼人,他都不會放過對方的。

    「強少,車牌號是一個空號……」過了幾分鐘后,中年男人有些顫抖的對強少回答道。

    「噗嗤!」隨著這個中年男人的話剛落下,強少手心一翻,一把匕首直接刺入對方的身體之中。

    看著這個中年男人一臉驚恐的表情,身體緩緩朝著地上倒去,強少拍了拍手,對著剩下幾人吩咐道:「將這裡處理一下,我不管你們用什麼辦法,接下來必須儘快給我查清楚那個傢伙是什麼人以及找到柳如煙,否則你們都得死!」

    說罷,強少直接上車獨自離開。



    上一頁 ←    → 下一頁

    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
    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